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投資沙龍:9成iPhone開發者不掙錢

Game2遊戲:


從左至右分別是掌上明珠CEO高克家、當樂網CEO肖永泉、網龍CFO胡澤民、沙龍主持人

12月3日消息,網龍CFO胡澤民、當樂網CEO肖永泉、掌上明珠CEO高克家近日做客《新媒體投資沙龍》,暢談“手機遊戲應對跨平台抉擇”。談及目前iPhone平台火熱的現象,高克家潑了瓢冷水,稱iPhone有30多萬個應用,90%的企業在這一平台並不掙錢。

  Android平台將成第一大平台

據了解,3G時代手機遊戲的發展被賦予了新的內容,同時也面臨更加複雜的市場情況。面對潛力巨大的手機遊戲市場,各遊戲開發商、運營商、服務商以及手機終端廠商等產業鏈各環節的參與者都開始了各自的應戰準備,以便搶占先機。

繼盛大遊戲18基金宣布投資iPhone、iPad平台的遊戲研發團隊和九城籌備引入美國手機遊戲平台OpenFeint後,網龍近日也宣布成立移動互聯網專項基金,支持擁有移動互聯網應用、內容和服務的中國中小企業和個人開發者。

另一方面,移動互聯網廠商當樂網也在經歷一次重要戰略轉變,從原有的諾基亞這類非智能平台轉為以iPhone、Android為代表的智能平台,同時把互聯網跟移動互聯網兩個平台融合在一起發展。

胡澤民認為,隨著Android和iPhone平台在中國不斷發展,現在的市場像PC十年前還有非常多的想像空間,而且移動互聯網還處於爆發的前夜,明年、後年Android平台還將有一個快速增長。

“這也是網龍為什麼會成立移動互聯網基金的原因,我覺得手機遊戲值得看,手機就是用戶上很多需求沒有被滿足,如果你被開發出功能性應用,很牛的應用滿足了用戶需求的話,他有一定的爆炸性的機會。 ”

肖永泉也表示了對移動互聯網領域的看好,他同時認為Android總能夠給人超出預期的感受,從當樂網數據增長來看,在未來三到五年內,Android平台肯定會成為第一大平台。

任何藍海都會成紅海最後成功者僅1%

儘管國內移動互聯網環境越來越成熟,越來越多的資金也投入到這一領域,仍有一些大佬對移動互聯網的“前景”表示憂慮。千橡CEO陳一舟不久前表示,無線互聯網上的機會不容易有大成功。

陳一舟認為,無線互聯網現在被很多小團隊兩三個人迅速拼一個APP,拼一個小應用放在蘋果或者Facebook上賣,一年賺一兩百萬不成問題,然後引進風險投資大張旗鼓地干,反而不容易乾成。

“因為無線互聯網上的機會跟PC互聯網上的機會是不一樣,一方面是在無線互聯網上運營商花錢比PC上大得多,另一方面是在PC互聯網上有大量的品牌、大量的研發,很快互聯網巨頭會殺過去。”

高克家觀點就與陳一舟類似。談及目前火熱的Andr​​oid和iPhone平台,高克家表示,iPhone平台一定是紅海,大家都知道iPhone上有30多萬個應用,90%的企業不掙錢。 Android平台前景將來會很好,但很難說清它不是紅海。

“創業者應該看市場在哪一個階段中,在起步的時候是否抓住機會,任何一個紅海裡都有充足的企業,任何一個藍海大家都會衝進去,但是最後成功的還是那1 %。”

胡澤民也表示,網龍為打造移動互聯網平台耗資數千萬,現在說Android和iPhone時代要來了或者是移動互聯網來了,這是一種激情,大家很激動,用激情來創業是對的,但激情的時間長短和創業成功的時間可能不成比例。

精彩觀點:

胡澤民:藍海和紅海是基於你是站在手機廠商的角度還是開發者的角度。從開發者的角度來講,像白牌機或者是其他的都是很難有太多的生存空間,Android和iPhone現在的市場的階段有點像PC十年前的一個階段,它還是有非常多的想像空間,而且它的爆炸還沒有完全被引發出來。

肖永泉:當樂網也從最初的互聯網的平台跨越到手機的Wap平台,從去年到今年我們又經歷一次重要的戰略上的轉變,就是從原有的諾基亞這類非智能平台轉為以iPhone、Android為代表的智能平台,同時把互聯網跟移動互聯網兩個平台融合在一起發展,也是經歷一個轉變的過程,

胡澤民:剛剛才宣​​布成立了投移動互聯網的基金叫“mFund”,我們考慮產業的生態鏈,給出金錢上的支持之外,我們還把我們的平台貢獻出來,同時我們願意提供我們的管理經驗包括技術,跟大家一塊兒來打造未來移動互聯網。

