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魔獸世界的中國戰場

Game2遊戲:


從未有一款網游在中國遭受如此待遇。遊戲外的戰火和劇情,早已蓋過遊戲本身的劇情。從早期的代理之戰,到分成之戰,到資料片審批之戰,到運營權爭奪戰,一直上升到管轄權之爭。

文/潘濱

遠遠看上去,丁磊比照片上要瘦很多,這個在電視畫面上看著胖乎乎的CEO,跟更加消瘦的周杰倫站在一起,並不顯得臃腫。和一身黑色禮服的周董相比,丁磊穿得更加頑皮一些,彩條襯衫,緊身牛仔褲,色塊明艷花哨的運動鞋。他們站在一起,是要簽署一個“盟約”,在一幅遊戲中才出現的道具捲軸上,籤上各自的名字。這表明,在這個炎熱的暑假,周杰倫要成為網易一款遊戲的代言人了。

“我靠,玩這款遊戲的人很多都小四十了。”丁磊有著年輕人熟悉的口頭禪,他所說的那款遊戲叫做“夢幻西遊”,已經運營了6年有餘,現在他們重新做了一次品牌刷新,將游戲中原本的Q版人物形象繪製得更加成熟。一個明顯的變化就是,原先版本中看起來很卡哇伊的小女孩,已經長成有著修長美腿的女人, “玩家長大了,遊戲的角色也在跟著長大”。

在小道消息瀰漫的6月,丁磊走到哪都無法迴避《魔獸世界》的問題,網易在納斯達克的股票已經一漲再漲,關於《巫妖王之怒》開服的消息,傳了又傳。這款關乎中國500多萬玩家的角色扮演遊戲,在大陸只能修煉到70級,新的資料片《巫妖王之怒》一直沒有通過相關部門的審批。在翹首期盼的一年間,不但爆發了轟動網絡界的“賈君鵬,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事件,還引發了文化部和新聞出版署關於管轄權歸屬的爭論,春節期間更有網友“性感玉米”製作了《網癮戰爭》電影,痛徹肺腑地表達了網游一代青年的精神困境和現實無奈。

魔獸要回來了嗎?丁磊照樣王顧左右而言他,只是他的助理似有似無地透露著神秘:這個暑假會有大動作。此前一直對審批事宜保持緘默的新聞出版總署,卻在2010年5月20日深夜,作出明確答复,稱《巫妖王之怒》正在審批中,最快8月底或9月初就能有明確結果。他們或許都不知道,就在半年前,還曾有一個官司在等著兩者。

《網癮戰爭》引發的官司

北京的菜市口是以前官府行刑殺人的地方,現在這裡矗立著一座新式19層大廈,非常氣派。安之是一名國家公務員,本來對這種豪華政府大樓見怪不怪,但或許是這次行動的身份發生轉換,他在北京初春的寒風裡,感受到了渺小。安之是以公民身份來新聞出版總署遞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的,作為一名“魔獸”玩家,他想得到一個相對明確的說法。

2009年11月2日,對高興了兩個月的魔獸世界玩家來說,是一個沮喪的日子。新聞出版總署下發通知,終止《魔獸世界》(燃燒的遠征)的審批, 退回關於引進出版《魔獸世界》的申請。現在依然能在新聞出版總署的網站上查詢到那封通知:網易公司在未經有關部門審批同意的情況下,於2009年9 月19日擅自收費並提供新賬號註冊的行為,已經造成事實上的公開運營服務,嚴重違反了國家關於網絡遊戲上網前須經新聞出版總署前置審批和境外著作權人授權的互聯網游戲作品須經新聞出版總署審批的規定。為此,新聞出版總署決定終止審批,退回申請。

而令安之所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這款在“第九城市”公司運營了四年半的遊戲,在大陸地區更換了代理公司之後,還要重新審批一次? “重新審批一次也就罷了,不但沒有通過,還退回申請,不許運營。”安之遞交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就是想讓審批部門告訴他,其行政行為的程序和依據是什麼。令他高興的是,新聞出版總署接受了他的申請,還同意其對遞交申請書的過程進行錄音留證。

根據“信息公開條例”規定,公民遞交申請書並獲得答复的標準時限是15+15,就是說15天之後可以額外延長15天,如果要徵詢第三方意見的話,徵詢時間是不計入時限的。與預想的差不多,安之對獲得答复沒有抱太大希望。 2010年2月8日,等待多日之後,他向北京一中院提請公益訴訟,起訴新聞出版總署和網易公司,因拖延審批資料片,導致玩家無法繼續遊戲體驗和虛擬財產增加,損害了玩家利益。

“法院一直沒有立案,卡在訴訟主體上。”安之回憶說,“這是代表玩家群體的公益訴訟,必須要有一個行政相對人或者行政行為利害關係人的身份才行得通,但是在目前的法律關係中,'版署'是行政機關,網易是行政相對人,暴雪是利害關係人,玩家是什麼呢?不得而知。這樣的話,無論怎樣認定都屬於法官的自由裁量權。”

