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創業者就像“土匪” 都是自封為王

有一天你自己做公司瞭,說兄弟們,從今天起,我當老大瞭——這個很有意思,你當老大,誰讓你當的,你這是“自封為王”。

27

創業者是真睡不著覺的。我最幸福的狀態就是十二點前能睡覺,六點起床。我現在一般是凌晨三四點睡覺,六七點就醒瞭,沒有鬧鐘。睡三四個小時。這樣的人生我過瞭20多年瞭。

很多人說VC我懂,就是投人,這是個大話,隨便一個做天使的都會說。如果你具體問他,怎麼個投人法?他說得投產品經理——那就講投產品經理好瞭,別講“投人”瞭,這話邏輯混亂。

早期天使、A輪投資,你知道有多少人在亂來嗎?給完錢以後你就會發現,他公司沒做成,自己可不缺錢瞭,買車買房,非常牛逼。

VC怎麼可能問倒我呢,做VC的都是今天看這個項目,明天看那個,但我為這事天天睡不著覺,天天想產品怎麼賣,怎麼做,怎麼可能兩三個VC就把你PPT問倒瞭,你也太菜瞭,這種人怎麼可能去創業呢?但現在太多這樣的人瞭。

王峰在圈子裡有很多粉絲,這不光因為他經歷傳奇,說話耿直,經營著一傢遊戲公司,還因為他本人說話時自帶一種冒險氣味,能繪聲繪色講故事,容易使聽者興奮。他來自武鬥時代的重慶,當過數學老師,賣過保健品,28歲到金山面試,被雷軍相中,3年後即升為副總裁,名聲開始流傳。

後來他做瞭藍港,8年後公司在香港上市。“那時流行去香港上市,上不去才去A股,現在又反瞭。”

王峰語錄透露,今天的商業環境又變瞭。

眼看著京東、滴滴從無到有,先後崛起,他覺得要“再幹票大的”,做一個超越藍港的大傢夥,至少幾個公司加起來不輸別人。2014年,他選中傢庭娛樂領域,因為目測這個能做大。但現在市場不太好,往前看,倆巨頭,往後看,“沒墊背的”,有點“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悲愴味道。他決定先悶幹幾年。

現在的他,重新站在一個陌生又熟悉的位置上。

2016年3月,創業傢在斧子科技位於望京的辦公室對王峰進行瞭專訪,聽他談二次創業的故事,對當下國內創業生態的思考,對遊戲主機市場的判斷,以及他未曾說過的一些話。

創業者“自封為王”,就是一幫土匪

好多創業者是天生的,我不是一個極力鼓動別人創業的人,有人真的很擅長在一個現成的平臺上釋放自己,成就一點不差。當年張小龍是創業者,後來以很便宜的價格把產品賣掉瞭。但你看他進瞭騰訊以後是什麼狀態?很淡定,騰訊有很多空間可以讓他發揮。張小龍今天的成就比很多創業者大太多瞭。所以說,你沒辦法把職場和創業拿來比較,誰好誰壞,就看哪件事更符合你。

我之前在大公司做瞭好多年高管,當時覺得自己幹得不錯。過去老大找你,王峰談談你的看法,我就從專業角度巴拉巴拉,他就哎呦,講得不錯。你也覺得,這個專業人士當得很成功,高管很滿意。

在金山我當過副總,這個頭銜是要董事會一起通過的,很多員工就覺得,哇,你升職瞭,好牛逼呀。但有一天你自己做公司瞭,說兄弟們,從今天起,我當老大瞭——這個很有意思,你當老大,誰讓你當的,誰封你當CEO的?你這是“自封為王”。所以說創業者就是一幫土匪,真的。

真出來以後也才明白,無論在職場的位置有多高,你都要意識到一點:創業跟在職場是截然不同的,創業者是真睡不著覺的。最幸福的狀態就是十二點前能睡覺,六點起床。我現在一般是凌晨三四點睡覺,六七點就醒瞭,沒有鬧鐘。睡三四個小時。這樣的人生我過瞭20多年瞭。

之前有很多文章,談從0到1,其實大部分創業者面臨的不是那些問題,而是生死問題。有很多人是天馬行空,被嘲笑,沒人理睬,過兩天死瞭,結束。極少數能活下去,能活著是極其罕見的。《創業維艱》都不用看,我心想我的故事已經夠維艱瞭,很多看這種書的人,都是沒創業過的,感慨萬千。像我們這樣一路殺過來的,看那個都沒什麼意義。

