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與中國版SNS的未來

  從今年3月底至現在,新浪微博放出了兩個標誌性的信號:1)新浪使用自有搜索引擎技術替代谷歌搜索;2)新浪微博啟用weibo.com域名。這兩個動作表面看起來毫無直接瓜葛,但從本質看來,搜索會變成微博在未來發展中不可或缺的支持性技術。

  一、微博篇

  微博爭奪戰的最終還是會與門戶、搜索,甚至社交網站等領域的競爭殊途同歸,就是用戶使用互聯網“入口”的競爭,而作為用戶的“入口”,功能性和內容是不可或缺的。回顧互聯網時代的發展,就從內容角度而言,門戶時代用戶直接獲取的內容限定是“已知的已知”——由編輯選擇有限的內容推向普遍性用戶;搜索時代用戶直接獲取的內容填充至“已知的未知”——由用戶自行獲取個性化需求的內容;社交時代用戶收取的內容拓展至“未知的未知”——由用戶自行選擇信息源訂閱個性化信息的同時可接收已訂閱信息源發出的非定向性信息。而從功能性角度而言,門戶時代各家通通推出了e-mail的通訊服務,搜索時代Gmail也出現在了搜索頁面,而社交時代的Facebook和人人網也推出了郵件服務功能。兩者相比而言,功能性容易拷貝,而內容的導航和占有才是競爭的核心問題。這也是Facebook堅持不對Google開放的重要原因。

微博與中國版SNS的未來

  從用戶對內容的需求而言,微博的競爭體現在兩個方面:第一是內容本身的容量和質量,核心問題是如何鼓勵用戶自發地貢獻內容和有效地整合內容;第二是用戶獲取內容的方式和途徑,核心問題是如何提升用戶提供和獲取內容的體驗,比如界面和客戶端方面。 (筆者在此描述的“內容”不限是新聞內容或文字、圖片、音頻及視頻等信息承載體,也包括各種應用及服務。)

  在認定了內容的重要之後,新浪微博最直觀的體現就是只接受應用內容的“輸入性”同步(比如LBS角色的街旁,可以把內容同步發佈在新浪微博),完全拒絕“輸出性”同步(比如百度的“框發微博”和飯否等服務商的“同步”功能),因為一旦新浪接受了同步,他就向其他微博服務商貢獻了內容,這會導致新浪自身競爭力的缺失。新浪微博的“社區綁定”服務越來越微妙,開心網和139說客的服務都被斃了,只存留了不再是社區的MSN了,而“聊天機器人”服務更是有一種力挽QQ的曖昧,一直都是“敬請期待”的言辭。

微博與中國版SNS的未來

  回看新浪微博的成功,名人效應與事件的運作是不可磨滅的因素。所謂的“名人效應”一直是新浪的王牌,早在Web2.0的博客時代,新浪就有了“名人效應”的積累,而這也正是新浪微博不易被騰訊微博擊敗的原因之一。即使騰訊幾乎各個頻道都安排了微博的運營人員,但新浪也從未放慢自己的腳步。做個數字的對比就很容易看出“名人效應”的作用了,截止現在一些著名的微博控的粉絲數蔡文勝3220441、李開復4655815,草根性質的冷笑話精選、微博搞笑排行榜分別達290w和190w的粉絲數量級,他們的微博多是精心編輯和整理髮出的,而且微博數目最低2000+至16000+不等,甚至時而還用了有獎攻略,而另一些明星人物的粉絲數如楊冪5035009、王力宏3498856、羅志祥2798382,即使他們的內容相對很隨意,但他們本身更容易吸引影迷、歌迷fans的關注。再從事件的運作方面看,新浪幾乎又是遙遙領先,不管是方舟子打假唐駿的“學歷門”還是李國慶PK“大摩女”,以及後來衛哲的引咎辭職,眾多媒體報導的信息源都是新浪微博,而薛蠻子發起的“微博打拐”與“地球一小時”等公益行動的推行,也就更加體現了新浪微博的媒體價值和帶動的社會力量。 (注:本段數據截取時間為2011年4月12日)

