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奇開啟新組織生態 遊族擁抱大變革時代

Gamelook報道/“2016年不是要活得好,而是要堅持再活過去。”阿裡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日前在上海市浙江商會年會上對大傢的“祝福”,讓同為浙商代表性企業傢的遊族網絡董事長林奇“心有戚戚焉”。林奇在2016年遊族年會上並沒有像通常的年會演講那樣說一通“打雞血”的豪言壯語,而是向1500名族人拋出一個沉重的話題:在更加糟糕的經濟發展環境下,遊族這樣企業的位置在哪裡?在這個創新創業的時代,遊族自我變革的方向在哪裡?

把災難變成機會,而不是把機會變成災難

這是一個真正的商業變革的時代,互聯網的沖擊,大數據的顛覆,金融模式的改變,對傳統商業邏輯和企業發展理念都形成瞭巨大的外在壓力。新華社旗下的《經濟參考報》在去年10月報道援引專傢表示稱,鑒於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增加,目前尚不能排除將“十三五”時期經濟增長預期目標從“十二五”時期的7%下調至6.5%的可能。

而在2015年12月8日,高盛發佈2016年中國經濟表現展望,預計中國經濟明年將繼續放緩,全年GDP增速進一步降至6.4%,為自1989年以來的最差一年。林奇對此也早有警覺:2016我們面臨的問題可能更加復雜,整個行業的增長和全國乃至全世界經濟、社會形勢的壓力,各種因素都將集中在這一年,社會各個階層的不適應,這些壓力都會不斷地傳遞,傳遞到遊族身上。如果說2015年承受最大壓力的是那些傳統行業居多,那麼在2016年、2017年,所有行業都不能幸免。甚至相比於過去幾年,遊戲行業乃至整個互聯網文化娛樂產業的發展環境,也是更加艱難的。

14

遊族網絡董事長、CEO林奇在2016年年會上演講

每個人對機會的判斷是不一樣的,有人把好好的機會做成瞭災難,而很多人又把災難做成機會。林奇希望遊族能在更復雜艱難的新形勢下,增強自身尋找機會、把握機遇乃至轉化成突破性戰果的能力,他形容為“尋找創新機會的縫隙”。林奇在年會演講中表示,在劇烈的變革中一定會有新的機會,所以2016年遊族的整個業務體系、資源體系包括戰略體系,都會圍繞新的機會來展開。

應對新的競爭,唯有“全面深化改革”

2016年是“十三五計劃”的開年,改革必然是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無論預期目標是否下調,為實現十八大提出的兩個“翻一番”目標,在未來5年,全面深化改革的速度都將進一步加快。

全面深化改革的提法,看似屬於國傢層面考慮的問題,其實對於遊族來說同樣適用。林奇認為,遊族在過去三五年內賴以成長、成功的打法,在如今主流的手遊和頁遊的市場競爭環境下,已經靠不住瞭。他提出:“看到國際知名的大的遊戲廠商、大的端遊公司、大的IP成為最具影響力的市場主角,我們必須做出改變,否則不用多久,遊族就會被淘汰掉瞭。”

最明顯的是行業呈現集中化加快的態勢。2015年以來,移動遊戲行業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出現瞭三個明顯的集中趨勢,一是IP在集中,二是發行在集中,三是渠道在集中。林奇指出,這樣形成的後果就是手遊寡頭時代業已到來,對移動遊戲企業來說,之前靠一兩款產品異軍突起的機會越來越少,未來隻有那些實力雄厚的大公司以及在行業中占據瞭一席之地的公司才能存活。

據機構統計,在2015年第1季度的市場中,TOP10的研發商占據瞭全行業近7成的市場,優質產品的馬太效應愈發明顯,一線產品的月流水接近3億元,諸如《全民奇跡MU》、《刀塔傳奇》在整個市場中的份額均超過5%,而接下來移動遊戲市場的競爭狀況將更為嚴峻,產品品質的放大效應將更加明顯。正如林奇所描述的那樣,手遊的時代不再分區域,不再靠開服多致勝,而是靠最優秀的一款或幾款產品,像戰略導彈一擊致命,市場給我們犯錯的機會越來越少,給我們求新求變的壓力越來越大。

13

遊族網絡董事長、CEO林奇給2015年度旗艦產品《少年三國志》團隊頒獎

那麼,在這樣的大前提下,林奇將帶領遊族這樣的企業去向哪裡?將要做什麼?林奇給出的答案是:創新創業。

實施自我變革,從組織生態創新開始

林奇認為,創新創業的概念提出,其實蘊含的是新的方法和新的經濟形態的出現。林奇在年會上明確表示瞭創新創業的決心,將從企業自身組織生態的創新調整開始,為適應新的競爭形勢和戰略方向,做出相應的自我變革。

面對新的經濟環境和競爭形勢,遊族需要升級研運一體化體系,打造具備敏銳市場感知和強大反應能力的團隊。要讓研發、運營人員更多地接觸用戶、瞭解市場、敏銳反應,讓更多優秀的資源更高效地為遊族所用。

在此前提下,遊族將改變現有的組織架構,使其更加簡單化、扁平化,變得更加清晰。與阿裡巴巴、谷歌等互聯網巨頭一樣,遊族已經認識到建立新商業邏輯下的組織生態的必要性。林奇說:“新的組織形態就是未來一系列問題的解決之道,有一點想法的人,不會在一個穩固的體系下做事情的,老的組織形態一定會被新的東西淘汰。”遊族已經對整個公司的組織架構做出瞭大的調整,首先是工作室體制出現。各個工作室的負責人可以做最終極的決策,責任、資源、目標都清楚,從而實現自己團隊的既定目標,獲得相應的資源。

其次是把很多公共資源平臺拆分到工作室中去。林奇解釋說,這種拆分目的是為瞭讓一個工作室有更加全面的思考,去思考其他產品的生存狀況和開發效率、運營效率,同時把公共資源平臺的職能拆分到各個工作室,讓原來沒有跟用戶直接接觸、跟市場直接接觸的平臺部門直接接觸市場。林奇認為,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競爭是全球化的競爭,在遊戲行業更是如此,我們需要擁有與國際一流同行短兵相接的能力,要在研發、運營、數據、管理等軟性實力上與國際接軌,從而激發更多優秀的產品產出。

在這個新的組織架構之下,遊族今年提出瞭3個“1+1”目標:第一個“1+1”,指的是架構調整後的每一個工作室,每一年會出一個A+級產品和一個S級產品;第二個“1+1”是指,每一個產品都會配置頂級的IP和頂級的宣傳資源;第三個“1+1”,是從整個戰略角度來看,將從大數據業務和IP業務兩大方向取得重大突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