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領域的創業:用戶第一,簡約至上

在歷經數年的緩慢發展後,教育技術近幾年終於迎來瞭它的高峰期。在2008年和2009年,它一共僅獲得1.5億美元的投資,然而在2012年變成瞭11億美元,大約翻瞭6-7倍。

現在,這些投資進入瞭開花結果時期。在線課程教育網站Edmodo的用戶大約為3200萬,另外一個利用獎勵——老師可以給學生授予虛擬黃金勛章——的教育管理類網站ClassDojo,也有大概2000萬的註冊用戶。

Remind101,一種通過幫助老師發信息給學生和傢長的服務,在其平臺上有1000萬的教師用戶,每月的信息發送量大概為6500萬。另一個在線學習類服務StudyBlue,學生可以通過自己的手機獲取動態卡片,利用這些卡片測試和記錄他們的課堂行為,現在大概有500萬用戶以及2億的卡片制作量。

這些服務的共同點在哪裡?在於它們免費的使用權及垂直化的不受管理員或地區限制的師生交流方式。另外,其中大部分服務針對的是K-12(美國中小學)教育。

還有,它們采用的技術都相對簡單。

技術到底有多重要?

有一些教育公司采用的是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模式——像已有30年歷史的Renaissance Learning,它的市場估值是10億美元,也就是說其1800萬的學生用戶每個大約價值5美元。Declara是一傢年輕的初創公司,它可以為教師提供一個良好的後續教育平臺,在澳大利亞等地和Genentech等公司的教育部署系統成交瞭數百萬美元的交易。

當然也少不瞭MOOC和Khan Academy,兩傢主要通過教育內容獲得廣大用戶的網站。

“我不認為技術是關鍵,教師才是問題的答案,所以我們的目標是讓教師的工作更有效率。”Remind101 CEO Brett Kopf說。

Geoff Ralston是Imagine K12——教育創公司加速計劃的負責人,曾參與過Remind101和 ClassDojo的建立。他說, “我覺得這個領域確實有許多漸進式創新,但並不是所有的創新都是從根本上推進的。”

“在這個系統裡也還存在著保守主義者,創新並不意味著把一切推到重來。誰想聽到孩子說‘我們希望在教室裡嘗試一些完全不同的事物’,那也許他想重新回去讀五年級呢,這會是一個好想法嗎?’我覺得這會是一場緩慢開展的革命,但是技術將會是幫助大人和小孩學習的重要手段。”Ralston補充。

Betsy Corcoran是技術教育媒體Edsurge的負責人,他的觀點略有不同:“我認為在學校裡至關重要的一點就是技術,技術是一切的根本。簡單是一個優點,看到這些早期的產品能夠投入使用並保持優化,滿足課堂的需求,一切都有瞭意義。”不過,真正的創新還有許多問題要解決,校園環境十分復雜——有限的校園寬帶,沒有固定的設備,學生都各自使用自己的設備甚至有些學生沒有設備等等。而教育公司要做的就是去解決各種各樣的問題,開發出一種能真正為所有師生所用的產品。

下一步何去何從?

目前保持良好發展態勢的初創公司都在思考他們的下一步。Kopf說Remind101的下一站包括收集支付數據和數字簽名。而ClassDojo則希望致力於解決青少年性格發展方面的問題。

但是,即使教育是個與眾不同的領域,也會像Snapchat或者Twitter等“博眼球”式的以用戶為中心的公司一樣,用戶越多不一定會帶來商業上的成功。不過許多投資者都開始在教育領域下賭註。

也許我們很快就會看到投資者的信心瞭,John Doerr是一個著名的投資者,曾投資過谷歌和亞馬遜,最近參與瞭Remind101B輪1500萬美元的投資。

創建於2008年的Edmodo,這幾年期間共融資4000萬美元,大多來自於那些專註於教育而不關註技術領域的投資者,包括NEA、Greylock Partners、Benchmark和Union Square Ventures等。

Edmodo

Classdojo事實上也獲得過大筆投資,隻不過沒有透露。其CEO Sam Chaudhary稱,公司在A輪融資中從Shasta Ventures、General Catalyst、SoftTech VC、Yuri Milner、Paul Graham和SV Angel等公司獲得瞭850萬美元的投資。

所以平淡也許是種好跡象。在學生、老師和研究機構中做的最成功的公司往往會被主流媒體忽略,因為這些公司關註於“用創新改變世界”而不是影響力,而這是主流媒體們不曾去關註的地方。

相關:

谷歌在線教育新工具:一對一導師Oppi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