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遊戲私有化迷途 老“戲骨”何以被搶食

原本已接近尾聲的盛大遊戲私有化日前再起變數,與投資機構的糾紛,股東的內鬥對決,將這傢老牌遊戲公司的回歸演繹得更加戲劇化。

9

盛大遊戲曾於2015年11月18日晚間發佈消息稱,當天召開的股東大會,最終投票通過私有化協議。預計將在當月最終完成私有化交易,屆時盛大遊戲的股票將從納斯達克退市。當外界幾乎認為歷時兩年的盛大遊戲私有化終將落幕,盛大遊戲卻迎來瞭新一輪內鬥高潮。

繼相關投資機構在三地法院起訴寧夏中銀絨業國際集團(下稱“中絨集團”),曝出盛大遊戲私有化份額被侵占糾紛,12月29日盛大遊戲私有化財團Capitalhold Limited(下稱“凱德集團”)在銀川召開股東會被香港高院的禁制令緊急叫停。盛大遊戲的前兩大股東,中銀絨業和世紀華通對盛大遊戲的爭奪浮出水面。

跌宕起伏的內鬥,顯然讓盛大遊戲的回歸A股之路再添變數。據接近盛大遊戲的資本人士透露,在此之前,盛大私有化也曾一度因為資金問題陷入僵局。但以目前業內對於遊戲公司回歸的熱炒,以及巨人借殼回歸的高估值帶動效應,身為老牌遊戲公司,盛大遊戲很容易成為哄搶對象。“快走到最後一步,誰都不想輕易撒手。”

誰動“手腳”

上海顥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訴中絨集團及其法定代表人馬生明一案,揭開瞭盛大遊戲私有化亂象的一角。

盡管中絨集團方面申請終止瞭原定於2015年12月28日召開的民事庭審,但據之前投資人向媒體曝光的起訴狀陳述:與中絨集團簽訂協議,通過作為LP加入合夥企業的方式出資參與由中絨集團牽頭的盛大遊戲私有化交易。但在私有化成功後,中絨集團單方面下調、退還、甚至拒絕投資人的出資份額,將本該屬於投資人的利益拱手讓與他人。統計相關七份起訴狀披露信息,投資人在盛大私有化中原本擁有共計21.45億元的份額。經中絨集團“調整”後,僅剩4.78億元。

身為盛大遊戲目前的第一大股東,中絨集團深陷一系列風波之中。中銀絨業發佈公告稱,確已收到上海顥德和寧夏曉光的訴訟。30日發佈公告,承認銀川市公安局對中絨集團實際控制人馬生國涉嫌合同詐騙立案偵查。但頗為戲劇性的是,12月29日,銀川市副市長、中銀絨業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郭柏春在銀川會見瞭盛大遊戲董事長張鎣鋒,被傳遭寧夏警方刑事立案的中絨國際董事長馬生明、實際控制人馬生國也參加瞭本次會面。

雖然涉嫌合同詐騙立案偵查,馬生國處於協助調查階段,但據《中國經營報》記者從多方側面確認,馬生明、馬生國確實參加瞭當天的會面,盛大遊戲董事長張鎣鋒也在現場。在微妙的事態進展中,上海顥德代理律師接聽記者電話時則以“沒有接到新的授權,不方便講”為由,匆忙掛斷電話。

在資本人士看來,以目前在A股上市的遊戲公司來看,盛大算是擁有老牌聲譽的遊戲公司,在當年網遊黃金年代,如日中天的盛大曾經一度占據網遊行業的頭把交椅,即使之後先後被騰訊網易超過,仍然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鎖定網遊第一陣營。

除瞭老牌遊戲公司積累下的業內資源,陳天橋時代實行多面擴張,以及當年盛大文學、盛大遊戲在IP資源有一定積累,在如今熱炒IP的情勢下,IP是否有足夠大的用戶群覆蓋,影響力是不是足夠深遠,同時,品牌知名度是不是足夠高,是否有足夠好的商業化空間,都成為考量遊戲公司的新標準。

而私有化借道回歸,被認為可能是老牌遊戲萌發第二春的契機。日前巨人網絡借殼世紀遊輪回歸A股的關鍵時刻,退休近三年的史玉柱再度出山,表面上看是重回管理一線,實則對於資本市場註入強心劑的用意更深。

當年長期處於第二陣營的巨人網絡借用回歸上演估值暴漲,盛大背後的資本力量顯然也想利用回歸A股大做文章。

爭奪“盛大”

