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外星人:探秘UFO背後的產業鏈

外星人還沒有正式出現在地球上,就已經被地球人消費了。隨著最近幾年世界各地頻發UFO目擊事件,鋪天蓋地的是大堆加以佐證的視頻和圖片。真真假假背後,不容忽視的現實卻是,一個緊緊圍繞“外星文化”展開的龐大產業初具輪廓。

UFO滿天飛

8月6日,國內某知名視頻網站上,一個名為《廣州582公交車上UFO高清抓拍》的視頻首次現身。

視頻全程只有4秒多,但很清晰,一個美國科幻片裡常見的飛碟狀物體,出現在上空。視頻中呈現的物體顏色為灰白色,底部有6台“推進器”,拍攝地點顯示是在岑村公路附近。視頻中唯一的話語是拍攝者說了句:“我現在拍下來。”

事隔短短23天,8月30日,網上又出現一個名為《廣州岑村巨型UFO 飛碟抓拍》的視頻。而這一次,終於徹底刺激了網友敏感的神經——

第二個視頻共30秒,這個飛碟狀物體又再次出現在廣州岑村池塘上空。飛碟狀物體由遠及近飛來,一度離水面非常近,最後一個鏡頭更是一個大特寫,連飛碟底座的燈都看得清清楚楚。在這個視頻中,出現了多名觀眾驚呼的聲音。

這個視頻後經網友“三好青年RO-COCO”在微博發布後,短時間內被轉載了8萬多次,評論達數万條。

短短幾小時過後,第一個分析帖高調現身。

在這篇名為《廣州582公交車高清UFO》的分析帖中,發帖人自稱是一個專業從事攝像後期製作的工作人員,其用專業的口吻逐一解讀了該視頻:一.鏡頭感、視覺差配合得天衣無縫;二.前後景合成全無破綻;三.市民頻繁推拉變焦情況;四.材質紋理異常真實。

最後,該網友得出結論:“視頻應該是真實的,要是國人有能力做出這種水平的短片,那科幻特效就輪不到好萊塢一家獨大了。”

如此專業的判斷,迅速得到了大批網友的支持。

在視頻發布13小時後,知名民間科普組織松鼠會也站出來說話,但提出的卻是跟上述發帖人截然相反的觀點。

之後幾天,各路媒體和專家紛紛介入。有媒體甚至親赴當地尋找目擊者,而動漫專家、電視台製作人、中科院等專家教授也從各角度對視頻進行了分析。

除此之外,8月20日,我國多個地方的目擊者聲稱自己看到了UFO,一時間產生了大量的UFO圖片和視頻材料。沒想到僅一個月之隔的9月26日,我國再次出現奇異UFO事件……

幾乎每一個目擊者都聲稱自己提供的證據絕無半點造假,事實是否真如他們所言,UFO們竟然集體選擇在今年探訪中國?

本次事件的UFO視頻集錦:http://bbs.ixiaoma.com/thread-55123-1-1.html

UFO的飛行邏輯

試想中國幾千年的文明史,有確切證據的UFO記載少之又少,為何一直到商業文明突飛猛進的近十幾年,這樣的事件才開始層出不窮?

“這不可能只是出於個人興趣,而是一場精心策劃的眼球炒作!”

當記者聯繫到國內知名網絡營銷策劃師艷影帝,對於本次UFO事件,他毫不猶豫地給出了這樣的結論。

仔細觀察這次UFO傳播事件,的確能從中發現諸多人為操作的痕跡。

據艷影帝透露,任何炒作行為都必須要遵循一個原則,即假定事件或人物真實存在。只有在確定了這一點過後,才能產生爭議的焦點。如果一開始就能明確知道事情有假,事件也就缺乏了討論的意義。

一個典型的案例是艷影帝曾受相關方委託炒作今年中國達人秀亞軍“菜花甜媽”,因為如今的觀眾對於完全出身草根的明星具有天生的好感,但如何證明呢?就讓她去賣菜,那怕是只賣一天,只要把她在賣菜時的視頻拍攝下來作為證據上傳,基本上就能在第一時間贏得網民的信任。之後當然會有幾個回合的真假之辨,這恰恰是炒作方希望得到的結果,畢竟有討論才預示著炒作行為成功的可能性。

