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小說寫手生存狀況:超九成人沒錢拿

xieshou

《甄嬛傳》、《步步驚心》、《瑯琊榜》、《他來瞭,請閉眼》、《花千骨》……近些年,一系列由網絡小說改編的影視劇大熱熒屏、銀幕,讓原本一直掙紮於溫飽線的網絡小說寫手也一舉成瞭熱門行業,在2014年的網絡作傢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唐傢三少一年版稅收入居然已經高達5000萬之多,而從“福佈斯排行榜”上來看,周迅2014年的年收入才4800萬。

網絡寫手們如何從籍籍無名一躍成為高收入群體,並成為熱門職業的呢?到底如何才能成為一位年收入過千萬的網絡作傢呢?記者近日采訪瞭知名網絡作傢圓不破、顧西爵,新人網絡寫手夕月、小G以及已經退出網絡寫手界的紫風等多位網絡寫手,揭開他們的收入之謎。

網絡作傢收入構成

致富主要靠販售“全版權”唐傢三少三年收入過億

從2012年起,就有機構對網絡作傢的收入進行排名,很多讀者第一次發現,網絡作傢居然比很多傳統作傢還要富有。

已經有十部暢銷網絡小說在手,並且是某大型文學網站的VIP級簽約寫手的圓不破在介紹網絡作傢收入構成的時候,主要提到瞭版稅。她說:“網絡訂閱是一方面,還有實體出版的版稅、改編影視、遊戲、動漫等等周邊都會帶來收益。不過收入是因人而異,就像普通行業裡也有收入多的和收入一般的,不過既然還在堅持這條路,那麼說明收入還是可以的。”

對圓不破來說隻是“可以”,但對知名網絡作傢唐傢三少已經算是“新貴”瞭,他已經連續三年雄霸該排行榜冠軍之位,2014年版稅收入就高達5000萬,三年收入甚至過億。這筆錢幾乎全部靠販售版權來賺取。最初,收入來自實體書出版,但現在的網絡作傢版稅收入靠的則是“全版權”,即把版權賣給遊戲、漫畫、動漫周邊和影視作品。一 開始為網絡作傢提供瞭高昂收入的是遊戲,2013年,唐傢三少把自己的一部作品販售給瞭遊戲公司,並以入股的方式出售版權,月流水突破千萬,這也讓他第一次登上網絡作傢排行榜榜首,並始終停留在上面。

記者采訪瞭網絡作傢夕月,他說:“唐傢三少屬於頂級作者,他的版權價格肯定是很高的。以普遍的上遊網絡寫手而言,出手遊戲版權的價格都是10萬~20萬這個區間,基本上都是賣斷。比起遊戲,很多網絡作傢更喜歡出售漫畫、動畫和動漫周邊產品的版權,因為有持續性收入,有時候過瞭一兩年賬面上還會有收入。”不過在夕月看來,目前收入最高的還是影視劇,“我自己是沒有作品被影視劇收購,但是行情圈內大傢都知道,如果你自己不擔任編劇的話,隻是版權就可以賣到10萬~50萬,而且大部分公司不會隻收購你一部作品,他們會收購一系列,很多人輕輕松松就收入幾百萬。如果你同時擔任編劇的話,那麼電視劇就是一集收幾萬,電影還會參與最後的票房分成,這個價錢會翻二三倍都不止。”

大部分人賺訂閱率千字2分錢已算多

對絕大多數網絡作傢來說,他們的收入主要來源和網絡訂閱率息息相關,不同的網站給予不同的作傢報酬很不一樣。

網絡寫手小G以目前稿費較高的某文學網站為例算瞭一筆賬。她說:“首先得說什麼樣的小說能賺錢?那就是上架的小說!就是有網編跟你簽約的小說才能讓讀者訂閱,其他的小說都是免費給讀者看的,一個網站能夠上架的小說大部分都需要收藏過千,點擊率突破15萬,所以人數是非常少的。”

一部小說上架之後,就可以提供給讀者訂閱瞭,讀者訂閱是要付費的,這筆錢是作者主要的收入來源。但這筆錢並不像想象的那麼多,小G說:“一位讀者在該網站每訂閱1000字需要花3分錢,網站給作者2分錢,這基本上已經是最高的。就是說如果一位作者一天寫5000字,有1000位讀者肯花錢訂閱,那麼作者一天才能收入100元,一個月3000元,還涉及繳稅的問題。”而實際上能拿到這個數字已經很不容易瞭。記者看到,在大部分文學網站中,能有1000人訂閱的小說基本上都是網站排名前十名的,大部分作者甚至連100位讀者的訂閱率都拿不到。而小G說,即使有100位讀者訂閱的作傢,已經是網絡作傢裡的上遊。

