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政客稱射擊遊戲應定為賭博活動

24

一名澳大利亞政客試圖將類似《反恐精英》的流行遊戲定義為賭博活動,並將之寫入國傢法律。

南澳大利亞獨立派參議員克塞諾豐(Nick Xenophon)提出2001年賭博法案早已過時應進行修訂,並將多玩傢第一人稱射擊遊戲定為賭博。克塞諾豐告訴Fairfax Media:“這些在線賭博實際上以未成年人為目標人群。”

2013年8月《反恐精英:全球攻勢》采用瞭“裝備交易”體系,玩傢能將虛擬遊戲世界中獲得的裝備(如“皮膚”)換成現金,該遊戲也因此成為全球最成功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

遊戲裝備根據稀有程度定價,有的可以賣出上千塊,它們可以在玩傢自己的平臺或第三方網站上出售。

遊戲分析公司Eilers & Krejcik Gaming在6月發佈預測說《反恐精英》的裝備賭博去年產生瞭97.4億美元的交易額,其中的25.8%——將近20億美元是在大博彩遊戲中產生的。還有14%(10億美元)來自輪盤賭,5.6%(4.14億美元)來自翻硬幣。據預測,這一賭博市場還將進一步擴大。



裝備賭博活動在年輕人中十分流行,這引起瞭眾多遊戲開發者和學者的註意。一位來自佈裡斯班的年輕人告訴澳大利亞廣播公司說他在裝備賭博上輸掉瞭1800美元,他私自用偷來的父親的銀行卡完成瞭交易。

他還說自己受到瞭頂尖玩傢的影響。這些人在油管(YouTube)和推奇(Twitch)上發佈自己賭博賺大錢的視頻,十分誘人。

南十字星大學賭博教育研究中心高級講師蓋因斯博瑞(Sally Gainsbury)說裝備賭博的真正普及程度和參與賭博的人群年齡跟蹤起來十分困難。她說賭博法必然需要修訂,但將視頻遊戲整體劃歸賭博活動也難免產生爭議,畢竟很多遊戲自身和賭博並不挨邊。但《反恐精英:全球攻勢》和其他遊戲不同的是它的遊戲裝備在現實中具有金錢價值,且備受年輕人的歡迎,這使得與之相關的線上賭博市場收到關註。

維爾福軟件公司運營總監,《反恐精英》的開發者約翰遜(Erik Johnson)在本月初的一次發言中指出自己的公司與賭博的第三方網站“沒有任何瓜葛”。“我們從未從他們那裡獲得任何利潤,公司的市場平臺Steam也沒有搭載將遊戲道具轉化為現實貨幣的系統。”

維爾福隨後命令23傢網站停止使用他們的程序指令和標準,以此抑制賭博活動,但多數網站完全將之當做耳邊風。

克塞諾豐告訴Fairfax Media,這些“陰險”的遊戲正逐漸“墮落為徹底的賭博巢穴,充滿瞭迷惑和欺騙性”;同時也指明2001年賭博法案早已過時。他說他將為下月在國會發佈的相關草案爭取擴黨派支持,草案將明確規定付費玩傢年齡,並要求遊戲在界面上標明賭博警告。

維爾福周日未能給澳大利亞《衛報》提供評論,但他告訴澳大利亞聯合通訊社說相關遊戲網站應當打出警告條幅並屏蔽第三方涉賭網站。

“很多疏忽大意的傢長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孩子受到這些網站的不良影響,墮落成為賭徒,”他說。

蓋因斯博瑞支持法律修訂,指出研究表明經常玩刺激遊戲的人與更強的賭博傾向,反之亦然。但她也提到視頻遊戲賭博並不是最緊迫的問題,畢竟大量的海外賭博網站依然逍遙法外。盡管它們被禁止從事非法賭博活動,但懲罰力度明顯不夠。

“對於賭博法我們有很多需要修訂的地方,在解決視頻遊戲賭博之前很多因素要被納入考量范圍,當然這並不是說遊戲賭博問題就不是重要的問題。”

from:界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