我現在的決心是,要做一個超過上一傢的公司,畢竟玩過一場瞭,內心會多一些底氣。我們在融資方面也是沒有壓力的。我記得融資那天上午10點,IDG、北極光、復星資本一號的合夥人坐在這兒,我說一小時內你們決定投不投錢,也沒有PPT,就在一個白板上畫我的想法,完瞭問有什麼意見嗎?都說沒有。那好,現在開始,你投多少他投多少。當天他們就把錢報好瞭,剩下就是走流程,大概一個月就close瞭。後面馮鑫和樂視也投瞭。

在拿哪傢錢方面我們也仔細考慮過。藍港上市前8個月,我們還拿瞭一輪百度的錢。要不要這個錢,我們爭執瞭很久,害怕360難受。江湖真的也太麻煩。後來想,公司得往前跑,哪那麼多廢話,你自己都快活不下去瞭,還惦記著別人的感受?所以我創業這麼多年,已經不顧任何人臉色瞭。當你面臨生死存亡,你還顧得上什麼?

給瞭錢才能幹?這不是神經病嗎?

創業是你自己的事情,是發自內心愛一件事,而且我們怎麼都攔不住你要幹,你也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有很多人成天問你,能不能給我點錢,我問幹啥?答我要去創業。我說你做瞭什麼準備嗎,他說你給瞭錢我才能幹——這不就是神經病嗎。請問你是在趕時髦嗎,還是覺得我在做慈善機構?慈善到捐給腦殘去創業。

現在很多創業者,騙你錢的時候就給你一個DEMO,做得特別好,問他自己做的嗎,他馬上反問,多少錢投我?說要兩千萬,好幾傢已經給瞭,然後你一激動,明天就把錢給瞭,從來沒想過去問問那小子過去的人生經驗,也沒想過深刻地拷問他的內心世界。第二年他跟你說,老大我們沒錢瞭,我們一看都這樣瞭,股份也基本都沒有瞭,然後做清算。再過一個月,我發現他又拿瞭下一筆天使投資。而且那天使投資真牛逼呀,說你上次做的東西呢?答說上次沒做成,錢太少瞭,我們遇到一個傻逼投資者,給的錢太少瞭,但還好,我們孵出瞭一個核心。新的投資方想,這太好瞭,上一個投資的是傻逼,這次被我們揀便宜瞭——中國都是這種狀態。

喬佈斯當年在車庫創業,他爸說這個地方給你們瞭,我把東西拿走,你們兩個進來。美國從總體上來講條件都很好,這些小子創業真的不是改善生活。但在中國創業是,不創業我怎麼活下去?——這是非常非常荒謬的。

中國人為什麼做不好遊戲?

中國有些人為什麼做不好遊戲,太聰明瞭。今天做這個,明天要做那個。有人問我,王總我好不容易來一趟,向您請教,現在應該做卡牌還是RPG(角色扮演遊戲,編者註),我說你覺得呢,他說現在流行RPG,我說那你覺得明年怎麼辦?對方答明年搞個手遊你覺得怎麼樣?然後他告訴我,想做一個在地鐵奔跑的社交遊戲,說一定火,給他投點錢……幸虧我沒投。半年以後他跟我說,你看我新遊戲做得怎麼樣?我說那地鐵怎麼沒瞭,不,我現在改瞭一個頁遊。後來沒人做頁遊瞭,又做瞭一個RPG頁遊。好吧,你們真聰明。

有意思的是,你跟同行聊天,他們都說,王峰,遊戲不好幹——這確實。人又說,這行業得拼創意呀,說像你這種腦子能幹遊戲嗎?我腦子怎麼瞭,意思是我太“軸”。最早聽得我也很自卑,像我等這樣的資質怎麼能幹成,滿世界都是天花亂墜的創意——但你錯瞭,這種說法很騙人。遊戲玩傢多種多樣,有人喜歡《魔獸》,有人喜歡刀塔,但做遊戲的人,你冷靜觀察,都是一幫極笨的人。

什麼叫極笨?暴雪(美國遊戲公司,制作過《星際爭霸》等,編者註)一個好的美術設計師,就為瞭摳遊戲裡面一把劍、一個光效就跟那兒磨來磨去,磨得非常非常細,跑出來的動作稍微不對就被否瞭。再看中國的設計師,夠瞭,南極小火球,可以瞭,一看什麼火,趕緊上。暴雪跟那兒20年,就幹那個類型,你還美其名曰是因為他們有創意,他們哪有創意,是兄弟你太有創意瞭。你創意多得別人都看不懂瞭。

早期天使、A輪,你知道有多少人在亂來嗎?

