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件創業如何起步?聽聽美國明星創業者們怎麼說

起步,對於許多硬件創業者來說是件很困難的事情。擺在眼前的是一系列棘手的問題——有瞭點子該怎麼著手開始?如何避免犯錯?首先支持iOS還是Android設備?產品問世後如何營銷?

在上周的Macworld 2014上,三位蘋果生態鏈上的知名硬件創業者——Stuido Neat聯合創始人Tom Gerhardt、DODOcase聯合創始人兼CEO Craig Dalton以及Anki聯合創始人兼首席產品官Mark Palatucci在一場由Apple Spotlight的創始人Rob Wensing主持的沙龍上分享瞭各自的經驗。

Macworld 2014上的硬件創業沙龍

Studio Neat針對iPhone和iPad開發瞭一系列配件,其中2010年發佈的iPhone萬能三腳架Glif成為Kickstarter上的熱門產品,獲得超過5000人出資,籌得13.7萬美元;次年推出的Cosmonaut觸屏手寫筆也有超過6000人購買,籌資13.4萬美元。

DODOcase是一傢總部位於舊金山的平板電腦保護套生產商,其產品設計獨特,並號稱美國生產、全手工制作。旗下一款iPad 2保護套因為得到瞭美國總統奧巴馬的青睞而名聲大震。

Anki是一傢消費級人工智能設備生產商,已獲得5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在去年6月的蘋果WWDC大會上,蘋果CEO庫克親自展示瞭該公司第一款產品——智能玩具車Anki Drive,它不僅支持iPhone遙控,還能在特質的跑道上自動掃描周圍環境並規劃路線,做出各種動作。

以下是這場沙龍的對話節選:

為什麼選擇圍繞蘋果生態鏈開發自己的產品?

Tom Gerhardt:當我第一天使用蘋果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個產品符合我們的口味,符合一個設計公司的口味,所以我們願意為這樣的產品設計配件,設計出我們希 望設計的東西。另一方面,對於一個附件公司來說,蘋果的產品線與三星等Android廠商相比,要簡單得多,因為它每年隻發佈幾款產品,有固定的產品周 期,因此我們選擇在很長時間內更接近蘋果。如果Android的生態更簡單一些,我們也許會做一些事情,但現在還很困難。

Craig Dalton:蘋果建立瞭一個很好的產品社區。我們也嘗試瞭為一些其他的平板提供支持,我們發現盡管它們都是好產品,但他們背後沒有很好的社區,因此蘋果市場依舊是DODOcase最主要的方向。我們在社交網絡上總是保持著很透明,告訴大傢我們是如何做東西;我們的用戶也很樂於分享我們的產品;因為如果人們買瞭iPad,他很可能會上Facebook和Twitter,當他們將iPad放進DODOcase的時候,他們就很可能會去分享。

Mark Palatucci:蘋果很早就開始支持BLE(低功耗藍牙)技術,它讓人們真正能在物聯網方面做一些事情,是個很重要的技術,而第一款支持它的手機就是2011年秋天發佈的iPhone 4S。我們開始開發Anki Drive的時候,曾打算開發自己的無線協議,因為我們需要復雜的連接,比如需要用一臺手機同時控制四臺車,可能還會與其他設備相連;但當時沒有合適的技術,WiFi功耗太大,標準藍牙的用戶體驗也不太好,每個人都需要去配對,也許85%的時間是能正常工作的,但有時候連接會失效。人們需要更穩定的藍牙,整個產業也需要低功耗的、更廉價的無線協議。當我們看到BLE的時候,我們意識到它可以給我們的產品提供合適的體驗,而蘋果在這件事情上領先瞭其他廠商大約兩年。

你們都有一個不錯的開始,那麼接下來你們是怎麼做的?

Tom Gerhardt:(成為Kickstarter上的明星產品)其實有點意外。我們最初隻是做我們喜歡的東西,幫助喜歡它的人,這就是我們的初衷。(Kickstarter上眾籌成功之後)我們聽瞭很多建議,關於怎麼保持下去。我們將生產外包,並采用電商銷售,這讓我們可以更專註產品設計。之後我們有瞭第二個創意,就是那個適用於觸屏設備的手寫筆,叫Cosmonaut,於是在Glif問世之後的六個月,我們又發起瞭一次Kickstarter眾籌。我們也猶豫過是繼續專註於改進Glif還是拓展我們的產品線,最終我們決定繼續做我們想做的東西,然後期待有一天能成為大公司。

