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遊戲年收入78億元全歐第四

在意大利,大牌遊戲開發商寥寥無幾,但得益於該國政府加大力度支持遊戲產業,以及數字時代帶來全新可能性,意大利遊戲市場或許很快就將贏得全世界的關註。

意大利是歐洲乃至全球規模最大的遊戲市場之一,遊戲收入在歐洲國傢排名第4,世界范圍內則排名第9。去年,意大利遊戲市場總收入超過10億歐元(約合78億元人民幣)。

意大利玩傢人數高達2100萬,占人口總數的30%。不過,目前該國成熟遊戲開發商並不多,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我認為在意大利,遊戲開發產業正興起。”意大利行業組織AESVI秘書長馬洛戈(Thalita Malago)告訴記者。“除瞭Milestone和育碧米蘭這兩傢規模較大的工作室之外,其他遊戲公司大都是過去3年發展起來的。”

都靈獨立遊戲工作室MixedBag聯合創始人毛羅·法內利(Mauro Fanelli)表示贊同:“從歷史角度來看,意大利是一個消費型國傢,而不是一個生產型國傢。但過去幾年裡,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中小創業團隊創立,試圖改變現狀。”

移動遊戲開發商Bad Seed首席執行官雅各佈·墨索(Jacopo Musso)補充說,“意大利電子遊戲產業正在逐漸進化。目前我們仍落後於其他幾個大國傢,但外界對我們的關註與日俱增。遊戲開發者共同進退,溝通緊密,並樂於在必要時為彼此提供幫助。某種意義而言,我們就像一個大傢庭。在意大利,制作遊戲有難度,但通過每天的努力工作,我們希望讓它變得更簡單。”

工作室雨後春筍

育碧米蘭工作室(Ubisoft Milan)總經理達裡奧·米格利維查(Dario Migliavacca)是意大利遊戲產業發展的見證者之一。育碧米蘭創作瞭《舞力全開》(Just Dance)系列遊戲,並將負責《刺客信條》系列新作《刺客信條:叛變》(Assassin’s Creed Rogue)的動畫制作,但在育碧眾多工作室中,該工作室顯得名不見經傳。

“育碧旗下工作室遍佈全球,其中一些十分出名,但很多人都不知道育碧在米蘭也有工作室。” 米格利維查說。“但我們早在1998年就成立瞭,過去17年裡參與過20款遊戲的發佈……我們與育碧其他工作室聯合開發瞭《雷曼》、《分裂細胞》、《超越善惡》、《舞力全開》和《刺客信條》系列。與此同時,我們也為意大利培養瞭大批傑出職業人才,他們現在要麼供職於其他公司,要麼就創立瞭自己的獨立工作室。對此我們引以為豪。”

得益於意大利遊戲行業協會(AESVI)等機構舉辦的活動助力,意大利遊戲產業受關註程度越來越高。AESVI每年都會舉辦行業盛會,吸引本國及世界各地的遊戲開發商和發行商參與,為本土人才喝彩,同時亦致力於改善小規模創業團隊的生存環境。

“3年前,本協會發起瞭一個特別項目,以支持意大利遊戲開發者。”馬洛戈解釋道。“我們支持他們‘360度開發’:他們開發遊戲;我們則在技術培訓、市場知識和渠道網絡等方面為他們提供幫助。一言以蔽之,我們幫助他們打理生意。”

“自2012年起,我們開始舉辦意大利遊戲開發者峰會(IGDS),讓參與者分享經驗、結識潛在商業夥伴、從大咖演講中汲取靈感,並且展示自己的遊戲。”馬洛戈說。

2014年度IGDS峰會本月開幕,AESVI預計將有數百人參會。而在IGDS峰會進行的同時,米蘭遊戲周(Milan Games Week)也將舉行——它是意大利規模最大的電子遊戲和行業盛會。

此外,AESVI還設立瞭下屬品牌協會“意大利遊戲”(Games in Italy),致力於幫助意大利最優秀的遊戲工作室參加國際型會議。米蘭遊戲周結束後,AESVI將帶領10傢本土開發商參加在巴黎舉行的Game Connection歐洲峰會。

Bad Seed辦公室一瞥

與此同時,該協會還希望讓意大利遊戲開發商瞭解多種融資渠道,並呼籲意大利政府效仿英國等其他國傢的做法,為遊戲開發推出減稅政策。

對於前述舉措帶來的影響,遊戲《SBK》和《Moto GP》開發商Milestone研發總監米歇爾·卡勒蒂(Michele Caletti)感觸頗深。“多年前,當我開始創立遊戲公司的時候,情況跟現在完全不一樣。由於意大利政府和AESVI等行業組織加大對遊戲行業的關註,現狀正變得越來越好。”他說。“仍有需要改善的地方,但意大利遊戲行業發展的路徑和方向是正確的。作為一名開發者,我真心欣賞當前電子遊戲產業在意大利的蓬勃發展態勢。”

