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逼的開發者:半數每周工作超過60小時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進入2015年以來,國內遊戲業已經有多位遊戲公司CEO因高強度工作猝死,而眾所周知,遊戲開發者也屬於一種‘高危’職業,為瞭趕項目,甚至有不少人都需要連續數日高負荷運轉,不僅國內,就連國外開發者組織也對這一問題引起瞭重視。

10

在最近GDC締造者國際開發者協會(IGDA)舉行的一項調查顯示,盡管整個遊戲行業的工作條件都有所改善,但仍然有62%的開發者不可避免的工作時間過久。在此次調查中,幾乎半數的開發者都表示他們每周工作60個小時,其中17%的人每周在辦公室上班的時間達到70甚至更多個小時。

更為糟糕的是,大多數的公司都不會因為額外的工作時間而支付加班費,37%的受調查者表示加班已經成為工作的常態,而且並不會收到加班費。有28%的受調查者表示加班是常態,加班時收到瞭非金錢獎勵,比如工作餐等等。另外,有18%的開發者表示他們的加班時間可以用作調休,12%的受調查者會獲得小額津貼和額外的調休時間。

不過,該報告並沒有透露有多少開發者覺得提供加班工作餐的做法是可以接受的,不過55%的受調查者表示,惡劣的工作環境是讓人最難接受的因素,也是人才離職的主要原因之一。不過,性別歧視超過瞭加班時間,成為開發者們最為不滿的因素之一,57%的受調查者表示,性別歧視是最不能接受的,會給遊戲業帶來負面影響。排在第三位的是遊戲內對於性別問題的態度,52%的人表示對此介意。

完整報告(英文版)是可以在線公開獲得的,不過Gamelook需要解釋的是,該報告的受調查者大多數來自北美,調查內容包括瞭從業遊戲平臺、薪水,既有跨國發行商的員工也有獨立工作室的成員,還包括自由工作者以及單槍匹馬的獨立開發者,IGDA也承認,這份報告並不能完整代表遊戲行業,也不能代表全球遊戲業的平衡狀態。

1

對遊戲行業產生負面影響的因素

不過,該報告表示,“然而,我們需要記住的是,大多數的受訪者來自美國,而且占樣本用戶數量的一半,北美受調查者占比約為67%。雖然北美地區在全球遊戲業的地位非常重要,該地區的開發者狀態對於全球整體遊戲行業有一定的代表性,但並不能完整展示整體狀態。換句話說,這份調查更能代表大型工作室的從業者狀態,因為37%的調查者以及超過半數的帶薪工作者在超過100人的公司。在帶薪工作者當中,隻有15%的受調查者表示自己的公司人數低於10人,如果算上自由工作者和獨立工作室的話,36%的受調查者所在的公司不足10人。”

“開發者們依然是年輕男性為主,大多數是白種人/高加索人/歐洲人,而且大多數人是沒有孩子或者老年人需要供養的,他們大多數都有較高的教育水平,三分之二的人專門從事過遊戲設計或者遊戲研發的培訓。”

在結果分析中,該調查提供瞭一些必須被整個行業所關註的結論,首先是員工的貢獻以及加班補償需要對等的問題,由來已久的女性占比較低以及性別歧視問題、遊戲內性別歧視問題,而且在整個遊戲行業內,男性和女性的就業機會也是不同的。雖然調查中雇員們表示非常希望把時間和熱情貢獻給公司,但從結果來看跳槽頻率仍然偏高。

多樣化的經驗以及不同職位的挑戰對於所有類型的從業人員都是必須的,該報告表示,“2015年的調查顯示,從事遊戲行業的人對他們的工作是非常有熱情的,而且希望為行業帶來貢獻,更希望職業生涯的穩定性。隨著開發者們獲得更好的薪水和福利,全球遊戲從業者的多元化越來越明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