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主業沒落跌落神壇 陳天橋轉型失敗

從1999年創立盛大,到2004年登陸納斯達克完美逆襲,陳天橋用瞭5年。2012年盛大網絡退市前的7年時間裡,陳天橋無時無刻不在對這個母體進行改造。

從盛大盒子、盛大文學到糖果社區、酷六網,彼時中國首富陳天橋的每一次開疆破土都顯得志在必得,但無一例外也都抑鬱而終。
3

2009年,盛大子公司盛大遊戲登陸納斯達克。6年後,盛大遊戲同樣走向瞭私有化的結局。縱觀盛大遊戲在資本市場的表現,業內最常用的一句概括是“成也傳奇,敗也傳奇”。

當年,靠著獨傢代理韓國網遊《傳奇》,盛大完成爆發;也正是憑借著這款遊戲超乎尋常的吸金能力,盛大遊戲得以邁入資本市場。

時過境遷,隨著 手遊 的崛起,網遊的沒落在所難免。此外,還有說法認為,除瞭《傳奇》,盛大遊戲一直都未能補強技術板塊打造出具備業務支撐實力的遊戲。

1

另外,內部管理上,盛大系的一些理念也被廣泛詬病。“外來和尚會念經,自己的和尚卻隻能出走。”曾有員工離職後這樣評價,公司內部管理不暢,致使人心不穩;轉型策略都是淺嘗輒止,不能形成持續性產業,大量優質資源被浪費。

確實,高管離職潮也一直困擾著盛大。李瑜、譚群釗張向東、陳芳、凌海 等都選擇瞭從盛大轉身而去。

主業沒落、轉型無效、人事動蕩等多重因素疊加,導致曾經的王者盛大一步步跌下神壇。

2015年半年報是盛大遊戲發佈的最後一份財報。財務數據顯示,上半年凈營收14.464億元,較去年同期下滑26.1%;凈利潤為人民幣3.266億元,同比下滑50.5%。

或許,相比“市值被低估”的私有化原因,這才是最殘酷的事實。

然而私有化後,在借殼上市的路上,盛大遊戲走的也很跌宕。

在資本盛宴沒有正式開席前,各相關方的角力大戲已經開始,還大有愈演愈烈之勢。私有化財團成員多次變更、利益分配不均後中絨被一眾小夥伴集體告上法庭、中絨控制人傳被調查,因投票權問題,私有化出資方之一的世紀華通(23.92, -2.66, -10.01%)搬出香港高院禁令救局。

盛大遊戲是否能夠再度逆襲,《傳奇》之後陳天橋是否能夠打造新的奇跡,控制權拉鋸戰何時方休,最終又是誰能順利接過盛大遊戲的盤子,太多的問題等著盛大、中絨和世紀華通來回答。

中銀絨業董秘辦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不太方便回答類似問題”;世紀華通董秘辦相關工作人員的答復也如出一轍,“真不方便回答”。記者還嘗試聯系盛大方面,對方電話無法接通。

前首富陳天橋的傳奇

一款角色扮演的熱血網遊《傳奇》成就瞭盛大,也成就瞭陳天橋。

關於陳天橋的發傢史,曾經流傳過不少段子。最為知名的是,陳天橋如何用市場預期、流量端口和少量資金一舉拿下當時韓國熱門遊戲《傳奇》代理權的故事。

從盛大的發展軌跡來看,不管傳說的真實性如何,《傳奇》都幫助創業的陳天橋快速崛起,並完成瞭財富的原始積累。

公開資料顯示,1999年11月,盛大成立,推出中國領先概念的圖形化網絡虛擬社區遊戲“網絡歸谷”。2001年9月,盛大開啟大型網絡遊戲《傳奇》公開測試序幕;同年11月,《傳奇》正式上市,並迅速登上各軟件銷售排行榜首。

到瞭2003年,盛大便和韓國公司Actoz因遊戲《傳奇》產生瞭諸多分歧。先是Actoz稱,盛大拖延支付分成費,決定終止《傳奇》授權;隨後,盛大反擊,“Actoz泄露服務器程序,給盛大帶來巨大損失”。