表面上看,是一系列紛繁蕪雜的連鎖訴訟與糾紛,回到事情本質,則是對盛大遊戲股份與回歸A股可預期利益的爭奪。

中概股私有化的浪潮中,很難再有第二傢,像盛大遊戲這般跌宕起伏。歷經的兩年,6次私有化財團變更。據接近盛大遊戲的人士透露,過去的一年多,盛大遊戲私有化進程頻繁生變又久拖未決,市場曾多有質疑其私有化成功率的聲音,私有化亦一度遭遇資金壓力。“但最終私有化估值偏低,極有可能為後續的資本運作鋪路。”

身為盛大遊戲的大股東,中絨集團和世紀華通矛盾升級更充分地說明這一點。2015年12月29日股東大會,世紀華通搬出香港高院急發“禁制令”叫停,被外界普遍認為是以往被踢的行動。當天的主要議案為一項臨時提議的合並計劃,即由新設立的Ningxia Parent Limited、Ningxia Merger SubLimited與凱德集團進行合並。上海礫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世紀華通一致行動人)對外表示,合並計劃相當於將盛大遊戲資產變相轉移給中絨集團新設立的空殼公司Ningxia Parent Limited。

據中銀絨業公告顯示,盛大遊戲私有化財團共有9個持股平臺,中絨集團實際控制其中四個平臺,累計持有盛大遊戲221,275,697股,占盛大遊戲股份總數的41.19%,占盛大遊戲表決權總數的46.66%。而世紀華通方面,華通控股、礫遊投資及東方證券共同設立的礫天投資、礫華投資、礫海投資,組成瞭“礫系基金”,通過出資63.9億元收購華盛BVI、通盛BVI、上海海勝通投資有限公司三傢公司100%股權,讓世紀華通間接持有盛大遊戲43%的股權。但世紀華通所持有的股份投票權卻偏低,僅有略超16%的投票權。這也是世紀華通被懷疑可能被排擠出局的重要原因。

而據相關人士透露,中絨集團和世紀華通爭奪盛大的矛盾實則由來已久,雙方都表現出相當的排他性。之前亦曾有消息傳出,私有化之後的盛大遊戲極有可能與國內一傢知名手遊公司整合,重歸A股市場。中國手遊一度被認為是最有可能與盛大遊戲完成整合的手遊公司,主營業務為汽車配件的世紀華通被認為是背後的動因。據世紀華通之前公開發佈的消息顯示,擬通過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等方式收購中國手遊100%股權,而另一傢積極參與私有化的公司正是盛大遊戲。

當記者針對股東之間的激烈內鬥向盛大遊戲求證,盛大遊戲則體現出獨善其身的意味。其官方回復稱,作為經營實體,盛大遊戲會將更多的精力投註在產品上。

即使如此,爭奪盛大的高潮顯然還未到來。易觀智庫高級分析師薛永峰認為,“A股缺乏大體量的遊戲公司,盛大遊戲憑借長期積累的IP、業內資源或許有不錯的機會。”而前有2014年遊族借殼梅花傘,後有2015年巨人借殼世紀遊輪連續20個交易日漲停的刺激效應,資本還會更瘋狂。

資料

盛大遊戲私有化最早於2014年年初啟動,至2015年11月19日正式宣佈通過私有化協議,歷時幾近兩年。

盛大遊戲私有化進程頗為曲折,買方財團發生瞭5次股權變更,背後利益糾葛尤為復雜。

2014年1月27日以盛大集團、春華資本為首的財團向盛大遊戲提出非約束性私有化方案。

同年4月,完美世界加入私有化交易,並用現金1億元收購瞭部分盛大遊戲股份。同時加入交易的還有 FV Investment Holdings、 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

同年9月,私有化方案迎來第二次變更。春華資本、完美世界、 FV Investment Holdings 和 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 四方從買方財團中退出,取而代之的是東方證券、海通證券和寧夏中銀絨業三方的加入。

同年11月,盛大集團將所持有的盛大遊戲股份全部出售給寧夏中銀絨業和億利盛達控股。

而後的12月,寧夏億利達以及寧夏中銀絨業同意組成新財團,對盛大遊戲進行私有化。

2015年3月東方證券、海通證券又突然宣佈重新入局。

2015年6月30日,世紀華通宣佈華通控股、上海礫遊及“東方資本”共同作為普通合夥人分別發起設立“礫天投資”“礫華投資”“礫海投資”,合稱“礫系基金”,將間接收購持有盛大遊戲43%的股權。

2015年11月,盛大遊戲私有化協議終於在兩年的輾轉反復中塵埃落定。

from:中國經營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