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遊戲開發者對待合同與協議時需謹慎

那是遊戲開發者大會的第三天,即我刊登本文的兩周前。許多獨立開發者坐在當地的餐廳吃飯,其中一個人提到瞭一份他們並不確定的合同。該合同是關於所謂的Game_JAM。我聽過這個理念:一個由Polaris所運行的關於game jams的真人秀,這對於所有參與者來說都是一次讓人激動的冒險。它不僅能夠幫助人們揭秘什麼是開發,同時還能夠為Polaris的觀眾呈現遊戲開發文化的一個重要部分。這是一個很棒的理念,就像Amnesia Fortnight或Super Game Jam一樣,GAME_JAM也對我們的產業具有潛在的幫助。

GAME_JAM是由獨立遊戲開發社區中一群受歡迎的人(包括管理者,朋友和業務合作者)所組織的,他們具有非常棒的初衷。我的朋友Zoe Quinn(代表作《Depression Quest》),Robin Arnott(《Antichamber》,《Soundself》),Davery Wreden(《史丹利的寓言》)以及我的合作者Adriel Wallick(“Game A Week”,《Rock Band Blitz》)參與瞭GAME_JAM,所以我將為他們瀏覽合同。

我並不是一名律師。從未如此自稱過也不想這麼做。我是一名遊戲開發者,曾經幫助過獨立開發者分析無數合同與協議,所以我會為那些不太精通法律術語的開發者提供幫助。

與獨立行業中的所有事物一樣,有些人比其他人更瞭解某些特定的對象,而我們也願意盡可能地與別人分享自己所知道的內容。許多更精通業務的開發者將會幫助別人去閱讀合同。而我隻是碰巧認識這個故事中的參與者,所以他們才會找到我。當你閱讀瞭更多法律術語並面對過各種不同規格的公司,你便會開始清楚合同中的一些特定模式,短語和語調。

在飯店裡,我花瞭5分鐘的時間去質疑:這份合同太糟糕瞭。合同中最引人註目的要點包括:

排外性:在GAME_JAM的播出期間,參與者不允許出現在類似的節目或聯合的YouTube網站上。

放棄隱私:參與者必須同意放棄除臥室或浴室以外的任何地方的隱私權。這包括在任何區域使用隱藏麥克風或攝像機,包括在“男女共用的住所。”

歪曲的權利:syndicated有權為瞭達到特別的效果而歪曲開發者,他們的行動以及目的。這並未局限於誇張或捏造的故事。

出差的義務:參與者有義務前往GAME_JAM所要求的某個事件或任何其他推廣活動或展會。並且隻有路程超過200英裡才能報銷旅費。

市場營銷:參與者需要參與品牌活動,包括但並不局限於“Mountain Dew”。基於此,參與者將需要根據GAME_JAM的需求為展會做廣告,並且不允許說任何有關jam,其贊助商或者組織者的壞話。

在閱讀GAME_JAM的完整預算時我感到很困惑,即基於40萬美元左右的費用,對此我考慮到一個事實,即合同中的一個條款所規定的,開發者如果是在靠近所要求訪問的區域時,他們就需要為自己支付旅費。

如果開發者簽訂瞭這份合同,那麼他們所能獲得的收益將不會超過300美元(每個人),這其中還包括瞭住宿費和返程機票費。參與者並不是想通過GAME_JAM獲得金錢或名聲,他們之所以來到這裡是因為相信自己能夠以誠實且多樣的方式向世界呈現這個小小的遊戲開發文化部分,即使這意味著他們隻能喝Mountain Dew,他們也願意去嘗試。

而其它的大多數條款是我們所不能容忍的:許多開發者不能支付200英裡內的旅費,大多數這些獨立開發者的市場營銷是依賴於YouTube的某些部分,參與者太多瞭,我們還需要考慮開發者的名譽。允許GAME_JAM去歪曲他們的行動和言論將給他們未來的職業生涯造成不良的影響。

這份合同是基於一種特定的語氣,即想向你傳達這份合同是不會發送給那些不在乎game jams並缺少對參與者的尊重的人。這同樣也告訴瞭你組織者並不期待GAME_JAM創造足夠的“戲劇化”,他們覺得能夠將這種戲劇化註入其中。

我向一些潛在的參與者解釋瞭事情的嚴重性。他們對此感到震驚,我們立刻聯系瞭其他參與者,其中的一個人還聯系瞭展會的一個制作人並開始進行協商。我的建議是不要簽訂合同或任何GAME_JAM所提供的其他法律文件。

當一些開發者開始將朋友和其他人帶勁jam中,這群人卻也徹底被法律團隊所發送的該死的合同所包圍著。合同的內容和限制性條款以及參與者需要遵守的一系列要求都讓他們倍感驚訝。

這是錯誤的事。

我通常會告訴獨立開發者為每一份合同進行協商,即使它是完全糟糕的。而這是我第一次告訴某些人去撕掉合同走人。這真的是份再糟糕不過的合同,顯然這一事件是由人們並未完全掌握的一次制作的零散部分所組成的。對此的重新協商將需要花費數周的時間。我們卻沒有那麼多時間。

我聯系瞭組織中我所認識的一些人,並嘗試著去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隻是想幫助朋友避免糟糕情況的出現,所以我將扮演起最後的解說員或“產業專傢”。也許我還可以采用其它的方法去幫助他們,但現在我們需要確保的是沒有人會去簽訂這份合同。