這事實上構成了事件炒作的第一環,這一環上潛伏著大量的推廣公司,他們作為事件內容和證據的生產者,承擔的是製作素材、第一時間發布及初期人氣維護的功能。

跟事件炒作相比,炒作人物的利潤來源更直接,不僅僅是被炒作者需要支付炒作費用,業內如爾瑪一樣的推廣公司在炒紅了人物之後,還會參與人物的商業活動從中賺取經紀費。

但一個UFO視頻中間未植入任何的商業信息,又如何獲取利潤?

曾震驚中外的“羅斯維爾事件”為我們提供了其中一條參考路徑:一名自稱是美軍攝影師的人,將號稱是以16毫米柯達黑白膠片拍攝的90分鐘現場紀錄片以十萬美元賣給了英國影片發行人雷•桑蒂利,並將之翻製成錄像帶,賣給各國各地電視台。當然,事後被證明這純粹是一個騙局。

當然,要想做到直接賣片子版權掙錢,對於技術和製作成本的要求過高,而普通的公司或者個人根本無法達到足以亂真的效果。另一種形式的商業合作應運而生。

2008年3月,一個渾身散發著藍色光芒的飛行體出現在杭州蕭山地區上空,一個小時後,名叫“豬豬”的網友在某論壇上發布了自己目擊UFO的帖子,隨帖還上傳了多張照片,之後出現了跟本次UFO視頻事件類似的討論局面。就在大家為照片真假爭論不休之際,某地產商果斷站出來闢謠稱照片中所示“UFO”實為他們公司用來宣傳的夜光熱氣球。

這成為當下事件炒作的一條普遍路徑,也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埋單”效應,當一個事件炒火之後,誰站出來埋單,誰就能最大程度上吸引住眼球。當然,這些埋單者即是藏在推手公司幕後的客戶。

果不其然,就在《廣州岑村巨型UFO 飛碟抓拍》視頻發布後第七天,一個名為“廣州蛻變設計”的視頻製作工作室站出來為視頻埋單。

本刊記者聯繫到了這兩個UFO視頻的製作者廖光華,對於該UFO視頻,廖光華的說法是:“完全出於個人興趣。”這樣一個視頻,製作時間不到一天,無論是從製作難度還是製作成本上講,絕對不值一提。

作為整個事件中最靠近真相的一環,事實是否真如廖光華所言,只是一場自娛自樂的小把戲?如果不是,那麼接下來要站出來埋單的商家又會是誰?

藏在深處的莊家

事實卻是,據相關機構統計,截止到目前,全球共發生過大約11萬起有“證據”的UFO事件,這個數字並以平均每年1000起的數量遞增。而其中90%以上被揭穿假相,其間既沒有植入任何商業信息,最終又無商家站出來埋單,那麼這些製作方炒作UFO的動機又是什麼?

有利益,才會有動機。

要找到答案,或許我們應該換個角度先分析UFO事件炒熱之後,最終獲得利益的是那些人。

記者在搜索引擎上鍵入“UFO”,出現結果最多的除了各式各樣的UFO目擊新聞,還有相當一部分是外星玩具廠商廣告,就在國內某知名視頻網站上,幾個以《全球最暢銷飛碟玩具》作為標題的宣傳視頻點擊量同樣不低。 UFO的大熱無疑為其產品的銷售帶來最直接的帶動和影響。

而在文化產業領域,大凡貼上“外星人、UFO”標籤的電影和書籍必定受到市場熱捧,遠到上世紀推出的《外星人ET》,近到剛剛上映的《牛仔和外星人》,外星題材下誕生的票房冠軍不勝枚舉。

就在2009年11月,電影《2012》上映期間,艷影帝所在的機構曾受到湖南省院線的聯合委託,在湖南省範圍內進行電影宣傳。當時他們進行了為期15天的炒作,但整個炒作過程完全未提到電影《2012》。

