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朱威廉:創業4次排斥風投卻融資2輪

Game2遊戲:


時而起身踱步,時而坐立,時而憑窗遠眺,時而拿起桌上的雪茄抽兩口。

朱威廉,39歲,中等身高,黝黑的臉上略帶滄桑。

16年前,23歲的他,第一次在中國創業,如今,他仍在創業路上。

2007年,朱威廉第四次創業,成立網游公司——暴雨娛樂。

在記者見到朱威廉之前,暴雨娛樂剛剛完成第二輪千萬級美金的融資,投資方包括達晨創投、華登國際等知名機構。

看起來自相矛盾的是,朱威廉早前曾公開表示,他“天生排斥風投”,擔心風投會“左右我的思想”。

一個“天生排斥風投”的人,為何又兩次融資?

事實上,當華登國際的董事總經理王一敏第一次來找朱威廉談的時候,朱曾直截了​​當地表示,他不喜歡跟風投打交道。

但他最終還是決定引進私募投資。

最關鍵的,已為人夫、為人父的朱威廉思想轉變了,“如果我還是單身,公司如果有資金問題,我會把車子、房子都抵押了,現在我不願再冒這種風險”,他說。

這一次,朱威廉說,他變得更“務實”。

第4次創業的“務實”

2007年7月13日,“征途”創始人史玉柱說,“沒有一億元別碰網游”。

這讓朱威廉心有不服。他在博客中公開駁斥史的說法,稱其為“謬論”、“消極的信號”,並表示,在互聯網領域,“誰擁有領導創新的意識和執行力,誰能盡心服務並且盡力滿足用戶的需求,誰就是市場的領先者。”

這成為朱威廉再創業的前奏。是年7月,他正式創辦暴雨娛樂。

此前他也曾在自己博客中稱,“如果男人到了40歲還沒有成就很大事業的話,就不要再去折騰了。”

2007年再創業時,他已過36歲。臨近自己所界定的“40歲”,還要再“折騰”,難道僅為“賭一口氣”?

朱威廉的解釋是,“實際上我是沒有事幹,我得做件什麼事”;而對他來說,做網游“是最容易的”。

此前,他有4年職業經理人的經歷,即在盛大和天聯世紀分別擔任副總裁和總裁。他認為,在盛大收穫了“執行力”,而在天聯,他和他的團隊共同扭轉了危機,並為之帶來了巨大盈利以及數千萬美金的現金儲備。

於是,他重新召集之前的老部下,開始了人生“最後一次創業”。

如今在暴雨,“員工一年到頭任何時間都在滿負荷運轉”,他們都在拼一個“快”字。

按照朱威廉的邏輯,現在的網游業,用戶變化非常快,他們已經沒有耐心像玩傳奇那樣地玩遊戲了,因此,“必須不斷推出新遊戲,而且要批量生產,否則根本無法滿足用戶需求和市場競爭”。

於是,他給暴雨的目標是,“未來兩三年要推10-20款遊戲”,每款遊戲的研發時間為“8個月到一年左右”,每款的成本則控制在“500萬-800萬元”。

無論是盛大還是巨人、搜狐暢遊等都證明,他們的成功需要“經典”案例。

暴雨娛樂在這樣的標準下,打造出經典之作的機率有多大?

朱威廉表示,現階段,“在巨人,一款遊戲50萬同時在線算是及格,在暴雨,10萬同時在線就是優秀”,他還沒到投資數千萬甚至一個億以求“經典”的時候。目前,被他排在首位的,是公司先盈利,先活下來。

2008年8月,暴雨娛樂推出首款遊戲《預言Online》,後又陸續推出《盛世Online》、《寵物小精靈》等作品。朱威廉透露,僅2010年,暴雨就有5款遊戲在並行研發。

“從收入角度來看目前基本上是對半開,一半不錯另外一半不好”,朱威廉說,“2011年將是暴雨產品集中突破,收入全面開花的一年。”

這與他當年創辦榕樹下時的情形迥異。

據說,當時朱威廉通常是從銀行取出成捆的美元現鈔兌換成人民幣,再發工資、買服務器。起初他並不看賬戶,直到有一天,他發現7位數的美元賬戶差不多空了。雖然人氣大漲,但朱威廉“種樹”6年,卻遲遲未能在榕樹下“挖到金礦”。