遊戲公司Forge Replay公關兼戰略發展總監亞歷山德羅·馬紮格(Alessandro Mazzega)說道:“政府機構意識到,遊戲開發是一個重要產業,而意大利遊戲公司配得上與其他國傢公司同樣的關註。AESVI正在呼籲政府減輕遊戲稅收,我們期待看到結果。”

2012年,意大利政府通過瞭一項法令,致力於為(包括遊戲開發在內的)科技和創新型初創企業提供更多支持。Digital Tales首席執行官吉沃尼·班佐尼(Giovanni Bazzoni)則稱,意大利對外貿易局為其公司遊戲在海外市場的推廣和分銷提供瞭極大幫助。“一段時間前,當地商會選中瞭本公司四款遊戲中的1款,出錢助我們飛赴北美,並在一場行業活動中展出遊戲。” 班佐尼回憶。

馬洛戈補充道:“我們正與政府密切合作,希望讓政府理解,要想促進經濟可持續成長及提升就業率,本國遊戲產業的發展十分關鍵。與此同時,遊戲產業也有助於推動創新,增加社會活力,並吸引旅居海外的意大利高級人才回國發展。”

發行商虎視眈眈

雖然育碧米蘭是意大利唯一一傢由發行商擁有的研發工作室,但大型公司對該國遊戲創作者的興趣與日俱增。絕大多數發行商都在意大利設有主要負責產品分銷和市場推廣的辦公室。

今年早些時候,索尼在羅馬舉辦PlayStation公開日活動,向開發者分享瞭讓產品獲得發行商親睞的一些建議。而事實上,意大利遊戲開發者與海外發行商之間,已經有成熟的溝通渠道。

“所有主要的大型發行商和平臺方都在意大利有業務,其中一部分還運營著本地的研發工作室。總體而言,他們都很開放,願意與新成立的工作室對話。”《紫氏寶貝》(Murasaki Baby)開發商Ovosonico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馬西莫·古裡尼(Massimo Guarini)表示。“遊戲是一個全球化產業。通過發行商的本地子公司,意大利開發者很容易與國際巨頭建立聯系。”

《紫氏寶貝》遊戲截圖

初創公司Storm in a Teacup聯合創始人阿爾貝托·貝利(Alberto Belli)補充說,“我以前就是做發行的。在零售遊戲時代,發行商往往通過參加行業活動或借助人脈尋找優質遊戲,但在數字遊戲時代,發行商尋找遊戲的方式變得快捷瞭許多。”

“我們與微軟意大利分公司有合作,在(遊戲的)市場營銷、公關等方面,後者為我們提供瞭很多支持。某些觀念陳舊的獨立開發者不喜歡發行商,但我要說的是,發行商是朋友而非敵人——他們能為你的遊戲帶來極大幫助。”

意大利人才濟濟

隨著本國遊戲產業迅速發展,意大利本土遊戲開發人才亦越來越多。當前階段,雖然意大利各高校逐步開設更多與遊戲相關的課程,但許多開發者仍是自學成才。

“絕大多數關鍵技能都是從工作中學會的。”班佐尼說。“不過,得益於跨平臺引擎的普及,許多對遊戲開發感興趣的年輕人進入這一行,他們通過發佈移動遊戲培養技能,磨礪經驗。”

馬紮格表示,“我們擁有偉大美術師,而他們的專業背景各異,譬如有擅長動漫或視覺藝術的。從傳統來看,意大利的概念藝術傢和插畫師總是成績斐然——即便是在國外。此外,遊戲開發商對程序員的需求也發生瞭變化。過去因理論和實際的遊戲開發脫節,我們經常遇到難題,但現在情況好轉瞭。”

許多充滿抱負的意大利開發者在本國創立工作室,但另一方面,更多本土人才卻移居海外,加入瞭更成熟的遊戲公司,參與各大熱門遊戲的開發。

“如果我們讓所有人在海外的意大利開發者都回國,我們將能夠組建一支夢之隊,創作史無前例的遊戲內容。”阿爾貝托·貝利感慨。“這將有可能在遊戲市場掀起一股‘意大利制造’的風潮。”

遊戲產品百花齊放

在意大利,足球題材的遊戲最受玩傢歡迎;此外,賽車和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也很流行。但意大利開發商的產品卻相當多元化,呈現出百花齊放之風采。

