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曉鴿:IDG資本這18年

Game2遊戲:


文/劉錦慧

  “到今年11月6號,我進入風投行業整整20年”,在中糧廣場的辦公室裡,IDG國際副總裁熊曉鴿回顧自己的投資經歷,1991年11月6日——這個正式加入IDG的日子,被他視作自己投資生涯的起點。

  從那一天起,熊曉鴿一路見證了IDG資本從籌組創辦到發展壯大,終於成為行業中堅力量的全過程,他說自己並沒有想到當初的星星之火會有今日的燎原之勢,而這麼多年風雨沉浮,最深的感觸也只是簡單的幾個字——“要有一點堅持”。

  拓荒者​​IDG

  “我們1992年開始在中國做風投”,熊曉鴿回憶,“第一次在深圳銀湖賓館開創業投資論壇,沒有人願來,因為都沒人聽過創業投資,後來我們只好改名叫IT投資論壇,一下子來了很多人”,他談起當年籌組基金時的情形,“沒人管理基金,在香港和矽谷倒是有200多人來應聘,但懂風投的不懂中國,懂中國的不懂風投,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人,所以我自己就當了第一任的頭”。

  這並不令人驚訝,中國的證券市場那時不過處於初始階段,對未上市企業的風險投資,大多數中國人根本聞所未聞。而熊曉鴿在1988年,就以《電子導報》(Electronic Business)記者的身份,奔波在美國東海岸128號公路和矽谷之間,採訪創業者和風投,並編撰了美國電子行業最活躍100家VC的名單。

  經過1年多的籌備,1993年6月,由上海科委發起的上海科技投資公司與IDG集團各出資1000萬美元,成立了上海太平洋(601099)技術創業有限公司。半年後,北京科委下屬的一家科技開發公司與IDG集團各出資1500萬美元,成立了北京太平洋技術創業有限公司。再過半年,廣東科委下屬的投資公司又與IDG集團各出資500萬美元,建立了廣州太平洋技術創業有限公司。

  對那時的中國風險投資行業而言,IDG是真正的拓荒者,整個1993年,熊曉鴿都在費盡唇舌向有關主管官員及創業者解釋什麼是風險投資,“像馬克思主義剛傳入中國,需要宣傳和普及”。

  拓荒者面臨的問題遠不只如此。按照當時的法律,自然人不能和外資股東合資成立公司。 IDG只能在國內設立合資風投。由創業者重新註冊公司,再以這個公司與合資風投成立合資企業。政策規定,外資投資佔股25%以上才能享受合資企業的優惠待遇,這就要求合資風投的投資佔股需達50%以上,這讓創業者很難接受。合資公司模式也對被投資企業的管理造成了很大困難。最初涉足中國風投行業的外資VC,無論IDG、華登國際、漢鼎亞太,無一例外陷入了“合資企業”的陷阱。在1995年左右,中國市場上的VC們才開始找到通過離岸控股公司投資國內企業的模式(紅籌模式)。

  退出也是大難題,IDG直到2000年才有了在中國市場的第一筆退出,而且不是通過上市,是通過股權轉讓實現的。熊曉鴿談起那時美國的LP不明白怎麼還不退,“其實是沒法退”,當時國內A股發行3年以內法人股不能轉讓,3年以後只能在法人之間轉讓,不能進行全流通。

  從1993年到2000年,近七年沒有退出的日子讓熊曉鴿非常感慨,“真的要賺錢還是要有年頭,看準了一個方向就要堅持一段時間”。

  儘管面臨的問題很多,但這一階段IDG在團隊組建上卻頗有斬獲,早期的投資團隊核心成員先後加入進來。對IDG資本團隊建設頗具意義的組織結構轉型在1999年開始醞釀,由公司製轉變為合夥制被熊曉鴿視作一個關鍵節點,“我們是第一個用合夥制在中國做VC的”,熊曉鴿向記者表示。

  同樣是這一年,規模為1億美元的IDG技術創業投資基金Ⅱ成立。 IDG中國的第一支基金規模為7500萬美元,單筆投資額很小,1998年至19​​99年先後兩次注資金蝶軟件共計2000萬元,是其在華投入大型項目的開端。自此之後,IDG資本日漸成為中國IT領域,尤其是互聯網發展歷程中最具代表性的投資機構之一。

時勢與英雄

  熊曉鴿常以“lucky”來形容IDG資本最初的成功,一是趕上了中國改革開放、經濟起飛,二是趕上了以IT與互聯網為代表的新技術週期的興起。作為風投,與這樣兩股大勢相逢,經歷國家經濟與產業發展的黃金盛年,已然是最大的幸運。

