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群的邏輯

  前些日子有微博傳網易副總編認為,3Q之戰不過是個預演,明年新浪微博的私信挑戰QQ才是高潮。應該說,概念上私信=QQ這個並不是什麼多麼深邃的洞察,相信很多讀者早在一年前就看到了,但明年私信就挑戰QQ,新浪的副總編或許會比網易的稍微悲觀一點。但不管怎麼說,如果有世上還有什麼產品可能挑戰QQ的話,可能性只屬於新浪微博了。

  新版微群算是新浪微博的重要發布了,除了延續一貫的邀請體驗之外,微群也佔據了微博主頁的頂部入口,體驗之後,覺得……有些錯誤可大可小,說小,於微博,微群不過是一枝新葉,過去的成功不是因為微群,將來的成功也未必離不開微群,然而往大處說,微群的定位格局也關係著微博將來的走勢,將來的成功也未必離得開微群。

新浪微群

  首先很容易搞明白的是新浪微博團隊對於微群所寄予的期望,私有群挑戰的對像是QQ群,(挑戰指數跟活躍用戶基數有關,目前來看還是比較久遠的)至於開放群,難道也是也是為了挑戰QQ群?呃,不好意思,筆者暫時沒讀懂,所以接下來筆者試圖用自己的思維來讀懂這個。

  開放群的核心價值在哪裡?

  筆者的答案是,群的價值在於分類聚焦,開放的價值在於破解了傳播路徑的限制。

  例如,你只有1個粉絲,如果該粉絲不轉發你的微博,那麼你的信息所能擴散的範圍上限就只有這麼一個點,當微群出現之後,你在一個1000人的群裡發微博,那麼,這條信息至少可能擴散到1000個點上。所以,最佳的總結就是百度的貼吧破解了新浪微博的粉絲規則限制,讓沒錢租店面的窮人有唱歌的地方。

  由於微群的產生在關注規則之外創生了信息傳遞線路,所以,邏輯上講,微群不應當作為枝葉來定位,相反,它可能開闢出一條新的主線,一條跟微博級別並行的主線。當然,從體驗的感覺來看,新浪對它的定位格局貌似並不大,這就是問題所在,要知道,微博上絕大部分用戶的粉絲數低得可憐,5000萬的註冊用戶,至少有4千500萬是名人戰略的踏腳石,微群的誕生,可以對沖名人戰略的不足,建議新浪微博團隊不要猶豫,果斷調整微群運營,繼續新版優化再擇黃道吉日重新上線。

  值得這麼做嗎?筆者希望可以證明值得。

  先點出幾點錯誤吧:

  一.開放群私有群的定位無本質區別。把當前所有開放群改為私有,然後重新設計開放群。

  二.微群允許重名。

  允許重名的結果是導致了中心分流,群既開放,又何苦再畫地為牢呢?開放+群,概念上這就是一個悖論詞。

  三.微群與微博的同步問題。是否同步信息,單向還是雙向,從右到左還是從左到右,這個問題看起來隨意,實際上關係整個生態系統,可選擇性看似人性化,在宏觀上未必是對的。

  很早百度貼吧就被認為低端,低端的概念反說,百度貼吧之所以深受歡迎,尤其是低端用戶歡迎,根源在於關鍵字聚合的價值,擴散了相同信息偏好者的信息傳遞方圓,打破了信息傳遞限制並提高了效率,讓信息傳播的深遠度取決於信息質量而不是人。筆者曾經在百度貼吧長期潛水超過兩年,那裡除了大量極度低端的用戶之外,一樣有大量用戶的才華令人驚嘆,讓信息傳播普遍取決於信息質量而不是人是有道理的。

  與之恰恰相反,微博之所以深受歡迎,信息傳播的深遠度更多取決於人而不是信息質量。當然,讓信息傳播度普遍取決於人而不是信息質量也是有客觀道理的,除開很大一部分觀念才華低賤古老得令人驚嘆的名人之外,精英人群文化素養普遍高於生活在社會更低層的人群,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這在信息擴散概念上,類似於這樣一種對應關係:

  (微博概念=i貼吧,位置=貼吧,微群概念=貼吧,位置=i貼吧)百度貼吧和新浪微博正站在一個對攻遊戲的兩端,百度貼吧從下往上走,新浪微博從上往下走。百度把i貼吧做砸了不是必然,完全是人為錯誤的結果,當然,他們不會承認。如果不提高警惕,同樣的錯誤方式可能一樣把微群做成了雞勒。

  所以,新浪第一個需要極端重視的錯誤在於微群的平衡性問題,在沒有培養起信息輸出量之時,不能盲目打動輸入渠道。我們不再陌生的問題是,對於特定的平台而言,調解平衡性最主要的就是提升輸出相對輸入的比率,形成供需差動,反之則會耗盡用戶熱情。

  @符號的可複制性

  筆者曾經寫過一篇自以為賊帥的文章《微博特殊符號的可複制性和可移植性》,只是結局很悲慘,招致鄙視一片,整得我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今天筆者不得不頂住壓力,重提@符號的可複制性。

