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人從喬佈斯那裡真正應該學的5條教義


近日咨詢公司Bauer Group總監Rod Bauer在知名科技博客VB上發佈文章,他認為矽谷的創業者們不應該把崇拜喬佈斯簡單的放在嘴上,而是從他身上學到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文章如下:

滿矽谷的人都說自己崇拜喬佈斯,但是說到真正的學習和效仿還差的遠呢。無論是黑客組織、科技公司還是投資基金,人們都不斷的表達自己對喬佈斯的認同,認為他是最為高效的CEO、最好的創新者、最能激勵人心的領導人、最冷酷的談判高手等等,是整個矽谷對於未來科技發展方向最有願景和方向感的人。雖然有時候有些不近人情,有些咄咄逼人,但是比起他偉大的成就,那真的不算什麼。

我本人第一次見到喬佈斯是在一次Reed大學的人文專業的研究會上,我們討論瞭歐洲藝術的話題,但是喬佈斯表示我的觀點簡直不值一文,當時隻有17歲的喬佈斯告訴我,如果要想真正的瞭解藝術,就要走出去,那時的他一頭亂發,樣子就像剛剛睡醒一樣。他認為我思維保守,拒絕突破。

而這種想法後來發展成為蘋果的產品信條,並在1984年在推出Macintosh的時候,一起發出瞭“獻給瘋狂的人”的廣告語。對於喬佈斯的成功和認同,其實嘴上隨便說說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喬佈斯身上有很多寶貴的教義,都被矽谷的人忽略瞭。

第一課 創造偉大的產品需要耐心

喬佈斯以對產品苛刻的要求而出名,產品設計師往往要因為他的不滿,將原有的設計打倒,從新來過。這種成本對於蘋果來說也是很大的,但是這也是蘋果成功的原因。比如微軟比蘋果更早的設計出平板電腦的軟件和硬件,但是iPad成為瞭平板的主流。還比如很多其他的公司都會比蘋果更早的發佈同類產品,但是用戶總是鐘愛蘋果的解決方案。

現在的公司發佈產品的時候太過輕易瞭,創業者都很輕易的把產品放出去,讓市場自己檢驗。但是喬佈斯總是在內部精益求精的要求。這種做法需要很多的時間,這是很多公司都無法做到的。另外喬佈斯的這種耐性透露瞭巨大的自信和對未來的願景。

第二課 大思維

不知道面對現如今大量的各種重復出現的移動應用,喬佈斯會如何想呢?Elon Musk有個習慣每天的早餐之前要想出三個偉大的想法,這種習慣說起來容易,但是沒有幾個人能堅持做到,尤其是隻要有投資人投點錢,就能跑到矽谷創業的年代。喬佈斯習慣於大思維,過於狹小的思維不屬於他。

第三課 專註於你的強項

很多人都欽佩喬佈斯1997年重返蘋果,通過重新設置方向讓蘋果重獲新生的故事。在離開蘋果的那段時間,喬佈斯其實意識到很多事情。當他重回蘋果的時候,認定蘋果要做自己擅長的事情。這需要對自己以及自己的公司清楚的認識,包括優勢和不足。但是現在還是有很多的公司將資源和精力浪費在很多非優勢的方向上。這些人應該看看喬佈斯1997年的故事。

第四課 不同的思考

矽谷人對於利益的追求堪比早年的大淘金時代。開個玩笑的說,在矽谷的街頭隨便扔出一個U盤,都能砸中這樣一個人。這些人極力勸你學習一些技術,想要給你建議等等。但是在喬佈斯看來,完全的聽從他人是走向平庸的路子。如果你不能有不同的思維,你又如何脫穎而出呢?

第五課 隻有技術是不夠的

有一點矽谷裡的很多人都比不上喬佈斯,他隻是一個大學輟學生,但是崇尚學習和文化,並將他自己在音樂、書法、設計和建築上的知識用到瞭蘋果的產品上。

現在有一種趨勢,在矽谷都鼓勵年輕的程序員和創業者,早早的從大學裡跑出來,放棄高等教育,這樣他們就可以完全的專註到寫代碼上,並學習如何創建一傢公司。對於這些每天在電腦面前一坐就是20個小時的人來說,莎士比亞、貝多芬和莫奈都沒有任何意義。很多人都認為蘋果的產品設計很美,不光是因為好用,而是在設計和概念上追求卓越。雖然並不是每個產品都能做到這一點,但是這種想法體現人傢的追求。

就像喬佈斯在2011年發佈iPad2時所說的“對於蘋果來說,技術本身是絕對不夠的,隻有把技術和美學結合,和人文情懷結合,才能設計出讓人心動的產品”。

總之如果喬佈斯如今還活著,看到現在的矽谷人,估計他會氣得想踢屁股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