高克家:智能機和iPhone和Android基本上是屬於一回事,因為這兩個都叫智能,總的來說,其實今天不應該去關注在哪一個平台,因為哪一個平台我都沒有看到藍海,都是真正的紅海,你應該看市場在哪一個階段中,在起步的時候你抓住機會,任何一個紅海裡都有充足的企業,任何一個藍海大家都會衝進去,但是最後成功的還是那1%。

高克家:我不大覺得今天你不做Android你不做iPhone你就拿不到錢(投資),我也不大同意你做Android和iPhone你就能拿到錢,因為我們做企業也跟投資者經常交流,最終還是要看一個團隊。

胡澤民:我在這裡提醒很多投資人,Android一定是一個大方向,但是這種狂熱是有些問題的,你要去往這邊投入,你一定要做好有去無回的心理準備。

以下是新媒體沙龍實錄:

主持人:“50分鐘帶您深入了解一個TMT投資領域!”,各位觀眾下午好,歡迎來到由博瑞傳播和主持人聯合主辦的《新媒體投資沙龍》,我是主持人蘇丹。隨著iPhone和Android平台的興起,今天帶您從手機遊戲開發商的角度重新審視行業投資機會。

3G時代的手機遊戲發展被賦予了新的內容,同時也面臨更加複雜的市場環境,兩年前的冬天也就是在這個直播間,我們的第一次手機遊戲沙龍發現,雖然當時的3G牌照的發放為手機遊戲行業洗牌和投資人進入提供了好的時機,但受流量資費居高不下的不利因素影響,手機遊戲市場短期內仍難見“井噴”。兩年過去,手機遊戲市場進入平台切割時代,我們看到幾個行業利好變化體現在:

第一,堅守陣地的手機網游業務實現扭虧為盈。目前最受歡迎的手機網游產品月充值額已達500—700萬人民幣。第二,兩類手游新平台崛起。其一為低端市場的白牌機內置遊戲;其二為中高端市場的iPhone和Android遊戲。第三,運營商沒以前那麼牛了,網頁遊戲平台也對手游開發商張開懷抱。

非常高興今天請來了三位資深的行業專家跟我們一起探討,究竟2011年手機遊戲行業將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又有什麼新的投資點?我們先給一個機會讓他們自我介紹一下。

高克家:大家下午好!我是掌上明珠公司的高克家,很榮幸再一次有機會參與手機遊戲話題的交流,先介紹一下公司,掌上明珠成立於2003年,到現在是有六七年致力於在手機網游領域。

這幾年總是在不斷地成長,也不斷地抱有期望,但成長的速度和期望總是有那麼點偏差,2010年馬上就要過去了,我們的期望其實還是沒有達到。在2011年的時候我們還是抱有著希望,所以在這裡可以跟大家一起共同探討在手機3G時代,移動互聯網,手機網游的市場到底會發展得如何。

主持人:高總太謙虛了,據我所知他們家的手機網游的表現還是不錯的。

肖永泉:各位騰訊網友大家下午好!很高興參加這次沙龍。當樂網是2004年成立的,我們從公司成立一開始就是希望打造手機遊戲的門戶和專業用戶的社區,在這六年過去中,我們經歷了手機的從不支持軟件遊戲應用到支持一些3G的應用的快速的過程。

當樂網也從最初的互聯網的平台跨越到手機的Wap平台,從去年到今年我們又經歷一次重要的戰略上的轉變,就是從原有的諾基亞這類非智能平台轉為以iPhone 、Android為代表的智能平台,同時把互聯網跟移動互聯網兩個平台融合在一起發展,也是經歷一個轉變的過程,正在經歷。希望能在這個過程中跟大家分享我們的一些感受和體會。

網龍CFO胡澤民(主持人攝)

網龍成立移動互聯網專項基金

主持人:非常感謝肖總,最後請胡總。

胡澤民:大家好,我是網龍CFO胡澤民,網龍成立於1999年,開始是做遊戲,在2000年的時候我們也做了一個網站17173,03年的時候賣了給搜狐,很幸運網龍在07年的時候在香港上市。也很感謝很多遊戲玩家這麼多年的支持,隨著網龍發展,我們在08年的時候看到移動互聯網的機會。

那個時候我們做了像91助手,後來我們也看到Android,做了一個安卓網。再繼續往下走,我們覺得移動互聯網跟互聯網又有很大的區別,我們感覺它的變化會來得更快,而且它的潛力通過各種各樣的數據報告它可能會比互聯網還有一百倍的規模的出現。

所以我們剛剛才宣布成立了投移動互聯網的基金叫“mFund”,我們考慮產業的生態鏈,給出金錢上的支持之外,我們還把我們的平台貢獻出來,同時我們願意提供我們的管理經驗包括技術,跟大家一塊兒來打造未來移動互聯網。

iPhone有30萬個應用90%企業不掙錢

主持人:大家今天的涉及平台比較多,觀眾可能感覺有點亂,我總結一下,高總來自開發商,肖總是渠道商,胡總是行業投資人。進入下面的主題討論,首先是“平台大拷問”。我手裡拿了五個牌子,分別代表目前手機遊戲依存的五大平台——白牌機、智能機、iPhone、Android和其他。你們覺得哪一個已經是紅海了,哪一個還是藍海階段,給大家說一說。

