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遊戲背後的中國男人——李日強

一個“暴雪式”的男人

李日強,2003年加入網易,時任網易遊戲市場總監。現任網易公司副總裁、網易暴雪合作部負責人。

作為暴雪遊戲在中國運營事宜的一把手,李日強時常出現在公開活動和媒體鏡頭面前,用略帶喜感的廣東口音普通話,配上微胖溫和的外表,讓人感受到親切與和藹。他的言談間永遠帶著微笑,有問必答卻也把”暴雪式”的打太極貫穿始終,成功代表瞭網易與暴雪彬彬有禮但又帶著距離感的公關形象。

《魔獸世界:德拉諾之王》在中國大陸成功上線,網易與暴雪的合作又走過瞭一個裡程碑。WOW來到中國大陸近10年,網易與暴雪的合作走過瞭7年,李日強作為貫穿始終的核心人物,用他平和的語調,和我們講述瞭不為人知的故事。

“丁磊的一張美國信用卡 綁瞭30多個魔獸賬號”

2004年的一天,網易CEO丁磊拉著30幾盒《魔獸世界》光盤走進瞭公司,這是他托朋友不遠萬裡從美國帶回來的。那年WOW在北美剛開測,反響極好,丁磊盤算著讓遊戲部的開發人員和高層都學習學習。

李日強時任網易遊戲部門的市場總監,負責《大話西遊2》和《夢幻西遊》的市場營銷工作。同為暴雪Fans,他跟著技術部的宅男們領瞭一盒。

那時候的《魔獸世界》還沒有國服,激活賬號必須綁定一張美國信用卡。一群人正煩惱,丁老板徐徐從錢包裡掏出一張泛著金光的VISA,大手一揮定格在空中:”綁我的吧!”

2004年11月23日,《魔獸世界》正式全球發售,25萬份COPY第一天賣出,20W賬號在韓服和美服建立,包括許多來自中國的用戶。網易公司的這30多個人,花著丁磊信用卡裡的美金,也開始瞭《魔獸世界》的征程。

不過,初嘗艾澤拉斯美景不到一個月,技術部的Geek們就開始不安分地鼓搗起各種”黑科技”,到eBay上買金,然後掃蕩拍賣行,諸如此類。在那個同一個地方挖礦太久都算過度開采遊戲資源的年代,這樣的行為很快引起瞭暴雪美服的運營團隊的註意,然後把綁定在丁磊賬戶上的這三十個遊戲賬號,一口氣全部封掉瞭。

李日強同《魔獸世界》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就這樣戲劇化地結束瞭。玩上癮瞭的他為瞭申訴回賬號,給暴雪總部一次次地寄送電郵。反復嘗試無果後,隻得自己重新購買一個。

當時的李日強沒有想到,作為一位被暴雪無情封過號的人,幾年後的自己卻成為瞭暴雪和中國玩傢最重要的橋梁。

網易和暴雪如何走到一起

時間走到2007年的5月。第二屆暴雪全球邀請賽(WWI)在韓國開幕,暴雪第一次向玩傢公佈瞭《星際爭霸2》,這款遊戲當時還處在很原始的開發階段,但預告片裡主角吉姆·雷諾的帥氣登場——從《星際爭霸》1代裡一個粗糙的步兵模型,變成瞭形象豐叼著雪茄、騎著禿鷹戰車的帥氣大叔——還是驚艷瞭不少看客,包括當時在網上看到預告片的李日強。

2007年,網易公司全年收入23.1億元,其中遊戲收入19.3億,占比超過80%。網遊的收入結構中,又有超過70%來自於傳統的遊戲《夢幻西遊》。在自研業務走上穩定軌道之後,網易高層開始考慮通過產品代理,來提升公司收入結構的健康程度。

這樣的契機下,網易決定開始與暴雪接觸,與其商談《星際爭霸2》的代理事宜。由於當時遊戲的完成度不高,雙方有長達一年的時間用在互相見面、彼此瞭解,而並不急著簽合同。

“我們都有點相見恨晚,瞭解越多,就越喜歡對方”李日強這樣形容網易與暴雪在接觸中留下的印象”兩傢公司都是研發型企業,高管都有開發背景,而且都是’慢工出細活’的做事風格。”

最天馬行空的人,也猜不到的事

“文化相符、理念相通”最終讓這兩傢公司實現瞭第一次合作。2008年8月8日,暴雪與網易聯合宣佈,將《星際爭霸II》、《魔獸爭霸III: 混亂之治》、《魔獸爭霸III: 冰封王座》,以及戰網平臺在中國大陸的獨傢運營權,授予網易關聯子公司——也就是由李日強創建的、後來人們所稱呼的”網易暴雪合作部”

