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恨交織:[新秦時明月]再現收入榜TOP10

據報道 / 夢想如何平衡商業上的追求?在如何養活並發展《秦時明月》這個已燒掉過億現金的國產動畫這個問題上,沈樂平已經思考瞭多年,也苦熬瞭多年,如果說視頻網站開始給長篇國產動畫支付版權金給瞭玄機科技以生機,那麼電影和遊戲兩個文化產業最強勁的變現引擎,則給瞭玄機做大做強的可能。

xj1

愛的回報

玄機親自操盤:《新秦時明月》創造免費榜第1、收入榜第8

9月17日,第一款以動畫公司玄機科技自己名義發行的秦時明月同名改編手遊《新秦時明月》正式在appstore上線,其後一舉拿下瞭免費總榜第1的高位,可以說讓行業吃瞭一驚,而到瞭9月21日晚,這款遊戲最高取得瞭iphone收入榜第8的高位,堅持幾個小時後其又跳出瞭TOP10,但這樣的成績已足夠讓玄機科技滿意,隨著其後安卓版在國內發行帶來的收入放大,堅持多久先不提、玄機科技已實質收獲瞭一款能達到數千萬月峰值流水的手遊產品。

這款《新秦時明月》實質上是秦時第三款同名IP改編手遊,加上去年暢遊推出的網頁遊戲秦時明月,秦時已累計推出瞭4款遊戲產品,但《新秦時明月》手遊是第一款玄機科技自己操盤打造的遊戲,也是玄機付出最多的一款遊戲,這從新一季動畫《秦時明月》每集必插播這款遊戲廣告即可見一斑。

目前秦時動畫在優酷的單集播放量高達1000萬次以上,雖然在動畫中插播廣告對粉絲有所幹擾,但這款遊戲發佈的消息精準通知瞭千萬秦時用戶,考慮到每周秦時明月推出一集、每集必播遊戲廣告,玄機掏出核心資源力推手遊的決心可謂巨大,折算成廣告價值則達到瞭千萬元之舉,這是目前國內任何IP改編作品難以企及的資源。

有著粉絲多年對這部動畫的愛,才給瞭這款遊戲再現成功的機會,才有瞭免費榜第1、收入榜第8的突出成績,這是一個良好的正向循環。但gamelook也要指出,粉絲的愛也加入瞭玄機的“一針興奮劑”,比如9月17日iOS上線當天,玄機以十周年的名義在遊戲中放出瞭“充值十倍返利”的罕見活動,最後得來的免費榜第1有一定人為因素,不過該活動隻有短短1天時間,之後降低為雙倍。

事實上秦時明月這種粉絲與衍生產品之間的良性循環在去年已初步驗證過,由駿夢開發、觸控耗資1200萬代理的《秦時明月》就曾在2014年年初創造過4000萬月流水的業績,同時去年暑期上映的動畫電影《秦時明月》也曾創造過5000萬的票房。其後,行業人士紛紛關註到瞭國產動畫、漫畫不輸於日漫IP的商業價值,秦時開創瞭國產動漫變現的新格局,更引來搜狐暢遊大筆一揮、與玄機簽下價值過億的長期合作協議,試圖綁定秦時。同時玄機還拿到瞭知名影視公司光線傳媒的過億投資。

為什麼會有數千萬粉絲持續多年的支持《秦時明月》?總結下來,是玄機制作這部動畫不完全是商人思維,玄機對秦時的愛、換來瞭粉絲對秦時的大愛,在國內動畫公司還在從事政府補貼業務、出產大量低幼動畫的時候,秦時已決定全方位趕超日本動畫,選擇成本最高、最難做的3D動畫、並持續投入技術開發,選擇青少年、乃至成人化的劇情設定挑戰整個動畫的大環境,選擇視頻網站播出而不是傳統的電視臺為播放渠道。甚至在不太重要的主題曲方面,玄機都頑固的堅持高品質,多次選用瞭明星藝人來演唱,包括這次請到的實力歌手張信哲演唱片尾曲《焚情》。玄機的所有選擇項都在反行業主流、選擇高成本,同時也將自己逼入瞭一條無窮燒錢的囧途。

