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遊新政”是把雙刃劍 讓小團隊有苦難言

29

新規更像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可以整頓市場,打擊“打包黨”之類的違法行為,清理飛速膨脹的手遊市場亂象;而另外一面,也可能誤傷一批優秀的創業團隊。

廣電總局的一項旨在規范手遊市場的新政,新近出臺後幾乎惹來瞭一場官司,這是怎麼回事?

6月初,國傢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稱廣電總局)印發《關於移動遊戲出版服務管理的通知》(以下簡稱“版號”新政)。新政於7月1日正式生效。根據新政,新上線的遊戲必須獲得網絡出版服務許可(即版號),才可上網出版運營;已經上線的遊戲,需在10月1日前補齊“版號”。上海一位名叫陳宇的遊戲制作人,欲起訴廣電總局,為此他還在知乎上發起瞭一項眾籌以募集起訴資金,僅用11小時即籌集5萬元。另有消息稱,陳宇甚至為此而組建瞭律師團,還發起瞭二次眾籌,征集業內人士簽名。陳宇認為:“按照新規,整個審批流程走完可能需要長達半年時間,這等於給中小開發者直接判死刑。”

陳宇此言有何根據?情況真的像他所說的那般嚴重?對此,本報記者采訪瞭行內人士。

傷不起的個體制作人

曾經的個體手遊制作人黃小偉是此項眾籌參與者,也是陳宇訴訟的支持者。黃小偉日前對本報記者表示:“”版號”新政剛一頒佈,他便急匆匆地通讀瞭一遍,然後就決定放棄已經從事瞭五六年的事業,重新到人才市場上遞簡歷找工作瞭。”

“我今年40多歲瞭,按說到我這個年齡就應當有一份穩定的事業,再到人才市場上遞簡歷,是比較尷尬和困難的事情,但沒辦法,因為版號新政一出,我們這行就沒法幹瞭。”黃小偉訴苦道。他透露,開始的一周,一連發瞭十幾份簡歷,一個反饋都沒收到,無奈之下,他給當年打工的那傢手遊公司的老板打瞭電話,老板作為行內人士,很明白黃小偉目前的處境,於是答應讓他回去幹,隻是該公司也放棄瞭手遊開發,轉而開發汽車的智能後視鏡瞭。而5年前,黃小偉作為該公司手遊技術研發骨幹毅然決然辭職時,是雄心勃勃要下海闖出一片個人天地的,因為“那時候的手遊市場太好做瞭”!

黃小偉離開那傢公司後,帶領老婆孩子咬牙吃瞭一年“老本兒”,在這一年當中,他和兩名美工組成瞭小小團隊,苦心開發瞭十幾款手遊軟件。市場不負苦心人,一年後黃小偉終於開始收獲成功。他跟深圳一傢手遊公司合作,由該公司推廣他的產品,他參與利潤分成,從最初兩三個月才有一筆不足5000元進賬,到今年上半年每月都有兩三萬元進賬。

“但新政出臺後,情況就改變瞭!”黃小偉說。

“新政一出,等於直接拉高瞭上線一款遊戲的時間成本和資金成本。”黃小偉表示,如果要按照新規送審遊戲,整個流程走完預計大約要半年之久。

“手遊是個生命周期很有限的行業,都是先搶先上線,有時可能晚一天都會丟掉市場。”黃小偉滿腹苦水地說,比如他手頭上正在研發的聖誕節遊戲等等,本來預計半年後研發成功上市,但新政出臺後,最快也得明年上半年上市,到那時誰還玩聖誕節遊戲啊!那不是開玩笑嘛!現實情況明擺著:要是繼續研發這款聖誕節遊戲,很可能最終砸手裡。改做其他主題的遊戲也會面臨同樣問題。總之,送審周期長對於大多數手遊來說,是致命的。無奈之下,他把手頭的工作停瞭,合作瞭5年的小小團隊也散瞭。

“不過,新政也有好處,就在於整頓市場秩序,打擊盜版行為,保護守法合規的手遊開發人以及消費者的合法權益。”黃小偉說。他特別提到瞭“打包黨”的危害,認為當前手機遊戲成為“打包黨”惡意篡改的重災區,亟待通過強有力的行政手段予以打擊。

黃小偉解釋道,手機用戶都有這樣的體驗,某款遊戲正玩著呢,莫名地不停彈出廣告,或者通過安全軟件監測到,流量或資費被無故消耗等。他們或許並不知道,他們手中的遊戲可能已被“打包黨”盯住,對其進行打包篡改,使之成為“吸金”工具。被篡改過的遊戲有好多呢,比如前些年有一款名叫“仙境Online”的手遊,被二次打包篡改成病毒包的次數高達幾百次;還有“憤怒的小鳥去廣告版”和“雷電2012HD”,被篡改次數都達到上百次。另外,還有“極速賽車”“Bike Race”“中國象棋大師”“會說話的湯姆貓2”等等被惡意篡改達幾十次。

在黃小偉看來,新規更像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可以整頓市場,打擊“打包黨”之類的違法行為,清理飛速膨脹的手遊市場亂象;而另一方面,也可能誤傷一批優秀的創業團隊。手遊已經火瞭三四年,這波繁榮同樣得益於一大批中小創業團隊,包括像黃小偉一樣的獨立制作人持續不斷地創作。

小小團隊能否絕處逢生?