  新浪微博成功的原因一定不只“名人效應”和事件的運作兩方面,簡單的操作性也是重要因素之一。但現在是否迎來了微博的時代,或者微博會有持久的繁榮嗎?他會不會如開心網和人人網等國內SNS在Twitter和Facebook未達鼎盛之時而提早衰退呢?這是個難聽卻現實的問題,現在的客觀環境是有“人人微博”之勢不假,但直至去年還叱吒風雲的“全民偷菜”現在卻是真的降溫了。如果只是新鮮感的轉移,用戶基群增長快,但失去也會很快,只有本質性地滿足用戶的需求,才能持久地繁榮。但從內容的角度講,媒體和信息源是互聯網用戶的剛性需求,而現在的微博只能作為快信息傳播的優質新聞媒體,對內容的整合性還不如搜索引擎及Facebook有對內容的沉澱和積累性。如果如新浪曹國偉所言,新浪微博是走在Twitter和Facebook中間的產品,這項產品會比SNS本身更好地適應中國的用戶,又或者如騰訊馬化騰所言“中國的SNS就是微博”,筆者相信微博在未來的發展中國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從筆者分析的角度,微博未來的發展趨向會有兩個出路:一是類Twitter的新聞媒體;二是中國版的SNS,作為超越社交網站的載體而存在。但如果是後者,微博可能要做好幾件事情。一是內容的豐富:不只包括新聞和以文字、圖片、音頻、視頻和鏈接承載的信息,也包括開放性平台的各種應用,使微博平臺本身和信息更加豐富化;二是客戶端的發展:就現在而言,微博相對國內SNS的客戶端是領先的,保持易用和舒適的用戶體驗也是必不可少的;三是用戶獲取信息方式的升級:現在用戶在微博平台搜索針對性信息是困難的,即使有##的話題搜索,但也遠遠不夠用,直接訪問信息源的頁面又只是最新更新的信息,而收藏的微博也暫無標籤分類功能,很難再利用。

微博與中國版SNS的未來

  現在的微博飽受了國內互聯網巨頭的青睞,四家門戶都爭搶去做,越是集中性​​地看好,也就越容易產生泡沫。而微博最終的形態關係了垂直產業的生態發展,如果是媒體,就做好媒體要做的事情;如果是平台,就做好平台要做的事情。微博的未來令人期待,也需人謹慎。

  二、社區篇

  截止今年3月,Facebook台灣地區用戶將近900萬人,佔人口總數近四成;4月11日,Facebook入華的消息再度甚囂塵上,不過至少兩家主管部門透露,目前仍在對此進行審批;而近期互動問答社區知乎、輕博客點點網、職業人社區經緯網和群社區海貝網也都逐步走向了舞台。種種跡象表明,中國的社交之戰不久就會正式打響了,中國版的SNS由此可能會出現完全體,競爭者也不只有門戶微博、人人網、開心網,還會有更多強勁的選手參進。

微博與中國版SNS的未來

  筆者在《微博與中國版SNS的未來(一)》中對微博的發展做出了趨向性分析,但針對未來中國版SNS的完全體會是以哪一種方式呈現,Facebook模型可能對中國本土SNS的探索帶來一定的啟迪。畢竟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在很多國度已經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而中國本土的社交網站基本都是模式的翻版,從交互式界面、應用組件至社區營銷,從功能和需求的角度還未真正地表現出Facebook用戶所特有的黏性。 SNS應用本身的價值還未在中國本土完全地體現。李開復分析中國SNS缺失黏性的原因之一是微博的崛起。而筆​​者換一角度看來,在中國微博的崛起原因之一也正是本土SNS發展的失力。 Facebook完好展現的三種角色,也就在一定程度地提醒了中國版SNS發展的明智方向。

  現今SNS的角色與應用分析

  從SNS的崛起至今,Facebook體現了三種社會性角色:內容整合服務商、社交媒介中心和綜合性應用平台。也許在Facebook的開始,SNS只是擁有局限內容性的社交媒介中心,而隨社交媒體和娛樂的發展,Facebook趨向了馬克。扎克伯格所描述的互聯網“操作系統”,即最後變成用戶使用互聯網服務的“入口”。

微博與中國版SNS的未來

  1.內容整合服務商

  內容永遠是互聯網用戶的需求,而誰能作為內容的導航,誰就有可能作為互聯網用戶的“入口”,比如門戶時代的Yahoo! 、搜索時代的Google,以及社交時代的Facebook.SNS起初的內容也只是來自個人,從記錄、日誌和照片的傳播開始的,但隨社交網站的普及,SNS的內容開始包羅萬象,觸及了更多領域:

  1)新聞類資訊:新聞是一種持久的普遍性需求,各種媒體都在共同地滿足的這項剛性需求,Facebook表現在為新聞記者提供了大量的潛在信息來源。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社交媒體部門製作人愛德。佩拉爾塔(Eyder Peralta)稱,其Facebook社區成員超過150萬,是尋找消息來源的一個重要渠道。而另一方面,社交網站的轉載與分享是有效的信息傳播渠道,也鼓勵了個人和機構為社交網站貢獻自己的內容。國內的體現就是新華社進駐了開心網的名人機構主頁,人民網和FT中文網也進駐了人人網的公共主頁,這與媒體開設官方微博有相近的功能。