代理消息的公佈引起瞭業界振動。一方面,網易突破瞭九城與暴雪之間的合作,奪下瞭《星際爭霸2》的運營權;另一方面,戰網平臺由網易引入所傳達的深刻信號,令很多人浮想聯翩。

那年,九城運營下的《魔獸世界》如日中天,沒有人能夠異想天開”地猜到WOW運營權將發生變動,最”天馬行空”的人也隻敢猜測”網易是想通過引入戰網來獲得《暗黑3》的代理權。”

然而,暗流湧動之下真正的驚濤駭浪才剛要開始,李日強作為網易與暴雪洽談合作的核心人物,也慢慢走向暴風的中心。

“變更代理權,我們被冤枉瞭很多年”

《魔獸世界》在大陸地區的運營,可以說是中國網遊史上一個裡程碑式的事件。九城和網易命運地位的改變,網遊引發的巨大社會爭論,甚至很多其他熱門遊戲的興起,都因WOW的出現而被催化。

在WOW運營的這些年來,有兩個問題一直在被追問:《魔獸世界》能不能做的更好,以及怎樣把它做的更好?前一個問題傾註瞭玩傢對WOW無限的愛與依戀,後一個問題則指向暴雪與大陸運營商的能力和責任感。

然而,在這個看似美好而光明的目標背後,卻需要有無數人做出努力,甚至爭鬥。

那年,志得意滿的九城《魔獸》

2004年4月1日,第九城市與暴雪娛樂共同宣佈,第九城市取得《魔獸世界》的中國地區獨傢代理權。2005年4月《魔獸世界》在大陸開始限量公開測試,隨著服務器的爆滿,中國遊戲史中也出現瞭一個新的重要詞匯——排隊。

2005年6月,WOW在中國正式商業運營,7月付費用戶數超過150萬,11月最高在線人數突破50萬。半年後,《燃燒的遠征》引進中國,遊戲的最高玩傢在線超過100萬。

直到2009年6月暴雪與九城的代理合同到期,大陸地區擁有瞭近500萬《魔獸世界》付費用戶,幾乎占全世界總數的一半。

根據九城2008年的年報,該公司當年的遊戲收入約為3.8億元,營收的90%以上來自於對《魔獸世界》的運營。志得意滿的九城董事長朱駿彼時已經組建瞭新的申花足球俱樂部,甚至開始考慮收購英超球隊利物浦……

可想而知,當暴雪宣佈不再與九城續約時,玩傢、業界和當事方九城是多麼的震驚。在暴雪宣佈將代理權轉交給網易時,九城竟以商業詆毀和財產損害將前者告上法庭,憤怒程度可想而知。

一場或許永遠沒有真相的羅生門

關於暴雪當年為何決定與九城終止合同,一直沒有人給出過標準答案。無論暴雪、九城還是後來的網易,各方談起這樁往事,都是一副諱莫如深的態度。硝煙被藏在幕後,隻留下後來書寫中國網遊歷史的臺前看客無數的猜想和腦補。

有說是分成比例沒談攏;有人說爭奪運營主導引發瞭糾紛;有人說EA入股九城讓雙方關系陷入尷尬;還有人說是上面的所有問題匯聚在一起,量變引發質變,壓垮瞭信任的橋梁。

在這些猜測裡,網易成為瞭一個重要的變量。2008年8月網易從暴雪處引入戰網,而2009年初暴雪宣佈不與九城續約,這一段微妙的時間差裡,網易所做的一切舉動都顯得意味深長。

也因此,很多總會用網易”搶走瞭魔獸”來簡單粗暴地概括WOW代理權變更這件復雜的事情。

“其實,首先是暴雪確定不和九城續約《魔獸世界》,然後才是網易開始商談代理《魔獸世界》的問題。”這是李日強給出的官方答案,”在這個問題上,我們被冤枉瞭很多年。因為大傢總說是我們從九城手中搶來瞭魔獸,其實當時網易也不是暴雪唯一的考慮對象。”

