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滔談創業:成立中影遊定位高概念影遊

Gamelook報道/6月12日下午,上海電影節期間,闊別遊戲業一年多的前暢遊CEO王滔和動畫電影《大聖歸來》出品人路偉在上海舉辦小型私人聚會,現場表示將成立娛樂科技公司中影遊,王滔將擔任中影遊董事長、首席產品官,通過高概念影遊持續打造系列超級IP,並披露中影遊估值15億已完成創始輪1億元的融資,而A輪融資也將啟動。同時,路偉會在電影節期間舉辦“電影金融之夜”,將邀請“一幫好朋友”和他一起公佈“三部好電影、三傢好公司”。

2

在王滔、路偉眼中,區別於傳統的影遊聯動,“高概念影遊”具備“高投入、高技術、高融合”的特點,具有震撼的視覺形象吸引力、充分的市場商機、簡單扼要的情節主軸以及可以根據核心用戶群成長持續更新的世界觀架構。每一部作品的影視遊戲屬於同一傢公司,並會組織業內一流的制作團隊,采用當前業內最領先的技術和設備,大幅提高制作投入以保證高品質的產品輸出,單項目投入預計為行業同類作品的兩倍以上,通過深度融合產生一種新的產品或業務形態,通過頂級的影遊團隊一體化打造IP。

作為國內遊戲業的傳奇人物,多年來王滔很少接受行業媒體的專訪,而在這次聚會上,王滔詳細的談到瞭他20多年的從業歷程,從最早做傲世三國、運營魔劍、開發天龍、鹿鼎記再到這次創業的中影遊,王滔分享瞭他做產品的理念和經驗教訓,強調瞭他做遊戲的初心,和對上善若水、人性的理解。

以下是王滔現場分享實錄(有刪減):

王滔:我是中國最早一批開發遊戲的程序員,隻是不小心轉型成策劃,當時我就是一個典型的帶著理想開發遊戲的人、並一直到現在,從頭到尾遊戲業所有的心酸輝煌我全部經歷過。整個過程如果不是喜歡遊戲是沒有辦法堅持到現在的,我75年的、現在已經40多歲瞭,到現在還想繼續做遊戲。

20年前要做單機遊戲其實所有人都不知道如何開發,也不知道代碼怎麼寫。那個時候沒有互聯網,沒有任何資訊,都需要買書來看,九幾年的時候一本書100多塊錢非常貴。最早我在福州學習開發紅白機的遊戲,覺得水平已沒法提升瞭想到北京中關村去,那時我剛畢業年紀小也沒什麼積蓄,給“前導公司”投簡歷打電話過去,人傢說對不起我們公司正在裁員,被潑瞭一盆涼水。

之後去做傲視三國,最初團隊有三個程序員、三個策劃,但最後程序離職瞭、策劃離職瞭,遊戲變成我一個人寫完程序策劃,當時見瞭很多人來來往往,入職離職入職離職,就像在看中國遊戲業的電影一樣,隻有情懷才能支撐你把遊戲做出來,沒有其他。

記得遊戲開發完,我跟同事一起裝《傲視三國》遊戲的光盤盒子,十個指頭最後都被割的流血,我都不知道,但當時大傢很開心的就在那包盒子。3年的開發終於瞭有這樣一個成果,雖然那個成果跟現在網遊產品比較很小,但當時生存下來就已經很難瞭,因為當時單機遊戲全是盜版。

20年遊戲歷程:研發、創作才是我的DNA

過去的成功、失敗總結

我做開發有20多年瞭,在暢遊CEO這個崗位覺得一直沒有辦法專註在開發上,我自己希望還是搞研發、搞創作,這是我的DNA、基因,我覺得CEO其他人也能做好、但我不太喜歡那個崗位。

我更在意的是直覺、感覺,我過去經常做的一件事是在《天龍八部》的洛陽城的一個更高的屋頂上站著,看著下面玩傢人來人往,我可以一下午站在屋頂上一動不動,我享受我創造瞭一個產品、創造瞭一個世界,讓很多用戶在遊戲中很開心的娛樂,我的成就感來源於這裡,就像一個小孩子玩一個玩具可以玩一下午很開心,是一樣的。當年研究魔獸的時候,曾經連續4個小時就在遊戲中的廣場中按空格鍵原地跳、看人來人往,喝瞭酒、就在那研究社區,如果你不享受那個過程、沒人能堅持。

