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遊如何度過“創意疲憊期”?

Game2遊戲:


國內桌遊產業興起不到5年時間,在經歷過一段快速增長之後,創意匱乏\市場狹小逐漸成為了困擾這一產業發展的難題。作為國內桌遊業內的龍頭,《三國殺》的創始企業遊卡也面臨同樣的問題,那麼,如何破解難題就成為業內共同關注的話題。

“創意疲憊期”的煩惱

“不可否認的是,能夠既認同《三國殺》理念,同時又全身心投​​入到插畫設計、技能研究中去的創意設計人才越來越難找,而我們產品的設計難度也越來越大。”作為國內知名桌遊《三國殺》的創始人之一,黃凱近日在一次聚會上不經意間流露出“疲憊”的聲音,這位一手創造了《三國殺》輝煌的人如此悲觀的論調,讓業內也開始擔憂國產桌遊“創意疲憊期” 的到來。

實際上,國產桌遊“創意疲憊期”的到來已經早有先兆,在3年前《三國殺》剛進入市場的時候,一片寬廣的“藍海”曾經吸引了無數的創業者進入,一度市場上的國產桌遊達到上百款,這些質量或高或低,銷售或好或壞的桌遊讓市場表現得紅紅火火。

然而,隨著大量盜版的出現,以及冒牌桌遊的攪局,讓市場開始逐漸冷靜,浮雲之後,桌遊市場慘淡的現狀不得不引起業內關注。數據顯示,在2010年的中國桌遊市場,除了《三國殺》依舊獨領風騷之外,難有一款其他桌遊與之抗衡,甚至在市場上能夠銷售過萬套的桌遊也是屈指可數。即便是作為《三國殺》的出品方遊卡,其後出品的幾款產品儘管銷售好於其他同類產品,但仍然是表現平平。

市場的大氛圍甚至也影響到了主流產品《三國殺》的創意開發,隨著《三國殺》拓展包的不斷更新,其後續開發也越來越吃力。 “我們必須承認,在《三國殺》以及其他產品的開發上,我們遇到了瓶頸。”遊卡CEO杜彬略顯無奈地表示。

聯姻動漫尋求新思路

實際上,國內桌遊企業從來沒有停止創新的步伐,遊卡作為業內領頭企業,很早就開始探索更為廣泛的發展渠道。就在去年底,遊卡悄然推出一款新桌遊,這款名為《阿狸大聚會》的桌遊成為了國內桌遊聯姻動漫的第一個產物。阿狸是國內一個新興的動漫卡通形象,在杜彬看來,這是產業間彼此借勢的一個必然結果。 “桌遊具有廣闊的市場,但有時缺乏一個好的形象;而動漫企業則擁有具有一定市場知名度的動漫形象,但業內競爭激烈,市場狹小。”在這種情況下,兩者的結合就變得順理成章。作為動漫企業,周邊衍生品是其重要的盈利渠道,而桌遊作為衍生品之一,無疑為之打開了一片寬廣的市場;而作為桌遊企業,耳熟能詳的動漫形象引領桌遊,則更容易開發產品,推向市場。

借勢動漫已經成為了遊卡重要的創意獲取渠道。在成功完成《阿狸大聚會》的首次合作之後,遊卡也在加緊步伐聯合其他的動漫企業。 “毫無疑問,這必然會成為我們一種全新的開發模式。”杜彬為此表示,在2011年,遊卡將有更多的動漫形象桌遊推向市場。

海外版權成探索渠道

除了聯姻動漫,海外桌遊版權也成為了遊卡重點關注的對象。就在國內其他桌遊企業費盡心思進行原創的時候,遊卡已經將目光盯上了國外成熟桌遊版權的引進。 “原創肯定是桌遊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但是如果要想開拓更廣的市場份額,同時學習國外同業的經驗,那引進版權就成為最為便捷的方式。”杜彬介紹說,所謂引進版權簡單說,就是將國外一款桌遊的規則完整的引進到中國,同時在這套規則的基礎上,用本土化的背景元素進行重新包裝,推出新產品。

“例如,此次我們推出的《阿狸大聚會》就是這種模式的一個嘗試,整款桌遊的遊戲規則其實是來源於一款名為《規則大師》的日本桌遊,但引進到中國以後,我們把遊戲的背景設計為更為中國化的阿狸形象。這其實是一次二次創意開發。”

引進國外桌遊版權在國際上早已運行多年,但在中國尚屬首次。有業內人士表示,儘管這是條很好的渠道,但國內桌遊企業大多還處於初級階段,暫無精力和能力引進國外產品版權。而且引進國內後還要進行二次開發,這涉及的成本也是大部分普通桌遊企業無法承受的。

“我們可以說先行一步。”杜彬笑著說,目前引進桌遊版權的成本相對低廉,由於國外桌遊企業也大多以中小為主,他們也更樂意通過授權的形式開拓中國市場。 “這是一種雙贏,今年會有多款引進版權的遊戲面世,我們也希望能給業內積累更多的經驗。”

from:北京商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