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遇與風險並存 中小CP的未來困難重重

在2014年隨著手遊並購的消息不斷的被媒體傳出,國內最大遊戲平臺騰訊控股卻釋放出手遊增長放緩的信號,這不得不讓人深深的沉思。根據騰訊Q2財報分析,不難想象以微信遊戲、手機遊戲為主的手遊業務增長雖達66.6%,但增速明顯放慢。不過,多傢遊戲廠傢人士提出,稱其增長放緩並不意味其他廠商也會放緩,即便整體增速有所放緩,但一兩年內手遊增長前景仍然樂觀。

從傳統的端遊到頁遊、手遊,中國遊戲市場在不斷的變化和發展中壯大,2014年中國遊戲用戶規模4億人,同比增長9.5%。而移動遊戲用戶數量高達3.3億,市場占有率25.2%。與此同時,市場上的一些變化也在悄然進行著,電子商務與移動互聯網業務發展迅速,隨著4G時代的即將來臨,移動互聯網市場份額將繼續上升,未來將更為有力地拉動網絡經濟整體發展。

並購再起,中小CP生存受挑戰

在2013年移動遊戲呈現出爆發式的增長,無數的創業者競相投身其中,資本市場也瘋狂湧入。但隨著傳統遊戲巨頭和傳統行業開始全面涉足移動遊戲,早期涉入移動初始公司的投資者開始感到壓力,他們要麼選擇被收購,要麼從中獲取巨額回報。

隨著獨立開發商數量大於收購需求,我們可能會目睹移動領域的大量裁員與工作室倒閉現象。“手遊內容的產量急劇上升,端遊內容的產量急劇下降,但用戶的需求從端遊向手遊轉移還有一個過程,在未來的一兩年內,誰能壟斷優質端遊內容將有更大的優勢。”可以預見,今年中小團隊的生存將受到極大挑戰,不少人感嘆:未來的手遊仍是巨頭的遊戲。

精品之戰,機遇風險並存

盡管在移動遊戲領域打拼的先行者仍保持著九死一生的概率。但終於有一些成功作品浮出水面,隨著智能機的普及和人們付費習慣的日漸形成,還將有更多優秀的移動遊戲作品加入到“月入千萬俱樂部”。

隻能手機平臺將出現更多高品質遊戲,同時,開發商會繼續開發出更加復雜的遊戲。而玩傢的期望越高,相應預算也隨之提升。隨著行業的冷靜和洗牌,那些輕量級的開發商可能無法進軍移動平臺,手遊最終會走向端遊的精品模式。不過隨著國傢的一些相關政策的出臺,以及地方的支持,一些中小CP還是有機會出頭的機會的。畢竟危機與收獲是相互並存的。

IP之爭,版權之戰

移動遊戲崛起還是在端遊和頁遊時代,隻不過那時候大傢用很多IP都是非正規的IP,享受瞭一些不應該享受的紅利。現在的IP不是熱,而是過熱,大傢都在瘋狂的收購,每傢都存瞭很多優質的IP。很多人不禁慨嘆IP為王的時代來瞭。其實在重視IP之前,版權價值早已被多傢大公司重視起來,如騰訊、盛大等。其操作模式為打通整個產業鏈拓展多元化泛娛樂的形態,從而可以更好地向遊戲、影視、戲劇、動漫等領域延展。例如騰訊的泛娛樂戰略,以IP授權為核心,以遊戲運營和網絡平臺為基礎,進行跨領域、多平臺的商業拓展。

遊戲出口 手遊成主力

中國的手遊公司基本上在國內運營穩定之後,都會選擇將一些產品出口海外,還有一種情況是由於國內競爭激烈,選擇瞭專註於開發海外市場。美國市場研究公司IDC發佈報告稱,2012年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額達到602.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5.1%。該機構還預測,中國在線遊戲市場規模到2017年有望達到1352億元人民幣,該報告雖未對網絡遊戲進行具體分類數據整理,但稱移動遊戲是出口的新銳力量。

總結:

雖然隨著移動互聯網的不斷的發展以及未來的可觀性而言,對於中小CP的發展無疑還是前路渺茫的,因為其公司所發展的規模無力去抽出人手去讓更多的人去知道自己的遊戲怎麼樣,在這其中就面臨著一個問題,好的產品無法讓跟多的人去知道,就算知道瞭也不知道也不肯定那個公司是否是靠譜的公司;在中國信任危機一直是存在的,而這個問題無法去解決。那有沒有什麼好的方法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