“我是看了《網癮戰爭》之後,才有了公益訴訟的念頭。”安之說自己是想通過具體行動,實實在在做點事情,“就像電影裡'看你妹'說的那樣,哪怕再小的聲音,也要吶喊。”《網癮戰爭》是遊戲玩家“性感玉米”會同網絡朋友創作的一部視頻短片,以“魔獸”中的角色為故事主角,以兩家公司爭奪遊戲代理權為框架,敘述了這款遊戲在運營和審批中的明爭暗鬥,同時還影射了“七十碼”、“釣魚執法”、“楊永信電擊治療網癮”等熱點事件,其中故事主角“看你妹”在片尾有一段聲嘶力竭的吶喊,呼籲既得利益相關方尊重“屁民玩家”,還網游同好們一個安寧的環境。

丁磊說他自己也看過《網癮戰爭》,礙於身份不好公開評價,但不管是這部玩家製作的電影還是安之的訴訟,對他來說,都只是“魔獸”事件裡面的插曲之一。 “燃燒的遠征”仍在繼續,沒有人知道會在何時結束,也沒有人知道它是否會戛然而止。

“魔獸”闖關之旅

從未有一款網游在中國遭受如此待遇。遊戲外的戰火和劇情,早已蓋過遊戲本身的劇情。從早期的代理之戰,到分成之戰,到資料片審批之戰,到運營權爭奪戰,一直上升到管轄權之爭。一位焦急的玩家在論壇裡留言:我的兒子,等國服開巫妖王的時候,記得給你爹的墳頭上炷香——天朝始開巫妖王,家祭無忘道乃翁。

一年前,當暴雪公司總裁麥克在太平洋東岸的阿納海姆會議中心正式宣布《魔獸世界》的第三部資料片《大災變》將於2010年推出時,位於太平洋西岸的中國大陸玩家們所體驗的《魔獸世界》遊戲版本,依然是暴雪在2007年1月推出的第一部資料片《燃燒的遠征》。更為弔詭的是,這款已經在中國地區運營了四年半的遊戲,依然在進行著一場世界上最大範圍的“內部測試”。

有人說,從競爭對手“第九城市”手里奪得《魔獸世界》運營權的時候,丁磊竊喜了好一陣子,“感覺就像結婚”。然而,這款時下最熱門的遊戲,就在“第九城市”關閉服務器的同一天,就出現了狀況。

為了給2009年6月的交割做好準備,丁磊早在4月份就開始了招兵買馬的綢繆,短時間內便收到3萬多份簡歷,他們甚至招募了一些被競爭對手“第九城市”裁撤的“魔獸”項目員工。在正式交割的第一天,網易就向北京市版權局提交了《燃燒的遠征》的引進申請。如果當時不出意外,他們很快就能開啟全新的遊戲服務器(“開服”),當時不管是丁磊還是暴雪的美國CEO都對此充滿信心,他們甚至聯名發表公開信,明確提出“過渡狀態規劃”。沒有人預料到,第一個跟頭來得如此直接又快捷。

6月下旬,網易接收到消息,《燃燒的遠征》沒能立即通過審批,暫時不被允許開放第一批服務器,憤怒的“魔獸”玩家有組織地擁向了網易另一款主營遊戲《夢幻西遊》,致使這款為網易貢獻50%收入的遊戲一度癱瘓。

為安撫玩家,網易迅速開放了準備許久的正式版官方網站,同時開通了戰網通行證的註冊,允許玩家綁定遊戲賬號至戰網通行證。這在一定程度上消減了玩家的憤怒火焰。只是,此後無休止的等待,逐漸消磨掉了以80後為主體的遊戲群體。他們或犬儒或寂寞,於是引發了“賈君鵬”事件,在瞬間集合眾人力量,讓一個虛擬名字紅遍網絡。

此時,網易也坐不住了,是年9月,他們突然開啟大規模“內部測試”,兩週之後,又正式宣布“魔獸”開始收費運營,而此時的《魔獸世界》仍然沒有通過審批。這等於是變相強行“開服”。

“怎麼我們正審著,《魔獸世界》就開服了?”一位官員事後說。針對強行“開服”一事,主管部門認為,網易一廂情願地倉促進行商業運營,這種行為是莽撞的。於是發生了前述的停止審批事件。而在這件事上,丁磊表現得相當倔強。面對主管部門措辭嚴厲的通知,網易不僅沒有停服,反而收到書面通知半個月後,依然我行我素,當時,丁磊似有所指地說: “《魔獸世界》的運營在法規方面面臨了不確定性。”

時間進行到2010年2月,千呼萬喚“再”出來,舊資料片《燃燒的遠征》終於通過審批,網易在接收這款遊戲之後,終於讓它回到交割前的原點。只是,新的資料片《巫妖王之怒》尚無聲息。多重消息表明,2010年的暑假之後,會見分曉。

丁磊說自己很羨慕伴隨網游長大的一代人,可以有這麼多精良的遊戲可以玩,而自己小時候,只有電動街機,但是現在,沒有開放新資料片的《魔獸世界》玩家們顯然不值得羨慕。 “我不能說具體時間了,反正快了。”丁磊有些苦澀地笑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