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文學內憂外患 唯有“賣身”套現才是良策

盛大文學

康斯坦丁/文

曾幾何時,盛大是眾多遊戲玩傢心目中的聖地。憑借《熱血傳奇》的一炮而紅,盛大迅速建立在國內互聯網領域的地位。但十年的時間過去,與愈發牛氣沖天的BAT相比,盛大落寞的讓人不忍直視。遊戲業務由於在股市壓力過大,已經私有化;視頻業務都已經出售完畢;能下金蛋的盛大文學近日也急於套現……

甚至為瞭能賣個好價錢,盛大文學還自導自演瞭一場好戲——先是放出風說被騰訊50億收購,隨後又否認,最後再承認交易進行中……從這場短時間內大起大落的戲碼,可以看到盛大文學的演技有多麼拙劣。而其急於“賣身”套現的背後,自然有著深刻原因。

內憂:盛大文化內耗不斷

作為國內網絡文學的先鋒,盛大文學的發展過程見證瞭網絡文化由荒蕪到繁盛的整個階段。而在這個過程中,盛大文學也從單一的網絡文學模式向“泛文化”模式不斷進化。盛大文學原本想自己搭建宏偉的互聯網文化帝國,以網絡文學為根基,向遊戲、影視及周邊多元化拓展。但限於自身實力不足和盛大整體表現不斷下滑,沒有很好地將自身潛力挖掘出來。甚至還由於利益分配不均,引來內耗不斷。

去年3月份,盛大文學人事就發生大變動。吳文輝團隊出走,隨之離職的還有盛大文學旗下的支柱——起點的部分創始人、部分骨幹編輯和知名作者等20多位核心。羅立還因盛大的舉報而被拘留,更是讓盛大文學內部人心惶惶。盛大文學CEO侯小強也因承受不瞭壓力而辭職,在今年年初還皈依佛門,讓人不甚唏噓。

內耗耗盡瞭盛大文學的精氣神,直接影響到其業績表現。數次沖擊IPO都未能成功,讓陳天橋等高層再也沒有耐心等待。如今盛大被出售,正是瞭瞭高層的心願——將這燙手山芋快點送出去。

外患:競爭對手沖擊霸主地位

從另一方面看,盛大文學在網絡文學領域已經不是一枝獨秀。其競爭對手的實力越來越強大,靠山也越來越硬。BAT之中的百度、騰訊接連出手,不斷沖擊盛大文學的霸主地位。去年6月份,百度推出多酷文學平臺,正式進軍網絡文學業務。隨後在11月,以天價收購91無線後,91熊貓看書成為百度囊中之物。12月,百度又以1.9億收購原完美世界旗下的幻想縱橫,縱橫中文網徹底掛上百度旗號。百度掌控著互聯網入口,輕松地將流量導入到自傢網絡文學陣營中。而且還高薪挖走諸如夢入神機、方想、柳下揮等起點大神,給予盛大文學沉重一擊。

騰訊也毫不示弱,在去年5月30日,創世中文網正式開站,其負責人正是被盛大舉報且被拘留的羅立,簡直是給瞭盛大文學狠狠一記耳光。隨後在9月份,騰訊文學正式亮相。而因競業協議無法在當時露面的吳文輝今年4月份出任騰訊文學CEO。再加上騰訊高薪未來的盛大文學旗下的大神,最終頗具規模。憑借QQ平臺的超強用戶黏性,很多用戶已經轉移到騰訊旗下的網絡文學陣營中。

面對以百度、騰訊為首的競爭對手的步步逼近,盛大文學絲毫沒有辦法應對。連像樣的反擊措施也沒有,隻能眼睜睜的看著精英員工、作者及用戶不斷流失。與之失去的,是盛大文學在網絡文學領域的號召力。

趁還值錢,出售是唯一良策

自身造血功能停滯,外界又有那麼多把刀子捅入,盛大文學這昔日的巨人不斷露出疲態。即使當下還占據大半市場份額,但落魄隻是遲早的事兒。既然霸主地位岌岌可危,還不如趁還值錢的時候賣出去。此次傳出騰訊50億收購盛大文學的消息,極有可能就是盛大自己放出去的——想提高自身價格。

而且就高層來看,已經不再沉下心來發展業務,更多地是以投資主要戰略方向。尤其是在最近幾年,盛大一直是有意識地套現,不斷出售旗下業務,或讓渡控制權。甚至可以說,變現已經成為盛大高層當下最大的需求,其他實業及市場等都無關緊要。在這樣的理念下,盛大文化急於“賣身”套現也就不足為奇瞭。

From 鈦媒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