同年2月17日,盛大發佈瞭自主研發的網遊《新傳奇》。而Actoz則認為,《新傳奇》是對《傳奇》的抄襲;如確定是盜版,將起訴盛大。

在接近一年的口水仗之後,2004年底,盛大突然宣佈以9170萬美元現金收購Actoz約29%的控股權。二者冰釋前嫌,化敵為友,也為盛大業績飆升營造瞭相對溫馨的環境。

而也就是在這一年,盛大網絡成功登上瞭納斯達克的舞臺。2005年,年僅31歲的陳天橋以150億的身價躋身中國首富之列。史上最年輕的央視年度經濟人物、中國互聯網產業的先驅者等稱號,也都隻是陳天橋財富傳奇背後不值一提的註腳。

陳天橋轉型大敗局?

財富積累完成後,陳天橋利用資本的杠桿對盛大進行著手術,試圖利用板塊的互補相應,把盛大網絡打造成一個產業鏈閉環。行業裡追捧多年的娛樂迪斯尼戰略,就這樣橫空出世。

陳天橋理想中的盛大系由遊戲開發、遊戲運營、原創文學、視頻分享、影視制作、遊戲主題旅遊、版權分銷、無線分銷等遊戲相關業務構成。

不過,在每一個環節的打造上,“低調而囂張”的陳天橋仿佛都“十分不幸”。

2005年,陳天橋提出瞭虛擬播控平臺概念的“盒子計劃”,籌劃將盛大打造成互動娛樂帝國。回顧這幾年的盒子市場,不得不說,陳天橋確實才華異稟。

為瞭充實盒子的內容,盛大開始奔走於市場,和各大內容方、軟硬件方頻頻 接觸 。不過,在花掉4.5億美金之後,2006年4月,國傢廣電總局“叫停各地方電視臺的交互式網絡電視業務”的禁令徹底澆滅瞭陳天橋的欲火。

2008年,陳天橋又盯上瞭文學版塊。當年,盛大文學成立。在對起點中文網、榕樹下、紅袖添香等平臺收購後,盛大文學亦手握行業優質資源,實力不容小覷。

不過,盛大文學並沒有走出盛大轉型敗局的夢魘。在歷經高管離職、知名作傢出走和核心編輯出走,4度嘗試IPO告敗後,盛大文學也漸漸褪去瞭明星的光環,最終被騰訊收購。

從盛大盒子到盛大文學,這種殊途同歸的軌跡幾乎成瞭盛大系轉型的宿命。因此,有人用“英雄未倒,但已遲暮”來形容曾經撒豆成兵的盛大掌門陳天橋。

奄奄一息的酷六網

在陳天橋的泛娛樂戰略中,視頻網站也理所當然的成為瞭不可或缺的一環。

2009年6月,盛大花瞭4620萬美元收購華友世紀51%股份,成為其控股股東。四個月後,通過一系列資本運作後,華友世紀收購瞭酷六網,使得酷六成為其全資子公司。

2010年8月17日,華友世紀正式發佈公告稱,上市公司更名為酷六傳媒。陳天橋辭去董事會主席一職,公司現任獨立董事和審計委員會主席吳征擔任公司董事長,酷六網創始人李善友擔任公司首席執行官。

酷六網通過借殼的方式成為美國資本市場第一支視頻概念股。當時,有媒體曾估算,在收購酷六網的過程中,盛大大約花費瞭4400萬美元。

2011年3月14日,酷六網創始人李善友的離職,宣告著盛大和酷六蜜月的終結。兩個月後,傳言稱盛大裁去酷六網約20%員工。有媒體在報道中把這毫不客氣的稱為“血洗”。
2

還有聲音認為,盛大無法忍受酷六燒錢、虧損不斷擴大的狀況,繼而選擇轉型成為成本投入較低的視頻資訊網站。從此,酷六和視頻第一梯隊漸行漸遠。

優酷,2006年6月份成立,到2010年年底在紐交所上市時,其市值達到約30億美金。土豆,2005年4月份成立,2011年8月掛牌納斯達克,當時其市值約在7億美金左右。

有媒體曾把優酷和酷六的2010年四季報和年報的數據進行過對比。優酷Q4凈營收為2310萬美元,同比增長183%,凈虧損額仍達到570萬美元;酷六Q4凈收入為680萬美元,2010全年凈收入為1660萬美元,但全年虧損高達5150萬美元。