絕大多數工作室開發移動平臺、電腦和網絡遊戲,少數工作室專註於主機遊戲研發,但也有人嘗試不同類型的遊戲。舉例來說,Studio Evil去年推出訓練用戶進行心臟復蘇術的體感控制遊戲《Relive》,並藉此獲得“健康未來”獎項;米蘭遊戲工作室We Are Müesli則憑借其視覺小說Cave! Cave! Deus Videt,在博世藝術基金會舉辦的藝術遊戲大賽中奪魁。

《Moto GP》遊戲截圖

而遊戲內容的多樣化,意味著意大利本國工作室無需在同一個戰場鬥得你死我活。

“我們都在全球市場競爭,而並不將彼此視為對手。”馬紮格指出。“一傢公司的成就惠及整個意大利遊戲產業,因為它能夠吸引來自玩傢、媒體以及海外公司的關註。”

AESVI秘書長馬洛戈則相信,得益於本土工作室擴張、創業團隊崛起以及高校遊戲相關課程的開設,意大利遊戲產業將在未來幾年內取得“巨大成長”。“意大利開發者能將技術實力與創意融為一體,在時尚和設計領域,這正是‘意大利制造’成為一個品牌的原因所在。”她補充道。“我們希望意大利成為遊戲產業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即便來自政府的支持仍然有限,意大利遊戲行業方方面面都在經歷一次時代性的變革。我們相信,這將在不遠的未來惠及本國遊戲產業的發展。” 馬洛戈說。

Milestone的卡勒蒂補充說,“我們正在迅速成長,充滿活力和創意。從《鏡像月球》(Mirror Moon)到《紫氏寶貝》,直至一系列其他遊戲,我們能夠看到意大利遊戲的旺盛創造力。考慮到當前的經濟狀況,遊戲產業持續發展勢必遭遇挑戰,但我們面前仍有很大成長空間,我們有機會創造載入史冊的偉大遊戲。”

MixedBag聯合創始人毛羅·法內利則認為,意大利小工作室值得期待。在他看來,意大利遊戲產業的未來新星,並不見得會是一傢3A遊戲公司。

“目前在意大利,很多有趣的遊戲正處於開發階段。”法內利說。“(遊戲)自主發行的可行性,以及進入門檻降低,徹底打開瞭意大利遊戲市場。我個人覺得,意大利開發者明年會給玩傢帶來很多驚喜。”

遊戲融資與教育

在意大利,遊戲開發者可嘗試通過兩套方案尋求資金支持。其一是意大利對外貿易局的國際化補助金(internationalisation grants),該項基金幫助符合條件的公司參加已選定的國際遊戲展覽會。其二,意大利政府2012年通過瞭一項法令,致力於為含遊戲開發在內的科技和創新型初創企業提供更多支持;此外,企業孵化器、加速器和私人投資者等融資來源也值得考慮。

育碧米蘭工作室總經理達裡奧·米格利維查指出,對遊戲開發者來說,近幾年意大利創業環境正變得越來越好。“意大利曾經很不適合創業,但現在AESVI希望實現兩個目標,進一步推動遊戲產業發展。如果政府能夠推出遊戲減稅政策,整個產業對投資商將更具吸引力。”

Digital Tales首席執行官班佐尼也認為,意大利稅率及大城市生活成本都相對較高,政府確有必要考慮減稅。“意大利政府幾乎從未以任何形式的稅收減免來支持遊戲產業,但我們希望基於AESVI持之以恒的努力,以及人們對遊戲作為一種文化媒體的認可,這一點在未來能夠得到改觀。”

育碧米蘭工作室參與過《刺客信條》系列遊戲的開發

而教育方面,遊戲設計及相關課程也開始進入意大利各大高校。對此,意大利遊戲開發者反饋積極。

維羅納大學早在多年前就設立瞭計算機遊戲開發碩士學位;在育碧米蘭工作室幫助下,米蘭大學最近也新增瞭一門全新的計算機科學與視頻遊戲學位。同樣,米蘭理工大學也設有視頻遊戲設計和編程課程。

越來越多的開發者熱衷於幫助當地學府開設類似課程。“在都靈,我們與其他工作室合作,希望與當地各所大學建立聯系。”法內利說。Bad Seed首席執行官雅各佈·墨索則補充道:“遊戲產業與大學彼此協作,絕大多數授課老師都是職業遊戲開發者。整個生態系統正在成長,技能嫻熟的大學畢業生越來越多,其中絕大多數都是程序員和美術。而在大學畢業後,他們也不必為工作機會發愁。”

Ovosonico首席執行官馬西莫·古裡尼也說:“如果你在意大利運營一傢遊戲研發工作室,總有一天,你會在某些重要的大學講課。在意大利,許多一流大學國際聲譽上佳,已經邀請大衛·凱奇(David Cage)、諾蘭.佈什內爾(Nolan Bushnell)和須田剛一等遊戲界名人做過演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