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IPO企業或掀清理三類股東風暴

記者獨傢瞭解到,監管層通知各傢中介機構,擬申報IPO的企業股東中有契約型私募基金、資產管理計劃和信托計劃的,按照證監會要求,其持有擬上市公司股票必須在申報前清理。

11

2015年7月開始,陸續有新三板企業進入IPO輔導期或是向證監會遞交掛牌材料。截至4月13日,這一群體的數量已經超過百傢,這其中有6傢公司向證監會提交瞭申請材料。

與一般的擬IPO企業相比,新三板市場的掛牌企業股東成分更加復雜,如今這一數量龐大的擬IPO群體也受到瞭證監會層面的監管關註。

在此之前,曾傳出證監會對於新三板遞交IPO申請的企業采取擱置態度,隻收不審,其中,將重點關註股東中有新三板基金產品和資管產品的企業。

如今事態還在演變。

記者4月13日獨傢瞭解到,監管層通知各傢中介機構,擬申報IPO的企業股東中有契約型私募基金、資產管理計劃和信托計劃的,按照證監會要求,其持有擬上市公司股票必須在申報前清理。

這一消息當天引發市場熱議。

清理難度大

據記者統計,目前新三板市場掛牌企業進入IPO輔導期的企業有115傢之多,其中正式向證監會提交材料並在新三板市場上停牌的企業已有六傢。

中泰證券一位分析師則對記者表示:“就200人股東而言,在目前IPO操作實務中,如果投資基金是公開募集的、知名的、經過備案的,一看就知道是可能投多個項目,不是專門投一個項目的,一般不需穿透,基金和資管計劃都算一個人;如果是專門為某一個項目設立的股權投資基金,存在規避200人可能的,一般是要求穿透的”。

但一些中介機構和企業在與記者的交流時亦表示,掛牌企業尤其是擬IPO的這些企業想要清理這三類股東面臨很大的問題。

華南某新三板掛牌企業董秘對記者表示:“我們在掛牌前就做瞭未來IPO的打算,但掛牌新三板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融資,我們這幾輪定增中進來瞭好幾個這樣的股東,但現在募集來的錢我們都花瞭,如何清理這些股東我們目前沒有好辦法。”

華中一傢大型券商分公司新三板項目負責人也表示:“目前企業會面臨很大的清理困難,如何說服這些股東退出,代價是什麼,都是問題。如果沒有清理,公司IPO又要因為這一簡單的因素被擱置。”

實際上,據記者統計,目前龐大的擬IPO公司中有多傢企業的股東中都包含有資管計劃,信托計劃以及契約型基金這三類股東,清理的過程勢必艱難。

但目前情況還有一例特殊情況,這便是已提交材料的海容冷鏈(830822),其近期向證監會提交瞭申請掛牌的材料,但這傢企業的第十大股東是國保新三板2號資產管理計劃,正是上述提到的三類需被清理的股東類型。因此海容冷鏈最終的審核情況也頗受市場關註。

尚存解決通道

此次證監會要求清理擬IPO企業中三類股東的通知,對於新三板市場的影響遠遠不止擬IPO企業本身。

“對於新三板投資者來說,鑒於目前的流動性現狀,企業IPO幾乎是唯一確定的退出渠道。如果這項穩定的預期破滅,對於整個市場的生態是有多米諾骨牌式的影響。”前述華中地區券商人士講到。

首先是對定增的影響,目前來看這三類股東是新三板市場活躍的投資主體,很多機構包括券商和公募基金的資金,大多都是以資管計劃等形式在新三板投資的。如果IPO這條退出通道被堵死,在研究出解決方法之前,這類基金在新三板投資的活躍度勢必大減。

企業層面來看,如果未來有IPO的計劃,也會非常謹慎對待這類基金的投資,因為後續的清理工作難度非常大。

兩個層面的因素疊加,市場的定增活躍度勢必有所減弱。

另外這一事件對企業做市活躍度,包括協議轉讓二級市場的活躍度都會有所影響。

眾所周知,目前新三板市場做市轉讓方式下流動性較好,因此被清理的這三類股東也有可能會通過二級市場買入企業的股權,但企業卻並不知曉這類機構成為公司股東。如此一來,公司可能會選擇股權控制程度相對方便的協議轉讓方式。

“在協議轉讓方式下,也因為類似的原因,企業股權惜售的心態會更加嚴重,市場流動性和活躍程度會進一步降低。”前述北京地區人士表示。

不過,也有一些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可能存在折衷的辦法。

這種方法是將契約型基金等嵌套到有限合夥基金中去,同時做好備案工作,這樣的話從表明上看股東就沒有上述的三類股東瞭。

深圳一傢大型券商的業務人士告訴記者,整個流程是發起一個契約性基金,但不用這個直接投到掛牌公司層面,而是將契約型基金作為GP投到一個有限合夥基金中去,再用有限合夥去投掛牌企業。這樣在上市公司的股東層面,是沒有契約型的股東。

from:21世紀經濟日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