作者打賞可能致富有讀者打賞高達百萬

網絡作傢跟傳統作傢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們和讀者之間的近距離互動,很多網絡作傢不僅開微博、公眾號和讀者交流,甚至還成立多個QQ群、微信群隨時和讀者互動,這也和他們收入息息相關。

除瞭訂閱率,讀者的打賞也是他們收入的主要來源。和訂閱的固定數字不一樣,讀者會根據對作傢的喜好隨意打賞,打賞的金額非常隨意,幾元錢到幾千元都有,偶爾也會有讀者給網絡寫手上萬元的打賞,和讀者關系很好的寫手,每個月依靠打賞也會得到幾萬元的收入。網絡寫手“夢入神機”曾經收到過“土豪讀者”一次性打賞100萬元!而對於這個打賞的金額,不同的網站也有不同的規定,有些網站是平分,有些網站是作者和網站七三分。

除瞭上述收入外,如果訂閱率很高為網站帶來瞭高昂的收入,網站還會給作者獎金,一般都是排行榜前20名會得到,但金額都是3000元以下。

網絡作傢生存狀況

千萬基數百元月薪還有無數人沒錢拿

2013年被很多網絡寫手認為是一個分水嶺的年份,因為國內圖書版權狀況的改善,網絡版權也重新被看好,所以現在很多憑借網文致富的寫手,都是在這個年份之前已經成為“大神”級別的寫手。

寫手“紫風”曾經是某知名文學網站的簽約寫手,他幾乎每天都在網絡上更新上萬字,每年更新至少350天,除瞭節日基本全年無休,但是他月收入始終在1000元左右,即便他全年全勤,得到瞭網站的全勤獎,也隻有6000元,合每個月才幾百塊,最終“紫風”離開瞭這個行業。網絡作傢薑遲從2007年開始寫網絡小說,同樣也是某網站的簽約作傢,但是她計算瞭一下從開始寫文到現在的收入,“一共不過是幾萬元,每個月收入都是三四百元,在網絡寫手界,一個月能拿到萬元以上收入的,連3%都沒有。”小G說:“現在每個網站的簽約作傢都有幾百位,而目前在中國寫網絡小說的寫手有上千人,但是超過九成都是沒有錢拿的,而有錢拿的一個月幾百塊錢是非常常態的。”在小G看來,如果一個新人想要憑借寫書一夜暴富,年收入過千萬,“那個幾率其實比你買彩票中一等獎一下子暴富幾千萬還要低一些。”

寫作壓力大新人日更一萬字是常態

網絡寫手的壓力大不大呢?如果隻是以愛好的心態來寫,那麼還是比較隨意的,但一旦把網絡寫手當做職業,甚至全職,那麼工作量可能要比一般的白領還要大。圓不破的寫作強度在寫手中算小的,但日更也達到3000字,她說:“因為每個人打字的速度、構思的時間、更新的字數多少不一樣,所以工作的時間也不一樣,我一般來說是固定每天3000字的更新,一般碼字兩小時左右,速度快的大神們有的一小時就能碼6000字甚至更多。”

因為網站與寫手簽約時,就要求對方使用固定頻率更新固定的數字,比如“日更3000字”,即每天都要更新3000字小說,全年裡隻有過年可以休息幾天,如果中間有間斷就需要向網編和讀者請假。小G說:“網編請假容易,讀者請假難,你超過一周不來更新,收藏的數字會直線下降,那月榜、季榜、年榜就都不要想瞭,下降得太厲害,還可能被解約!”

知名網絡寫手心星逍遙說:“作為網絡寫手,尤其是新人,日更一萬字屬於常態,即使已經是大神級的人物,每天也要寫上至少3000字。我每天要敲擊鍵盤幾十萬下,日復一日從未停止。每根手指都有瞭厚厚的老繭,那是打字時手指之間摩擦生出來的。”

實際上,即使是唐傢三少這種排名第一的寫手,他仍然堅持日更7000字,心星逍遙說:“唐傢三少有碼神(碼字之神)的稱號,他曾經連續86個月一天未間斷的更新,每天都更新超過7000字,至今作品總數超過2000萬字瞭。大部分大神級的寫手,都是人肉打字機。”

