蘋果CEO喬布斯斯坦福大學演講:活出你自己

我的第二個故事是關於好惡與得失。幸運的是,我在很小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喜歡做什麼。我在20歲時和沃茲(Woz,蘋果公司創始人之一Wozon 的暱稱─譯註)在我父母的車庫里辦起了蘋果公司。我們幹得很賣力,十年後,蘋果公司就從車庫裡我們兩個人發展成為一個擁有20 億元資產、4,000 名員工的大企業。那時,我們剛剛推出了我們最好的產品─ Macintosh 電腦─那是在第9 年,我剛滿30 歲。 可後來,我被解雇了。你怎麼會被自己辦的公司解僱呢?是這樣,隨著蘋果公司越做越大,我們聘了一位我認為非常有才華的人與我一道管理公司。在開始的一年多里,一切都很順利。可是,隨後我倆對公司前景的看法開始出現分歧,最後我倆反目了。這時,董事會站在了他那一邊,所以在30 歲那年,我離開了公司,而且這件事鬧得滿城風雨。我成年後的整個生活重心都沒有了,這使我心力交瘁。

一連幾個月,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我感到自己給老一代的創業者丟了臉─因為我扔掉了交到自己手裡的接力棒。我去見了戴維•帕卡德(David Packard,惠普公司創始人之一─譯註)和鮑勃•諾伊斯(Bob Noyce,英特爾公司創建者之一─譯註),想為把事情搞得這麼糟糕說聲道歉。這次失敗弄得沸沸揚揚的,我甚至想過逃離矽谷。但是,漸漸地,我開始有了一個想法─我仍然熱愛我過去做的一切。在蘋果公司發生的這些風波絲毫沒有改變這一點。我雖然被拒之門外,但我仍然深愛我的事業。於是,我決定從頭開始。

雖然當時我並沒有意識到,但事實證明,被蘋果公司炒魷魚是我一生中碰到的最好的事情。儘管前景未卜,但從頭開始的輕鬆感取代了保持成功的沉重感。這使我進入了一生中最富有創造力的時期之一。在此後的五年裡,我開了一家名叫NeXT 的公司和一家叫皮克斯的公司,我還愛上一位了不起的女人,後來娶了她。皮克斯公司推出了世界上第一部用電腦製作的動畫片《玩具總動員》(Toy Story),它現在是全球最成功的動畫製作室。世道輪迴,蘋果公司買下NeXT 後,我又回到了蘋果公司,我們在NeXT 公司開發的技術成了蘋果公司這次重新崛起的核心。我和勞倫娜(Laurene)也建立了美滿的家庭。

我確信,如果不是被蘋果公司解僱,這一切決不可能發生。這是一劑苦藥,可我認為苦藥利於病。有時生活會當頭給你一棒,但不要灰心。我堅信讓我一往無前的唯一力量就是我熱愛我所做的一切。所以,一定得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選擇愛人時如此,選擇工作時同樣如此。工作將是生活中的一大部分,讓自己真正滿意的唯一辦法,是做自己認為是有意義的工作;做有意義的工作的唯一辦法,是熱愛自己的工作。你們如果還沒有發現自己喜歡什麼,那就不斷地去尋找,不要急於做出決定。就像一切要憑著感覺去做的事情一樣,一旦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事,感覺就會​​告訴你。就像任何一種美妙的東西,歷久彌新。所以說,要不斷地尋找,直到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不要半途而廢。我的第三個故事與死亡有關。 17 歲那年,我讀到過這樣一段話,大意是:“如果把每一天都當作生命的最後一天,總有一天你會如願以償。”我記住了這句話,從那時起, 33 年過去了,我每天早晨都對著鏡子自問: “假如今天是生命的最後一天,我還會去做今天要做的事嗎?”如果一連許多天我的回答都是“不”,我知道自己應該有所改變了。

讓我能夠做出人生重大抉擇的最主要辦法是,記住生命隨時都有可能結束。因為幾乎所有的東西─所有對自身之外的希求、所有的尊嚴、所有對困窘和失敗的恐懼─在死亡來臨時都將不復存在,只剩下真正重要的東西。記住自己隨時都會死去,這是我所知道的防止患得患失的最好方法。你已經一無所有了,還有什麼理由不跟著自己的感覺走呢。

大約一年前,我被診斷患了癌症。那天早上七點半,我做了一次掃描檢查,結果清楚地表明我的胰腺上長了一個瘤子,可那時我連胰腺是什麼還不知道呢!醫生告訴我說,幾乎可以確診這是一種無法治癒的惡性腫瘤,我最多還能活3 到6 個月。醫生建議我回去把一切都安排好,其實這是在暗示“準備後事”。也就是說,把今後十年要跟孩子們說的事情在這幾個月內囑咐完;也就是說,把一切都安排妥當,盡可能不給家人留麻煩;也就是說,去跟大家訣別。

那一整天裡,我的腦子一直沒離開這個診斷。到了晚上,我做了一次組織切片檢查,他們把一個內窺鏡通過喉嚨穿過我的胃進入腸子,用針頭在胰腺的瘤子上取了一些細胞組織。當時我用了麻醉劑,陪在一旁的妻子後來告訴我,醫生在顯微鏡裡看了細胞之後叫了起來,原來這是一種少見的可以通過外科手術治癒的惡性腫瘤。我做了手術,現在好了。