這麼多年下來我對用戶、對創作有瞭一套自信和感覺,包括成功的、失敗的,也包括運營上的東西。

當年在天人互動運營《魔劍》,這款遊戲非常好,它體現瞭自由的精神,後來把它引進進來,但最終失敗瞭,給瞭我非常深刻的教訓,任何一個產品必須貼合市場的狀況,當前電腦的配置還不夠,但魔劍是一個3D遊戲,而且推行的是自由理念對中國市場感同身受不是太強烈,所以這款遊戲運營失敗瞭,我理解瞭什麼是市場。

開發《天龍八部》的時候因為團隊已經有2個高手瞭,我就不寫代碼瞭,但我看過登陸服務器所有的代碼,為什麼?因為當時運營魔劍的時候登陸服務器老是down機,每次遊戲打的最high、人最多時候魔劍的服務器就down,這也導致後來我對代碼的質量要求很高,雖然當時開發天龍的程序員不多,但我還是抽出一個程序員什麼代碼都不寫、隻檢查遊戲代碼的漏洞把它堵上,就是因為魔劍曾經受到過傷害,可以說中國遊戲產品所遭遇的各種情況我都經歷過。

我的過去受精品大作的影響是比較深的,開發《天龍八部》的過程中,其實我對《魔獸世界》挺有感情,魔獸是2005年上線的,而天龍的開發是2004年年底開始開發的,在整個開發天龍八部的過程中、我同時處於玩《魔獸世界》的過程。當時每天工作非常幸苦,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一有空餘時間就去玩魔獸,但有時候還要排很長時間的隊才能玩,所以以前感覺魔獸的排隊系統很不人性化。

未來的很多事情在我夢中都發生瞭,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我過去或許因為太專註,夢中能看見未來,很神奇。《天龍八部》一些創意、一些設計、包括之後《鹿鼎記》一些不知道怎麼開發代碼怎麼寫的問題,有些就是在夢裡想出來的,還確實能記住,當時我早上起來把程序員、策劃叫過來就說這麼做,我就是這樣一個人,未來在我腦海裡面一幀幀都出來瞭。

開發天龍的那個時代、中國的遊戲開發人才儲備是很少,我們融資也不太夠,當時搜狐投給我2000萬人民幣,但遊戲要開發三年,2000萬很快就用完瞭,而那個時候國內遊戲業很火、人員薪酬蠻高,我們工作室隻有38個人,開發不瞭大作,所以當時隻能把遊戲中最精髓、最打動人心、讓玩傢開心的元素做進去,但是隻做到瞭點、並沒有做到面,所以當年對最初的《天龍八部》遊戲的定義是“重劍無鋒”,沒有一個地方是鋒利的、但每個地方都點到,雖然帶有很多遺憾、但《天龍八部》在商業上是極大的成功。

商業上的成功並不意味著遊戲當時的開發水準是最高的,商業上成功其實有很多其他的因素,比如當時準確抓住瞭免費遊戲的時機,天龍之前2年半開發都是按收費模式在做,但最後半年硬生生改成瞭免費遊戲,這使得商業上取得瞭巨大的成功,然而開發完依然帶著一些遺憾。

後來暢遊開始代理《刀劍》,雖然這是合作公司開發的產品,但是我們買下瞭遊戲的源代碼,我們可以自己改代碼。《刀劍》當時我剛開始帶的時候不到1萬人在線,之後每個星期我花2-3個小時跟研發團隊講我的開發理念,之後團隊把開發好的功能給我來評價、修改,就這樣堅持瞭一年的時間,最後《刀劍》實現瞭12萬在線,每個季度有幾百萬美金的收入,經歷過《刀劍》項目後,我對用自己的理念來指導團隊開發已有瞭深刻的認知和實踐,我發現這種方式是可行的。

上善若水,洞悉人性

商業上要成功,順勢非常重要

接下來暢遊就上市瞭,我們忙於公司的擴張、和事務性的事情,終於我有瞭一個時間點可以回歸開發,就是在《鹿鼎記》做到一半的時候接手瞭這個項目。

在我接手《鹿鼎記》的時候想對遊戲很多方面進行改進已來不及瞭,包括畫面的風格、產品的定位,因此隻能硬著頭皮上。其實整個研發團隊的實力是很強大的、集合瞭公司所有的精英。當時接手的時候鹿鼎記已經開發瞭1年半,之後又開發瞭2年半,這個項目做瞭4年的時間,且我們還是一傢上市公司,那個時代用這麼長時間開發一款產品在國內並不多見,我們頂著很大的壓力在開發,其實遊戲的測試的數據比《天龍八部》好非常多,但是商業上的成果來看,《鹿鼎記》可能才隻有《天龍八部》的1/10。

