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成功:看創業失敗者的N種死法

現在什麼最多?創業者最多,CEO最多,在創業大街上隨便拉住人問,十個人裡有九個是CEO。但是自己創業當老板固然有當老板的風光,但是當瞭老板才發現,老板也不容易。其中最糟的情況,大約是今天是這傢公司的老板,明天也許就不是瞭。有項目死瞭的,有甩手不幹的,也有被自己的創業公司給開除瞭的……各種各樣老板“離去”的方式,也夠得上出一本“101種死法大全”瞭。

所以,我們總結瞭一下近年來那些黯然轉身的老板們,他們的夢想夭折的N種原因。其實說死法,實際是在講活法。寫死亡隻是給後人一個警示,供創業者們吸取教訓。真正的死法可能還會有很多,但最終活法隻有一種。

17

死法之一:股權紛爭

還記得泡面吧嗎?曾幾何時,它也曾被看成是一顆明日之星,A輪估值過億。但是現在,也隻是停留在歷史裡的一個名字,三名當初的創始人,也已經分道揚鑣。聯合創始人王沖、嚴霽玥已經被開除,創始人俞昊然還在經營原有原有業務,隻是項目名字已經換成“計蒜客”。

泡面吧的轉折就出現在即將簽下A輪termsheet的前一個夜晚,三位創始人因為股權分配的方案問題,起瞭爭執,團隊決裂,就此分傢。泡面吧發佈官方聲明,正式開除聯合創始人王沖、嚴霽玥,收回各類管理權限。不過最傻眼的大概是泡面吧的員工,不久前公司還即將A輪融資成功,估值過億,一夜之間,原來的老板就已不再是老板……

把它放在首位,是因為這大概是創業公司老板們栽過最多跟頭的一個檻。除瞭泡面吧,當初西少爺幾位創始人散夥我們還記憶猶新,可就在不久前,娛樂媒體平臺首席娛樂官又因為股權糾紛暫停更新。可見,它成為諸位老板們必須當心的死法之首,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啊。

死法之二:股權稀釋,創始團隊控制權喪失

創業者即便不控股,也可以通過技術手段控制公司。但是,技術手段可發揮作用的前提是,雙方的預期是一致的。但卻有一些企業一開始就是奔著控制權來的。
今年7月,一號店董事長於剛和CEO劉峻嶺一起離職。一個月後,傳出於剛重新創業,回歸壹藥網的消息。壹藥網以前曾是1號店的一個頻道,沃爾瑪控股時於剛從1號店收購過來,已獨立融資數輪。就這樣,於剛和自己創辦的1號店再無關系。

早在2010年,由於急於融資,於剛和中國平安達成協議,中國平安以8000萬換來瞭1號店80%的股權。這就是1號店創始團隊控制權旁落的開始。之後的1號店,獲得瞭飛速的發展,但是,中國平安已經開始為退出尋求買主。2011年5月,沃爾瑪入股1號店,通過購買方式逐步獲得瞭51%的1號店股權。自此之後,雙方矛盾不斷,有關於剛和劉峻嶺離職的傳聞也不時傳出,直到今年7月,最終成真。有消息稱,最終實現全資控股一直是沃爾瑪收購的前提,因此,最終1號店的局面,早在沃爾瑪入股時就已埋下瞭伏筆。

將自己的心血拱手讓人,對於任何一位老板來說,都是悲哀的。所以,提醒各位創業者,牢牢控制住公司的控制權。否則,一旦大權旁落,一切就都來不及啦。

死法之三:觀念不合,團隊內訌

俗話說人心齊泰山移,要是人心不齊那麼最終也隻能是散夥。據聽說有利網的劉雁南離職的原因說起來大致是這樣的,他提議未來開展車貸,房貸等多項業務,盡快令公司能完成橫向拓展;而另一位創始人吳逸然主張在主營方向小微企業貸款上完成公司的縱深發展。由於意見不統一,而董事會最終支持瞭縱向發展的建議,劉雁南最終選擇出走,自主創業。

死法之四:高調吹牛死

經常高調吹牛而不做事的人必將被時代所淘汰,最後也隻有死亡在等待著它。大可樂這傢企業就是如此。借力京東金融眾籌的平臺,和“免費”換機的噱頭,丁秀洪的大可樂手機成功吸引瞭大批消費者的關註,不過此次眾籌看起來更像是一次手機的預售營銷活動。以眾籌的名義,借免費換新的由頭,讓消費者們提前預付。如今丁秀洪離職,但作為創始人,卻不給當初的眾籌合夥人一個交代,熱鬧一時的“眾籌免費”,營銷成功,最後卻如此敗北。