“如果是明顯的宣傳,民眾總是會產生天然的抵觸,到最後極有可能得不償失。當時我們主要是充分營造對於'世界末日'的輿論焦點,吸引和挖掘廣大市民的好奇心,而這個時候,市民自然而然會對一切跟'世界末日'掛鉤的事情產生興趣,電影在此時上映,必然能收穫更好的票房。”艷影帝跟記者解釋。

這樣一場推廣的費用大概是50萬元。事後據院線方統計,這樣一場炒作過後,在湖南省範圍內大約拉動了2000多萬元的票房。

而據艷影帝透露,大多數UFO事件的炒作更多的其實是一些地方景區在推動。搜索大量的UFO素材,我們發現絕大部分視頻是以《某景區惊現外星人UFO》作為標題。 “現在各大城市都積極推廣旅遊,因為旅遊是直接可以帶動城市的多項發展及消費。而UFO成為吸引遊客好奇心最有效的噱頭——畢竟誰都希望自己能在UFO曾經出現過的地方成為新的目擊者。”

這種地方幕後授意炒作的方式其實在歐美地區早已司空見慣。

美國是UFO最盛行的國家,而美國62號街區如今就以外星人及飛碟紀念品出名,51號地區更是因盛傳其保存有外星人的遺骸而成為新崛起的旅遊勝地。新墨西哥州的羅斯威爾甚至將外星人文化打造成為城市標籤,一直享有“UFO之都”的美譽。

這些人或組織事實上構成了整個事件炒作的第二環,他們長期潛伏在事件背後,授意推廣公司維護輿論走向,承擔整個炒作事件需要的花費。他們才是推廣公司幕後的操控者,同時也是整個事件最大的獲利者,但大多數情況下,參與討論的民眾全然感覺不到他們存在。

然而,即便是有商家甚至不止一個商家在幕後操作,商家的信息被公眾所知曉了之後,是否就意味著這樣的炒作完整實現了跟商業的對接?

產業寄生者

作為炒作的出資方和控制者,莊家最大程度地利用炒作結果帶來的價值自然無可厚非。

但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卻為這樣一場炒作提供了另一種生長模式。

一旦炒作啟動,單憑推廣公司以及無法形成有效互動的水軍,根本無法完全控制輿論的走向。這個時候,那些密集寄生在產業鏈條末端的分散力量則輪番登場,共同構成整個產業鏈條的第三環。

UFO研究會的存在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代表。

目前國內幾乎每個省會都至少存在一個UFO研究會,性質均屬於民間組織。北京、山西、上海等地的UFO研究會是其中的佼佼者。

記者輾轉聯繫到了山西UFO研究會的資深會員範銳,其關注UFO事件已長達十年時間。而這樣的研究協會只需要有固定辦公地點、50名以上固定會員,即可到市級以上民政局申請註冊,拿到合法組織的認證資格。

而研究會的主要資金來源則是會員繳納的每年20元~100元不等的會費。範銳在採訪中曾多次向記者抱怨“資金相當短缺”。與之相對應的是,研究會除了要承擔每月組織討論的會議成本、每年參加一次國家舉行的“科技宣傳日”等活動的花費之外,還要定期出版發行內刊,單憑會員繳納的會費自然是捉襟見肘。

如何創收,成為大多數UFO研究會需要面對的難題。

網絡UFO研究會一位不願具名的會員私下跟記者透露,目前很多UFO研究會在會員義務上都有著這樣一條明文規定:定期寫作高質量的以UFO作為題材的文章。

相比普通的網絡水軍,這些會員具備一定的專業知識,大多數對於當下發生的UFO事件都有著各自獨到的看法——而這些定期被要求撰寫出來的文章,則成為在UFO事件討論中頻頻出現的“技術分析帖”的來源。藉此吸收發展更多會員,收取會費則成為他們最直接的回報。