2008年鄧鋒給瞭我兩千萬美金,直到今天我都覺得他當年真是瘋狂,敢給我那麼多錢。但還好,我們總體是成瞭。在2009年、2010年藍港做得並不好,鄧鋒有時會找我聊天,問我狀態怎麼樣。

很多人說VC我懂,就是投人,但這個話是個大話,隨便一個做天使的都會說。如果你具體問他,怎麼個投人法?他說得投產品經理——那就講投產品經理好瞭,別講“投人”瞭,這話邏輯混亂。早期天使、A輪投資,你知道有多少人在亂來嗎?給完錢以後你就會發現,他公司沒做成,自己可不缺錢瞭,買車買房,非常牛逼。創業之前他連部門經理都混不上去,但自從在你這兒騙完錢之後,房車都解決瞭,然後還跟你說今年經營得不好,能不能再給我點錢。

投資有時候真是福報,互相看順眼瞭。IDG和北極光投瞭我之後的三四年,公司做得一塌糊塗,但從來沒人說過我,每次都說,挺好的。第一狀態特別好,第二我覺得你小子明白,如果幹得不好,會有非常清晰的理由,而且總能告訴我們,下一個方向才是對的。因為大傢看得見你是怎麼組團隊的,工作瞭多少個小時,賬本也是清清楚楚的,沒有拿公司錢為自己幹過任何壞事。今天中國熱錢滿街跑,更應提醒今天的資本跟創業者,認真對待這件事。

當你把人生大部分時間都賭在創業的時候,你到底是賭在哪兒瞭?有人說是賭青春,但很多時候其實是賭在你個人聲譽上,這是很重要的事,但很多人覺得,這個都不重要瞭。其實你想,有些事能做成,這麼多人願意跟你一路走,下次創業還願意給你錢,很大程度是信任你這個人,未必是你那兩把刷子比誰好。

我見過好多創業者,一下就被問傻瞭,商業模式講得亂七八糟的,你問他公司怎麼管理?他講得更亂。我的感覺是他不痛苦,不掙紮。一個創業者居然能被問倒?我這麼多年去融資,從來沒有被VC問倒過,都我問倒VC。VC怎麼可能問倒我呢,做VC的都是今天看這個項目,明天看那個,但我為這事天天睡不著覺,天天想產品怎麼賣,怎麼做,誰是你的客戶,怎麼可能有兩三個VC就把你PPT問倒瞭,你也太菜瞭,這種人你怎麼可能去創業呢?但現在太多這樣的人瞭。

雖然所有的創業都是在不確定當中往前走的,但你總得把那個不確定的多種可能性說到。

斧子怎麼著也該是個獨角獸啊

我開始決定做主機遊戲的那一年,上海自貿區放開瞭對主機遊戲市場的限制,當時種種跡象讓我們已經意識到,中國市場這次一定會徹底放開的,可能對某些問題的審查未必放松瞭,但總體來講,文娛領域越來越放松瞭。

所以我就確信無疑,挑戰將不是來自於政策,而是市場是否認可你,以及未來能不能真正形成一個大眾的主機產品市場?我們從危機中看到的機會是什麼,我認為未來的年輕人會逐漸被更強大的互聯網內容帶回到客廳,從這個角度來講,愛奇藝、優酷、樂視它們推動的內容,跟我未來在斧子裡想放的遊戲是一個道理。

當你蒙蒙朧朧有些感覺,又有些條件可以做的時候,就值得你去做瞭。我跟團隊談過,你們加入斧子要想好,未必我們就能夠大成,甚至很長時間我們都……沒那麼快。做好心理準備沒有?今天願意加入斧子的人我覺得大部分都是真愛,這個很有意思。

如果在中國做手機,前面是蘋果,固然牛,但往後一看,一幫屌絲,你隻要打敗他們就可以瞭。你馬上可以跟深圳一幫山寨機說,你們這幫屌絲,比我差。但在遊戲主機市場不是這樣,直接就是倆巨頭,索尼和微軟,往後看,沒墊背的……關鍵還有,那批玩傢也非常精英,隻玩他們的東西,你說我也來,玩傢說你是誰,我是國貨,滾,玩傢不吃這套。

然後你就會知道,你將要在多少人的嘲諷之下發佈一個產品。所以現在要面臨的問題就是,到時候拿出來的產品,要從定價、包裝、內容、服務、還有當天發佈會上王峰的表現,全程都是看點。如果有一個地方大傢覺得你low,就說,難怪你做,lowlow的傢夥。