事後總結,當時《天龍八部》之所以商業成功是因為抓住瞭免費遊戲成功的浪潮,後來《鹿鼎記》發佈的時候則是頁遊興起的時候、而端遊已經在衰退瞭。端遊用戶從最早的單機遊戲轉成網遊用戶,而單機用戶都習慣玩解密類的、或者有些冒險精神,早期的遊戲玩傢對遊戲是有探索需求的,他們希望遊戲的世界觀更大、在裡面可以真實的生活、扮演英雄,所以《魔獸世界》發佈後能成功,但假如《魔獸》放到《鹿鼎記》發佈的時間段來推出呢?也許未必會成功。

《鹿鼎記》發佈的時候整個國內用戶群改變瞭,新一代的玩傢喜歡“短平快”,不喜歡研究遊戲;他們喜歡用錢來砸、在遊戲中做老大就可以瞭,不需要在遊戲中探險、鉆研的精神。那個時代已經過去瞭、接下來是頁遊的時代,而我們在那個最不合適的時候推出瞭《鹿鼎記》,商業上不能取得很大的成功是必然的,這給瞭我很大的經驗教訓。

這兩年來我學瞭很多,特別是這一多年來、我學到的是“上善若水”這4個字。

很多人問我VR,因為我投瞭一個VR遊戲的研發公司,一些朋友也邀請我參加很多VR的峰會,但我都不參加,因為我不會刻意去做推動VR硬件、軟件發展的東西,我隻會順勢。市場在哪裡我就去哪裡做,用戶在哪裡我就跟著用戶走、如影隨形,我認為一個公司在商業上是要成功的,所以順勢是非常重要的。

最近這一年下來,我的心也變得柔軟下來瞭,以前我沒有很多時間去生活、而現在可以跟傢人、跟兄弟朋友在一起、同時去認識更多的兄弟朋友。過去的我就是個工作狂,除瞭睡覺就是在工作,以前沒有時間去旅遊,而現在比如做公益、去非洲,現在都有時間去做,更加懂得人性是什麼。

回過頭去看我過去這麼多年的創作歷程,會發現有很多缺失的地方,而這些缺失會讓我產生一種新的動能。比如我看電影功夫熊貓,感覺電影對道、對人性的理解還不夠深刻,我會想要是夢工廠讓我來修改劇情就好瞭。

我算做遊戲的老一輩瞭,我跟徐波他們這批人都有一個相同的觀點,就是隻要做跟人相關的都能做成,開個酒吧、開個咖啡廳也能開成,因為無論做什麼都要從人性的角度,而做遊戲要更貼切的掌握人性,而且需要掌握最多人的人性、需要掌握用戶群,因為遊戲是商業產品投入的資金很大,必須讓盡可能多的用戶喜歡你的遊戲才行,而做一個咖啡廳、酒吧隻需要小眾的人喜歡就行瞭。

上善若水、更加知道人性是什麼,這兩點是我這一年半時間體會比較深刻、提高很多的地方,所以感覺心中有一種缺憾,希望再做一傢公司把這些彌補瞭。

再度創業:選擇深度打造IP,專註於長期題材

那麼從頭開始,從零開始需要具備什麼樣的因素才能做的更好玩?才能真正實現我心中這些真正的夢想?

首先肯定需要足夠的資金,這是必須的,第二點現在無論是做手遊、端遊、頁遊成功概念是非常低的,現在手遊就像快消品的方便面一樣,並不知道A公司的方便面跟B公司的方便面哪個味道更好,其實對大眾來說他們也說不出來。

手遊開發也是這樣現在成功概率是極低的,因為區分不出來什麼是優質的產品,因為用戶從過去長時間、定時玩一款遊戲,演變成現在隨時、隨機玩遊戲,現在可能玩傢心思都未必在遊戲上還邊看視頻、邊跟人聊天,這種用戶群的轉變導致現在做一款精品遊戲的成功概率同樣的低。

怎麼讓成功的概率變高?我想到的是必須深度去打造IP,把IP的價值放大。

大傢最近也看到魔獸電影的火爆,一個IP可以把遊戲的成功概率放到10倍、100倍、乃至1000倍。普通IP可以放大10倍,經典IP可以放大100倍,那麼最頂級的傳奇級的IP可以把成功概率放大1000倍,做什麼都會成功,比如魔獸世界、如果魔獸開個主題餐館也會成功,因為魔獸是頂級IP,任何事情即使成功概率是1%、乘以1000倍也成功瞭。