  搜狐、騰訊、百度、搜房、噹噹、8848、3721、易趣……這一長串投資企業名單,讓IDG資本成為回顧中國互聯網發展歷史時,難以繞過的名字。

  這些企業的創始人與IDG資本的攜手,常在後來被描畫為創業英雄的傳奇,但細究當初情形,卻更像是互聯網與風投兩個行當的拓荒者相識於微時的彼此成就。

  IDG資本遇到的,是第一筆“天使”融資消耗殆盡,靠著10萬美元“橋式”貸款度日的張朝陽;是拿著改了6個版本的商業計劃書踏上尋找風投之路的馬化騰;是在互聯網泡沫破滅後的寒冬中進行A輪融資的李彥宏……而這些創業者遇到的,是單筆投資百萬美元上下,採用“廣種薄收”策略,常以合作投資者身份出現的IDG資本。

  風投,作為資本力量的代表,無論出於怎樣的動機,為了維護自己作為少數股東的利益也好,為了符合海外上市的嚴格要求也好,自覺不自覺地希望企業產權清晰、治理規範、信用良好。

  他們共同向公眾呈現了“陽光”財富的創造過程,呈現了與以往不同的成功路徑。

  季琦,這個攜程、如家、漢庭三家納斯達克上市企業的創始人,今年年初在一篇名為《攜程十週年》的博文中回顧當初,“創立攜程時候的我們,都是再普通不過的青年,再普通不過的職業和經歷。30剛出頭,有外企職員,有民營企業主,有國企管理人員,中國像我們這樣的年輕人千千萬萬。”

  而今,熊曉鴿與記者談及他,“到現在為止,VC投資的歷史上,還沒有人像他一樣,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連續創業,7年內3次作為創始人創辦的企業都到納斯達克上市,每家公司的市值都超過10億美元。IDG也是前無古人,連續3次都投了他。”講述這樣的故事,是身為投資人最具幸福感的瞬間,因為有幸見證並參與,目睹一切發生。

  但江湖之上,成敗總是並存,只是成功者為眾人矚目,失敗者往往銷匿無聲。對此,熊曉鴿並不諱言,“我們也有失敗,投資了200多個公司,19個不見了,最重要的一點是要從失敗中學到什麼,還有把失敗的教訓和創業者去分享。”

挑戰與轉變

  很大程度上,IDG資本是與投資企業共同成長的。隨著早期投資企業的日漸成長和成長期投資機會的增多,IDG資本原有的基金規模和投資策略都面臨挑戰。這樣的背景之下,IDG資本開始借助外部力量實現規模擴張。

  2005年11月,IDG與Accel Partners共同發起的IDG-Accel中國成長基金I(IDG-Accel I)成立,預定規模2.5億美元,實際總額達3.1億美元。此前的十餘年間,IDG資本都只有一個LP——IDG集團,從這次融資開始,IDG資本將外部LP引入進來。在3.1億美元的承諾資本中,有2.6億美元來自於世界知名LP,其中80%以上是Accel Partners的長期合作夥伴。這只是IDG資本擴張的開端。 2007年6月28日,IDG-Accel中國成長基金Ⅱ完成募集,預定規模4.5億美元,實際規模達5.1億美元。 2008年6月,規模為6億美元的IDG-Accel China Capital Fund募集完畢。

  IDG資本的投資策略也發生了相應的改變。投資行業從TMT領域向包括傳統行業在內的其他領域擴展。投資階段從以早期投資為主,轉變為以成長期為主,早期、成長期、Pre-IPO投資並存。熊曉鴿向記者表示,“我們繼續保留了做早期的Seed Fund,並且和Accel Partners做成長基金。成長基金的單筆投資規模在2000萬到3000萬美元之間,現在的IDG-Accel China Capital Fund只做3000萬美元以上規模的項目。”2009年8月,IDGVC改名IDG資本,從側面顯現出這種改變。

  還有一個挑戰,是人民幣基金的崛起。 IDG資本的應對相當迅速,今年6月10日,社保基金理事長戴相龍向外透露,將向IDG旗下的和諧成長基金投資12億元,這支人民幣基金的總募資目標為35億元。

  熊曉鴿在採訪接近尾聲時,不斷提到“學習”二字,他說“企業有企業文化,基金也要有基金文化,這種文化是與合夥人的素質分不開的,是大家共同建立起來的。一個基金的管理團隊要做到長盛不衰,我認為一個勤於並善於學習的文化氛圍非常重要,要不斷學習,根據市場變化作出調整。”

  “在分配上也有較為公平合理的激勵機制,大家都能有所參與,這樣就使得在一起待的比較久。有些團隊沒賺錢的時候挺好的,賺了錢就鬧分家,共患難容易同歡樂難,我們可能比較好的解決了共患難和同歡樂。”

  正如IDG資本過去18年在中國曾見證過的,一個國家加速追趕世界的腳步,令很多巨大的變化往往發生在並不遙遠的過去與未來。今日的中國正處於新經濟周期的起點上,面臨著結構轉型的巨大挑戰。創業者與風投,面對的將是愈加複雜的競爭環境,惟有“且學且前行”。

  所有人,仍然在路上。

from:卓越理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