“事實上,2008年接受媒體采訪時,李日強曾表示,在《魔獸世界》代理這件事上,網易給出的保底費用並不高,甚至低於當年九城給暴雪的分成。

而當時的一些投資機構分析,代理權使得《魔獸世界》的授權分成由九城時代的22%增至55%,與網易的新合同給暴雪帶來超過1.4億美元的收入,”每年多賺9000萬美元。”而網易在代理變更的全過程中,至少砸下瞭三年2.146億美元的代價,遠高於九城2004年簽署四年期代理合同時的5000萬美元。

另外兩方面的聲音是,時任第九城市總裁的陳曉薇則在公開場合指責網易 “擠壓國內同行。”把來自政策和玩傢的輿論壓力拋給瞭網易。而暴雪則堅持”變更代理是因為與網易的遊戲理念非常契合”這樣的官方回答。

這出《魔獸世界》代理權變更的大戲,至今仍是一場羅生門,幕後的各方博弈罄竹難書,人們也隻能從公開資料的隻言片語中揣摩一二,草蛇灰線,撲朔迷離。而所有這些襯托出來的,是WOW在中國運營帶來的空前人氣和其所代表的巨大利益。

不過,對於網易和李日強而言,拿下《魔獸世界》代理權,才隻是考驗的剛剛開始……

“頂住罵聲,給WOW爭取時間”

2009年4月,網易正式對外宣佈獲得《魔獸世界》大陸地區代理權,運營期限三年。丁磊在公告中稱”暴雪娛樂世界級的遊戲開發專長與網易的在線遊戲運營優勢結合在一起,必將把當今最好的遊戲體驗帶給廣大玩傢。”

太美的承諾因為太年輕。《魔獸世界》更換運營商可以說是中國網遊史上最重大的一件事。500萬魔獸玩傢被抬高的期望值,網易內部的高度重視,以及全行業的看戲心態,都轉換成為壓力,落在瞭李日強所領導的網之易身上。

09年網易為迎來WOW而搭建的服務器李日強看來,當年接棒運營《魔獸世界》,巨大的困難來源於三個方面:

第一,從暴雪4月份公佈代理權移交,到九城的老合同6月底到期,網易必須在三個月內完成從服務器配置到運營團隊搭建的所有準備工作,並在上線的瞬間就迎來數百萬《魔獸世界》玩傢的大潮。

第二,在用戶資料轉移等交接工作中,網易遇到瞭很大阻力。當年盛大代理的《傳奇》以及久遊代理的《勁舞團》,代理權變更都是續作之爭,即使發生瞭糾紛也並沒有涉及到原有用戶資料的轉移。而《魔獸世界》遇到的情況比這還要嚴重。

第三,事情發生時”正值”政府有關部門規范網絡遊戲管理。 2007年4月27日文化部辦公廳發佈瞭《關於規范進口網絡遊戲產品內容審查申報工作的公告》,明確表示網絡遊戲”變更運營權後批號需重新申報”,”正好”趕上瞭《魔獸世界》的趟兒。

所有這三件事都是在中國網絡遊戲發展過程中從沒有人遇到過的,解決方法無可借鑒。”政府不批、機器搞不定,或者客服不能運作,任何一樣都可以導致《魔獸世界》無法上線。有很多後果很嚴重的問題,我們連怎麼解決都不知道。”李日強說,”即使是內部最核心的工作人員,也看不到一張清晰的時間表。”

網易和暴雪,就像在打一場沒有盡頭的戰爭

空前的壓力並非來自於工作量的巨大,而是來自於對未知和不可控量的恐懼,但是時間由不得李日強做過多的思考,隻能一邊摸索,一邊前進。

一方面網易開始就審批問題遊說政府,著手於《魔獸世界》新的版號申請。另一方面,運營的基建工作如火如荼地展開。

最初,網易計劃從九城手中買下原有的《魔獸世界》運營資源,包括說服九城把服務器等硬件設備以及客服團隊以一定金額轉讓。但痛失經濟支柱的九城自然不會輕易配合網易。

無奈之下,網易和暴雪都從總部調來瞭大批人手,駐紮在上海幾個月,開始自己購買服務器、組建客服團隊。

為瞭能讓從無到有的《魔獸世界》客服團隊按時搭建完成,網易暴雪合作部從網易總部借調瞭一位客服系統的”猛將”,一個半月內,從辦公室的裝修,到客服人員的招聘、培訓、上崗、GM工具的配置,全部快馬加鞭完成,過程中審閱瞭超過3萬份投遞簡歷。

在確定《魔獸世界》更換代理商,而九城運營還未到期的這段時間裡,玩傢的各種猜測和質疑紛至沓來,NGA上民意激昂,九城官網和論壇上口水泛濫。做為網易暴雪合作部的負責人,李日強不得不常常面對媒體,解答外界疑惑,提振玩傢信心。

