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殺眾網游廠商 瀋陽被端私服2年賺4個億

  昨日上午,涉案金額高達4.2億元,涉案人數多達23人,全國最大的網絡遊戲私服類侵權犯罪案在瀋陽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原告人就是久負盛名的傳奇遊戲之主,上海盛大網絡發展有限公司,中國唯一擁有這款熱門網游《熱血傳奇》的網游運營公司。而被告人多是瀋陽80後青年,文憑很低。

  好萊塢的諸多科幻大片中不乏這樣的橋段:一個寄生物種從寄主獲取養料壯大自己後,寄主最終成為寄生者的祭品,現實中,網絡遊戲就是私服的寄主。

  不同的是,科幻大片的寄生怪物終會被人類所消滅,而私服卻日漸壯大,不但“殺死”官服,而且讓相關方面束手無策,從2000年網絡遊戲在中國出現起,私服就開始了自己的壯大之旅。

  23人兩年與4.2億

  被告席太小了,23名被告人站不下了,長長的兩排隊伍也顯得有點擁擠。與這些被告人相關的數據是,在兩年多時間裡,他們通過私架“傳奇”私服,通過網絡支付平台從中獲利4.2億元。

  《傳奇》遊戲一度非常熱門,很多人通宵達旦地玩這款遊戲,更有人為遊戲中人物不惜重金購買裝備。遼寧數家公司私自架起“傳奇”私服,通過網絡支付平台從中獲利。

  去年3月22日,盛大網絡發現有人“剽竊”《傳奇》。

  一家名為“精英科技”的網站,宣稱可以提供架設自己公司研發的“傳奇”網絡遊戲私服。盛大網絡調查發現,“精英科技”是通過一個支付平台進行收費,這個交易支付平台就設在瀋陽三好街。

  平台主要負責人就是唐正。作為第一被告人,昨天唐正第一個受審。他是原盤錦久網通信網絡有限公司、遼寧久網網絡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和盤錦新興科技有限公司的總經理。

  檢察院指控唐正從2008年起在瀋陽市和平區三好街百腦匯大廈招了數十人,組織研發了四個支付平台系統,與多家提供各種充值、結算服務的“SP ”公司合作,通過為運營盜版《熱血傳奇》遊戲的運營商及其上級代理商等提供代收費、費用結算和出租、委託服務遊戲服務器等服務,從中牟利。

  從2008年11月至2011年3月期間,唐正的三家公司利用支付平台系統為“傳奇”私服運營商及“傳奇”私服一條龍結算非法營業額達424522536.44元,期間提供出租、託管服務器違法所得3106129元,為與其合作的運營商結算非法經營額73011722.5元。

  當庭就是“不知道、不清楚”

  “不清楚”、“不知道”、“不明白”這是很多站在被告席上的人最慣常使用的詞語,以此來逃避法律的考問。唐正昨天就採取了這種迴避的態度。

  昨日在法庭上,作為三家公司的總經理,唐正最先接受訊問。對於法官的問題,唐正幾乎從不正面回答,“為何做傳奇私服?”“為什麼研發交易平台?”“與運營商之間怎麼分贓?”等等問題,他一概含糊其詞。

  但唐正承認“研發交易平台是因為這個市場非常好,有很多需求的客戶,賺錢自然就快”。不過,唐正很會裝糊塗:“我並不清楚與我合作的運營商利用服務器從事私服運營,他們乾了什麼那是他們的事。”

  當公訴人拿出諸多證據指出他很多供述與其在公安機關的供述矛盾時,他搪塞稱“記不清了”、“忘了”。

  唐正的公司其實非常“規範”,內部擁有一套管理體系,公司業務、財務、技術都有專門部門,專人負責。大部分員工都是80後,學歷很低。被告人陳龍波是原盤錦久網負責公司支付平台和服務器業務副總,他一個人就從服務器業務中違法所得高達161357元。公司的業務員雖​​然職務不高,但賺的可不少,專門跑業務的李瞳、馬馳、佟金等在“傳奇”私服每人所得均超過10萬元,其中李瞳違法所得311441元。

  侵權服務達到“一條龍”

  盛大網絡曾經懸賞800萬元,聯手各界力量打擊私服、外掛等侵權行為,然而收效甚微。網游侵權氾濫,甚至侵權行為都達到了一條龍服務。

  幾年間,唐正不斷擴大業務範圍,同時與被告人張錦濤等從事服務器租賃、架設、充值平台待見、技術支持等“一條龍服務”人員進行合作。

  自2010年起,張錦濤先後設立了“紅玫瑰網絡”,對外發售傳播各種盜版《熱血傳奇》遊戲軟件,至2011年3月,“紅玫瑰”下線“傳奇”私服運營商通過盤錦久網支付平台結算非法營業額5824071.85元,通過軟件提供、服務器租賃架設等“一條龍”服務獲取違法所得。

  昨天,檢察院指控,在未經著作人許可情況下非法從事非法盜版運營、服務提供的23名被告人對於侵犯著作權負有主管和直接責任,且情節特別嚴重,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條規定,23名被告人系共同犯罪,本案沒有當庭宣判。

  寄生下的私服

  在《傳奇》遊戲的世界裡,“天下”裝備精良、權高位重,廝殺戰場所向披靡。儘管他玩的是“私服”,是個盜版遊戲,但他根本無所謂,反正盜版的遊戲裝備更好,升級更快,他只圖個過癮而已。

  對於無數玩家來說,他們並不關心經營私服的人士可能將獲7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就像是野火之後的青草,一個私服被查封的結果將是若干個新私服的出現,玩家們總能找到合適的私服。

  事實上,苛求玩家的不義並不現實,因為市場經濟下的規律,誰能將客戶體驗做到極致,誰就將獲得優勢。區別於官服的私服更能夠讓玩家得到更好的遊戲體驗,記者採訪了多位骨灰級玩家,私服遊戲無論是從升級、裝備還是玩家心理滿足,都遠遠好過官服。

  在生物界,兩種生物在一起生活,一方受益,另一方受害,後者給前者提供營養物質和居住場所,這種生物的關係稱為寄生。

  相較於水深火熱的官服,私服無疑是種寄生行為,然而,自2000年網絡遊戲出現後,私服就如影隨形,諸如《紅月》、《精靈》等遊戲,無一不是因為私服的影響而最終香消玉殞。

  然而,互聯網的高速發展已經讓網絡遊戲成為IT業中的主要支柱,據不完全統計,2011年網絡遊戲為通訊行業的直接貢獻接近千億元,而私服的氾濫,損失的將不僅僅是數字的貢獻,還會將方興未艾的國產網絡遊戲,扼殺於搖籃中。

  從私服的角度來看,“私服之所以屢禁不絕,與其自身的暴利有著很大的關係”,但所謂“孤掌難鳴”,巨大的非法用戶群也是這個問題的另一個方面,為什麼用戶會去購買不穩定的服務?有市場鋪蓋面的問題,也有合法遊戲價格的問題,這都是值得總結的,如果說非法的私服給合法廠商帶來的影響,這恐怕也是最嚴重的方面,合法廠商也應當從中汲取經驗,按照市場的機制去調節,從制度上杜絕類似的事情。

  當制度無法完全解決私服氾濫的時候,也許市場會是另外一種選擇,記者在某大型網絡遊戲運營商處獲悉,“收編私服運營者”已經成為他們考慮的方式。

聲明:網游戲頻道登載此文出於傳遞信息之目的,絕不意味著公司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game2.tw遊戲網誌提示:文章轉載翻譯自新浪遊戲,若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繫站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