記者在采訪中瞭解到,對於“版號”新政的公佈和實施,業內人士所持觀點是有爭議的。贊同者認為,新政對於規范市場,保護整版開發者和消費者權益將發揮積極作用,對於行業中存在的諸如“打包黨”之類的違法行為以及粗制濫造、明目張膽坑錢或侵權的遊戲可以起到嚴厲打擊的作用。反對者則認為新政將導致小團隊將無法生存,並致使資源更加集中於遊戲制作大廠手中,如此一來將是對行業的一次摧殘。

黃小偉屬於典型的反對者,而與黃小偉有著相同或相似經歷的手遊獨立制作人和團隊還有很多。在他們看來,自己辛辛苦苦打拼瞭多年的事業,就這麼一下子付之東流瞭,的確讓人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有獨立制作人甚至抱怨道:“難道新政是希望消滅行業內所有的小團隊嗎?”還有人認為,過去若幹年的經驗表明,大廠做不出來又不屑去做的遊戲,往往是那些三五個人的小小團隊依靠創新才智做出來的,正是這些短平快的小遊戲,給行業和市場帶來瞭不一樣的清新體驗。許多人擔心,新政實施後將導致優質資源都向大廠集中,資源被高度壟斷,同時迫使更多優秀的創新人才到大廠去尋求安穩,從而削弱行業的整體創新能力。

另外,黃小偉擔心的長達半年的送審程序也不是沒有道理。有人計算過申請流程和整個審批時間,在沒有被打回修改、順利走完的情況下,大致需要40-60個工作日,而一旦中間有一些問題被打回修改,可能就得花掉半年以上時間,甚至還會大幅增加資金成本。比如,有行內人士爆料稱,部分手遊開發者日前表示,自己公司開發的遊戲被廣電總局退回,除瞭要求針對賭博性質內容與鼓勵搶奪獲得寶物玩法進行修正外,遊戲中還不得出現英文內容,其中包括裝飾性、簡稱性質的英文,如HP、MP、Mission Start等。根據部分開發者爆料,不止HP等簡稱不得出現,就連VIP特權也被修改成貴族應對審核;而某款遊戲遭到退回的原因是“道具X1”中帶有英文X。

而對於大多數像黃小偉曾經帶領的小小團隊來說,很多硬性條件確實無法滿足,比如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證)和文網文證,幾乎可以直接刷掉95%甚至99%以上的小團隊。

手遊畢竟不是客戶端遊戲(端遊),一款端遊的開發周期是2-3年,審核幾個月,開發團隊勉強還能接受。但很多手遊,尤其是獨立遊戲,開發周期大概也就是3-6個月,如此一來審核時間都快超過開發周期瞭,這在大多數開發者眼裡是非常不合理的情況。此外,還有一些結合熱門影視作品的產品,對於遊戲的上線時間非常敏感,通過審批這麼一拖,可能一切都得煙消雲散。

讓手遊制作人們深感不安的是,除瞭本身的審批申請和流程,由於絕大多數小團隊甚至連申請版號的資格都沒有,因而催生瞭大批版號申請的代理商。記者在互聯網上搜索發現,版號申請代理商報價在1.5萬-3萬元不等,這會否增加開發一款遊戲的資金成本?很多小團隊擔心本來日子就過得不是很富餘,如果又多瞭額外支出,尤其是對於獨立遊戲開發者而言,將是一筆不小的負擔。不過,廣電總局日前發佈的“版號問答”給予瞭明確答復:“版號代辦不合規。”“版號問答”強調:“總局不允許不具備資質的單位申報遊戲作品出版審批,也從未授權或指定任何組織或個人開展所謂”代辦版號”的中介服務。社會中所謂打著”代辦版號”等旗號借機斂財甚至詐騙的”中介”組織和個人,廣電總局方面持明確反對態度。如果出版服務單位參與其中,社會各界可向廣電總局進行舉報;如涉嫌犯罪,還可向所在地公安機關報案。”

“(新政)對於整個手遊行業影響巨大。”手遊發行運營商、北京天賜之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CEO於賢文直言,據他所知,新規出臺至生效的一個月裡,有的渠道每天“搶先”上線300餘款遊戲——廠商們寄望於10月前的3個月補批時間。同時,也有手遊已打算另找出路——“出海”。

膽大包天還是情理之中?

由於上述原因,黃小偉支持陳宇的訴訟。事實上,和他態度相同的大有人在。

黃小偉透露,他第一次是在7月5日在線向陳宇的支付寶賬號試著匯款100元,第二天還想再匯,卻被告知“5萬元目標已經達成,收款通道已關閉。”

說起參與陳宇眾籌時的心情,黃小偉表示,他欣賞那句“這個出頭鳥,我來當”的豪言壯語,但也贊同陳宇“我所提倡的是在法律的框架內使用合法的方式表達訴求,我不建議使用任何激進或是違法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的表態。黃小偉認為,陳宇起訴總局的做法也許真的是“膽大包天”,但這也確實反映瞭開發者的一種情緒,他們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著自己最真實的情感。在黃小偉看來,遊戲是軟件程序,供人下載使用,隻要不通過光盤出售,就不是出版行為,就不歸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管理。

受理這起訴訟的李方平律師表示:“這個規定出得有點倉促,而且對於手遊的管理界定在各部門之間還存在一定的爭議。”在李方平看來,是否應該把手遊納入到出版管理發行中,主管部門和法學界也有不同的解讀。

李方平明確表示:“總局提出的要求具有較強的爭議,根據《行政許可法》以及國務院最近的《權力清單制度》,這個通知顯然不符合現在的改革精神,而且現在沒有必要進行這種管理,畢竟這可以通過行業、市場進行自我調整,需要眾部門一起審批。”

不過,記者瞭解到,許多業內人士認為,此案立案可能性不大。

from:中華工商時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