“為瞭給幕後英雄們爭取更多的工作時間,對外溝通、見媒體這些事情,就不要去打擾他們,有時候想想,就我自己去頂一下好瞭。”面對當時尖銳的媒體,李日強一直抱著甘當”坦克”的心態。

“這個項目是整個網遊圈最大的事。”李日強回憶起那段時光,仍然心有餘悸,”網易和暴雪的團隊就像在一起打一場沒有盡頭的戰爭。這段時間裡,所有人都沒有下班的概念,中國和美國有時差,我們白天處理中國的事情,到晚上就跟暴雪總部做溝通。”

“直到現在,我們網易和暴雪的很多老朋友吃飯喝酒聚在一起,還會聊到當年的故事,沒有人希望這樣的事情再發生一遍”李日強笑道,”但是大傢都很珍惜有過這樣一段經驗。”

停服驚變104天

2009年6月7日凌晨,《魔獸世界》國服關閉全部服務器,WOW的九城年代正式宣告結束。

經過漫長的努力,網易最終拿到瞭《魔獸世界》全部用戶資料。九城也發佈公告,對網易與《魔獸世界》表示瞭祝福。

不過,更換代理後的《魔獸世界》此時還未拿到文化部和版署新的批號,網易因此沒能緊接在九城之後立即開始運營,而是宣告將在6月下旬開放第一批服務器。這意味著,多達數百萬的國服玩傢,至少在半個月內無處可去。

然而,兩個星期之後,《魔獸世界》的審批依然沒有結果,新服並未如期開放,眾多玩傢的焦急等待開始轉化為憤怒。6月底,魔獸玩傢開始瞭各式各樣的維權行動,例如有人組織瞭約5000人規模的玩傢隊伍,突然同時登陸網易的”夢幻西遊”,造成遊戲七個服務器全部癱瘓,以此表示對網易的憤怒。

6月29日到至30日,僅僅兩天時間,315網站上關於”魔獸”的投訴就達到近3000條。NGA和一些相關網絡論壇的訪問量也在這段時間開始激增,焦慮的遊戲玩傢們紛紛在網絡上質疑運營商,謾罵開始湧現。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7月16日,網易在其《魔獸世界》官方網站上發佈瞭《魔獸世界》過渡公告,稱網易工程師已經完成瞭全部技術準備工作,所有的角色數據已被轉換到新的服務器。同時,網易強調,遊戲重啟仍需等待政府批準。

7月21日,《魔獸世界》通過文化部審批。但仍在等待版署意見。

同天晚上,版署有關負責人表示,《魔獸世界》內容審查工作已經結束,具體修改意見已於7月19日正式提交申報單位。網易與暴雪公司此時正在集中力量對審批中提到的”不和諧”部分展開修改工作。

版署稱,考慮到運營代理轉換中有大量數據需要梳理,涉及數以百萬計玩傢的切身利益,在暴雪公司進行內容修改的同時,允許網易從7月30日起進行內部測試。”內測期間,運營公司不得收費,不得提供新賬號的註冊”直到版署正式審批通過。

2009年9月19日,《魔獸世界》重啟商業化運營,允許玩傢創建新帳號,並重新收費。空白的104天裡,經歷的混亂和苦痛對玩傢與網易而言,都難以言說。

傳聞停服的這段時間裡《魔獸世界》的玩傢流失率至少高達25%:一方面,大量國服玩傢在停服期間轉移到臺服,成為後來智凡迪口中的”蝗蟲玩傢”;另一方面,諸多國內廠商在這段空檔期內宣傳同類競品,試圖分流走無處可去的魔獸粉絲。

到瞭2009年11月2日,事件又出現戲劇化進展。新聞出版總署發出通知,稱網之易公司在未經新聞出版總署審批同意的情況下,於9月19日擅自商業化運營,決定終止對《魔獸世界》(燃燒的遠征)的審批,退回關於引進出版《魔獸世界》的申請。

而11月3日下午,文化部召開新聞通氣會,指出《魔獸世界》的運營屬合法。兩個國傢職能部門在兩天之內針對同一個網絡遊戲作出意見相左的處理決定,讓很多人一頭霧水。

2009年11月3日凌晨,《魔獸世界》停服12個小時。同日午間,網易發出公告稱《魔獸世界》例行維護提前完成,遊戲繼續運營。

2010年2月12日,歷經瞭大半年的風波之後,新聞出版總署審批通過瞭網易《魔獸世界:燃燒的遠征》,這讓網易終於擺脫瞭違規運營的政策風險。此後,國服《魔獸世界》進入瞭平穩的運營階段。