Craig Dalton:我們最初沒有打算把DODOcase作為一個全職工作,我的合夥人最初是想做一傢產品設計和營銷公司,沒有打算做其他的事情,沒想過會做DODOcase這樣的東西。但DODOcase這款產品以手工制作為特色,我們逐漸發現很多東西都需要我們自己來做,於是我們把越來越多的業務放到自己的公司,在公司建立12個月之,後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們自己做瞭。這個過程讓我們很吃驚,我們需要像工匠一樣的去做產品,同時我們也有一半精力用來關註消費市場、社交媒體、電子商務等。像我們這樣在完全舊金山生產,並面向海外銷售,這並不多見。

Mark Palatucci:去年我們在美國和加拿大發佈瞭我們的產品,這讓我們的員工開始瞭解供應鏈變化是多麼的復雜。而在更廣的層面上,我們的公司則是希望推動面向消費市場的機器人技術的發展,而我們也相信這是繼續做我們的工作的很好時機。在開發Anki Drive的過程中,我們研發瞭很多技術去解決當前機器人領域和人工智能領域面臨的挑戰。我們相信接下來我們的產品可以接觸到更廣大的市場。

新產品上市之後會收到很多用戶反饋,你們怎麼處理這些反饋?

Tom Gerhardt:我們在開發產品的時候,通常會讓它們能夠很清晰地告訴用戶它的作用;但有的用戶還是會遇到問題,有些是我們沒有考慮到的。我們的做法是回復所有的客服郵件和Twitter上的提問,這讓我們與用戶走的更近,瞭解當前正在發生什麼,消費者想要什麼。當然也有很多事情是我們無法解決的。

Mark Palatucci:我會去閱讀蘋果官網和亞馬遜上每一條關於我們產品的評價;我們也有專門的客服部門處理客服電話、郵件和Twitter上的反饋,我也會經常參與到其中。當你不斷地聽到這樣的聲音,你就會瞭解怎麼樣更好地打磨自己的產品;我們會把這些反饋融入我們的產品路線圖之中,包括軟件和硬件的路線圖,然後嘗試盡可能地滿足用戶的那些不脫離實際的需求。尤其是在軟件層面,我們能改進的不隻是你從App Store下載的應用,還有嵌入到玩具汽車裡面的軟件。所以如今用戶們手中的產品和上市之初他們買到的產品已經有很大的不同瞭,即便物理上的硬件沒有改變。

Craig Dalton:我們和他們做瞭一些類似的事情。除此之外,從第一天開始,我們就希望讓消費者打造他們自己喜歡的DODOcase,讓它們選擇模型、材料、顏色。如果有消費者在我們的網站上提出瞭這些需求,我們就會盡可能做根據他們的需求做出定制款的DODOcase。我們已經做瞭7000款定制化的DODOcase,其中隻有39款是重復的。

有很多硬件創業者有不錯的點子,但不知道該如何起步,你們有什麼建議?

Tom Gerhardt:起步確實很困難,重要的是保持開放的心態去學習,去提問題,這也是我們做的事情。我們也沒有做到完美,但開始做事就成功一半瞭。你既可以找一幫人,在幾年之內去創造一傢大公司,做機器人;也可以保持小公司的狀態,做一些看上去很細微的事情。所以當你有瞭想法就去把它做出來吧。你知道軟件已經統治瞭15到20年瞭,但如今是硬件的時代,這是一件很激動人心的時間點。

Craig:對於創業者來說,這是一個偉大的時代,尤其是對於那些做產品的人來說,因為工具和消費者已經在那裡瞭,也有很簡單的電子商務平臺供你銷售產品,你不需要去考慮那些東西的細節,你所需要的東西都有瞭,你在起步時可以專註於設計和制造,其他的東西你可以稍後再去考慮。實際上,我們也是度過瞭最初最困難的階段之後才開始考慮怎樣把 營銷和銷售做得更好的。

Mark Palatucci:我認為在你開始做事之前,盡可能多的去向他人尋求建議是非常重要的,尤其當你想做的是一件困難的、要耗費很多時間的事情。我們很幸運,有很多同事、朋友、顧問給我們提出建議,讓我們避免犯關鍵的錯誤。對於軟件來說,如果你犯瞭錯誤,你可以推送更新,兩秒鐘就搞定瞭。而當你做硬件,計劃18個月完成,產品上會有數千個部件,你沒有時間去修改錯誤,沒有很多機會犯錯。我想硬件比軟件更難一點,所以你需要去尋找更多的建議幫你避免犯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