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遊反黑聯盟:業內存在以刷評論威脅敲詐

據報道/上周四,一個由國內手遊公司自發成立的“手遊反黑聯盟”正式成立,第一天即有60餘傢業內公司紛紛加入,而該反黑聯盟成立的目的,就是對今年以來,行業中日趨眼中的惡意刷評論的行為堅決說不。

反黑聯盟

雖然聯盟已正式成立,但目前來看,行業內惡意刷評論的現象短時間內還無法有效解決,行業內公司或許還將繼續遭受這種惡意競爭的困擾,要從根本上根除更需要蘋果公司的關註。

對於反黑聯盟成立之後的進展,gamelook今天連線瞭該聯盟的發起公司之一的黑桃互動CEO王進強,在采訪中,王進強表示聯盟後期日常工作對接將交由金山雲團隊來接手,目前反黑聯盟工作的困難主要在於“缺乏技術手段判斷”、以及“司法機關判定”。同時王進強表示,行業內還存在“匿名電話或者郵件進行以刷產品為威脅進行敲詐”的情況。對於聯盟所采取的現金懸賞的方式,王進強表示,聯盟已收到瞭舉報信。

以下是采訪實錄:

現在反黑聯盟成立有幾天瞭,第一天已有60多傢公司加入,目前是怎樣的狀態?

王進強:事情是這樣的,我們隻是站出來告訴大傢,依據我們的判斷行業內有這樣的事。我們沒有執法權,也沒辦法判斷事情究竟誰對誰錯。我們一是想要呼籲,二是提供懸賞來尋找線索。第三個就是黑桃互動作為一傢發行公司,利益相關不適合做領頭的事,大傢可能會覺得你既是裁判又是運動員。後期反黑聯盟的工作,金山雲會負責這個聯盟的日常事務,金山雲也有一些網絡安全的專傢,包括聯盟也公佈瞭公開的郵箱,由他們來整理一些資訊和信息,負責後續的工作。我的想法是至少一定要抓住一批人,否則他們犯罪的成本太低瞭。

聯盟內成員公司是否普遍遭遇過被刷的情況?

王進強:就我瞭解,2015年發過產品的公司,多多少少遇到過這種情況。一方面之前我們不能確定刷評論是不是公司自己的行為,因為確實有公司這麼做;但現在有手遊產品都沖到瞭暢銷榜前30。我覺得任何一傢有邏輯的公司都不會幹這個事(給自己產品刷好評),如果是我,我會非常小心,就怕蘋果把我幹掉。所以我寧願相信這些被“除排名”公司沒有做這種事,因為刷評論沒有任何好處,加上大傢確實發現瞭這些異常的評論,所以我隻能拋出這個問題來進行懷疑。

是否有技術方式能夠判斷哪些是惡意刷評論?

王進強:說實話,我們現在完全沒有辦法進行判斷。之前和一些業內公司也溝通過,他們一直在監測自己遊戲的評論,如果發現評論異常,就會主動和蘋果進行溝通,有公司說以前這個方法是有用的,但最近也出現瞭溝通無效的情況。所以說我們現在完全沒有辦法,蘋果的規則我們沒辦法幹預,造成瞭行業現在非常被動的情況。

聯盟成立之後是否有人舉報呢?

王進強:有,但是提供的信息非常含糊。現在雖然是金山雲在處理這方面事,但是如果是我來做的話,隻能將這些信息整理之後交給司法機關。因為我們自己沒辦法判斷,因為有可能是誣陷別人、亂說這些情況。金山雲方面則可能會通過一些網絡安全專傢或是其他什麼來進行判斷,或者拿這些東西去再和蘋果進行溝通。我們現在很無奈,隻能去呼籲,具體能產生怎樣的效果,我不是很樂觀。

目前聯盟有辦法和蘋果聯系溝通麼?

王進強:首先,聯盟內相關公司一定在和蘋果進行溝通。第二,我認為溝通時間很急,而且聯盟很松散,並沒有人牽頭。如果後期大傢有這個想法,可以和蘋果進行深度溝通,但我實際上還是不樂觀的,目前來看,我覺得現在蘋果並不是人為的來處罰單個產品,而是由系統來進行判定。

所以我就呼籲,大傢一起發出聲音,讓蘋果知道原來有這麼多人都遭遇到這樣的事。大傢互相聲援,剩下就要看蘋果的態度。

反黑聯盟列舉瞭三種情況,相比刷評論,被惡意刷榜和惡意投訴的情況如何?

王進強:目前來看,更多的還是刷評論,因為刷評論成本很低。比如說我拿10萬元,請水軍刷評論,一人100都可以刷1000條。而1000條評論對於一款遊戲來說影響非常大,犯罪成本相當低,比買積分墻刷榜成本低多瞭。

投訴是另外一種情況。投訴一方面是向蘋果投訴,另一方面是向主管部門投訴。我知道一傢公司,被人傢投訴遊戲色情暴力,這個本來就是很難界定的。比如12315上面也有人進行投訴,這些惡意的投訴會造成不少麻煩。但這種投訴對蘋果影響不大,而前兩種可以讓蘋果直接把產品從榜單上拿下來,影響比較大。

你覺得是否會有專門刷評論的公司主動坑遊戲發行商?

王進強:聯盟裡有幾傢公司私下裡和我說瞭兩種情況:一種是莫名其妙被人刷榜直接被罰;還有一種就是收到匿名電話或者郵件進行威脅,我要幫你刷榜,給多少錢就不刷。當然我不是法官,不能定性說怎麼樣,隻能把我瞭解到情況說出來,是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有沒有公司因此妥協而給錢呢?

王進強:據我所知還沒有這種情況。但作為我個人,如果黑桃遇到這種情況,我會把所有市場費轉為懸賞,100萬抓一條信息。我就不信找不到一條有用的信息。除瞭司法手段,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瞭。

現在聯盟提出的懸賞,這個錢是由誰出呢?

王進強:我們現在是承諾,比方說我們抓到證據瞭,某傢公司的產品被刷的證據交給蘋果或者司法機關,那麼這傢公司出懸賞的一半,其餘聯盟其他成員平攤。這是後付費類型的,我們也沒有很強的約束。

而且最終還是需要通過司法機關來判定,所以難度還是很大,我們隻是呼籲,希望蘋果根據中國國情來修改規則。另一方面,如果不站出來,他們可能覺得我們好欺負。能不能抓到不知道,但至少會給他們敲警鐘。

聯盟成立會不會讓一些原本不知道這種手段的公司起瞭歪心思呢?

王進強:我覺得行業內想做這些事都已經知道瞭,很少有之前不知道的。聯盟之間大傢可以互相交流,比如有業內公司就教瞭一招,自己主動監測評論,一旦發現,立馬和蘋果溝通,主動要求刪除評論。如果是自己刷的,肯定不會主動要求刪,所以蘋果也是願意的。這些方法進行交流是有幫助的。

除瞭刷好評,刷差評的情況現在還有麼?

王進強:目前我覺得兩者都有,但刷好評的更多而且不容易看出來。因為大量刷差評找蘋果可以馬上看出來,而刷好評作為蘋果來說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遊戲公司自己刷的,因為刷好評是有益處的。刷好評更壞更惡劣。

海外市場是否也存在這種惡意刷評論的情況?

王進強:據一些人所說有這樣的情況,但具體我不是很清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