  2)生活類信息:現今SNS社區中發布、轉載和分享的內容早已不再局限是私人文字與照片了,各種生活類信息包括健康、美食、星座、趣聞及各種生活與工作技巧也被廣泛地傳播,載體也不限是文字和圖片,如今已拓展至音頻與視頻,分享的內容可以是音樂、電影或DV短片。國內開心網的“轉帖”和人人網的“分享”都是這類信息的載體,而Readers' Digest中文版《普知》每期都開設了“開心網流行風向標&rdquo ;版塊兒,定期向讀者推薦開心網最熱門的投票和轉帖,這無非表明SNS變成了重要的生活類信息源。

  3)媒介類鏈接:自從Facebook通用賬號模式的出現,人人網和新浪微博也對更多門戶、社區及功能性網站開放了同步登錄和授權功能,同一社區賬號可以在多家網站使用。另外,不管是個人博客和公共網站的內容,還是LBS和其他應用的反饋都可以作為分享的內容隨時發佈在SNS社區中,讓自己的交際圈儿知曉。如今各種網站轉載至社區的鏈接已無處不在,這無疑又把社交網站變成了內容整合服務的基地。近日Facebook“Like&rdq​​uo;按鈕正在以每天可吸引1萬家網站的速度在發展,最新推出的“Send”按鈕也更是以迅猛的速度普及。

  2.社交媒介中心

  在《Facebook效應》一書中闡明“即使是哈佛的學生,最根本的需要也就是金錢和性”,SNS的起步也正是由促進社交活動而發展起來的,比如你不只可以在Facebook了解朋友們的動態,分享自己的狀況、作品和照片,也可以尋找和你志趣相投的人,比如和誰一起能徹夜打橋牌,或者和誰在一起能有愛可做。 Facebook與MySpace相比最突出的地方就在用戶真實身份的確認,比如最早只有哈佛的edu郵箱或者接受朋友的邀請才能註冊成功,因此SNS用戶的信息可靠性會更容易地促成關係的發展,比如“0關係-弱關係-強關係”,而強關係的本身就存在彼此關係的拓展和互動。後來Facebook群組已發展成不只是“一圈人”、“討論組”、“興趣小組”、“時事小組”和“活動小組”等角色了,線上的群組功能完全延伸至線下生活的各個領域,甚至包括了遊行與選舉等政治活動的發起與宣傳,環保與愛心項目的推廣和互動,也少不了各種商業活動的廣告和運營。

  國內的SNS人人網(原校內網)也是以同學關係引入用戶的,開心網是以社交遊戲(開心農場和搶車位)引入用戶的,但現今這兩家SNS“話題”及群組的影響力還不如BBS模式的豆瓣,而本土自身也相對地缺乏沙龍、狂歡和派對的文化,因此人人網和開心網就沒有因社交網絡的真實性而突出地節省社交活動的成本,也就不如Facebook為西方人生活方式帶來的顛覆式改變。

  從社交媒介中心的角度,筆者很容易地聯想起霍華德。舒爾茨對星巴克咖啡廳角色的描述——人們在住處和工作場所之外的“第三空間”:人們在起居和工作之外,一旦聊天、聚會和休閒就會習慣性地想起同一去處——星巴克咖啡廳,最後導致儘管是在你自己一個人的時間,選擇看書或者上網,也會情不自禁地向星巴克走去。這和Facebook的角色有異曲同工之妙。在你想了解親人朋友的狀態時,你會選擇Facebook;在你想分享自己的新鮮事兒時,你會選擇Facebook;在你想參團旅行或者Party時,你會選擇Facebook;甚至你想聯繫某人或尋找朋友時,還是會選擇Facebook:最後導致的就是你開啟電腦就不可避免地登錄Facebook,讓SNS以你社交媒介中心的角色與E-mail、即時通訊共同變成你使用互聯網的基礎性服務。

  3.綜合性應用平台

  國外SNS用戶使用時間的突破性增長少不了Web/Social Game的貢獻,而國內開心網的起家也正是靠白領喜歡玩兒的兩款Social Game,因此遊戲變成了SNS社區基礎服務之外的第一應用,但隨“開放性平台”概念的興起,越來越多的網站和移動互聯網服務公司開發了SNS社區組件,比如團購、LBS及美圖秀秀等應用類軟件,更加豐富了SNS的應用,各種插件之於SNS社區就好比各種軟件之於操作系統,隨Facebook應用組件的豐富,會更加鞏固其自身作為用戶使用互聯網“入口”的地位。

