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的崛起:“復仇者”模式所向披靡

盡管在法伊格手上,漫威影業一手制造瞭好萊塢歷史上最為輝煌的票房炸彈神話——《美國隊長》,第一集票房3.7億美元;《復仇者聯盟1》,票房15億美元;兩部《雷神》的票房分別達到4.49億與6.45億美元——但許多電影批評傢和業內人士依舊認為它反復兜售的隻不過是給18歲以下青少年的視覺糖果,極度依賴電腦特技,再配上宗教聖詠一般的背景音樂。

漫威

從某種程度上說,這種指責有一定道理。即將上映的《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其故事梗概並不復雜——作為本集的頭號反派,人工智能機器人奧創,1968年由漫威旗下漫畫傢約翰。佈斯曼和羅伊.托馬斯創造,它的身軀由曾作為X戰警金剛狼利爪材料,漫威人類世界中最強的艾德曼合金構成,由內部微型核反應堆驅動,能進行自我升級與復制。在誕生後,冷酷無情的人工智能計算促使奧創相信,隻有滅絕人類,才能給整個世界帶來真正的和平:聽起來像一個老套經典的技術進步時代寓言,技術的進步最終脫離瞭天才的控制,背離瞭其設計初衷,給人類帶來瞭意想不到的災禍。

然而無論是作為制片人的法伊格,還是導演喬斯.威登,都反對把《復仇者聯盟2》簡單看作長達兩個小時,立意簡單粗暴的電腦動作特技集錦。他們認為,成功的電影,首先是劇情的勝利,以及其人物性格與沖突的吸引力共同構成的。“觀眾最後會陷入正常的移情作用,認同這些人物是真實存在的,他們的情感也是真實存在的。反派機器人奧創,是托尼.斯塔克的發明,倒不如說是他內心深層次焦慮的產物。”威登對記者說,在長度半小時的剪輯嘗鮮版中,“猩紅女巫”在托尼.斯塔克闖入九頭蛇秘密基地的時刻,巧妙地在瞬間操縱瞭他的思維。斯塔克腦海中出現瞭恐懼的末日幻想,復仇者聯盟的同伴們屍橫遍野,曾在第一次紐約之戰中落敗的齊塔瑞星侵略者再次蜂擁而來:“內在焦慮引發瞭斯塔克的恐懼,他決心不惜一切代價來保衛自己現有的一切,這是一種過度應激反應,而這正中九頭蛇組織的下懷。”

法伊格告訴我們,前幾天在洛杉磯,有大約500名鐵桿漫威影迷組織瞭一場為時29個小時的馬拉松看片會,一氣觀看瞭11部漫威影業出品的超級英雄電影,中途不斷有好奇的觀眾加入他們的行列。“漫威每一部電影都盡量能夠使得那些對角色背景和漫畫原著知之甚少的‘麻瓜’都能毫無障礙地欣賞,從而激發他們深入瞭解的興趣,並且認知到,漫威不是一小撮有社交障礙的怪胎所鐘愛的小眾文化,而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

並購與新生

不過,在15年前,“漫威”已經和旗下那些高齡超級英雄一樣,距離“酷”越來越遠。“漫威已經超過30年沒有向讀者提供過一個令人眼前一亮的新英雄瞭。”西恩。豪威在《漫威漫畫——未經透露的故事》中寫道,漫畫專營店裡再也看不見那些歡欣鼓舞的孩子的面孔,而是那些步入而立之年的傢夥,隻是憑借著某種慣性,才會每周四(新漫畫發售日)走入店內。1989年,漫威幾乎破產,兩年後,Odd-Lot Trading公司的創始人艾薩克.帕爾馬特(Isaac Perlmutter)將漫威和自己掌控的玩具企業Toy-Biz進行瞭並購,他為漫威勾勒出瞭日後成功商業模式的雛形:通過勸說踟躕不前的好萊塢制片公司將漫威旗下的超能英雄搬上大銀幕,從而推動玩具產品的銷售。

