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的性能有可能終結手機遊戲的生命

玩傢曾給人留下的印象就是,一群網蟲將所有時間都花在陰暗的地下室中面對著閃爍著微弱綠光的Xbox。而現在隨著手機設備的盛行,遊戲已經變成瞭主流趨勢,玩傢身上所背負的這些刻板印象也逐漸消失瞭。

糟糕性能將終結手遊的生命

手機遊戲已經成為瞭遊戲產業中發展最快的一部分,有望在2017年前創造出330億美元的收益(即從2013年的160萬美元以及2011年的40億美元發展而來)。從表面看來,隻有一件事可能剝奪瞭手機遊戲的名氣,那就是糟糕的手機應用性能。

不幸的是,應用開發者並未擁有與玩傢一樣的“重新開始”按鍵—-他們隻有一次機會去設計一款能夠實時運行的應用,甚至當它已經擁有許多並發玩傢,甚至當其中的一位玩傢身處網絡信號很糟糕的區域時。這就是為何許多開發者轉向智能數據分佈和數據恢復技術的主要原因。

想象與你的7位朋友一起玩一款第一人稱手機射擊遊戲。你們隊即將獲勝,但突然間,遊戲速度變慢瞭。然後,當你慢慢連不上遊戲時,另外一隊突然開始攻擊你,你不能逃跑也不能實時做出回擊。遊戲便結束瞭。你也因此刪掉瞭該應用。大多數人會在24小時內拋棄應用!現在,如果再加上性能問題,玩傢更有可能毫不猶豫地刪除它們?

而基於智能數據分佈,你將能夠獲得必要的性能提升,玩傢也不會輕易刪除你的應用,你也不需要任何作弊代碼瞭!

滯後的阻力

在最基本的層面上,手機遊戲應該具有樂趣。但是如果遊戲體驗經常發現滯後狀況,玩傢又該如何具有樂趣呢?在多人遊戲中,一名玩傢可能難以經歷更多延遲,或者有人可能擁有不公平的優勢。遊戲需要可預測且無縫地發展著,速度應該快於人類的眨眼的速度,即伴隨著以毫秒為單位的延遲情況。否則的話消費者便不會再忠於遊戲,特別是他們多次因為設計缺陷而輸掉遊戲時。

越多玩傢,越多問題?

盡管一致且實時的性能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還是當世界上無數玩傢在同時玩手機遊戲時它能夠避免延誤。畢竟這是應用創造者們的目標,對吧?開發者希望他們的應用能夠通過病毒性傳播並擠進《Flappy Bird》,《Temple Run》和《憤怒的小鳥》三款遊戲中。

為瞭取得這樣的成功,應用需要能夠支持所有人及其他們的媽媽同時遊戲,特別是當人們在路上以及在沒有無線網絡的情況下。然而越多玩傢的出現也有可能導致越多應用的衰敗。不管玩傢是否想要與一名好友或七個人一起遊戲,個人體驗都需要保持不變。流量出現高峰與低谷是很正常的,開發者需要考慮到這點以確保遊戲的順暢。

阻止“應用災難”

隨著全世界手機遊戲玩傢的數量不斷增加,許多人會遭遇不穩定的網絡因素,不管他們是身處帶有未知網絡連接的發展中國傢還是在紐約的地鐵中。

flappy bird

玩傢想要隨時,隨地與任何人一起遊戲,所以他們會期待遊戲具有完美的性能,而如果遭遇網絡連接問題的話,他們便很容易受挫。盡管故障可能是源於手機的網絡性能,但玩傢總是會直接將其歸咎於應用本身,有些人甚至會用新遊戲去取代一款糟糕性能的遊戲。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應用創造者也就等於將玩傢拱手讓給自己的競爭對手。當《Flappy Bird》的開發者Dong Nguyen將遊戲從應用商店撤下後有無數復制品爭先恐後湧現出來—-復制品被放到蘋果App Store上的速度是每24分鐘1個。

手機遊戲擁有將人們從世界各地匯聚在一起的潛力,但如果應用一直遭遇性能問題的話這種情況也不會發生。

使用智能數據分佈將玩傢留在遊戲中

引起糟糕應用性能的根源是包含大量數據的動畫,而其它媒體卻能夠讓遊戲體驗變得更吸引人且有趣。Gameplay便在數據傳輸影響應用的時候遭遇瞭巨大的損失。

為瞭維持較高的應用性能,開發者逐漸轉向瞭智能數據分佈技術。整合瞭這一技術的手機應用能夠智能地理解數據,隻發送軟件能夠快速翻譯並按順序更新以確保無縫遊戲體驗的輕量級數據包。同樣地,當網絡連接恢復時,智能數據恢復隻會發送相關的信息給應用用戶,如此他們便會接收到一些無意義的信息。

總之,智能數據分佈和數據恢復能將所有主機遊戲的優勢帶給手機用戶。讓我們正視它,一些應用需要這種類型的改變,當你在回想今天一些最受歡迎的手機遊戲時會發現它們在數據處理方面非常欠缺,其中便包括《Candy Crush Saga》(每個月都會用掉59MB的數據),《寶石迷陣閃電戰》(用掉155MB)和《Temple Run:Oz》(用掉2.2GB)。玩傢不隻會經歷性能問題,當他們打開電話賬單並看到他們因為每天早上在地鐵上玩遊戲所需要支付的數據費用時一定會大吃一驚。

當手機遊戲邁出下一步朝著增強現實感,本土化遊戲以及3D世界前進時,玩傢的滿足感將基於一致且實時的性能而持續下去。大多數情況下,像素化的遊戲玩法已經成為過去。現在,隨著遊戲不斷發展,遊戲開發者應該始終確保遊戲的與時俱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