  按理,可複制性這個詞彙應該沒那麼晦澀難懂,比如說新浪可以跟起點或者噹噹網之類的合作,一旦信息裡包括書名號“《》”,或者$符號,跳到支付系統,就跟“#  #”符號的處理類似,系統自動生成跳轉。

  斜眼瞄了一眼鍵盤,@#兩個符號已經用掉了,接下來一個符號是¥(或者~符號也挺好),如果說微群可以挑戰百度貼吧,那麼,微群挑戰方式除了關鍵字搜索入口,還可以通過符號跳轉方式。

  符號跳轉的優越性首先體現在操作上,其次有提升即時衍生閱讀概率的意義,這些都是顯而易見的,這裡需要特意提的一個重關鍵作用是可以調節輸入輸出平衡,這是關鍵字搜索所不具備的優勢(搜索是一種主動行為,對關鍵字的忠誠度要求高但跟微群裡面的信息無關度高,跳轉對參與其中的用戶要求很低,這起到了一個導入閱讀流量的作用,在平衡關係式中提高了信息輸出)。

  自發調控和成長性引導

  讓筆者來提前發一條微博吧:

  “#詩歌#這是我戰友@第二十二條軍規的作品《鬼才別康橋》,各位鑑賞下。 ¥華東理工”

  請注意,華東理工微群只是一類特定用戶的集散地,加入這種微群的並且特地搜索進去產生的信息輸出量很有限,但是關注筆者的朋友可能因此點擊進去了,在沒有轉發擴散的最差情況下,這個符號並不為筆者這條信息本身帶來任何輸入輸出變化,(我通過¥發出去跟直接發到相應微群所面向的傳播範圍完全相同=粉絲群+微群)但卻可能為華東理工微群的其他信息引入了輸出量,這首先是一個交錯提升的長尾效果。此外,由此帶來的一個很重要的控制器是,當你發在開放微群的每一條信息都出現在關注者那裡,一旦你為了提高更多的傳播範圍而重複濫發時,你的粉絲群會反感,這裡起到了一個自發調控的作用,最終讓粉絲規則仍然佔據最重心,否則,增加粉絲就失去了意義,你只管四處逛微群,濫發同一條信息就可以了,當廣告信息濫發,就會拖垮整體質量,讓輸出量比例大幅提升,最終耗盡微群的輸出資源。

  所以¥跳轉的核心優勢在於提升輸出相對輸入的比率,形成供需差動。

  筆者個人的建議是,為了更好的保護新生的微群,最大程度的提高輸出/輸入的比率,任何發佈到微群(指公開群)的信息,在最初運營階段,必須藉用¥符號同步輸出到微博,而微博最初不能直接同步到微群。

  上面的那條微博應該這麼發,搜索到華東理工微群,在那個發布框裡發佈如下信息:

  “#詩歌#這是我戰友@第二十二條軍規的作品《鬼才別康橋》,各位鑑賞下。 ”

  最終在微博個人主頁生成的信息卻變成了:

  “#詩歌#這是我戰友@第二十二條軍規的作品《鬼才別康橋》,各位鑑賞下。 ¥華東理工”

  接下來引入成長指數,當滿足某些條件,被定義為微群活躍用戶的時候,便有特權直接在微博個人主頁的發布框裡直接調用¥功能。然後成長指數再高就可以連續¥,這也形成了一種活躍參與的動力。

  微群定位級別的二次提升

  讓我們回到最前面的邏輯,微群不應該作為枝葉來定位,相反,他應該成為跟微博並行級別的主線。

  為了體現這一點,有很多我們習以為常的規則可以考慮修改,比如:

  (一)140字限制的打破

  140字限制的核心價值不在於這個字數基本足夠了表達一件事一個觀點的字數要求,而在於單一信息的字數描述少了,同樣一個屏幕上的信息量就變大了,可以說,140字規則是創造微博神話最重要的奠基石之一。

  但是,如果微群作為一個獨立的系統來做的話,微群和微博的關係更多應該是有機的結合,而不是完全吻合,那麼微群並不一定需要受制於微博本身的規則,說到底,它的誕生本來就打破了既定的規則。

  I貼吧受制於百度貼吧的規則,用32字的標題來替代140個字的規則,這是一個嫁雞隨雞的錯誤範例,現代婚姻關係講究男女平等好分好散,不要因為鞋子短就削短自己的腳板。至於在處理同步問題時如何解決多餘的字數,這是可以解決的。

  (二)以評論為主要文化。

  微博以轉發為文化,微群應區別定位,效仿貼吧,評論按發布先後排序,主頁相反,培養蓋樓文化。一個強調即時性,一個側重互動性。接下來。 。 。 。 。 。接下來我認為這個脫胎於百度貼吧的開放性微群會比百度貼吧更有黏性,可以改寫百度所創作的各種規則。

  (三)成長性指數和評價體系

  (四)有錢途嗎?有,有人氣的地方就有錢,這是從古到今的商業規律,百度貼吧背靠大樹不賺錢,是因為他們文憑太高,成績太好,背的招牌比做的事還叼。

  來源:越石父投稿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