盡管如此,漫威的生存很長時間內隻能用“掙紮”來形容,漫畫實體出版業的衰落,迫使它隻能通過將旗下超級英雄人物的電影拍攝權不斷出售來維持運轉,更像是一頭任好萊塢各大制片公司榨取的乳牛。“X戰警”系列在福克斯手中,環球影片拿走瞭“綠巨人”系列,1999年,漫威以700萬美元的價格將《蜘蛛俠》電影版的版權賣給瞭索尼,而通過《蜘蛛俠》前兩部電影,索尼賺到瞭大約16億美元,然後其中隻有7500萬屬於漫威,這種局面直到2005年漫威影業公司成立才得到扭轉:它從美林銀行得到瞭一筆2.25億美元的貸款,兩年後,年僅33歲的法伊格臨危受命,當上瞭漫威影業總裁。

早期的超級英雄影視作品之所以未能獲得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電影特技與拍攝技術的局限,無法將漫畫中的奇觀世界完整而精確地呈現:1941至1943年,派拉蒙制作瞭8部超人主題動畫片,而首次超級英雄出現在電視屏幕上,是擅長拍攝小成本B級電影的Republic電影公司於1941年拍攝的《驚奇隊長的冒險》,由著名西部片明星湯姆.泰勒主演。兩年後,泰勒還在屏幕上第一次扮演瞭“美國隊長”,這也是漫威超級英雄第一次走上大銀幕。然而這些作品都隻不過是一些不溫不火的應景之作。直到1978年,華納兄弟公司拍攝的電影版《超人》與1989年提姆.伯頓的《蝙蝠俠》、1998年新線公司投資的《刀鋒戰士》,以及2000年的《X戰警》一道開啟瞭日後超級英雄夏日票房炸彈的基調——電腦特技、簡化與重新安排的敘事主線,以及合適的大牌演員。2002年,由索尼投資、擅長B級恐怖片題材的怪傑導演山姆.雷米聯手托比.馬奎爾的《蜘蛛俠》票房達到史無前例的8.2億美元。

在成立伊始,漫威影業的前途並不為業界所看好,在美林銀行的投資協議中,每部漫威出品電影的預算上限不得超過1.4億美元。真正讓漫威影業像綠巨人佈魯斯.班納那樣,搖身變為筋骨雄偉巨人的轉折點,是2009年底,覬覦已久的迪斯尼出手瞭,斥資40億美元收購瞭漫威。

這樁巨無霸式的娛樂巨頭聯姻,無論對於迪斯尼還是漫威來說,雙方似乎都能各取所需。“對於漫威擁有的大量魅力角色來說,迪斯尼是一個完美的新歸宿,我們可以通過迪斯尼成熟的全球化營銷渠道實現品牌增值。”在並購發生後不久,漫威公司一位管理層成員對本刊記者說。同樣,漫威的加盟對於迪斯尼來說也是一劑強心針,2009年的經濟衰退,導致迪斯尼旗下主題公園與DVD業務銷售的急劇下滑,在第三季度財務報表上,盈利下跌瞭26%,純收入從12.8億美元下降到9.54億,迫切需要找到全新的贏利增長點:在並購前一年,由漫威出品的《鋼鐵俠》第一部,全球票房5.8億美元,漫威隻需向發行方派拉蒙支付其中的10%;雷曼兄弟公司2009年7月的一份分析報表中指出,每年的第二季,越發成為玩具巨頭借助夏季票房炸彈大撈一票的時候,它將貢獻公司大約50%的年度銷售額,尤其是針對男性玩傢的玩具品牌銷售,這塊巨大的餡餅可是以往隻能靠《乖乖女大明星》與《迪斯尼公主》等籠絡6歲至12歲女性兒童的迪斯尼可望而不可即的。

作為好萊塢最雄心勃勃的“品牌獵手”,近年來先後被迪斯尼納入旗下的品牌和企業包括“維尼小熊”,2006年斥資74億美元收購瞭動畫巨擘Pixar,緊接著是體育專業頻道ESPN以及ABC電視網。2012年,迪斯尼又斥資40億美元收購瞭盧卡斯電影公司,得到瞭“星球大戰”系列的獨有版權,從而不斷地填補著在內容好傳播渠道上的各種空白。去年,迪斯尼旗下電影公司因動畫片《冰雪王國》而獲得瞭15.5億美元的利潤,今年業界明確持續看好迪斯尼的業績,原因隻有兩個,漫威的超級英雄和邪惡機器人奧創,以及《星球大戰:原力蘇醒》然而,在並購之初,許多業界分析人士依舊認為迪斯尼是在冒險,超級英雄主題電影本身具有票房高風險性。福克斯於2003年發行的《夜魔俠》,全球票房隻有大約1.8億美元,而由鼎鼎大名的獨立電影發行公司獅門推出的《懲罰者》成績則更為慘淡,隻有不到5800萬美元的票房成績。2008年意圖雪恥的《懲罰者:戰爭地帶》,甚至連3500萬美元的拍攝成本都沒有撈回。同時,作為漫威立業之本的漫畫出版業也在式微,整個2009年,全美隻有6部漫畫單行本的銷售額突破10萬冊。“在漫威擁有的5000個漫畫英雄中,真正值得迪斯尼為之啟動全球出版與營銷平臺,最終贏利的,不會超過100個。”《福佈斯》雜志專欄作傢斯蒂哈爾.帕普如是評論。

