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蝗蟲變身記:智能硬件創業公司的第一桶金 or 掘墓人

有一個群體,我們曾經稱之為“網絡蝗蟲”,隻要互聯網上有什麼新產品出來,他們會第一時間找到邀請碼並註冊體驗,他們對此類產品的熱情絕不亞於蒼蠅看到屎。

當年的Google Wave、點點網、知乎…無不被這些群體狂轟濫炸過。一旦發現這些產品並不是給他們用的時候,他們會毫不猶豫地離開,頭也不回。

到瞭智能硬件創業浪潮掀起的時候,這群人搖身一變,又來瞭。

貌似哪裡不對?好像把自己又給黑瞭。作為一個逢產品必要001號的偽極客,我自然是逃脫不出該群體的范疇。

images (1)

康諾雲、Picooc、麥開出款秤,土曼、inWatch出款手表,imLab、bong、咕咚出個手環,麥步出個計步器,iKair出個環境監測器,這群人總是能想法設法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找到廠商,並告之其是意見領袖或者業內名人,拿到這款產品還可以幫他們做宣傳。

當然,也不是所有產品都免費拿,他們中有一些會選擇以XXX的預售價格購買,看起來是對智能硬件創業者的支持使其獲得第一桶金。

這隻是表象。

因為這些行為會誤導創業者,讓他們以為早期的購買行為真的為自己找到瞭用戶群體。這個群體最恐怖的是,他們會根據自己對產品的喜好來提交各種反饋,而這些反饋往往隻是為瞭滿足他們的裝B或者嘗鮮的需求,而非真正的需要。

昨天才在朋友圈看到某知名投資機構的投資經理把塵封已久的兩個手環拿出來曬,並自嘲瞭一把。

還有一幫人,叫做評論傢,互聯網上發生一點雞毛蒜皮的事情,他們都可以從中看到這能影響世界格局,更不用說把產品送給他們體驗瞭。戴一下Google Glass就說自己看到瞭消費類電子的未來,買個Misfit才看瞭兩眼就認為這貨可以引領時尚潮流。

images

誰傢產品跟XXX傢的產品有競爭,誰傢發佈會現場出現混亂,都會被他們拿來大談特談,恨不得寫成學術論文。

初創的智能硬件創業團隊,他們要的用戶基本不是以上描述的兩類人,盡管這兩類人也會口口聲聲表示自己有xxx需求要滿足,有ooo問題待解決,但他們拿到這些產品的主要需求,隻是滿足自己指點江山的那點虛榮心。

知道蘋果iOS6推出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整合QQ而選擇瞭新浪微博?很大程度上因為蘋果認為兩者的用戶群不太匹配。

說這批所謂的早期用戶是智能硬件創業公司的掘墓人,絲毫不過分,用完幾天就束之高閣。到底是創業者產品沒做好沒粘性,還是這群人本就三分鐘熱度?我傾向於後者。

至於智能硬件創業者的早期用戶應該在哪找,這又是另一個話題瞭,容後再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