優酷Q4凈收入為酷6的3.4倍、全年凈收入為酷6的3.5倍;而市值方面,優酷的42.8億美元超酷六高達31倍。

2012年8月,優酷和土豆合並後,無論是業績還是市值,酷六都被甩出老遠。

到瞭2015年8月,酷六因超過30個交易日股價不超過1美元,收到納斯達克發出的通知函。此時,酷六已面臨退市風險。

為何又一個曾經的金字招牌在盛大手中褪色,有市場人士曾分析,“當時盛大並沒想花大價錢買一線的視頻公司;在入主酷六後,一系列的內部手術也不成功。另外,視頻本身就是個燒錢的行業,對資金的持續性投入要求很高,多年扭虧無望之後,盛大失去瞭信心,酷六也就間接的成瞭轉型的犧牲品”。

截至昨日,酷六傳媒股價約為0.70美元,其市值也僅有3481萬美元。如此境地,再談起當年視頻類中概第一股,陳天橋不知會作何感想?

傳奇不再盛大遊戲退市

不可否認,不管是盛大網絡轉型佈局還是盛大遊戲彼時的呼風喚雨,遊戲板塊是始終是盛大業務的主要資金來源。

2011年三季度,盛大網絡退市前最後一份財報數據顯示,當季凈收入17.731億元人民幣,其中盛大遊戲的收入為13.528億元人民幣,盛大在線的收入為3.441億元人民幣,包括酷6傳媒、文學業務、社交網絡和其他業務在內的其他收入為4.39億元人民幣。

盛大遊戲板塊收入在盛大整體業務中將近8成的比例,也證明瞭這一點。

不過,隨著行業格局和遊戲市場的 風雲 變幻,盛大遊戲也頹勢漸顯。

2013年三季度,盛大遊戲凈營業收入為11.25億,同比增長3.3%;第三季度凈利潤為3.99億元人民幣,上季度為4.86億元人民幣,去年同期為4.05億元人民幣,同比環比雙項數據均下滑。

2013年四季度,盛大遊戲凈營業收入為10.29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8.5%;歸屬股東的凈利潤為3.35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6.2%。

也正是在2014年初,盛大遊戲也提出瞭私有化。

2014年一季度,盛大遊戲凈營收為9.92億元,凈利潤為3.06億,兩項數據繼續下滑。

2015年半年報數據顯示,上半年,盛大遊戲凈營收為人民幣14.464億元,與上年同期的人民幣19.565億元同比下滑26.1%。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為人民幣3.266億,與上年同期的人民幣6.601億元相比下滑50.5%。

為何盛大遊戲會業績如此低迷?行業普遍認為,《傳奇》系列給盛大業績帶來瞭巨大盈利同時,盛大轉型失敗也“燒瞭不少錢”;原有的拳頭產品已經過氣,而新的業務核心還不成氣候;這時候私有化,回A股借殼上市,公司依然能賣個好價錢。

私有化財團成員屢變更

盛大遊戲私有化的故事,其精彩程度和陳天橋創業的故事相比,毫不遜色。

2014年年初,盛大遊戲提出私有化的想法後,引來瞭資本的瘋搶。而其私有化財團變更次數,截至目前,已經創下瞭中概股私有化的記錄。

2014年1月,以盛大集團、春華資本為首的財團向盛大遊戲提出非約束性私有化方案,擬以每股美國存托股6.9美元的價格完成盛大遊戲的私有化。三個月後, 完美世界 加入私有化交易,並用現金1億元收購瞭部分盛大遊戲股份。攜裹而入的還有 FV Investment Holdings、 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此時,私有化財團已擴張至5傢企業。

同年9月,財團中除盛大集團外的4位夥伴均退出交易,取而代之的是東方證券(17.900, -0.81, -4.33%)、海通證券(12.390, -0.58, -4.47%)和中銀絨業。

2014年11月,盛大將所持有的盛大遊戲股份全部出售給寧夏中銀絨業和億利盛達控股。其中億利盛達的唯一股東,就是張鎣鋒和寧夏中銀絨業所擁有的公司寧夏億利達(12.10, -0.75, -5.84%)。自此盛大不再持有盛大遊戲的股份,退出瞭盛大遊戲私有化。一個月後,寧夏億利達以及寧夏中銀絨業同意組成新財團,對盛大遊戲進行私有化。2015年3月東方證券、海通證券又突然宣佈重新入局。