法伊格回憶說,2009年並購談判間隙,自己在紐約見到瞭迪斯尼首席執行官羅伯特。伊格,兩人在許多問題上意見一致:“伊格的戰略很明晰,需要更多富於魅力,能夠被搬上大銀幕、有線電視以及主題公園的角色。”當時,伊格和帕姆特的談判是在極端機密的情況下展開,為瞭評估自己可能得到的無形寶貴資產,伊格組織瞭一大批公司實習生詳細閱讀可能搜集到的所有漫威漫畫書,瀏覽瞭它所擁有的超過8000個漫畫英雄與反派人物,答案顯而易見,這是一座沉睡的金礦。

所向披靡的“復仇者”模式

按照好萊塢的管理模式,影片制作公司通常會雇用制片人來負責每一部影片的創意與拍攝,但漫威卻認為此路不通,為瞭保證漫威超級英雄金光閃閃的形象一成不變,漫威影業成立瞭一個六人委員會,包括法伊格、漫威影業副主席路易斯.狄索波西托、漫威出版業務總裁丹.巴克利、漫威首席創意官喬.奎薩達,以及漫畫作傢佈萊恩.邁克爾.本狄斯等。一開始,好萊塢對這種安排嗤之以鼻,認為由此創作出的影片將毫無生命力,然而由於法伊格的天賦,對超級漫畫的熱愛以及委員會的信任,這種預言最終瓦解:“我們都是漫威的超級‘粉絲’,在頭腦風暴的過程中出現分歧很正常,每個人都有一套把劇本中的場景達到最佳視覺效果的看法。”

法伊格回憶說,當漫威籌拍《美國隊長》第一集時,委員會在劇本的年代設定上意見不一,法伊格堅持按照漫畫時間軸正向敘述。“我們確實準備瞭一個雙重劇情線的劇本,一半故事發生在‘二戰’時期,一半發生在現代,但感覺這樣會讓觀眾難以理解。”在他看來,讓影片描述瘦弱的史蒂夫。羅傑斯如何志願參加瞭美國軍方的超級秘密試驗,並在“二戰”中如何為擊敗納粹以及邪惡的秘密組織九頭蛇貢獻瞭自己的力量,並最終為瞭拯救世界而長眠於北極冰層之下,這樣才能讓觀眾理解,沉睡瞭70年的羅傑斯發現自己身處21世紀時所遭遇的巨大孤獨與心理疏離感。

在法伊格看來,漫威的超級英雄電影必須首先迎合那些硬核漫畫“粉絲”挑剔的審美,“如果鐵桿漫威迷都開始拒絕,那麼每個觀眾都會不滿”。這種體制最初的成功,來自2008年首部《鋼鐵俠》。新線電影公司徒勞無功地想把托尼。史塔克搬上大銀幕已經很多年瞭,在漫威影業接手之後,法伊格決定把故事背景“與時俱進”地從“越戰”時期修改到阿富汗戰爭時期,但基本情節依舊不變,斯塔克因險些喪生於自己企業研發的武器之下而被迫制造瞭那套神奇的盔甲,並決心利用自己的工業設計天賦使自己成為一名超級英雄,一些參與的劇本寫作專傢認為這個設定過於淺顯,但在法伊格的堅持下,他們屈服瞭。