我們轉變瞭策略。因為再過幾天活動就要開始瞭,所以我建議參與者不要簽訂合同,並提出重新協商合同的請求,以此擺脫一些厚顏無恥的要求。即使未簽訂合同,他們也仍能參加jam,然後他們將協商條款,以此決定該如何支持GAME_JAM並選擇或限制GAME_JAM能夠使用的內容。

在花瞭幾天時間從洛杉磯的遊戲開發者大會中回過神來後,我飛到瞭Eurogamer Rezzed,而Adriel仍留在Culver City。我們一直保持著聯系,以防任何糟糕情況的發生,並且她也承諾不會在任何情況下簽訂任何協議,即使重新協商過的合同有所好轉。要知道我們是從最糟糕的情況出發,所以任何情況都能算是改善。而我們需要的並不是改善:我們需要一份有效的合同。

參與者發送瞭重新協議的請求,“團隊領導者”在接下來的一天重新協議瞭一份新合同。在活動開始的前一天他們收到瞭新合同。

我所擔心的是:盡管合同的內容有所好轉——即取消瞭歪曲條款和特定的排外性,但卻仍然很糟糕。

我再次建議他們不要簽訂合同,直到對方將所有條款都修改為可接受的內容。更多的制作人員和你的開發者同伴將開始等待著你作為唯一一個不去簽訂合同的人,但是這種情況在法律案件中並不重要:如果你寫下瞭自己的名字,這便是你的責任,你需要自己去處理結果。

就像Zoe在一篇完全不相幹的文章的第一行所暗示的那樣,她便是頂著這種壓力並為瞭獲得更棒的條件而努力著。這裡沒有任何情感力量,並且你知道有一個巨大的制作團隊等待著你簽下名字。我建議其他開發者堅持立場,不管這麼做會造成怎樣的消極結果也不要簽名。

不管怎樣,GAME_JAM的進展並不順利,不隻創造瞭一場鬧劇,它還表現出瞭歧視婦女,誤傳消息等行為。有幾次我甚至會寧願自己的直覺是錯誤的,但事實卻不是如此。我收到來自參與者中的3條tweet,其中還包含瞭#ramiwasright的標簽。

我真心為Robin,Davery,Zoe,Adriel以及其他離開GAME_JAM的開發者感到自豪。人類歷史上最昂貴的game jam在一天內瞬間崩潰瞭,而人們之所以能夠毫發無損地離開便是因為他們具有一個強大的原則,他們團結在瞭一起,那些並未簽訂合同的人可以無需承擔合同上的任何法律責任而輕松地離開。

合同是一項嚴肅的業務,它們可能是積極的也可能是消極的。我喜歡將它們當成是避免人們爭論一項愚蠢內容的方法。以下是關於如何面對合同的一些方法:

找到一位合適的律師,如果存在一些選擇的話。你有可能找到一個免費提供服務或要求收入分享的律師。在所有的情況中,擁有一個真正的律師能夠避免你被一些外行術語所欺騙。

隻相信壞的感覺。當提到合同時,請相信你的壞感覺。如果你的直覺告訴你這是不合理的,那就不要簽訂合同:讓有能力核實合同的人,最好是一名真正的律師,幫助你進行分析。如果你覺得一份合同怪怪的,那就不要簽字,先找出原因,並與對方協商某些條款。

合同是可協商的。當你收到一份合同時,它的條款通常是對發送人來說最有利的。所以你總是能夠協商那些讓你覺得有問題的條款。當你在協商時,請指出存在問題的特定條款,並建議對方刪除條款,添加其他內容,進行改寫或作出更詳細的說明。

字裡行間具有漏洞。如果合同不存在最終期限,那便不存在最終期限。如果合同提到瞭“所有和任何”,它便意味著“所有和任何”。如果合同說道你必須為瞭“Mountain Dew或附屬公司”參加“品牌活動”,你便等同於簽下一份強迫自己使用百事公司的降落傘去跳傘的合同。

要求盡可能多的定義。什麼是品牌活動?什麼是附屬公司?你需要參與這項“活動”多久?在記錄瞭最初的展會後你是否仍需要做這些事?詢問任何可能的問題並確保對方能夠改寫合同,直至你不會被迫做任何自己不想做的事。

沒有人真正理解法律術語。我們所談論的是由那些接受過將近10年專業教育並面對著最嚴厲的職業準入門檻的人所編寫的內容。如果任何文字表達並不清楚,那就要求對方修改為你能夠理解的內容。要求對方解釋你並不理解的法律術語是合理的,但是如果你要簽訂一份自己完全不懂的協議,我也隻能攤手。

在簽訂合同後你就隻有遵守的義務。那時候就不存在時間表和最大的校訂數。如果對方抱怨你花瞭太長時間或催促你趕緊簽協議,你需要提醒對方你沒有義務快速簽下協議。你並不需要馬上簽字。你可以要求將合同帶回傢或由律師顧問全權負責。簽下名字就意味著你將與合同的條框束縛在一起—-當然你就必須遵守它們的快節奏需求。

你大可以選擇離開。不簽名總比簽下一下糟糕的協議好。

GAME_JAM結束瞭,這對於我們中的所有人來說都是個重要的經驗教訓。開發者需要團結起來,我們想看到的是彼此都能獲得成功。我們希望新人也能夠夠加入進來,我們想要教育並分享知識。現實是在我們所能控制的范圍之外,但情況卻並不總是如此。我很高興所有人都能脫險。

雖然合同是一種有用的工具,但是它們卻也非常危險。我們必須謹慎地對待它們,如果你並不完全確定自己所面對的內容,請大膽地求助別人。

現在,我可以說Super Game Jam是對於遊戲開發和game jam是最佳理解。我們不能忘記,至少GAME_JAM的初衷是好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