在2015年6月底,上市公司世紀華通也宣佈,控股股東華通控股已聯合大股東旗下子公司及 上海 東方證券資本投資有限公司設立礫天投資、礫華投資、礫海投資三傢礫系基金,礫系基金將出資63.9億元收購盛大遊戲43%股權。

而世紀華通獲取的這43%的股權,則是全部來自東方證券和海通證券方面。

合夥方“群毆”中銀絨業

2015年11月18日,盛大遊戲在香港舉行股東大會通過最終的私有化退市議案。根據該議案,以中絨集團為首的私有化財團合計持有盛大遊戲75.65%股權(代表90.72%的表決權),社會公眾股東持有剩餘24.35%股權(代表9.28%的投票權)。

針對社會公眾股,中絨集團控制的寧夏中絨傳奇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寧夏絲路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收購社會公眾持有的18.26%的A類股權,另外6.09%的A類社會公眾股權由寧夏正駿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收購。

這也僅僅是鬧劇的開端。

由於7名私有化財團合夥人認為中絨集團無故消減其出資份額,將21.45億元出資份額被調整到僅剩4.78億元,遂將中絨集團(亦是中銀絨業控股股東)和馬生明告上法庭。這7名合夥人——三傢投資機構及四位自然人分別在上海浦東新區法院、銀川中院、寧夏高院三院同時起訴中絨集團。

不過,原定於12月28日開庭的案件卻突然延期。而關於延期的理由,原告代理律師和浦東新區法院均表示接到寧夏警方方面的通知書,稱被告方馬生國、馬生明因合同詐騙而被刑事拘留,基於“刑事案件大於民事訴訟的規定,案件將延期審理”。

更為蹊蹺的是,12月29日,銀川市副市長、中銀絨業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郭柏春在銀川會見瞭盛大遊戲董事長張鎣鋒。而此前被傳被傳遭寧夏警方刑事立案的中絨國際董事長馬生明、實際控制人馬生國也在會議上露面。

關於被合夥人告上法庭一事,中絨集團的態度是,“盛大遊戲從美國納斯達克已退市,標志著盛大遊戲私有化已經順利完成且不可逆轉,上述糾紛已不能實質影響盛大遊戲的私有化。”

世紀華通搬港高院救局

雖然中絨方面信心十足,但市場的觀點都相對悲觀。有分析認為,“合夥方內耗,很有可能會進一步放緩盛大遊戲的借殼步伐,也不排除借殼流產的情況。”

果然,股權紛爭一事繼續快速發酵。

有媒體報道稱,去年12月29日,盛大遊戲召開股東大會,盛大遊戲母公司準備以現金方式收購當前盛大遊戲發行在外的股份。即部分股東所持股票不在回購之列。這些不在回購名單之外的股東包括中絨集團實際控制其中四個平臺、億利盛達等6傢。如果收購成功,曾經的大股東世紀華通將會出局。

為瞭保住自己的利益,世紀華通通過關聯公司上海礫遊向中絨集團發出律師函,稱香港高等法院已於2015年12月26日緊急頒下禁制令。

禁令材料顯示,香港高等法院禁止中絨集團致使或容許中絨聖達投資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及/或中絨投資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在未經東方弘泰(香港)有限公司、東方弘智(香港)有限公司及浩鼎國際有限公司的書面同意下,授權、批準或接納日期為2015年12月20日Capitalhold Limited所訂立的合並協議及計劃書,或致使/容許該公司授權、批準或接納合並協議。

因為盛大遊戲部分資產在香港,所以其也必須接受該項禁令。公開資料還顯示,材料指出,若違反這一條例,可能會被判處監禁或罰款,財產也可能被充公。

而目前,中絨、7個被告、世紀華通三方都沒有任何讓步的意思。財團內部 三國殺 背後,盛大遊戲一步之遙的借殼也再次變得遙遙無期。

一位行業人士告訴記者,“看看中概股私有化借殼的案例,哪個不是股價狂漲。作為當時私有化的出資方,顯然,沒有人願意錯過這場資本盛宴。”

from:中國經濟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