在成功制作瞭多部以單個英雄為主題的動作影片後,2012年的 《復仇者聯盟1》是另一次大膽的冒險試驗。“既然超級英雄們能夠在一些漫畫作品中同處一個宇宙空間並肩作戰,那麼為什麼不在電影作品中也做到同樣的事情?”法伊格告訴我們,“但是,如果失敗,漫威電影可能失去我們之前小心翼翼建立起來的一切。”

然而,法伊格的擔心有些多餘,之前的《鋼鐵俠》、《雷神》以及《綠巨人》等單英雄主題電影已經成功地吊起瞭觀眾們的胃口,仿佛職業體育愛好者在觀賞完常規賽事後,對全明星賽更加期待一般。在並購發生後不久,一些迪斯尼高層曾向法伊格建議,是否應該先拍攝《復仇者聯盟》,令觀眾熟稔這些角色並收到積極反饋後,再拍攝《雷神》或者《美國隊長》。 但法伊格堅持認為必須讓觀眾首先對這些超級英雄產生“單體性”的瞭解,才會更加沉溺於他們組成英雄聯盟後所發生的故事。

《復仇者聯盟》第一集高達15億美元的票房,是好萊塢全球票房排行榜上的第三名。一夜之間,《復仇者聯盟》的成功,迫使好萊塢各大電影公司都試圖拷貝漫威的“復仇者”模式:環球影片準備將在明年上映《新木乃伊》,打造自己的“怪物復仇者聯盟”,將吸血鬼、科學怪人等角色共聚一爐。而華納聯手老對頭DC漫畫的《蝙蝠俠VS超人——正義黎明》也在積極籌備,然而法伊格感覺自己已經穩操勝券,《正義黎明》的檔期已經悄然改到瞭明年3月,正是《美國隊長3:內戰》上映日期前一個月,仿佛西部片中的槍手對決,一方已經先眨眼瞭。

如果說超級英雄在電影銀幕上是一些木偶,那麼賦予他們靈魂與魅力的是導演。漫威影業一向以大膽采用新人導演而著稱:“我們對漫威影業自身的制作團隊非常有信心,他們熟知這些角色,並且擁有第一流的技術,所以我們並不需要一些全知全能的傢夥坐在攝影機取景器後面,而是需要一些有趣、擁有獨特視角的人。”法伊格在談到為何選擇喬斯。威登來執導這部作品時解釋說:“威登擅長刻畫一些古靈精怪、特立獨行的角色,當我看過他的《吸血鬼獵人巴菲》後,我在心裡說:對,就是他瞭。”
威登並不是一個狂熱的電腦特技迷戀者。“我需要綠屏,但我不喜歡它,我也不認為電腦特技徹底毀掉瞭演員表達自我的空間。”喬斯.威登告訴我們,“在我們確定詹姆斯.斯派德出演奧創後,工業光魔迅速利用電腦CG結合詹姆斯的臉形,為奧創設計出瞭幾十種不同的表情,每個觀眾,包括詹姆斯自己,都能透過奧創的機械外表看出,那是一個演技出色的演員,不是一個冰冷僵死的東西。”

無論如何,離開瞭電腦特技,那麼再精彩的演員表演也會黯然無光。“我們現在可以大膽地將所有要求呈現的東西毫無保留地寫在劇本中,因為我們相信工業光魔(ILM)和其他特技公司的能力,我們想要什麼,他們都能做到。”法伊格對我們說。漫威影業的長期合作夥伴,工業光魔視覺效果總監傑夫.懷特坦陳,近年來漫威電影所動用的技術力量,每一次都在挑戰整個好萊塢電腦特效行業的極限:哪怕是一個普通角色在神盾局空母基地中隨意走動的畫面,背景中也要疊加上百個計算機CG背景道具。“奧創紀元一開頭,‘復仇者聯盟’五人組合集體在一個畫面中出擊的鏡頭看起來很酷,但是為瞭這寥寥一分半鐘,整個計算機特效部門聯合工作瞭好幾天才能完成所有的後期渲染工作。” 法伊格告訴記者,盡管不能透露具體數字,《復仇者聯盟2》是漫威影業歷史上特效制作費用最為昂貴的電影,“但我相信這個紀錄將會在不遠的將來被打破”。