高克家:簡短的先交流一下,第一,我沒看到有藍海,iPhone已經是紅海,任何一個行業,Android將來也許會很好,但現在我不認為它是藍海,白牌機平台市場現在也很難說它就不是紅海。大家都知道iPhone有30多萬個應用,90%的企業是不掙錢的。你說是不是紅海。我先簡單說一下。

肖永泉:從長遠來看,藍海是開放的平台,是更加智能的平台,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不管是iPhone還是Android都應該講是廣義上的藍海,因為在這個智能的平台上,用戶得到的東西更多,用戶的自由度更大,對開發商來講,對渠道商來講,他能夠去更加自由的去提供各種服務。所以從廣義上來講,這是藍海。

在這個意義上來講,紅海就是給用戶,給開發商限制比較多的,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傳統的這種非智能手機或者是所謂的白牌手機可能是紅海。但是具體來講,比如說今天,哪個地方可以掙到錢,短期內可以掙到錢,短期內的生意機會對於一個小的公司或者是某一個業務單元來講可以掙錢多一點,這個我覺得是很難有一個明確的答案。應該是依據自己公司的一些特色和優勢去定。

主持人:胡總,你是否同意剛才肖總的觀點。

胡澤民:我想有一點不一樣,基本差不多。我的觀點是,藍海和紅海是基於你是站在手機廠商的角度還是開發者的角度。從開發者的角度來講,像白牌機或者是其他的都是很難有太多的生存空間,我們往下走,特別是Android和iPhone這兩個趨勢已經很明顯了。

因為我們看來它就是一個微型的小型電腦。可能現在的市場的階段有點像PC十年前的一個階段,它還是有非常多的想像空間,而且它的爆炸還沒有完全被引發出來。

任何藍海大家都會衝進去最後成功的僅1%

高克家:我想提一下,智能機和iPhone和Android基本上是屬於一回事,因為這兩個都叫智能,總的來說,其實今天不應該去關注在哪一個平台,因為哪一個平台我都沒有看到藍海。真正的紅海,你應該看市場在哪一個階段中,在起步的時候你抓住機會,任何一個紅海裡都有充足的企業,任何一個藍海大家都會衝進去,但是最後成功的還是那1% 。

主持人:謝謝高總的提醒。我們知道白牌機這一塊,斯凱做得蠻大的,把手機遊戲也推得很厲害,自己本身也打算上市了。但是為什麼不看好這個市場呢?一些中小型的手機開發商也在往這個市場做。

高克家:我沒有不看好,我就覺得iPhone上競爭非常激烈,按照應用產品,按照世界上的規模,再一個剛才肖總也提到,白牌機它是一個不開放的平台,作為一個開發商來說,其實是蠻害怕不開放的平台。其他的我們都看好。

主持人:肖總覺得斯凱是開放的還是不開放的?

肖永泉:肯定是不開放的。你要講到中國的山寨機,現在的點上斯凱他們做的事情還是很有價值的,因為他們在中國特色的山寨機的市場裡面為用戶提供了在這個條件上,用戶有些東西可以玩。它是階段性的很成功的一個做法。我覺得從往後走的話,需要更多的選擇,對開發商來講,他需要在一個開放的平台上做東西。

高克家:其實在白牌叫MTK,不要提到斯凱開放不開放,MTK是開放的,在這個平台上我們看好並不是說我們依賴於斯凱,其實騰訊在這個平台上也做了很多,MTK我認為是開放的,iPhone是不開放的,我們不應該拿iPhone和斯凱比,斯凱是底下架了一個應用平台,iPhone和MTK比,MTK還是蠻開放的,iPhone是不開放的。

網龍手機業務來自Android收入是iPhone平台3倍

主持人:好的。進入第二個“平台大拷問”,各位現在的業務來源跟哪個平台有關最賺錢,未來可能會發生什麼變化?自己會做調整嗎?

