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硬件公司集體縮水 資本瘋狂湧入VR

去年10月,搖滾音樂人汪峰正式發佈瞭由其親自參與設計的Fiil耳機,他將自己對Fiil耳機的投入,與19年前創作第一張專輯時相提並論。

Fiil耳機官網首頁目前正高調掛出資本寒冬下Fiil耳機融資2000萬美元的橫幅,不過,在這背後隱藏著的一個問題是,Flli耳機的融資額和估值均不及預期。

早在去年8月,Fiil耳機團隊就曾對騰訊科技表示,公司A輪融資額預計在1億美元,而此次融資僅有預期目標的五分之一。融資額不及預期,根本原因或在於其耳機銷量未達投資人預期。

盡管Fiil耳機方面稱,公司推出的3款耳機創下瞭超100萬臺預約量的行業紀錄。不過,有接近Fiil耳機供應鏈的人士稱,Fiil耳機目前實際出庫量僅有幾萬條。

該人士向騰訊科技透露,目前Fiil耳機的3款產品中,有兩款大耳機(即售價1099元的FIIL和售價1599元的FIIL Wireless)由深圳代工企業富士高代工,而另一款小耳機(即售價599元的FIIL Bestie)由一傢位於江西省南昌市的聯創公司代工。

上述人士還稱,因為小耳機價格更為便宜,其銷量比兩款大耳機銷量之和還要高。

Fiil耳機最低售價599元,這已經超出絕大多數用戶對一副耳機的價格承受范圍。

定價高低皆尷尬

相比Fiil耳機,情況更為糟糕的則是成立已有16年之久的美國知名手環廠商Jawbone。上有Apple Watch奪食,下有低價產品群起而攻。

兩個月前,Jawbone在全球裁員60人,占其員工總數的15%。除去裁員之外,Jawbone還關閉瞭紐約辦事處,並縮減瞭美國森尼維耳和匹茲堡兩個辦事處的規模。

相比小米手環,Jawbone手環的定價較為昂貴,UP3在京東旗艦店的售價為999元,而功能相差不大的小米手環售價僅為79元。

根據市場調研公司IDC的統計數據顯示,Jawbone在2015年第二季度僅銷售出50多萬塊UP健康手環,市場份額僅為2.8%,排在健康手環廠商的第七位。作為該市場的龍頭,Fitbit當季售出440萬塊設備,市場份額達到瞭24.3%。剛上市的Apple Watch當季銷量為360萬塊,市場份額為19.9%。

而實際上,盡管Apple Watch占據的市場份額已經很高,不過仍不及外界普遍預期。

定價較高的Fiil耳機、Jawbone手環和Apple Watch的銷量一致慘淡,那麼定價低的小米呢?

在小米的大力扶植下,小米生態鏈企業所生產的小米手環、小米移動電源和小米耳機,銷量均已輕松突破千萬,小米手環的生產商華米科技也一舉成為僅次於Fitbit的全球第二大手環生產商,小米耳機的生產商萬魔聲學也準備今年掛牌新三板。

有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可穿戴市場,小米品牌份額一傢獨大,占據近40%的市場份額。

不過,銷量暴增的背後,絕大多數售出產品均是依靠小米官網的導流而來。此外,其高性價比模式也容易導致規模性盈利無望,因此包括華米等在內的多傢小米生態鏈企業開始推出自主高端品牌。

“偽需求”遍地

實際上,從2014年到2015年,很多硬件產品都遇到瞭同樣的問題:產品並不是消費者真正需要的,因而即使前期有再多噱頭,都難免被淘汰。

曾經號稱是全球首款太陽能智能腕表的Tinsee天時手表,如今早已銷聲匿跡,公司也不復存在。Tinsee天時手表與傳統手表外觀幾乎一致,並沒有太強的科技感。

Tinsee天時手表無法直接在手表上顯示運動計步,久坐提醒,睡眠監控等實時監控信息,需要與手機連接後在手機上才能查看。

然而,對當下的很多用戶來講,通過手機連接手表對人體進行監控並沒有太大的需求。如果不需要該功能,可以直接選擇傳統手表;如果對監控需要較大,則會考慮能在屏幕上顯示信息的智能手表。因此,Tinsee天時手表也成瞭一款叫好不叫座的產品。

而類似小魚在傢的傢庭陪伴機器人目前也遇到瞭同樣的困境,購買這類產品的用戶共同遇到的一個疑問是,它究竟解決瞭自己的什麼需求。

因為在大多數人看來,傢庭陪伴機器人提供的核心功能,直接用iPad通過Facetime或微信視頻聊天就能完成,而在下面安裝一個底座或許反而顯得有些多餘。

就連掀起智能穿戴熱潮的巨頭谷歌也沒能擺脫無法解決核心需求的魔咒,2015年初,第一代谷歌眼鏡遭遇滑鐵盧,產品隨即下架。

目前,手機已經開始接近人手一部且不能離身,而硬件產品則顯得可有可無,因為這些產品很難真正觸及用戶的真實需求。諸多智能硬件產品也都像谷歌眼鏡一樣,苦於無法解決需求問題。

那些銷聲匿跡的硬件企業

在未來尚不明朗的情況下,多數硬件公司目前都面臨進退兩難的尷尬局面,隻能靠融資支撐,而一旦無法繼續融資,公司就面臨轉型或倒閉。

騰訊科技不完全統計顯示,2015年至少有60傢以上的智能硬件公司完成瞭A輪融資,而完成B輪融資的企業為20傢左右,完成C輪融資的硬件企業僅有無人機行業的大疆。這意味著,真正走到偏後期的智能硬件企業少之又少。

5253

IDG資本投資經理蘇東告訴騰訊科技,目前市場上偏後期的硬件公司普遍都面臨估值下降的問題。

而在2014年完成千萬元級別以上A輪融資的硬件公司中,多數公司目前已經銷聲匿跡,這其中就包括累積融資達1.45億元的樂行體感平衡車、估值一度近2.5億人民幣的機器人公司嘉騰機器人等。

這些公司目前共同面臨的一大難題是,技術尚無革命性突破,基於此做出的硬件產品對消費者而言顯得可有可無,因此,產品始終無法在短期內有效提升銷量。

VR投資呈現井噴

目前在硬件行業,唯一炙手可熱的創業方向當屬VR(虛擬現實)。

在剛剛過去的2015年,虛擬現實領域的投資並購不勝枚舉。以2015年12月為例,宣佈完成融資的10傢智能硬件企業中,包括樂相科技、蟻視科技、驍龍科技、樂視投資的靈鏡VR等公司均與VR產業相關。

事實上,2016 CES的遊戲和虛擬現實展位比2015 CES增長瞭77%,超過40傢參展商將會帶來虛擬現實系統和相關內容以及硬件設備。而盡管這些設備尚未進入大眾市場,消費電子協會還是預測2016年虛擬現實設備的銷售量將達120萬。

不過,資本並非萬能,現在就說VR行業將被瘋狂湧入的資本養大還為時尚早。技術實力是否能在數年內實現質的突破,這是否會成為用戶的剛需,會不會為大眾所接受,還都是問題。

即便是人們願意接受,在當下也難以實現。EEDAR分析師Patrick Walker此前就曾表示:“VR將獲得重大的成功和強勁的消費口碑,但是在2016年,價格及其他障礙因素將限制其被大眾市場大規模接受。”

正如Facebook CEO紮克伯格所言,VR很可能會成為下一個計算平臺,但如果換一個角度來看,第一款智能手機出現在2003年,真正普及卻是在多年之後。2016年VR爆發勢不可擋,但這個元年也意味著未來還有很長路要走。

from:騰訊科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