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直播間裡的假粉絲:99%是機器人

周二晚,翟雪婷打開映客App開始她的直播,半小時後,屏幕顯示有3013個粉絲觀看她的直播,這是她第五次進行直播,主要是直播自己的生活狀態,偶爾會唱歌或者跳舞,但多數是和觀眾聊天。“但和我互動的隻有幾個,而且都是我的朋友。”

63

據翟雪婷介紹,她從直播獲得瞭100多元收益,“這也是自己的朋友給的。3000多個觀眾裡,還是機器人比較多,能有100個真粉絲就很不錯瞭。”翟雪婷是廣告公司的媒介策劃,剛入直播圈子,她說,機器人粉絲已經成為直播平臺盡人皆知的事情。

近日,自媒體“開八”爆料直播平臺映客刷粉嚴重,作者八姐稱其從36氪研究院獲得一份分析報告,稱直播平臺映客的刷粉率高達99%,即每100個粉絲裡有99個是機器人粉絲。研究指出觀眾的信息存在很多疑點:排列在最前面的若幹位觀眾其映客號不規則,而之後的觀眾映客號均以4000開頭,並符合一定遞增規律。前面的若幹觀眾、粉絲數、關註數等其他信息均是不規則分佈,而後面的觀眾關註數統一為1000。

36氪公關部向記者證實有這樣一份研究報告,但拒絕提供原文,原因是他們已受到映客的公關和壓力。

記者選擇晚間直播高峰期,對映客10個直播房間進行粉絲抽查。在其中一個直播間中,在線粉絲為18173,記者從可獲取的100個觀眾的信息中發現,排在前面的觀眾映客號呈現不規則的排列,並且這些粉絲均有一定量的關註人數、粉絲數及映票數量。排在後面的觀眾其關註人數、粉絲數及映票數基本都為零,極個別的關註人數為1或2,將他們的映客號列成表格觀察發現,其映客號多以121開頭,後面數字成遞增排列。

在另一直播間中,在線觀眾為8855人,可獲取的100名觀眾也成上文所述現象,排在後面的觀眾映客號多為以5066開頭逐漸遞增的8位數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共點擊進入15個房間,統計發現後面的觀眾大部分以12、50、11、71、10等數字開頭,粉絲數、關註數、映票數及送鉆數都成規律遞減,有些甚至直接為零,記者與這些粉絲聊天進行互動,均未收到回復。

直播間機器人粉絲存在對於主播們而言,並不是秘密。hata阿豪是唱吧App的歌手,常在映客上進行直播,他在唱吧有67.2萬的粉絲,在映客上有7854個粉絲。據他介紹,直播中最多的一次有6000多觀眾收看,“但實際的觀眾不到1000吧?從送的小禮物裡也能感覺到觀眾的多少。”對於機器人粉絲,他覺得習慣就好,機器人粉絲一定程度能讓主播覺得自己有很多人觀看,不至於尷尬,觀眾進來也會覺得這個直播間很熱鬧。

觀眾也會與主播調侃機器人粉絲的存在,在主播“傲嬌萌主”的直播間,觀眾wuli灰灰和主播互動說:“不要發紅包,都是機器人。”

為瞭瞭解其他直播平臺是否也存在機器人粉絲的現象,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不同的直播平臺中註冊賬號作為主播進行瞭驗證。

在“花椒”直播上,記者給自己註冊瞭一個隨機的數字賬號,創建瞭直播房間後,將鏡頭對準桌子,全程黑屏直播。直播開始一分鐘,陸續有觀眾進入房間觀看直播,且增加的觀眾量始終比較穩定,直播前十分鐘,觀眾人數增長瞭將近70人,而記者並未產生任何有內容的直播。在觀眾數量達到一定量後,記者發出紅包,但並沒有人來搶。

隨後,記者點開觀眾信息發現,觀眾均為一級無粉絲用戶,收禮數和送禮數也都為零。將他們的身份信息一一錄入後,發現這些用戶的花椒號全部以“19730”打頭,後三位在一定范圍內隨機排列,並不以進入先後進行排序,基本可以斷定直播房內的所有觀眾均是“機器人”。

為瞭驗證結論的真實有效,記者邀請一位真實好友加入直播房間。該好友加入後沒有帶來流量,離開後也沒有帶走流量,記者註意到,這位真實觀眾的花椒號明顯與其他觀眾不同,在直播時也始終排在第一,因此真實用戶的優先級設置高於機器人。