這是我和死神離得最近的一次,我希望也是今後幾十年裡最近的一次。有了這次經歷之後,現在我可以更加實在地和你們談論死亡,而不是純粹紙上談兵,那就是: 誰都不願意死。就是那些想進天堂的人也不願意死後再進。然而,死亡是我們共同的歸宿,沒人能擺脫。我們注定會死,因為死亡很可能是生命最好的一項發明。它推進生命的變遷,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現在,你們就是新的,但在不久的將來,你們也會逐漸成為舊的,也會被淘汰。對不起,話說得太過分了,不過這是千真萬確的。

你們的時間都有限,所以不要按照別人的意願去活,這是浪費時間。不要囿於成見,那是在按照別人設想的結果而活。不要讓別人觀點的聒噪聲淹沒自己的心聲。最主要的是,要有跟著自己感覺和直覺走的勇氣。無論如何,感覺和直覺早就知道你到底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其他都是次要的。

我年輕時有一本非常好的刊物,叫《全球概覽》(The Whole Earth Catalog),這是我那代人的寶書之一,創辦人名叫斯圖爾特•布蘭德(Stewart Brand),就住在離這兒不遠的門洛帕克市。他用詩一般的語言把刊物辦得生動活潑。那是20 世紀60 年代末,還沒有個人電腦和桌面印刷系統,全靠打字機、剪刀和寶麗萊照相機(Polaroid)。它就像一種紙質的Google,卻比Google 早問世了35 年。這份刊物太完美了,查閱手段齊備、構思不凡。

斯圖爾特和他的同事們出了好幾期《全球概覽》,到最後辦不下去時,他們出了最後一期。那是20 世紀70 年代中期,我也就是你們現在的年紀。最後一期的封底上是一張清晨鄉間小路的照片,就是那種愛冒險的人等在那兒搭便車的那種小路。照片下面寫道: 好學若飢、謙卑若愚。那是他們停刊前的告別辭。求知若渴,大智若愚。這也是我一直想做到的。眼下正值諸位大學畢業、開始新生活之際,我同樣願大家: 好學若飢、謙卑若愚。

大約一年前,我被診斷患了癌症。那天早上七點半,我做了一次掃描檢查,結果清楚地表明我的胰腺上長了一個瘤子,可那時我連胰腺是什麼還不知道呢!醫生告訴我說,幾乎可以確診這是一種無法治癒的惡性腫瘤,我最多還能活3 到6 個月。醫生建議我回去把一切都安排好,其實這是在暗示“準備後事”。也就是說,把今後十年要跟孩子們說的事情在這幾個月內囑咐完;也就是說,把一切都安排妥當,盡可能不給家人留麻煩;也就是說,去跟大家訣別。

那一整天裡,我的腦子一直沒離開這個診斷。到了晚上,我做了一次組織切片檢查,他們把一個內窺鏡通過喉嚨穿過我的胃進入腸子,用針頭在胰腺的瘤子上取了一些細胞組織。當時我用了麻醉劑,陪在一旁的妻子後來告訴我,醫生在顯微鏡裡看了細胞之後叫了起來,原來這是一種少見的可以通過外科手術治癒的惡性腫瘤。我做了手術,現在好了。

這是我和死神離得最近的一次,我希望也是今後幾十年裡最近的一次。有了這次經歷之後,現在我可以更加實在地和你們談論死亡,而不是純粹紙上談兵,那就是: 誰都不願意死。就是那些想進天堂的人也不願意死後再進。然而,死亡是我們共同的歸宿,沒人能擺脫。我們注定會死,因為死亡很可能是生命最好的一項發明。它推進生命的變遷,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現在,你們就是新的,但在不久的將來,你們也會逐漸成為舊的,也會被淘汰。對不起,話說得太過分了,不過這是千真萬確的。

你們的時間都有限,所以不要按照別人的意願去活,這是浪費時間。不要囿於成見,那是在按照別人設想的結果而活。不要讓別人觀點的聒噪聲淹沒自己的心聲。最主要的是,要有跟著自己感覺和直覺走的勇氣。無論如何,感覺和直覺早就知道你到底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其他都是次要的。

我年輕時有一本非常好的刊物,叫《全球概覽》(The Whole Earth Catalog),這是我那代人的寶書之一,創辦人名叫斯圖爾特•布蘭德(Stewart Brand),就住在離這兒不遠的門洛帕克市。他用詩一般的語言把刊物辦得生動活潑。那是20 世紀60 年代末,還沒有個人電腦和桌面印刷系統,全靠打字機、剪刀和寶麗萊照相機(Polaroid)。它就像一種紙質的Google,卻比Google 早問世了35 年。這份刊物太完美了,查閱手段齊備、構思不凡。

斯圖爾特和他的同事們出了好幾期《全球概覽》,到最後辦不下去時,他們出了最後一期。那是20 世紀70 年代中期,我也就是你們現在的年紀。最後一期的封底上是一張清晨鄉間小路的照片,就是那種愛冒險的人等在那兒搭便車的那種小路。照片下面寫道: 好學若飢、謙卑若愚。那是他們停刊前的告別辭。求知若渴,大智若愚。這也是我一直想做到的。眼下正值諸位大學畢業、開始新生活之際,我同樣願大家: 好學若飢、謙卑若愚。

來源:網絡

特別注意:本站所有轉載文章言論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所提供的攝影照片,插畫,設計作品,如需使用,請與原作者聯繫,文章轉自alibuybu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