所以說現在心裡壓力是有的,然後會把所有的壓力釋放到一點,繼續折騰我們的工程師和設計師——沒辦法。我所有的壓力都拿回來折騰他們瞭。不要跟我談銷量,不要談什麼3月份賣的話能多賣10臺,要不然你去發佈會?工程師說那還是你去吧,我說那你聽我的——這話倒是很管用。

我們本來3月份可以上線瞭,但在最後一個多月裡,被我推期瞭,希望做得更好些。我們現在拿到授權的應該有50款遊戲瞭,買這麼多內容,是希望能做成一個,針對中國大眾市場的入門級遊戲主機,還希望在主機交互裡給玩傢更多的指引和社交。

最早我們也不斷問自己,市場有多大容量,但最近我都不算這個賬瞭。我現在的心情是,特別希望在5月份發佈主機的時候,同行、玩傢、媒體看瞭以後,都能真心說,王峰做瞭一款好產品。我不希望大傢會罵我,嘲諷我,說我做得太差瞭。

有人問我,斧子之後還有沒有什麼事?還是有的,我內心可能還有很多東西。仔細想想中國互聯網這些年的改變,我就問你幾個問題,2007年你真的相信劉強東去做京東靠譜嗎?我聽這名字一直都以為是北京郊區的一傢互聯網公司,還說它挺能折騰的;然後滴滴快的的時候,說這是什麼玩意,你信嗎?你本能就想,它們能搞定交通局嗎,能搞定出租嗎,這不開玩笑嗎?但它們現在都做成瞭,都到百億級瞭,它們比我現在大多瞭。我為什麼不相信我這兒也能成呢?我認為斧子怎麼著也應該是一個獨角獸啊。

人生一直在失去,接著往前奔跑吧

我看過一個小說,南美一個作者,誰來著,那哥們兒死掉瞭。故事講一個男人一輩子愛過無數女人,最後到老的時候,還是把之前那老太太叫到身邊,說我就愛你,我之所以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是因為我一心愛你,得不到你,就亂來,我是最壞的男人。他中間也幹瞭一堆壞事,但老太太都原諒他瞭。最後他倆就一起跑到遊船上,終於度過瞭美滿的人生。 ——對,馬爾克斯《霍亂時期的愛情》。所以說不好講,人這一輩子可能有好幾樣東西你都覺得挺好的,投機和理想有時是交替結合在一起的,它是一種螺旋狀,是復雜的。

一路走來,大傢覺得王峰做瞭很多事,其實後來想,都是一件事,就是阿甘那種奔跑的狀態。你一旦讓我停下來,找個島玩三天,其實我蠻痛苦的。我去巴厘島,一看哇這麼美,難怪這幫人都提巴厘島。但待到第二天我就想回來,買瞭機票我心裡就開心,終於要回去瞭。一進公司就覺得,這才是我的主場。

可能這種狀態給你帶來一種安全感,或者說滿足感。

我傢裡每一代都是冒險的。我爸是山東人,我又是在重慶出生,正好趕上文革,重慶武鬥全國第一,我媽說我就是在槍林彈雨中出生的,子彈在我們傢院子裡嗖嗖地打。等我們這一代人長大,我們又跑到北京來瞭,我們整個傢庭就不是那種安定的狀態。

我小時候在兵工廠長大,整個童年是在山溝裡渡過的,兵工系統的孩子都是打架打出來的,也很亂。那個地方天南地北,上海人,廣東人都有。如果有可能,有一天我一定要拍拍自己的成長,把我兵工廠的童年寫出來,這個經歷絕不亞於《陽光燦爛的日子》。

後來長大瞭,回到故鄉一看,發現我們那個地方沒瞭,全都被毀掉瞭,一片廢墟。你就會感悟,原來你連故鄉都沒有瞭。所以有時候回重慶老傢,我很難過——這些我從來沒講過,這是第一次。但後來你發現,這也無所謂瞭,人生就是要不停尋找新的東西。我後來又有一個發現,我人生裡邊,從小到大一直在失去,有點不忍回首的感覺。有人說王峰把你的歷史再好好寫一下,我說能不能不要再寫金山瞭,老寫自己都看不下去瞭。

藍港互動一共經歷瞭三次轉型,到最後就發現,它是一個心靈越來越自由的過程。你別看我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在創業,但內心卻在不斷靠近自由,糾結的東西越來越少瞭。你知道這麼多年喜愛這個事,確實有感覺,就沿著這個路做下去瞭,而且越做越輕松。所以創業會累,睡不著覺,但內心世界是自由的,無邊無界。

我從一個普普通通的創業者,到中間經歷瞭曲曲折折,最後再上市,你就發現,接著往前跑吧,管那麼多呢。——你每選擇一次新活法,就更靠近自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