胡澤民:當然從網龍的手機業務來說,iPhone是最大一塊。因為它(指91網)占到國內iPhone用戶80%的份額。 iPhone的用戶消費的活躍度相比任何一個手機機型都要活躍,而且ARPU貢獻度要高。這是非常明顯的數據。

另外我們看得到Android的活躍度和iPhone比較接近,可能略低一點點,ARPU值也會低一些,但是增長的速度非常快,基本上我們看到每一周它都有3%到5 %的增長速度。

主持人:基本你的Andr​​oid平台和iPhone平台的收入是差幾倍的。

胡澤民:應該說大概在3:1。

肖永泉:當樂網是目前來講過去的幾年裡面我們主要是依賴於諾基亞為代表的JAVA平台增長的。從今年開始我們同時在做Android的平台,從Android的用戶的增長也非常快。在Android的這一塊,今年主要是以擴大用戶群為主,所以直接帶來的規模不是很大,目前我們是這樣一個狀態。

你剛才講到Android和白牌機,實際上我們現在也在看所謂的白牌機本身從原有的這種非智能平台上,智能平台的轉變去切入市場。

掌上明珠CEO高克家(主持人攝)

掌上明珠主要收入來自JAVA平台

主持人:請高總重點講一下,因為你是非常有代表的一家遊戲開發商,這些年經歷過很多的市場。

高克家:我們最賺錢的是智能機。我們其實掙錢的收入最大量是JAVA,我們也做了數據分析到了,每一個機型有多少用戶,每一個機型有多少付費用戶,每一個機型的付費用戶的額度是多少,乘上比例就可以完全能夠確定下做第一支的是哪一個,第二個是哪一個,這個數據在五六年下來。我很抱歉,這個是商業秘密,不能透露,但是非常清楚。

現在開始出現了iPhone的用戶也有Android的用戶,因為我們的產品支持Android,也支持iPhone,但是這個量不算大,但是從沒有到有,應該是成長得很快,現在其實我們拿不准Android和iPhone的比例佔了到底iPhone的付費能力更好還是Android。

這一塊確實在數據量不夠來去判斷哪一個付費能力更好。目前在中國還是智能機,其實再一點就是白牌機真正的叫MTK,2011年很多也會走上Android,所以你看今天還是看過去,還是看將來其實戰略是不一樣的,我們在這些平台上都應該去支持。

主持人:對於手機網游來說,未來三五年,您覺得智能機還會是一個主要的收入來源嗎?

高克家:在中國市場是,在中國市場還有白牌機,但是在國外市場是不一樣的,你看你在哪一個市場,因為掌上明珠在今年已經開始走向國際,我們在東南亞,在日本,在美國都開拓自己的業務。我們就發現就像諾基亞在美國的時候沒有什麼手機。你要在那邊看你的時候,這裡提到的是JAVA機器的話意義不是很大,按照一個地區。

像MTK,我們同時現在還在看的,它每年的出庫量,還有多少量是出國的,在出國的這個量裡頭你去做多少預裝,它也是國內和國外業務市場但是是以國內業務市場為主,按照地區不同定位自己,還是一個集成的時代,我們不會只做iPhone,我們也不會只做智能的。中國的市場,目前JAVA和諾基亞還是占主流。

Android平台肯定會成為第一大平台

主持人:隨著市場碎片化的趨勢,手機開發商會不會成立不同的工作室支持不同的平台?

高克家:這個我們已經在做了。

肖永泉:我整體上很贊同,但是我覺得在未來如果是三到五年內,Android平台肯定會成為第一大平台,我覺得這一點是從我們現在的增長。

主持人:第一大指的是用戶群嗎?

肖永泉:用戶群體,我認為在三年內一定會成為第一大的智能平台的用戶群。從我們遊戲自己的下載量,我們已經到30、40萬的用戶規模。我們覺得Android總能夠給人超出預期的感受。其實很難有一個業務,每週3%​​到5%週增長,每週的增長還是很多的。

胡澤民:我們看了大趨勢,iPhone和Android我感覺上是目前不可逆轉的一個趨勢,iPhone有它的非常獨特的優勢,它的設計能力,對時尚的把握能力,它的品牌已經獲得絕大部分的高端人士的認同。

Android我感覺它更多的是中高端,更多的是技術型和白領階層的。我們也看到了很多手機廠商也往低端延伸,基本上每一家拜訪過的廠商都是花了很多力氣在Android系統,低端手機開發上。我們認為明年、後年有一個很快速的增長。

主持人:我來PK你們兩個,你們倆都看好Android和iPhone平台,但我們都知道,iPhone遊戲商業模式非常清晰,但是對中國開發商而言,賺大錢很難。 Android遊戲70%是免費的,現在的商業模式還不清晰,用戶量不斷在增長,你怎麼讓開發商能夠掙到錢,能夠挺過這一段的非盈利期呢?

胡澤民:我們是從遊戲行業走過來的,不超過10%的遊戲會賺錢,在手機上我相信也是同樣的狀態。所以對於開發者來講,更多的是要他在用戶的需求這一塊要更下功夫,到底是渠道為王或者是內容為王,其實我覺得我們把它總結回到用戶的需求。我剛才也說我們非常看好手機的發展的前提,因為手機上很多的應用還沒有被挖掘出來,它不像移動互聯網已經鋪天蓋地都經過這麼多年,各個領域都被佔有了。手機廠商相對還比較困難的。

Android商業環境一定比在JAVA更好

主持人:我開發Android遊戲什麼時候才能大規模賺錢?