一般情況下,這樣的文章通常會流向下一個接棒者——UFO網站。

UFO研究會與UFO主題網站之間同樣存在相互寄生的關係:由於資金問題,UFO研究會根本無力承擔網站建設及維護所需的資金壓力,其文章又急需發布的出口,UFO網站能提供研究會需要的成果展示平台。作為回報,各地研究會高質量的內容更新、大量的活躍會員成為UFO網站吸引廣告商的一大籌碼。

就在國內某知名UFO網站的主頁上,記者留意到,這裡的內容更新頻率極快,其下屬論壇上一個普通帖子的點擊量也可達到上千的數量級。而點開其中的每一個網頁,在醒目的右側廣告欄中,總是會有天文望遠鏡、UFO模型等周邊產品的銷售鏈接。

此外,視頻網站因其長期穩定的超高流量,也在其中扮演著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幾乎所有涉及到UFO的視頻都是首發在諸如優酷、土豆等視頻門戶網站上。而這樣的視頻因為題材的獵奇性,往往能為網站帶來極高的流量,因而常常會被網站方主動放到視頻推薦位,而流量又能直接轉化為廣告籌碼。據艷影帝透露,目前優酷網在每個視頻開播前緩衝時間播放的廣告價碼已經高達80萬元每天。

這已經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條,產業鏈的上游是隱藏在深處的莊家,他們作為炒作的發起者和出資方,最大程度地享受炒作帶來的好處;推廣公司成為內容製造者及初期傳播者,獲取推廣費用及承擔輿論可能施加的各種負面聲音;視頻網站成為展示平台;民間研究會負責引導輿論,提供分析素材;專業論壇則提供口水戰場。

可即便如此,就真的意味著一切都萬事俱備了?

最後的推手

就在岑村UFO視頻最火熱的那兩天,記者留意到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在微博集中註冊了大量以“UFO、外星”等關鍵字作為ID的微博賬號,其中一個叫“搜索外星人”的賬號僅僅發布了4條微博,就收穫了數万粉絲。這樣一個賬號,之後無論是自己經營,還是賣到推廣公司,都將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而這一切,當然全靠粉絲捧場。何以見得粉絲就必然會對UFO事件加以關注?帶著這樣的疑問,於是有了《商界》記者跟國內知名推廣公司“第一推手”某員工的這樣一段對話:

“為什麼會選擇UFO作為炒作對象?”——“因為UFO肯定能炒紅。”

“為什麼這麼有把握?”——“因為現在的網民很無聊很浮躁,出點事就想出來罵,而越來越多的UFO造假曝光,恰恰為網民提供了足夠的罵點,當然有人罵就有人捧,這就形成了所謂互動。”

說到底,一起炒作要想成功,能否最大程度地刺激民眾神經才是決定性因素。滔滔民眾的獵奇心理成為今天UFO滿天飛的最後推手。

這就類似於目前大量存在的農產品炒作,一旦有人帶頭,各方力量則會自發加入到炒作行列,並根據各自對於整個炒作事件的貢獻獲取不等的好處。而大多數情況下,民眾的反應往往是一邊開罵一邊忙著囤貨。

跟傳統的事件炒作相比,UFO的炒作更具隱蔽性,莊家樂於出錢、民眾樂於參與。即便揭穿真相,承擔負面聲音的往往是站在最前面的推廣公司,全然與商家無關。 ——擔負罵名恰恰成為推廣公司承接下一單業務的資本。

至於UFO到底是否真實存在,早已不是重點。頻發的炒作事件背後透射的是整個商業時代的集體浮躁,商家千方百計從各個領域拉開可供口水的素材,民眾或捧或摔自得其樂。而事實本身如何,對於盤踞在整個鏈條上的利益方而言並不重要,他們的目的僅僅是收穫利潤;對於芸芸看客而言,更不重要,他們圖的頂多也就是看個熱鬧。

本文來源:商界 作者:王明勇

 

特別注意:本站所有轉載文章言論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所提供的攝影照片,插畫,設計作品,如需使用,請與原作者聯繫,文章轉自alibuybu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