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駿談魔獸:開始就知道會有失去的一天

Game2遊戲:


from:新京報

大手筆收購研發團隊

  新京報:現在九城的狀況看起來並不樂觀,你“回歸”之後怎麼尋求突破?

  朱駿:其實你也看到了最近一段時間我們的《名將三國》做得很不錯,已經做到18萬人同時在線了。九城一直都在做自己的研發,只是前些年外界一直沒有註意到。這包括自身的研發團隊,杭州、南京等地的一些團隊。我們會慢慢公佈這些團隊的名字。

  新京報:研發是個慢活兒,需要較長時間的投入,你怎麼處理時間差?

  朱駿:我一直認為研發和運營是藝術和技術的結合。九城是靠社區起家的,包括現在全世界最頂尖的遊戲都是社區類的。所以我們在過去很多年裡,看準的團隊我們從來不會去干涉他們做什麼,怎麼做,九城還是把自己當做一個運營平台來看待的。我只要求他們做出一件藝術品,僅此而已。九城選團隊就三個標準,第一是有激情,第二是有成功經驗,第三是全部過來。

  我們正在談的這個收購,我開出的價錢是1億美元。

  新京報:對方要是不願意,你怎麼辦?

  朱駿:這個團隊在杭州,曾經有過非常成功的經驗,做出過15萬人同時在線的遊戲。這樣的研發能力加上九城的運營和推廣實力會非常有競爭力。九城在很早之前就曾經對這個團隊進行過投資,拿到了他們20%多的股份。他們的確有獨立上市的想法,上創業板。我想這個收購應該可以順利進行,因為九城之前已經取得了他們的運營權,也就是說他們的產品必須給九城運營。

  【談魔獸】 開始就知道會有“失去”的一天

  新京報:現在回想起魔獸這個項目,你的感觸是什麼?當時為什麼沒能跟暴雪續約?

  朱駿:它是一個很不錯的項目。這個我們說過很多次了。最早暴雪和九城談《巫妖王之怒》,以及續約的問題,暴雪就要求建合資公司。可是九城諮詢了法務和主管部門,被告知說外資是不允許進入遊戲運營這個領域的,所以我們做不了。我們當然想續約,可如果這種續約有法律風險,說實話我不敢,也沒那個能力。別人能做,那暴雪就找別人了,我也沒辦法。我只能做好九城該做的事情。

  新京報:不少人認為失去魔獸代理權對九城的影響很大,你怎麼看?

  朱駿:從2004年簽下魔獸的第一天起,就知道終歸會有“失去”的那一天,所以我並不認為這是多麼了不得的一件事情。公司肯定是有起起伏伏的,這很正常。任何遊戲也都是有生命週期的,就算九城放棄原則把魔獸留在自己的手裡,早晚也會有分手的那一天。更何況,按照九城對中國互聯網的理解,我們知道有些底線是自己沒有能力去打破的。別人如果認為自己有能力,就讓他們去做好了。

  新京報:你的同事說,在有些問題上你是非常謹慎小心的一個人,這是例子麼?

  朱駿:這個不是謹慎小心的問題,是必須遵守遊戲規則的原則問題。不能為了賺錢去冒這個風險。企業不能為了眼前的利益忘記互聯網競爭的本質問題。

  【談足球】 舉​​雙手贊成打擊賭球

  新京報:有人說你是網游圈裡踢球踢得最好的球隊老闆,你對最近中國足球火爆的“反賭風暴”有什麼看法?

  朱駿:我舉雙手贊成打擊,非常希望可以徹底還足球一個乾淨的環境。但我不認為“假賭黑”(假球、賭球、黑哨)是中國足球病根,雖然這些都是不符合中國法律的。別以為打黑反賭,中國足球就能起得來。英國足球水平不錯吧?但照樣有賭球。該抓就該抓,沒什麼可說。但如果把所有精力都放到這上面,而不是實實在在的去理解足球、理解FIFA(國際足球聯合會)體制,中國足球再過60年還是現在這個樣子。

  新京報:你認為怎樣才能改變中國足球的現狀?

  朱駿:足球和做公司道理相通,得理解這個產業的本質。中國足球現在不缺少好的球員,我們很多球員到國外都是得到認同的。可是中國沒有好的足球教練,一個好教練需要專業知識和心理學知識兩方面素質。戰術安排是助理教練負責的事情,主教練應該是一個非常好的領導者,能最大限度調動隊員,幫助他們發揮潛力的人。而中國的足球教練心理學知識幾乎等於零。這才是中國足球的病根。球員看到教練來了,一個個都跟見了領導似的蔫兒頭縮腦,怎麼可能踢得好球?

遊戲網誌: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