死法之五:成瞭巨頭的攔路石

互聯網改變瞭出行,卻也讓打車大戰硝煙彌漫。而滴滴快的背靠騰訊、阿裡等,在合並後,成為出行行業最新崛起的一頭巨獸,撂倒瞭一大批以出行為主的軟件。今年6月5日,現金流枯竭的愛拼車棄子認負宣佈死亡。此前,愛拼車創始人楊洋接連見瞭200多位投資人,卻沒募到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愛拼車最終還是沒有融到第四輪,共經歷瞭三輪融資,最高全國做到2000萬用戶。永遠定格在這個成績上。9月5日,最為商務班車中的開創者、擁有最大用戶市場的考拉班車宣告死亡,原因和愛拼車大致一樣,因巨頭介入商務班車領域而最終沒能拉到融資。

死法之六:風已走,豬落地,轉型滯後

互聯網的時代,慢一步就會成千古恨啊。當年風頭無兩的電商先行者當當,由於沒有其它企業轉型及時,已跌出電商第一陣營。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創業公司成長和隕落的速度更快。

去年上半年陣亡的“易修哥”對此感同身受。這傢起步於山東的公司,想搭建一個對接車主和線下維修店的線上平臺,之後便走馬圈地,而渾然不覺環境變化。這時,以e保養、摩卡愛車、卡拉丁、博湃為代表的上門模式,已悄然取代線上導流平臺,成為資本下註的新賽道,最終,易修哥無奈出局。

死法之七:貿然進入新領域

當一個新的創業項目進入一個新領域時風險是極大的,運氣好的話會成功,如果運氣不好大傢都不買你的單,那麼也難道噩運。燒飯飯創始人張志堅應該對此頗有感受。就在10月13日,曾經被標榜為開創第四種就餐模式的“燒飯飯”在生存瞭11個月之後宣告關門轉型。“燒飯飯”所提供的廚師上門做飯服務並不是大部分用戶的剛需,很難產生重復消費,用戶的使用欲望不強。

死法之八:貪多嚼不爛

作為創業者來說,總想多玩玩花樣,嘗嘗鮮,但是嘗鮮也是適可而止的,如果你沒有把持住,那麼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2012年12月,龔海燕辭去世紀佳緣CEO,進軍在線教育,創辦英語培訓網站91外教。2013年11月打造梯子網,聲稱三年砸4.5億。“梯子”還沒搭好,2014年6月她又推出中小學直播互動線上教育平臺那好網。最終,梯子網、那好網相繼倒閉,龔海燕回歸91外教,但資金已難以為繼。2015年1月,91外教被51Talk全資收購。

死法之九:線下過重死

張毅斌創辦的維絡城,這傢起步於上海的企業開創瞭優惠券打印行業,甚至一度成這個行業代名詞。在業務最火爆的時候,它的2000多個終端機,深入北上廣乃至香港等10個城市。而到瞭2013年,維絡城僅剩不到20個終端機,散落在北京上海兩地不起眼的角落,無人問津。直至2013年3月,維絡城與嘀嗒團宣佈合並。我們發現,它的失敗極其怪異,很多O2O企業都死於線下太弱和項目太輕,而它卻死於過分關註線下和模式過重。

死法之十:錯誤的時間做正確的事

有一種愛情叫找對瞭人但相遇在瞭錯的時間,創業項目也是如此。起得太早,讓後浪拍倒在沙灘上。

愛樂活是一傢做城市生活分享與消費服務的網站。2010年啟動,2011年正式上線。彼時,移動互聯網大潮還沒有到來,大傢的關註點仍在PC端。CEO蔡虎決定2012年下半年再將重心轉到手機端,結果早瞭。項目一直沒有起色。最終整合到百度,支持百度地圖的發展。做得太早,雖然方向對,但點沒踩對。

但是,這些還不是近年來創業公司老板們失敗的全部原因。比如,有在誠信問題上做人失敗“誠信死”的,有後院起火夫妻反目連公司都拖得“離婚死”的,有拿錢太快燒錢死的,拿到融資後茫然不知該如何擴張被自己“過慢死”的……不一而足。有100個人,就有101種死法。但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能夠記住其他人或自己的教訓,好好把現有的項目做活,就是一種成功。

from i黑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