胡澤民:我認為有一個心態就是所有的開發者和創業者需要有一個擺平的事情,就是你先要想辦法生存,然後再考慮大規模賺錢。因為一上來就想大規模賺錢往往最後都會讓他很失望的。我想藉這個機會跟大家分享一下。

主持人:剛才胡總講到生存,我知道現在很多的Andr​​oid遊戲開發商主業不是做這個,他可能做軟件,他養著也一塊,或者是他做別的遊戲,他養著Android這一塊,就是關於賺錢難的問題,你怎麼看?

肖永泉:我覺得要說Android的遊戲賺錢難的話,不會比過去我們從03年、04年甚至有些公司更早做JAVA的平台更賺錢,因為整個商業模式更成熟,如果從縱向的歷史來講,一定會比過去我們在JAVA上經歷的過程更多,我們在JAVA過去大家都知道,原有的移動運營商的平台走得不是很順暢,有很多免費的遊戲。其實踩在最近的兩年到三年的時間裡面才摸索出一條免費下載觀看收費,包括手機網游的路。

在Android的路,你面對的環境不會比諾基亞上面差,第二,因為這些用戶本身產品的體驗也好,用戶的素質高,你可以創造像遊戲裡面的內置廣告這樣的模式。這個新的模式我覺得會提升他更快的去走向盈利。

第三點,就是高總做的,直接就做“免費下載關卡收費”,這樣一條免費網游的路,這樣你就可以賺到錢了,不一定要從單機遊戲開始。對Android我還是非常樂觀的,大家可能覺得這個東西我是不是做一個單機版的,就免費了,遊戲被盜版就沒有辦法賺錢了,我想說它面對的環境一定不會比你當初在JAVA上差。我覺得面對的商業環境一定比在JAVA上要更好。

主持人:高總有沒有什麼補充?

高克家:我覺得你這個問題有一點,iPhone也不好賺錢,Android也不好賺錢,iPhone好賺錢,Android也好賺錢,今天的時代,我們是做網游的,單機遊戲也在變,你當年的理念是現付費時代,iPhone下載要交錢,Android很多要免費,現在都走到了後付費時代,下載是不要錢的。我更多的探索你去後付費的話,其實平台已經無關了。至於你的產品多好,你來掙多少錢,他跟Android和iPhone是什麼關聯,網游尤其表現得明顯。

肖總說的,我們這邊應該沒有平台的問題,這個問題問的在SP時代和後SP時代,現在下載都可以免費,網絡遊戲今天也是這樣,免費玩,時間也不包月,都是免費的。你再付費的話,平台沒有任何問題。

當樂網CEO肖永泉(主持人攝)

肖永泉:大家可能有一個誤區,我做山寨機因為我能收到錢所以我就能賺到錢,因為我在iPhone上做產品,因為蘋果是一個系統能收到錢,從用戶收到錢等同這個公司做這個事情好像是能賺到錢,從這個角度來講,中國的公司作為一個遊戲開發商的話,我認為如果你做Android的話,既要從用戶這邊收錢,同時手機的廣告的模式一定能夠起來的模式。

一定不要把它想像成我下載的時候能收到錢就等於我能賺到錢,這個時候我下載的時候收不到錢,只能用廣告的模式賺錢,作為公司來講我賺不到錢,這是完全兩個概念,大家可能把這個概念混在一起。

胡澤民:剛才看到一個報告,在講手機的進化,最早是從Feature phone(白牌機),到智能手機,到移動互聯網手機,整個手機形勢的變化,所以它對渠道的依賴性越來越少,這也是為什麼我剛才講,未來的整個市場競爭裡面,我覺得整個選擇權利是回到用戶手上。不管是哪個操作系統或者是哪種內容也好,最後還是在各個方面都有競爭對手。最後還是用戶說了算。這從以前從SP的年代或者說做預置,通過一些政府的行為或者是渠道去收取費用,可能已經有點OUT了。

所有的平台都是後付費不依賴平台

主持人:現在最賺錢的的確是我們看到手機網游,今年開始表現得非常好,活得比以前好很多,對於中國的手機網游商來說,剛才高總講的Andr​​oid是適合後付費,是不是Android平台更容易延展或更容易跨越。

高克家:所有的平台都是後付費的,不是平台依賴的,所有的產品在任何的平台上都是一樣的體驗,就是你通過賣虛擬物品來掙錢,不管是iPhone還是Android,還是智能手機。甚至包括白牌機,都是按照用戶,用戶覺得這個產品值得花錢,他才會去花錢。當然今天的平台越來越好,你會做得產品的價值越來越值,當用戶覺得值,他才花錢。所以跟任何平台無關的。我建議要跨平台,沒有一個平台今天能夠足夠大,能使一個企業做到一個真正成功的企業。

主持人:胡總,你幫我解釋一下,iphone的APP Store裡有很多排名最靠前的遊戲,往往是前置付費的。剛才問高總的問題,您怎麼看?

