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信文:鼓勵員工內部分享 參與者需要付費

陰雨天,從上海宜山路自東向西而來,道路兩側遍佈大大小小的科技公司,成立剛剛兩年的莉莉絲科技剛搬過來不久。

在距離該公司辦公區四五百米的酒店裡,我打開無線網絡,登陸頁面自動跳出來一款廣告——手機遊戲《刀塔傳奇》。

這是一款被譽為2014年最賺錢的手機遊戲,開發制作的莉莉絲科技公司自然也炙手可熱。這款遊戲在2014年流水達到21.6億,最高單日流水2000萬,扣除渠道分成之後,莉莉絲實際分成4.18億,而2015年第一季度分成1.62億。

遊戲公司自然要玩得嗨。莉莉絲科技公司的新辦公區裡雖然隻有一百多位員工,但占據瞭整整三層樓,裡面有一個內部影院、冥想室、寬闊的露臺、臺球桌,甚至還有一個寵物間,其中一層用來給員工休閑娛樂。

王信文

“莉莉絲人均辦公面積是40平米,”王信文給我介紹。作為莉莉絲CEO,王信文隻有28歲。采訪時他穿著黑色短袖襯衫,笑起來露出一對虎牙。

在他的理念裡,要打造精英化的團隊,不需要很多人,但每一個人都要足夠優秀。他親自面試跟他差不多大的員工們,“給每個人最好的工作環境,是很順理成章的事情”。

做一傢創意驅動的公司,王信文想把自己的企業營造出快樂創造的氛圍。創業之初,還沒拿到融資,他就在知乎上提問,“怎樣做一個很酷的公司?”

這裡面有他父親的影響,王信文的父親也是企業傢,雖然沒有特別培養他商業意識,但王信文從小在潛意識裡就覺得自己畢業後應該創業。公司裡有幾十平米的用餐區,光每年員工的零食費用要一百萬左右,人均近一萬塊。這也是源自王信文父親對他的影響:“對自己的員工要特別好”。

現在他公司業績不錯,他在前幾天還剛剛晉升為父親,同事跟他開玩笑,你又開瞭一條成長線(遊戲術語),而且還停不掉。

最近王信文在公司裡搞起瞭“莉莉絲研習社”,鼓勵員工進行內部分享,參與的員工需要付費,公司會給聽課的人補貼,比如五十人聽,按每人一百,演講者就有五千的收入,而公司會補貼每人五十塊,特別好的課程,公司還會獎勵講者。

“就像打車軟件一樣,我們鼓勵公司內部生產第一流的學習內容”,王信文上周自己上去講瞭一次,題目就是“產品創新的靈感和方法論”。講瞭兩個多小時,結果收到瞭五六千的課時費。

公司兩周年的時候,王信文帶全公司的人去杭州裸心谷玩,裸心谷度假村在國內以高端著稱,來的人不多,以至於對方第一次接待莉莉絲這麼龐大的團隊,幾乎占據瞭全部客房。

如今,莉莉絲很賺錢,行業內估值已經超過50億元。公司目前還沒有上市和資本的壓力,所以王信文“做公司就相對任性一點”。

大多數外人看來,王信文從騰訊遊戲離職,到創辦自己的公司,順利拉到IDG資本數百萬元天使投資,遊戲大獲成功,一路順風順水,所以令人艷羨。其實這中間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小插曲。在離開騰訊之前,王信文和兩位朋友利用周末時間,做瞭一款名為“炸潛艇”的小遊戲,前後花費近半年時間。

但是遊戲發佈之後,操控感很差,並沒有特別亮點,總共收獲1000次左右的下載量,收入大概隻有50美金,顯然,這是個失敗的產品。“這給我一個痛徹心扉的領悟,就是手機產品,一定要適應手機的操作和交互方式,應該利用它的觸摸、滑動操控方式”,這是王信文在創業過程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知識積累,“別人說沒用,隻有你自己犯瞭錯,你才會有很強的源自內心的動力,要在下面的產品中怎麼做的更好”。所以在《刀塔傳奇》中,王信文一定要在設計上進行創新,做出不一樣的東西。

現在回過頭來總結,王信文說,《刀塔傳奇》比較重要的創新有兩個方面,“其一我們創造瞭動作卡牌這個全新的遊戲品類,把動作遊戲和傳統卡牌遊戲比較好的融合在瞭一起;二是我們針對手機這個遊戲平臺重新設計瞭交互體驗和成長體驗,不同於以往的所有手機遊戲。”

進入莉莉絲科技的每一位員工,入職都會有一本必讀書《精益創業》。創業之前,王信文在讀完《喬佈斯傳》之後按圖索驥去看一本《創新者的窘境》,然後又找到瞭這本《精益創業》,這給他啟發很大。

李開復曾把這本書歸納為:“目標顧客—小范圍實驗—反饋修改—產品迭代—獲得核心認知—高速增長。”王信文就是在這個框架內思考創業,探索未知。

做遊戲的時候,他們隻是先做一個最小的可行性模型,這個模型甚至連交互和UI都沒有,用戶一上來隻能打三分鐘。“通過這個我就知道我們核心的玩法好不好玩”。收集反饋意見後,他們再完成一個兩小時的版本,用戶可以收集裝備和體驗升級,一層層地遞進。

王信文順利拉到瞭投資,天時地利的另一個因素是,2013年中國遊戲市場收入總額達831.7億元,其中手遊增長迅速,漲幅達246%,用戶數增長到3.1億,整個行業一片火熱。

“這個方法論對我們幫助很大,也是我們走的比較順利的原因。”王信文說,在這個方法論的引導下,他們所經歷的失敗足夠小,甚至不足以拿出來說。

“我雖然豪,但是我不土。”王信文說,他的成功看似順風順水,但其實他在南京大學讀本科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做社團,“刻意為以後創業做準備”。