平臺不受保護抄襲現象嚴重

對網絡寫手來說,還有一個問題非常困擾,那就是抄襲。

雖然關於網絡作品的著作權法一直在完善,但還是無法阻止網絡作品被同行抄襲。最頭疼的是網絡的抄襲很難界定,即便界定瞭也很難懲處。比如憑借《甄嬛傳》已經晉級百萬收入作者的流瀲紫,她的代表作《甄嬛傳》就被指抄襲瞭《斛珠夫人》、《寂寞空庭春欲晚》、《冷月如霜》、《春衫薄》等多部小說,甚至文學網站判定流瀲紫抄襲並關掉瞭她的小說之後,她換瞭一個網站繼續更新,直到出售版權一炮而紅,反而被她抄襲的那些作者仍然籍籍無名。

知名作傢唐七的《三生三世,十裡桃花》也被網友爆料抄襲瞭大風刮過的《桃花債》,由於後者是一部同志小說,閱讀范圍有限,作者申訴無門,至今未有定論。

這還隻是知名寫手的抄襲事件,某文學網站的編輯告訴記者,他們每天要處理的抄襲投訴都有幾十起,每年有上百部小說被界定抄襲,最多就是罰分、關文,嚴重的鎖住ID。但是有些作者憑借抄襲文已經積攢瞭大批讀者,他們就換一個網站持續發佈抄襲的文章,並帶走大批讀者,至今也沒有阻止的方法。

如何憑借網絡小說致富

開頭很容易但堅持很艱難

記者在采訪一些簽約網絡寫手,甚至全職網絡寫手的時候,他們都談到瞭同一個詞,那就是“堅持”。

知名寫手顧西爵接受記者采訪時就說:“第一本15萬字的小說,有百萬點擊率,被網站買斷,最後賺瞭500元。第一本出版的小說,賣得很好,但最後版稅也隻有幾千元。這些收入如果沒有其他工作根本沒辦法維持正常生活,所以你需要一邊做正常工作一邊用業餘時間寫小說,每天風雨無阻固定更新3000字,為瞭幾百、幾千元的收入,所以大部分人最終都放棄瞭,堅持下來真的很難。”而顧西爵在言情小說裡,已經算的“大神”級寫手,尚且認為至今仍然無法憑借寫小說維持正常的生活,普通的寫手更難。小G說:“其實寫網文特別容易,現在很多初中生都在寫,甚至也有網編和他們簽約,每個月收入幾百塊錢。但是能夠日復一日地堅持下去的人,十分之一都沒有,一是強度大,二是收入少。能夠堅持十年筆耕不輟的,現在幾乎都是大神瞭。”

圓不破目前是一位全職寫手,但她卻不建議對此有興趣的新人脫產去寫作,她說:“我從開始寫書到現在已經有八年的時間瞭,從我個人的經歷上,我建議想要寫網絡小說的朋友們先以‘興趣’的態度來寫作,試著以兼職的形式開始,待創作條件穩定瞭,再考慮全職的問題。”

同樣需要大力度自我炒作

網絡寫手目前已經幾乎變成瞭名人的一種,就和其他行業的名人一樣,網絡寫手其實也一樣需要炒作。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網絡寫手告訴記者,其實很多很知名的寫手都“精分”炒作,她說:“有一個言情寫手,寫古風、閑暇很有名的,她有幾十上百個馬甲,專門在網絡上給自己刷分、評論、推銷,後來被網站發現還公開掛出來處罰瞭。其實現在很多網絡寫手會和網絡水軍公司簽約,給自己宣傳造勢,這已經是行業潛規則啦。你看如果你是韓寒,被人公開你每年版稅多少,你一定會公開否認一下吧,但是網絡寫手卻有人自願曬出自己的年繳稅額,證明自己的高收入,這其實都是吸引眼球的方式。”對方所說的這位寫手就是知名的樹下野狐,他曾經在微博上曬出自己2014年1~5月的繳稅額,證實自己年版稅收入過千萬。

找個好網站有些網站還有類似“三險一金”福利

網絡寫手們最害怕的事情,應該是受騙上當,很多網絡寫手都有被欺騙的經歷,比如顧西爵就曾經受到欺騙,把自己一部價值萬元的小說版權賣瞭幾百塊錢,因此大部分寫手都會與較知名的網站簽約。而目前各大網站之間為瞭爭奪寫手,都會各出優惠政策,比如提高月榜、年榜獎金,提高寫手分成,甚至有一傢國內最知名的文學網站,為旗下VIP級寫手制定瞭一個類似於“三險一金”的計劃,圓不破就是這個計劃的受益者,她說:“網站其實每年都會給寫手提供很多福利,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實施《作者“關愛保障計劃”》,每位簽約作傢都提供瞭一份人身意外保險,讓作者們可以更加安心地創作。”

from:新文化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