之後,記者以觀眾的身份進入排名第一的直播房間“丹霞你變美”。直播房間頁面顯示實時觀眾人數達到26895人。記者點開排名前四的觀眾用戶,發現排名前四位的觀眾均有大量的送禮和收禮金額,但是關註人數和粉絲人數全部為零。易直播原副總裁宋建民解釋這一行為說,這批用戶給博主送出瞭大量禮金,可以拉動一大批真實用戶競相模仿,從而造成你來我往的熱鬧送禮場面,這些恰恰是直播平臺的利潤來源。

在“水晶直播”平臺上,記者全程黑屏直播6分鐘,觀看人數122;在“喵播”直播平臺上,記者黑屏直播3分鐘,觀眾迅速激增到100人,13分鐘後,觀眾迅速激增到200人。此後一段時間內,觀眾稍有回落,但是不會低於150人。幾分鐘後,記者邀請一位真實用戶進入,觀眾數迅速上升到202,真實用戶進入可以帶來大概50個“僵屍粉”。這位用戶離開後,增加的50個觀眾並沒有隨之迅速離開。隨機點開這些觀眾的信息,發現這些觀眾的信息都是零粉絲零關註,在直播過程中與記者無任何互動。

除瞭平臺分配的機器人粉絲,一些主播也會花錢購買粉絲。“花椒”的主播“演員熊偉”稱,自己曾花10元錢買瞭2000個僵屍粉。他認為,假粉絲的存在對主播而言並沒有很大的影響,主要的作用就是進入直播間後能看到在線觀眾很多,主播分享到其他平臺上也會顯示這個直播間的觀眾,較高的觀眾數會吸引其他觀眾進入。

“綠巨人先森”是全民K歌的簽約主播,他認為刷粉絲是平臺發展的機制,在直播間放一些小號,會讓直播間看起來更熱鬧。他提到,主播在直播平臺的盈利主要取決於與粉絲的互動,所以直播間觀眾的多少還是要通過互動性來評價。他說,在全民K歌平臺也會存在機器人粉絲,這是整個直播行業的正常現象。

易直播原副總裁宋建民介紹說,粉絲數量的多少影響的不僅是主播的人氣,更關鍵是影響風險投資人對視頻直播App的投資。目前,絕大多數的視頻直播App處在融資階段,主播的質量、主播在線的數量、粉絲在線觀看的數量成為風投人考核互聯網公司的核心指標,在這其中,機器人粉絲的存在會對粉絲在線數據考核產生很大的影響。

楊雪是視頻直播App“要播”的創始人,她坦言,直播刷粉已經成瞭行業的“潛規則”,普遍存在。“假粉絲的功能就是讓直播間的人氣旺一些,平臺就是花最少的錢讓直播間的活躍度提升。”她認為,平臺發展前期,假粉絲是無奈之舉。

目前“要播”已經歷兩輪融資,楊雪介紹,對於投資方而言,平臺的活躍人數、留存數量合用戶總基數是主要關註的數據,這些數據能反映App是否能有盈利。楊雪說,日活躍數和用戶留存數是投資方考察的重點,“日活躍數高,說明與用戶的互動強,黏性高。用戶的留存數則代表他們對這個平臺的認同,這些都直接影響盈利。”

“所以這也是直播平臺粉絲造假的原因之一。”楊雪說。

楊雪介紹,目前,視頻直播App的盈利前期主要靠打賞功能,用戶在平臺上購買禮品,平臺可從中抽成,後期則會與其他平臺或App進行流量置換,即用戶群體互相置換,“這裡不同平臺的流量也會有水分,平臺要能甄別哪些數據是真,哪些數據是假,對於數據真偽,公司都有後臺的數據做分析。”

“對於互聯網公司來說,刷粉並不能作為長久的行為。”楊雪說,假若平臺一直存在假粉絲,會導致真實用戶導入量減少,會影響平臺的進一步發展,“主播也很聰明,辨別出真假觀眾,平臺長期存在機器人粉絲的行為會傷害主播的積極性,長此以往主播會離開,主播的流失對於直播平臺來說是巨大的損失,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國內一傢大型直播平臺的CEO在自己的朋友圈轉發瞭競爭對手公司數據造假被揭的文章,他的留言是:水退瞭,才知道誰在裸泳。

來源:中國青年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