發展至今,暴雨娛樂的團隊共約400人,每款遊戲的研發團隊控制在“20-30人”。但如朱威廉所說,“如果我沒結婚,暴雨肯定是冒進的,到現在肯定七百多人”。

最初的日子,朱威廉平均每週工作100個小時,甚至結婚時,晚上11點鐘結束婚宴,次日凌晨四點就起來工作;後來,特地把即將生產的太太安排在公司旁邊的醫院,在臨產前10分鐘才趕到產房。

目前,他的主要精力放在公司的“大方向、財務和人事”上,把一些細節的管理工作都進行權力下放。

暴雨娛樂的研發團隊按項目劃分成若干小組,每個項目獨立核算,每個項目組的經理和責任人“權力非常大”,比如,聘用誰、開除誰、給誰漲工資等都由他們來決定。

朱威廉說,權力下放後,他不需要再去調動員工的積極性,因為他們自己很清楚需要怎麼做。

在流程上,暴雨也力圖把項目風險降到最低。

每個項目都必須先提交意向書,然後CEO、CTO等相關人員一起參與審核;審核通過後,項目組必須在一個月之內出一個DEMO(遊戲劇情演示),“如果DEMO不好,就直接砍掉,公司最多也只損失十幾萬元”。即使到最後遊戲不被市場認可,“公司最多也就損失幾百萬”,朱威廉認為。

早在2007年朱威廉就公開表示,“3年之內把暴雨娛樂打造成國內Top10的網游公司”,今年到了兌現的時候。

萬一沒實現怎麼辦?朱威廉的答案是,“那就繼續往2011年走”。

對於這次創業,他說,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幾個人,散就散了,無所謂”,暴雨娛樂現在關乎“幾百號人,幾百個家庭”,要有高度的社會責任感。

創業成癮?

1971年,朱威廉成長於美國加州橙郡的一個華裔家庭。

或許是從小就被美國的創業文化所熏陶,22歲時,他不顧父母反對,滿懷夢想來到中國,次年便創立了自己的公司:聯美廣告。

那時候,朱威廉發現了國內還沒有直郵廣告(Direct Mail,簡稱DM),於是就從“一個人、一台電腦的廣告公司做起”。

2年後,聯美被國際傳媒公司OmniCom高價收購。

1997年底,朱威廉又加入中國.com的創業大潮,創辦文學網站榕樹下,幫助眾多文學愛好者好夢成真,其中包括韓寒、安妮寶貝等當今新銳作家。 2002年,朱威廉將盈利困難的“榕樹下”以1000萬美金出售給貝塔斯曼。

2003-2007年的4年裡,朱威廉相繼在盛大和天聯世紀做職業經理人。

2007年3月,在創辦暴雨娛樂之前,朱威廉還創立一個SNS網站—圖葩網,朱威廉就此曾向媒體私下表白,“事不成,我就從此消失。”而如今,圖葩網已經成為“暴雨娛樂的一個平台事業部”。 “我始終看好SNS,但我覺得它不可能在現在的互聯網環境下以及中國網民的用戶習慣上有突破。”朱威廉解釋說,他希望將來能將SNS與網游結合。

即使在暴雨娛樂,朱威廉也沒打算長久地守在這裡。

對於如此多變的創業史,甚至連朱的父親都忍不住問,“你是不是可以穩下來做一件事情呢?”“不可能”,朱威廉說,他天生就是創業型,非守業型的人,雙魚座的他,注定多變。

但對於朱威廉16年的創業史,外界褒貶不一。

有人用“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形容他,但也有人持相反的態度,比如達晨創投的投資總監傅忠紅,他反問,“創立2家公司都被世界500強企業收購,還不成功嗎?”

成功總是相對的。

與他同時代的,共事過的,或所交往過的很多人,比如陳天橋、丁磊、張朝陽等都已是當代商界“最頂級的、最活躍的一群人”,相比他們,朱威廉覺得,自己“處在非常尷尬的位置”。

不過,一旦想到此,他也總能很快地糾正自己,“中國有13億人,你不能老跟10個人比”,他告訴自己,“要把心態擺平”。

事實上,朱威廉自己也常說,“我在30歲以前創辦了兩家公司都被兩個世界級的大集團收購了,這是很多人所不能完成的事情。”

只是,16年來,“走得太集中、太匆忙、也太累”,朱威廉說,他希望能在自己40歲時退休,然後去拍電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