在《美國隊長2:冬日戰士》中,美國隊長不帶降落傘從一架神盾局噴氣機上跳下的鏡頭,是由著名特技電腦制作軟件Scanline VFX完成的:軟件首先拍攝瞭一艘CG噴氣機穿越雲層的鏡頭,然後用FLowline流體設計軟件制造出瞭惟妙惟肖的海面,以及一艘純粹由CG制成的神盾局衛星航母“雷姆利亞之星號”——其原型則來自對停泊在長灘的海上發射集團發射指揮平臺與發射船“指揮官號”與“奧德賽號”進行的LIDAR掃描建模。跳躍而下的美國隊長也是精確建模後的“數字替身”演員,克裡斯.埃文斯隻是先期在綠屏前完成瞭這個驚人的跳躍動作以完成動態捕捉而已。

比起埃文斯,扮演綠巨人的馬克.魯法洛則要讓特效制作人員頭疼得多。為瞭讓綠巨人的表情能夠完全擬真,“工業光魔”用許多臺高解析度數碼相機同時對魯法洛的頭部進行拍攝,清晰到幾乎每一道毛發和皮膚紋理,以及每一種細微的表情變化,然後建立實體模型,再對其進行激光掃描,在計算機中逐次合成為綠巨人。然後讓魯法洛本人全身帶上動態感應捕捉器。在綠屏前拍攝大部分綠巨人的動作,最後與圖形工作站建立的綠巨人模型結合,再加上計算機虛擬背景,才能拍攝出完全具備真實性的綠巨人畫面和鏡頭。

鋪網

不知不覺之中,漫威影業已經鋪開瞭一張大網,用縱橫交錯的故事與人物主線,以及周邊產品銷售牢牢地將消費者包裹其中。於2014年底公佈的漫威第三階段影片拍攝計劃中,除即將公映的《復仇者聯盟2》以及《蟻人》,還包括2016年6月的《美國隊長3:內戰》,11月的《靈怪博士》,2017年7月上映的《雷神:諸神的黃昏》以及11月上映的《黑豹》。在接下來的2018年,漫威“粉絲”還將迎來《異人族》(The Inhumans)以及《復仇者聯盟3——無盡之戰》,不僅如此,漫威還打算觸碰另外一個雷區:女性超級英雄主題電影,而首個確定搬上大銀幕的卻是名不見經傳的“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不僅如此,由於《超凡蜘蛛俠2》票房的失利,近日索尼被迫向彼得.帕克的老東傢求援,與漫威達成瞭全新的合作協議,由漫威負責拍攝《超凡蜘蛛俠3》,並且允許漫威在未來階段的超級英雄電影中啟用這一經典角色。“我們當然歡迎更多角色回傢。” 法伊格說。資深漫威“粉絲”都深知,在《美國隊長:內戰》原著漫畫中,蜘蛛俠占據瞭十分重要的核心地位。

“我們從不擔心觀眾會對一年誕生多部超級英雄大片感到膩煩,隻要你能夠不斷地拿出讓他們耳目一新的東西。” 法伊格充滿自信地對我們說,“選擇哪個角色搬上大銀幕,並不是死板地看以他們為主角的漫畫銷量,而是看他的故事是否足夠精彩,能夠被改編為電影劇本,以及整部作品的世界是否能在畫面上構成足夠的奇觀,打動全球不同地區、不同文化范圍內的觀眾。比如蟻人,主題漫畫銷量一直不溫不火,但是他能夠成功地縮小自己的身體,召喚昆蟲並且擁有驚人身體機能這個點非常吸引觀眾,而且電腦特技制作水平也足以描繪一個以微小昆蟲視角中放大的現實世界,我們斷定觀眾肯定會為之瘋狂。反過來,隨著電影的上映,一些原本在漫畫銷量上停滯不前的作品和人物會再次獲得關註和青睞。”

與電影大屏幕產生的震撼相呼應,漫威不失時機地將那些與漫威英雄電影中出現的“二線角色”通過制作衍生電視劇“變現”。繼“神盾局特工”與“特工卡特”後,漫威與迪斯尼旗下的ABC電視制作公司合作,宣佈將逐次推出四部電視劇集:《夜魔俠》、《盧克凱奇》、《鐵拳》與《傑西卡.瓊斯》,通過在線影音播放租賃巨頭Netflix播放。而最終,這四位二線英雄將在電視屏幕上效法“復仇者聯盟”組成英雄組合“防衛者”出現在電視觀眾面前。

from:三聯生活周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