1

中影遊兩位創始人:王滔、路偉

雖然做遊戲從開發的角度成功概率很低,如果我們能深度打造一個IP,把它長期做,那麼隨著時間的推移成功概率會越來越大。很多電影也是這麼做的,比如美國隊長1、2、3,功夫熊貓1、2、3,最新的X戰警、獨立日2,隻要精心的去做,那麼最後的成功概率就是指數級的上升,這是過去現象的成功規律,上善若水就是順勢,接下來我們就是要選擇好的IP,再接下來就是專註。

什麼是專註,我們的定義是在中國有什麼樣的題材,包括西遊、封神等等東方神話,這是一大類,如果去深耕很有內容、也足夠大,如果精心去做20年那麼放大倍數就會很大,這事是我們定位要做的,所以這次我們有一個工作室會專門做這個題材,他們隻會做東方神話題材,一輩子做,這是一個類型。

接下來一個類型,就是現在年輕人很喜歡的科幻,現在大傢都知道《三體》寫的很好,還有很多好萊塢的科幻電影也很棒,而不遠的未來、人類可以上太空去旅遊,未來的年輕人對科幻遊戲接受會很快,這是一個題材,我們也會佈局,現在我們有一個公司會做這個、做太空堡壘方向,將來我們希望有更多的機會去做科幻題材的工作室。

我們一共有四條線,還有兩條線現在保密,我們打算一個工作室做一個類型、持續做,一直打造,如果一款產品成功瞭就會一直做下去,1代、2代…,我們的思路是這樣。

忠於初心:放下名利,用心做好創作

也許我們代理業務上會做一些創造利潤、鍛煉團隊的產品,但我們自主開發的產品,會以專門的工作室來打造這一類的主題的產品,所以的開發制作都會請世界頂級的人員來參與,包括場景、美術、劇本、音樂、策劃等等都會是業內的精英,平均的開發年齡都會是6、7年,當然我們也會招募一些年輕的策劃、他們會更瞭解年輕一代人的想法,整個我們攢瞭一個團隊,比較綜合,方方面面都有,這個都是出於我的初心,跟合夥人一起來做這件事。

遊戲表達不出來的東西在電影中表達出來,遊戲更多的是生活方式的東西,遊戲就像啤酒,人們經常去喝但有多少人喝出禪味來?但很多人看電影、卻看出很多精神。

我們肯定是一傢遊戲公司,但不排除投資一些電影、電視劇,在投資過程中會發生一些互動,中影遊不僅會跟中國的公司合作、還會跟全球優秀公司合作,是一個開放的公司。將來我們開發的遊戲可以為電影塑造更多的劇情內容、拍出更多的電影,同時也可以跟電影結合開發,但都有一個大的東方題材的架構,在大的架構上有更多的內容來夯實。

任何公司無論用什麼戰略,都要有自己的角色定位,我們的角色定位跟哪些“做面”的大公司定位是完全不同的,像電影行業發展瞭那麼多年、也擋不住一個阿凡達、泰坦尼克、黑客帝國,包括大話西遊這樣的電影、十年後有人才看懂。另外將來一些大的公司也會跟我們合作,因為我們提供的是內容,大公司也會願意跟我們合作共同推進商業價值。

我們是在做創作、做內容,我們並不是想高舉高打、想在行業內取得怎樣的市場地位、營收什麼的,我們是從創作的根源上、從人性角度、從用戶群角度來看這件事情,從這上面來生根發芽,至於這棵樹能長多大,我們在播一個新的種子,我們在意的是我們有這個初心在做這件事、去呵護它長大,至於將來在行業中會是怎樣的地位、對用戶有怎樣的影響,並不重要,我們要放下名利、從創作者的角度來用很多年的時間去打磨,這傢公司的理念、核心是這樣。

我們這個公司最重要的是要圍繞這個軸:有價值的IP、高品牌的IP,金箍棒從孫悟空從耳朵裡拿出來是一根針、扔到海裡變成定海神針,我們是在做這個過程。

其實很多事情都很初心有關,做《天龍八部》的時候,我希望有百萬的用戶群,希望有很多的用戶來玩我開發的產品,這就是初心,後來實現瞭千萬級的用戶。而現在的初心,就是希望把一些IP、題材深入挖掘下去,重要的是這些題材展現的精神,比如說武俠,重要的不是武、而是俠、是精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