胡澤民:這裡面還是有兩種不一樣的模式我們在講,一種我們在講的是美國的支付的模式,一種是移動互聯網游戲的一個模式。移動互聯網模式的遊戲是我們開發這個遊戲,我們看越來越多包括移動互聯網社區型的遊戲,你在裡面玩,然後你覺得玩得很爽了以後,你開始去做一些支付。

其實跟PC上是一樣的,只不過他怎麼把那個東西搬到手機上來而已。當然我們美國的支付方式和中國還是有一點區別,總的來講,未來的發展趨勢還是會往中國的形式在發展。

現在我們認為社會越來越社區化,不單單在PC上,也有可能在手機上,甚至將來在電視上也有可能做社區化。大家都想盡一切辦法,把你的朋友,把你的玩伴幫你聯接起來。

肖永泉:我有一點小的補充,在手機的JAVA這個平台上,最早是按照下載付費,後來演化出免費下載觀看付費,也有用戶希望,我希望玩這個遊戲,你告訴我一個月或者是我玩這個遊戲你告訴我總共收六塊錢或者說我交五塊錢你可以讓我玩十個遊戲,用戶喜歡這樣的遊戲。

我覺得這是一個定價方式的不同,就像我們用手機已經有很多的套餐,會選其中一種。我覺得這個應該是你去看用戶他的需求,他的特點,你自己去做調整,這是一個更技術性的問題。

胡澤民:我補充一點,剛才肖總這一點我是非常贊同的,因為社會它是一個多樣化的社會,人的需求也是多樣化的,剛才講他永遠會產生一個長尾效應,我們也沒有鼓勵創業者一定往哪種模式去做,關鍵是你要找到需求,找到需求你就可以賺錢。

主持人:下面我們進行一個話題就是關於手機遊戲成長性的話題,現在手機遊戲市場整體不到30個億,單機遊戲市場佔了80%之多,如果我們整個盤子不到100億的話,我們出來不了一個上市公司,我的理解一個公司起碼要收入過一兩個億的規模。各位覺得中間的阻礙因素在哪裡,需要多長因素能夠達到之上的一個標準。

高克家:我這裡也不是一個很精確的數據,一開始網游才佔不到20%,就算達到100個億才能造就成功的話,手機網游才20個億,20個億,一個公司佔10%的話才兩個億。差不多,沒離太大的譜,怎麼能達到這個市場,其實我們期望得很早,我們兩年前來探討3G時代的到來,是不是使這個市場走得更快,我先說一個結論,我們控制不了市場,我們造就不了大市,我們只能順市。按照市場的機會來發展自己。

這個市場來得快慢取決於3G牌照發了,不是所有的用戶都有3G手機了,什麼時候用戶真正達到這個規模呢?計費以後,資費甚麼時候跟網絡的覆蓋,整個的環境能夠成熟起來,再加上產品,再加上運營能夠走到這一步,這個時間上我覺得應該是越來越近,期望就剛才一開始講的,不要期望得太高,期望得太高的話,2011年可能又要叫你失望了。

是這樣一個期望值,方向是往這個方向走,至於市場什麼時候到來,是一個大勢,是大家一起,還有市場的成熟,你抓住這個市場的機會,而不要創造機會,機會是造就不出來的。

主持人:2010年對你來說有什麼因素是你感覺最可惜的一點?

高克家:蠻可惜的是,按照過去的歷史我們看到,這個行業一直在成長,但有一點不好就是它成長的不是很快。按照這種節奏的話,2011年一定比2010年好,我們還在健康的發展,至於到了哪一個階段,真正達到了很好的市場規模和效能的話,那自然會到。

新媒體沙龍集體合影(主持人配圖)

移動互聯網正從手機終端到業務本身發展

主持人:肖總給我們解釋一下今年發展不夠快的原因。

肖永泉:我認為一切都處在轉折期,這個轉折期是整個移動互聯網正在從手機的終端到我們的業務本身的形勢,再到我們整個移動互聯網的融合,我認為是處在推陳出新,像iPhone新的模式的突破,像原有的手機的用戶的增長的緩慢或者是產品創新本身的一些瓶頸。

我認為是處在一個轉折期。從未來來看,我們自己從當樂網來看,我們過去很深刻的感受到,每一次手機終端的變化會真正從最根本上去影響整個行業的變化。其實這個道理非常簡單,往往我們會忽略它,為什麼?

因為我們的遊戲,我們的音樂,我們的書就是拿這個手機,在手機最基礎的硬件上玩,我們往往會忽略,是不是它的網絡速度怎麼樣,資費怎麼樣。其實最重要的推動力是手機終端所帶來的推動力。所以我們感覺到的是手機終端的變化帶來的新的用戶的變化,手機終端的變化帶來新的產品模式的變化。

而現在處在這樣的一個變化創新的時間點上,我對未來的感覺是覺得很多的新的創新帶來的不確定性蘊含著你在一兩年,兩三年這個市場一定能夠很快的成長起來。

只要有足夠的用戶我們都能收入過億

主持人:我不問你當樂網什麼時候能達到收入一兩個億,我問你,這個目標的達成需要滿足什麼前提條件,是資費的調整嗎?

