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霸音樂全曼午:創業最激蕩動蕩的一年

本文作者:廣州 BetaCafe 牽頭人,播霸音樂以及若幹互聯網項目聯合創始人  全曼午

從2010年底離開7天開始創業以來,2013年是最激蕩動蕩的一年。

記得去年的元旦,我和初見的小夥伴們在海口吹著熱風,展望著O2O的大時代。

六個月後,同樣是熱風襲人的時節,我告別瞭初見,把重任交給新的夥伴。

我度假,我潛水,我隱身小鎮,我在貝塔咖啡坐臺或發呆。

我見瞭很多新老朋友,我聽瞭很多故事。

我反思。

人有時就是這樣,把腦袋放空瞭,自然會裝入新液體,充滿活力的液體。

扳扳手指數數過去四五個月我都幹瞭些啥。

1,去大理看瞭塊地,是有歸隱南山劈柴喂魚的念頭。

2,在清邁練習瞭幾天英文,原來泰國英文很像廣東話。

3,沐浴世上最美的婆羅浮屠晨光,我確實想再去一次。

4,沒有在斯米蘭的海底看到鯨鯊,些許失落但是中性浮力提高瞭。

5,間歇中,翻修瞭廣州貝塔咖啡,吸納瞭新股東。

6,間歇中,開始全面修理我慘不忍睹的一口牙。

7,間歇中,為某集團顧問新業務,學習瞭一點點互聯網金融。

8,間隙中,為某著名旅行客戶端顧問策略,沒辦法,太喜歡旅行瞭。

9,差點忘瞭,我終於等到瞭偉大的METALLICA和偉大的PET SHOP BOYS演唱會!

好瞭,看上去已經很忙哈。

不過2013,我最大最大的快樂,可以橫掃我所有的鬱悶與失意的,

是我參與瞭一個叫播霸的音樂產品。

因為我突然意識到,其實我很早很早以前就是一個DJ。

我為什麼居然竟然沒有用互聯網來實現我湮沒許久的音樂夢想。

還記得那一天,libby從韓國做完項目回國,找瞭我和倪兵敘舊,

話說若幹年前,我們三個水瓶座就是做娛樂演出策劃的搭檔。

後來做完與非門巡回演出,我實在累瞭,就轉行去瞭7天做酒店。

正好倪兵找我咨詢如何將海量的國際DJ和好音樂引進中國。

一不小心,就變成瞭播霸,而我和倪兵幾個對音樂始終有夢的中年,

就變成libby的天使瞭。

在2013年快結束的時候,播霸上線瞭,而初見也逐步轉型完成。

在2013年快結束的時候,我的治牙工程還在繼續。

在2013年快結束的時候,我決定再次投資一個叫ALLINNS的技術團隊。

2013,因創業而精彩。

 

相關鏈接:

葡萄信息方阿建:這一年,我們怎麼做線下渠道

“高手”袁帥:創業這一年,打足雞血玩命瘋跑

 

上文最後一句,是小編加的。

–以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