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中國電子競技期待改變

Gamelook報道/體制好比一面靶子,誰都可以打上兩槍。談論體制問題實在是再容易不過。在如今這年月坐個出租車,司機都能跟你說體制說上一路,小區樓下老大爺都能直通中南海,說體制實在不是什麼有技術含量的活兒,而且於事無補。但對於中國電子競技來說,可能連這塊靶子都還沒有。體制之所以被人關註,是因為它的存在感是如此的強烈,也因為人們習慣於依賴它。沒有制度的中國電子競技如同風中飄萍,無根之木,脆弱不堪。

1

“完善的制度”是NBA能夠風靡世界的制勝法寶

電子競技產業一直追隨著職業體育的腳步。而職業體育,足球或是籃球,都有著完善的制度。一般來說,這種制度至少包含轉會管理,選手福利,比賽規則這三大方面。然而即便是現在公認制度建設最完善的韓國電子競技領域,依然也沒能完美的解決這三個問題

而中國電子競技的制度則相對更加“落後“。紅火的LPL在賽事組織和比賽轉會管理上表現尚可,但選手福利問題卻少被談起。DOTA2方面,直到今年的四大邀請賽制度開始執行,選手轉會問題才算是有瞭出口,ace聯盟更是名存實亡。而去年下半年歐洲成立瞭他們自己的電競聯盟,而美國人由於社會文化,在這方面也一直走在世界前列,我們則一直被甩在身後。

2

來自易觀智庫的KeSPA協會權力架構

中國電子競技產業需要一個健康的制度。現在的中國電子競技百鬼夜行,不合理不合法的事情比比皆是。其實制度的難產主要受兩個因素的影響,其一是從業人員,或者具體一些,超過8成的選手可能都沒有意識到一個可靠的制度將會成為他們最大的維權武器和發展憑依,而且他們在這個圈子是最有話語權的,但大部分選手由於受教育程度相對較低等原因依舊喜歡目前的“無政府”的狀態。

二是為求利潤無所不用其極。如今是所謂“大直播時代”,直播平臺以驚人的速度聚斂財富。所以炒作顯然是個不錯的手段。吸引力經濟的時代,關註度等價於利潤。所以大傢各出奇招,從低俗內容到合同炒作無所不見。利潤容易讓人喪失理智,為瞭取得關註度,直播平臺上的主播們炒作手段屢次突破下限。近日某平臺的不雅直播醜聞終於被有關部門關註,對電子競技未來的發展產生瞭未知的負面影響。制度的約束力是避免此類情況發生的最好途徑,如今的產業環境得來不易,需要從業者們去維護。

制度的建設勢在必行,尷尬的是,電子競技產業的現狀在這裡,大多數人不太願意也沒有能力做這件事情,有意願的人往往面對著巨大的阻難嘆息著知難而退,或者獨善其身,或者同流合污,時代在召喚堂吉訶德一樣的愚魯但耿直的勇士,用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英雄的氣概,去完成這件事業。從業者應該把更多的熱情和時間投入到真正有意義的事情上去,就像CIG的組織者們那樣。

3

CIG中國電子競技大會的組織者們正走在一條相對孤獨的道路上。因為無法一次性的把制度各個方面做全做好,那就從一點一滴做起。雖然不能高屋建瓴的進行制度設計,但是CIG選擇專註於賽事本身來為行業樹立榜樣;從面向業餘隊伍平民選手開始拓寬輻射面吸引更多人,吸引更多的人才來關註電子競技,並給更多憧憬職業電子競技的年輕人更多機會。以及更重要的,CIG致力於把賽事打造成高質量的品牌,發掘更大市場,以求更好的促進電子競技的發展。

CIG重歸的意義在於展示一種不妥協的態度,在很多人選擇眼前有毒的蛋糕而對這個行業的問題視而不見的時候,CIG用一種聰明而執著的方式不斷地向前挺近,向更多人展示何為真正的電子競技賽事,這正是CIG組織者們在竭盡全力做的事情,對於這個目前“沒有制度“的行業來說,是有益處的,雖然由下而上的努力需要不懈的堅持,但我們堅信前方的道路是光明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