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們討厭谷歌眼鏡——以及一切新技術?

【編者按】本文作者Ron Miller,原文引自TechCrunch

我一直有個理論。當新技術出現時,會有早期支持者接受並使用,而其他人就是唱衰新技術,看到技術最糟糕的一面:這些人基本上都是輕視新技術、無視新技術以及取笑使用新技術的人。然而,盡管有最初的消極反應,技術還是能通過各種辦法成為社會主流,而最初的驚恐不安、錯誤認知都會隨之褪去。

我是在Dean Kamen發明賽格威自供電代步車時註意到這種現象的。你可以回憶當時的情景,人們都認為這是一個噱頭。我還記得當時曾在一個郵件討論組裡爭論過此事,我認為這相當炫酷,而大多人認為賽格威無用或是看起來傻乎乎。最後,賽格威雖然沒能大規模普及,但在城市旅遊區這樣的地方發揮瞭很大的作用。

再回過頭來看看現在人們對谷歌眼鏡的恐懼和厭惡。人們對可穿戴計算機的出現有一種很本能的反應,大多人會盡可能的去往壞處想——谷歌眼鏡肯定會被偷拍愛好者和偵探濫用來偷偷摸摸拍下我們的照片和視頻。人們從來不會想我們現在也在不斷地被智能手機拍照,可能在他們看來,設備在臉上和在手上就是很有差別。谷歌發佈谷歌眼鏡後不久,西雅圖的一傢酒吧就對谷歌眼鏡進行瞭封殺。這之後不久,“glasshole”這個術語就開始成為流行詞匯,專門用來形容那些被禁止使用谷歌眼鏡的人或場合。

maxresdefault

在上個星期的SXSW音樂節上,Kamen表示這種初始的反對是人類本能反應,畢竟人對未知的東西總是會有些恐懼。幾乎所有人對改變都很抗拒,你就希望能一直保持自己現在所認知的。(這讓筆者想起瞭那本很著名的書《誰動瞭我的奶酪》,不願意去改變的老鼠下場就是吃光奶酪,直到餓死。)

Kamen表示人們總是對新技術的誕生原因缺乏想象力,人們到現在還在問谷歌眼鏡的意義何在。他指出這就有點類似於30年前個人電腦剛出現時人們的反應。他們想不通為什麼個人還需要電腦,這不是隻適用於軍事或是商業公司麼?當然,一段時間後,我們接受習慣瞭電腦,現在的話,你能夠想象沒有電腦的日子麼?

Deeplocal的資深創意總監Patrick Miller也曾提過,雖然我們現在已經習慣不經允許就被拍照,我們自己也用移動或社交工具來分享生活的點點滴滴,但隻要想起谷歌眼鏡還是本能覺得被偷窺瞭隱私。你的第一反應會是可穿戴設備讓我喪失瞭決定和控制的權利。

不過雖然有這些消極反應,但也有很多人對眼鏡表示好奇。有個自己有谷歌眼鏡的朋友告訴我說,他喜歡戴著谷歌眼鏡去拍攝關於創業團隊的采訪視頻,因為這種方式不僅非常方便,而且不需要扛著臺攝像機在中間拍來拍去。同時視頻拍完後可以馬上通過谷歌眼鏡上傳到YouTube,無需切換設備。而且在他每次進行采訪時,采訪嘉賓都會不可避免的想要試試谷歌眼鏡。人們有可能會畏懼谷歌眼鏡,但還是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如Kamen所說,應該是由我們來決定該怎樣聰明的使用科技。谷歌眼鏡確實在某些方面算作是真正的改變,但我在佩戴谷歌眼鏡時發現,谷歌眼鏡並不適合每個人,不僅僅是隱私影響。作為社會群體,人們應該在科技到來時定義新規范,不管是Kamen的賽格威、iPhone、谷歌眼鏡、3D打印機還是將要到來的任何新技術。

不管我們做什麼,有一件事是需要銘記在心的:當談到像谷歌眼鏡這樣的可穿戴設備時,我們隻是在這個科技的最初接受周期。不過鑒於SXSW大會上那麼多對新科技的宣傳,我相信人們會越來越接受新科技的,即使你還沒有瞭解它。如果這種情況發生的話,我們一定會忘記關於這些設備的早期爭論,慢慢去接受,去使用,去普及——我們不是一直這樣做的麼?

想起筆者今兒寫的文章,講的是智能手表的存在意義。筆者認為這樣的新科技肯定是歷史新趨勢,不管人們最初對這個趨勢有多麼大的不解甚至是抵觸,最後還是會追隨趨勢,而與趨勢相違背的人就會被淘汰啦,比如說那些沒跟上潮流的大佬們。

Via:TechCrunch

相關:

智能手表存在意義大揭密:以iWatch為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