肖永泉:我認為一兩個億的收入規模可能資費調整可能就OK了,我認為最最重要的是手機終端本身的統一,這是一個相對統一,這是一個最根本的。其次之上是資費的下降。比如說今年1月1號資費開始下降了,降的50%,大家都很開心,因為所有的用戶一定會很快速的增長。可能讓你的業務增長一兩百都是OK的。剩下的就是網絡的速度。

高克家:我們都看到,不講iphone和Android,其實我們在五年前大家拿的是諾基亞的7610,在三年前我們大家拿的N70,再過一兩年,N72、N73,沒有iPhone又怎麼樣,手機是在成長的,咱們在五年前,2.5G去上當樂網也是勉強的,因為它太慢。到了2.75G我就願意看。環境和自然規律一定是往前成長的,真正的成長中資費如果不下來,這是一個很難受的門檻。

如果這個下來之後,3G自然會到的,手機自然會越來越好的。沒有iPhone和Android也有諾基亞,有了Android和iPhone諾基亞也會走得越來越好。這個市場最終一點——用戶,只要有足夠的用戶,我們都能過了億。

肖永泉:現在你買到的Andr​​oid和iPhone的手機你會發現裡面有一個3G上網的熱點的功能。其實現在很多的運營商都在推廣新的業務,我有一個手機,我這個手機可以接入到3G的網絡,接入到3G網絡之後,區域按照15米或者是幾米這是一個熱點,其他的手機或者是筆記本電腦都可以接入到局域網和無線網絡。這樣一個模式讓網絡整體推進的速度就加速,加速了網絡速度的問題。

胡澤民:我簡單補充一點,回到基礎建設標準化的問題,一個是手機終端,手機實際上它的屏幕大小,它的鍵盤的操控或者是它的各種型號的設計千奇百怪,你要做一個產品符合各種手機的話,它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事情。這一點我還是挺佩服高總的,覺得他們很不容易。因為我們都是同行,所以我很理解。

另外一個問題是寬帶的問題,傳輸速度的問題,我們現在看有3G,還有4G和5G,其實我們還是很看好的。還有支付,支付其實更多的是一個政策的問題,我覺得可能需要我們自己國家慢慢去改變,我們也期待他這種改變出現。

網龍燒了幾千萬才打造出移動互聯網平台

主持人:下面講投資的話題,往往是我們最後的重頭戲。現在有一個說法,假設新公司遊戲產品跟iPhone或者是Android沒有關係的話,很難吸引到第一輪投資人的注意。各位,假設今天你們都是拿錢的投資人的話,讓你們投資手機遊戲行業,不管是CP(這裡指開發商)還是SP(這裡指渠道商),你們會選擇樣的點,什麼樣的機會來挖掘?

胡澤民:我覺得投資點非常非常多,這也是網龍為什麼會成立移動互聯網基金的原因,我覺得遊戲值得看,因為遊戲可以很快帶現金流。現在我們看到很多功能性的應用,剛才我也講了,手機就是用戶上很多需求沒有被滿足,如果你被開發出功能性應用,很牛的應用滿足了用戶需求的話,他有一定的爆炸性的機會。

我在這裡提醒很多投資人,很多都往Android上去投入,我覺得趨勢上一定是一個大的方向,但是我很同意剛才高總和肖總提到的,這種狂熱是有些問題的,因為網龍說難聽一點,我們也是燒了幾千萬,然後才打造出目前這麼一個平台。所以我跟很多人講,你要去往這邊投入,你一定要做好有去無回的心理準備。而且我感覺遊戲未來對資金的需求,對團隊的要求越來越高,而且除此之外還有很多不同的資源的搭配,而不是一個簡單的點,你進去以後就可以生存下去的一個事。

主持人:等一會兒你再說明確一點,看遊戲團隊看什麼。我們先請另外一位。

肖永泉:首先我們不是投資人,我們是創業的,如果說哪些地方可能比較看好有什麼樣的機會的話,我本身是做遊戲的,所以我們從遊戲講起。我感覺我們現在比較喜歡去跟一些比較有創意性的團隊,希望他做的跟別人是有所不同的,而不是說市場主流做什麼,我去訪了一個,或者是綜合了一下的合作夥伴。某一些能夠有創意或者是能夠做一個產品滿足一些細分的用戶群體或者是細分市場的產品合作夥伴。