大學的時候,王信文做瞭一個名字叫“OPEN”的社團,目的就是要宣傳開源軟件和開源精神,他們每周舉行講座,與其他同學交流計算機方面的經驗,講座經常吸引數百來號人參加。

有一個研究生學長覺得王信文講得不錯,就邀請他去別的學校做選修課的講師,可王信文才大三,面相年輕,“我自己就是本科生,怎麼能教別的本科生呢?”他一開始拒絕,學長讓他冒充研究生,說是自己的同學,於是就去瞭。

第一節課學生們就特別吃驚,一個他們的同齡人在課堂上侃侃而談,都被他講課的方式吸引住瞭,後來根據學生的反饋,王信文是他們整個學期最受歡迎的老師。王信文說,他總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把一些本來專業枯燥的知識,用比較形象生動易於理解的方式告訴學生。

這樣的理念延續在他後來做公司和產品上,他把開源技術最有趣和有傳染力的內容表達出來,吸引人加入,“要讓我們的遊戲盡量玩法簡單,容易上手,以獲得更多的玩傢。”

當年的社團經歷給王信文一個重要的教訓,“一定不要所有的決定自己做”。當時他事無巨細,做社團活動,要把所有細節從頭到尾看一遍,有遺漏的地方就提醒別人加上,他幾乎要做每一個決定。長此以往,很多人形成瞭對他一個人的依賴。王信文就發現身邊的人沒有很強的進步,“因為沒有犯錯的機會,沒有驗證自己想法的機會。”

王信文在社交媒體上並不活躍,偶爾會去知乎上關註點評幾個問題。他的獨立博客《創業筆記》倒是有很多讀者,以前他經常在上面寫些小文章,從生活中的點滴故事來引發思考,十分巧妙。

《創業筆記》一年多沒有更新瞭,這一年也是莉莉絲快速成長的時期。“我在專業領域有瞭更多想法,但是寫出來可能受眾沒那麼廣,另外有時候可能也會得罪人”,王信文笑瞭起來,他並沒有放棄繼續寫下去的想法。

王信文的口才也越來越好,這也是他做公司之後練出來的。前不久在北京中歐商學院的講座中,他一口氣給1500人講瞭三個小時,速記整理出來三萬字,把他自己都嚇瞭一跳。

企業逐漸成長壯大,王信文也懂得要逐步的放權,畢竟CEO最重要的事還是推進公司向前發展。《刀塔傳奇》的管理他會交給其他同事做,而他現在開始最操心的,還是公司的其它產品怎樣才能保持高度的創新。

他經常會在兩種狀態中切換:一方面公司的產品流水一年就有20億,利潤率很高,他幾乎沒有任何壓力;另一方面,他也在為未來操心,未來一旦與資本市場對接,評判的標準就變成瞭增長速度,甚至是超預期的增長速度。

回顧莉莉絲的成長,王信文覺得最大的不足就是國際化進程太慢,以至於海外已經有瞭山寨作品,目前他們已經在美國開始起訴盜版方。

“犯這個錯誤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見識不夠,那段時間國內產品線很賺錢,所以覺得一定要把國內做好。”王信文說,“但是如果當時發力把團隊構建得更加強大,我們針對海外市場再專門開辟一些業務,那我們應該會取得更好的發展,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可能會比現在更大。”

如今,《刀塔傳奇》已經相繼登陸東南亞、臺灣、日本遊戲市場,麻煩也隨之而來,美國遊戲公司暴雪娛樂也開始起訴《刀塔傳奇》涉嫌抄襲《魔獸爭霸》中多個知名角色和部分經典遊戲場景。

起訴和被起訴同時存在,但王信文並沒有太焦慮。“這是中國企業成長和出海的過程中必經的步驟。法律其實是企業出海之後非常重要的一環。”他說,現在他們找來全世界最強的律師合作,接下來也會有進一步的發聲。

王信文希望自己能做一些“真正偉大的產品”,這個產品將要在全球市場有巨大影響力,從而打造世界一流遊戲公司。年底之前,莉莉絲還有兩款風格獨特玩法創新的遊戲上線內測,最終的商業化和大規模推廣的時間要根據測試結果而定。

“作為一個中國企業,我理解的未來向下就是如何向全世界輸出我們的文化產品。”王信文說,此前中國行銷世界的是小商品,而他這一代年輕人有責任去生產有全球文化影響力的產品。

遊戲設計包含很多想法,王信文說,這背後蘊藏的就是價值觀。“做遊戲必須要想得特別透,做出來的設計才能吸引人,你也在給別人傳達這樣的理念。”

雖然因為技術的限制,手機遊戲的包體不會做的很大,因而在講故事上的能力偏弱,但王信文覺得這個限制在長遠的以後肯定會削弱。“手機遊戲以後很有可能會成為一個比較好的文化產品的載體,除瞭講故事之外,我們各種底層的設計理念,機制的設計,本身也是文化理念的傳達。”

王信文經常會問別人一個問題,“你覺得中國文化裡有什麼特別值得向全世界輸出的價值?”一些在文化領域已經做出瞭探索的精英也很少給出讓他滿意的答案。

在美國的電影裡,王信文能明顯的感受到各種各樣的美國精神,例如挑戰規則、個人英雄主義等等,這些在《復仇者聯盟》、《瘋狂原始人》等電影中比比皆是。有人跟他說中國文化的價值在於的仁義禮智信,李安的《臥虎藏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王信文不知道該如何表達這些價值。

帶著這個問題,王信文或許還會不停地問下去,問不同的人。但他現在做的第一步,就是在遊戲裡表達他所認可的價值——這些價值在全世界范圍都普適。

from:中國企業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