在2010年初,以省人大代表出席廣東”兩會”的網易CEO丁磊把這場風波形容為”神仙打架,小鬼遭殃”,隱約透露出運營方的無奈。

“所有謾罵都是公道的,因為我們沒有借口”

也是這段時間裡,動畫短片《網癮戰爭》悄然走紅,這部作品裡對《魔獸世界》背後運營事件、政府審批的吐槽,也為玩傢宣泄瞭很多等待《巫妖王之怒》整整兩年所積累下來的不滿。而在《網癮戰爭》背後,還有更多赤裸裸的指責丟向網易。

在所有這些過程中,李日強成為幕後奔走於各方之間斡旋的重要角色。之後網易評價李日強,稱其”為《魔獸世界》的代理權交接和重新運營做出瞭重大貢獻。”簡單一句表揚背後究竟經歷瞭多少坎坷,我們不得而知。

當被問及如何看待網友對停服的責罵時,李日強稱”遊戲本來應該事一件很輕松的事情,卻停服那麼久,對玩傢是一個挺大的打擊。我們背後的一些困難,玩傢沒有必要知道。所以他們的批評是公道的,我們沒有任何借口。”

交集工作完成,審批塵埃落定後,李日強2010年初從網易神秘離職,回校深造學業。直到2011年底,李日強”重出江湖”,擔任網易企業發展部副總裁,參與網易新業務層面的市場評估和戰略規劃。

“WOW十年瞭,還有無數人奉之為信仰”

“太平盛世,大傢一起吃飯喝酒,是不容易出現矛盾的。通常是一起經歷過考驗,對大是大非的問題有瞭相同的價值取向,才促成瞭兩個人長遠的感情。”經歷過《魔獸世界》的波折,李日強這樣形容網易和暴雪雙方之間的情感。

時至今日,兩傢公司的合作已經日臻成熟。從《熊貓人之謎》到《德拉諾之王》,國服《魔獸世界》資料片已經兩次實現全球同步,《爐石傳說:納克薩瑪斯》因為時區的關系,甚至在大陸地區出現過”全宇宙首發”的盛況。而隨著《暗黑破壞神3》的代理,暴雪傢族的全系列也在網易的努力下團聚於國服。

在網易的潛移默化下,如今暴雪對中國進口遊戲的審批標準已經把握得當, “知道什麼時候流什麼樣的血是可以的,什麼時候流什麼樣的血是不可以的”。李日強說,”在引進一款遊戲的早期階段,我們就會預先告知暴雪遊戲中的劇情、人物、美術有哪些可能遇到審批的問題,從而提前修改。”

魔獸世界:德拉諾之王

“我覺得現在我們更像一對結拜兄弟,最初隻是朋友一起合作做生意,然後關系越走越親密,近十的老朋友感情已經好到分不開。”李日強用瞭一個很”江湖”的比喻。

當年李日強自己購買的第一個美服《魔獸世界》賬號一直用到瞭今天,《德拉諾之王》在美服剛開的頭兩天,由於服務器擁擠,他自己也沒能登錄上去。

李日強從上個世紀80年代就開始接觸電子遊戲,用Apple2玩《創世紀》系列、用紅白機打任天堂遊戲,也玩《金庸群俠傳》、《軒轅劍》這樣的國產經典。

不過,李日強說,自己並不是一個”高玩”。雖然熱愛遊戲,但由於工作繁忙,玩單機遊戲沒有時間為瞭完美通關而較真,玩網絡遊戲連每日上線都做不到,更別說按時開荒和參與Raid。

“我有在魔獸裡有參加工會,裡面從小孩子到六七十歲的老人都有,而我往往是裡面開荒進度最慢的,幸好他們不知道我是誰。”李日強說,十年過去,WOW對他的事業產生瞭深遠的影響,更成為瞭他生活的一部分。

《魔獸世界》已經陪伴全世界玩傢走過十年的漫長時光,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這十年意味著美好的青春,以至於很多人成傢立業,有瞭生活的重擔,仍在堅持這份信仰。

對於李日強而言,他希望這份信仰永遠不要停止:”我希望《魔獸世界》能一直走下去。因為十年WOW在蛻變的過程中不斷進化,已經擁有瞭生命力。”

from:1717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