而沈樂平個人對這部作品投入之深,也著實令動漫迷、業界敬佩,每集秦時明月動畫推出都有沈樂平的參與,其扣細節之嚴厲到瞭令人抓狂的程度,gamelook就曾聽說過臨到視頻網站播出前夜秦時動畫還在修改、還沒渲染完的情況,同時gamelook聽說這次遊戲插播廣告也是沈樂平的新作品,連個廣告都不放過,沈樂平天生就是個不放過任何創作機會的動畫。在粉絲看到高品質動畫幕後,玄機公司投入瞭大量人力物力進行技術開發,這又是不同於其他動畫公司的關鍵點,玄機正在對動畫技術做創新、同時試圖掌握核心引擎實時渲染技術。

中國的動漫粉絲是有大愛的,在《大聖歸來》上我們看到瞭無窮自來水,而在《秦時明月》上,玄機對粉絲好、粉絲就投以回報和長期的支持,粉絲赤手空拳改變不瞭國產動漫、但玄機實現瞭動漫愛好者們的夢想。因此,玄機和秦時明月走到今天,是玄機自己的努力獲得的,驗證瞭一句古話:天道酬勤。

恨的無奈

圍繞《秦時明月》改編遊戲的哪些紛紛擾擾

關於夢想,有傢上海遊戲公司以Dream為英文名,它叫駿夢遊戲,最先找到玄機力求改編這部國產動畫的是駿夢,眼光可謂超前同行許多,而這種眼光換來瞭駿夢和玄機合作的第一款遊戲的大獲成功,同時也讓發行方觸控科技實現瞭手機網遊發行上的突破。

隻是,之後圍繞秦時遊戲改編的“劇情發展”沒有像駿夢設想的那樣,雙方能走很多很多年,就在2014年當年駿夢與玄機的合作就被搜狐暢遊以過億重金攔腰截斷。

做一部看不到尾的長篇動畫確實太燒錢瞭,行業也能理解玄機選擇暢遊、為自己買個長期保險的做法。圍繞秦時明月手遊,暢遊迅速在去年推出瞭一款同名改編手遊,與駿夢版秦時直接爭鋒相對,同一年兩款IP遊戲在市場上對壘,這讓駿夢和觸控不太好受,去年兩方對決也引發瞭一些不愉快的事件。

然而劇情還沒有結束,玄機在推出大電影之後,選擇瞭自己親自“下海”來做遊戲,其與名不見經傳的新成立的遊戲開發商上海鹿遊選擇瞭合作,而鹿遊的創始團隊均來自駿夢,其創始人吳明揚則曾是駿夢另一款成名作品《小小忍者》的制作人,同時,主掌玄機自己秦時明月發行工作、目前擔任玄機COO的曾三少(曾強)也是前駿夢的高管。

因此,《新秦時明月》的推出某種程度上與駿夢早先與玄機的合作不無關系,第一款秦時手遊為玄機眼下所做的遊戲業務做瞭不少的鋪墊,駿夢CEO許斌多少有點傷。

《新秦時明月》就在這種“無奈的恨”之中上線瞭、上榜瞭,因此看到曾三少朋友圈吐槽這款遊戲iOS評論區略假的“五星好評”,也就能理解瞭,因為是秦時、因為這孽緣啊。

《新秦時明月》上線之後會取得怎樣的成績,gamelook隻有個初步的判斷,但另一傢糾結在這個局之中的鹿遊科技,提供瞭一個數據上的背書。

今年7月,上市公司德力股份開價4000萬獲得鹿遊科技10%的股份,使其估值達到瞭4億,而鹿遊科技承諾2016年凈利潤不低於7000萬元。業績得靠產品還,鹿遊的重點正是玄機旗下多款IP的優先開發權以及秦時特別篇《天行九歌》網遊授權。

這場糾結大戲另一方的駿夢遊戲,繼續尋找著夢中情人,在失去《秦時明月》之後,許斌再一次用他的眼光和決心簽下瞭“集萬千回憶於一身”的RO改編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