另外,我們在合作的過程中,我們也發現了有很多很小的團隊,從很小的成長起來到現在發展得很快。甚至有些手機上的遊戲他也做得很好,轉過去做PC上的遊戲,他也做得很好。其實我們也在總結,這樣的團隊有什麼特點嗎?我們後來發現這樣的團隊基本上他的創始人都有一些特點。

這些特點就是他一般是偏技術型出身,然後他還挺喜歡專業遊戲,挺喜歡花時間,又挺能聽得進去別人的意見。這樣的人挺容易把事情做得好。所以我們在找我們的遊戲合作夥伴,找各種渠道的合作夥伴的時候也會更多的去看他們對用戶的態度。

高克家:我不大覺得今天你不做Android你不做iphone你就拿不到錢,我不大同意你做Android和iPhone你就能拿到錢,因為我們做企業也跟投資者經常交流,最終還是要看一個團隊,剛才你提到怎麼看團隊,團隊的執行力很重要。

另外一點,如果從我的角度來看,我看創業企業它的創業的價值觀,有的人說,iPhone明天要來了,我砸一把就成了的話,這不是我的風格。我大概不會投,我覺得在這裡,我也可以闡述一個觀點。

可能同樣的觀點我會認同,說是Android和iPhone要來了,或者當您說3G時代來了,或者是移動互聯網來了,這是一種激情,大家很激動,用激情來創業是對的,但激情的時間長短和創業成功的時間不成比例。

主持人:感覺跟談戀愛跟結婚似的。

高克家:談戀愛可以不結婚,但是談戀愛到結婚這是兩件事。你到最後激情過了之後還能不能過日子,你的公司能不能做成,所以不要去看Android,還是要看你有什麼信念。有的人在賭場也成功了,我賭了,也成功了,有的時候機遇造就了一些人成功,但是他是靠賭的心理。

在賭場,看起來好像大家都在賺錢,其實虧得人非常多。看投資要看價值觀,真正是有很有價值的信念,而且在這件事情上的執行力,其實做什麼東西都有可能成功,選了一個正確的行業,這個行業成熟他也能成功。

我會去看這樣的行業,我不會覺得Android和iphone,山寨機能造就最早的一個成功的無線互聯網企業,這是我們沒有想到的,很多都沒有想到,將來的機會還是很多的,我相信看東西要看價值的核心,我們這麼看,人家同樣這麼看我們。

主持人:詳細一點,我是做網頁遊戲公司,我今天跟你講,我要做一個手機網游我會很成功,或者我原來做SP,我要做iphone遊戲,你怎麼判斷這樣的機會?

胡澤民:其實我剛才講的有幾點,這裡面很大的核心——團隊,團隊看靈魂人物。因為他會給他帶來價值觀,他給物業公司帶來的方向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一點。我們很多時候我們會從另外一方面來看,就看這個人他以前做過什麼事情,他的以前也沒有這樣的,我不管你做的事情多大,多小,就像我剛才跟一個朋友在聊的時候,做人做事很關鍵的一點,要有一個有頭有尾,不管做好做壞你都要有一個交待。

而且從這個交待裡面我們去做總結,就是說往往不怕犯錯,但是怕的是你錯了之後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主持人:你是否看好跨PC和跨無線的兩個平台的遊戲商呢?高總也做得很成功,廣州還有一家叫鈞鈦的,這種是否是一個好的趨勢?

胡澤民:這本來就是一個趨勢。我們很多人在說未來有什麼事件,在很多文章都說過未來可能有不同的端,各個端都可以互相溝通,每個人可能以後你頭上和屁股上就跟著你一個號碼,不管你走到哪裡,他都跟在哪裡。其實確實有這種可能性。

主持人:你覺得這種成功是否可以移植,在你看團隊的時候。

胡澤民:我覺得是沒有問題的。因為環境會變化,市場也會變化,但是人的能力跟他本質上的價值觀的東西我覺得是跟著他很長時間的。

主持人:肖總還有補充嗎?

肖永泉:在變化中,我們自己的體會其實除了我們的激情,除了我們的長跑,對激情的持續保持的能力之外,我覺得遊戲是在一個亂世之中,市場的劇烈變化的過程中,你對未來的這種判斷力。看到一個方向之後能夠快速的去執行的能力可能是亂世裡面非常重要的一個能力,就好像是長跑。

但是它的長跑是要跑10公里或者是40公里,而且一小時之內一定要跑5公里,一小時跑不了5公里,後面的車就來了,你要在一定的時間點要到那一塊,這就要求你的速度。

胡澤民:我們很看重一點,靈魂人物不把這個事情當做一個工作,而是當做一個興趣,我說難聽一點,只有興趣讓他可以維持很長很長時間。

主持人:好,謝謝,謝謝今天三位的到來,兩年前我們在這裡討論3G的機會,今天我們又在這裡討論iphone和Android對中國的機會,究竟未來兩年誰能走得更遠,看來還是長跑選手更有實力,謝謝各位!

from:qq

遊戲網誌: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