  SNS針對的社會性需求解析

  任何一項互聯網產品的長青,都需要在不斷自我更新的同時持久地滿足用戶的需求;任何一項基礎性產品,更是要滿足人們的根本性需求才行。跟隨技術與時代的發展,各種新的需求會被挖掘出來,但根本性的需求也無非就是“馬斯洛需求理論”的框架。比如在非互聯網時代,人們在“線下”尋找各種滿足需求的方式,而“線上”的出現正是提升了滿足原本需求的效能,人們才更加習慣地使用互聯網。回歸產品存在的使命和職能,無非只有兩項:一、滿足需求(更好地滿足人們現有的需求);二、創造需求(積極地滿足人們潛在的需求)。針對SNS滿足的社會性需求可以從Facebook的三種社會性角色來解析:

  1)信息的需求(SNS角色:內容整合服務商)。自古以來人類對信息的需求就是一直存在的,信息是新聞、知識和故事的載體,是人類認知、成長與溝通的重要媒介。滿足人們對信息的需求包括:內容的提供、傳播和獲取三個層面。互聯網徹底地改變了人們獲取信息的方式,而社交網絡不只以“關係”導入的形式更加符合人​​們使用互聯網的習慣,而且自身又是豐富的內容載體,也就能更好地滿足人們對信息的需求。如圖表。

微博與中國版SNS的未來

  2 )社交的需求(SNS角色:社交媒介中心)。社交本身就是“馬斯洛需求理論”所描述的在衣食和安全之外的第三層需要。早期MySpace就是以“社交”為目的的交友網站,而Facebook的突破就在以真實性的身份徹底地打破了互聯網缺少人與人之間信任的局面,把“線下”與&ldquo ;線上”真正地連通起來,節省了陌生人交往和弱關係推進的成本,LinkedIn也正是由信息的真實性發展成了挖掘職場人脈的媒介。 SNS可以使用戶更加容易地與自己想要接觸的人或群體建立關係,更加便捷地與自己的交際網絡保持長期聯繫,甚至可以任意地發起異地網友之間的社群活動,包括學術、興趣、娛樂、政治和公益各個方面,再加以SNS個性化的隱私設置,使Facebook等社交網站把用戶的社交成本節省至極致。

  3)功能性和娛樂性需求(SNS角色:綜合性應用平台)。隨SNS的普及,用戶停留在社交網站的時間也就越來越長,而用戶本身的時間又很有限,很多人都承認互聯網產品的競爭就是對用戶使用互聯網時間的搶奪,如果功能性的應用與娛樂集成在普遍的SNS平台,對用戶、社交網站和應用本身都節省了相對的時間成本、開發成本和推廣成本,而SNS的“關係”又促成了“開心農場”類Social Game的風靡,使整個SNS的生態又完善了一步,如果SNS在未來更加普及,用戶也就更傾向在SNS平台滿足其他的需求,比如閱讀、聽歌、娛樂、購物,甚至包括工作等等。國外的SNS是先滿足了用戶對社交的需求,再拓展至信息和娛樂性需求的,而國內知名SNS之一開心網本身就是以娛樂為中心再發展其他的,這種反向也正是Facebook和LinkedIn還在加速發展,而開心網卻盛極至衰的原因之一。早期美國的Yahoo!也因Web Game帶來了很多用戶和門戶PV,但娛樂和新鮮感本身是相對信息和社交是更容易被轉移和替代的需求,因此以娛樂為核心的SNS很難做持久。

  中國版SNS的未來幾何

  互聯網產品存在的意義也是滿足需求和創造需求,而對新鮮元素的追逐不會是持久性的需求。要做好長青的互聯網產品,就是要更好地滿足用戶的根本性需求。比如針對信息的需求不妨做一些試探:內容提供的維度,可以著手在鼓勵用戶貢獻內容和整合精華信息方面;信息傳播的維度,需要更多地去了解用戶的關係圈和挖掘用戶分享內容的習慣;信息獲取的維度,從操作的簡捷易用和用戶體驗提升就可以根本地改善產品的服務質量。筆者在此只是提出試例,本土SNS的命運還是把握在更多身體力行者的手中。

  針對本土SNS的再探索,Facebook和Twitter已為中國的SNS發展做好了標杆,但可惜的是中國本土的人人網+開心網+微博滿足的需求還遠不及Facebook+Twitter在西方滿足的需求,人人網的核心是“通訊錄”,社交根基不錯,但後期開發不足;開心網的核心是遊戲娛樂中心,內容和社交都很局限;而微博又只是以新聞媒體為核心,即使相對Twitter是更豐富的內容載體,但微博暫時的形態還難以對內容進行很好地分類和積累,就好比是互聯網時代的“報紙”,但最有價值的信息是以“書籍”的形態積累的,中國的用戶和全世界的用戶會有同等的需要,但中國至今只有概念性的Facebook,而沒有一家是真正的Facebook角色,​​現在的本土社區格局就好比是某地區的A城只有田地和住宅,B城只有工廠和辦公樓、C城只有醫院和學校,用戶只能在兩城之間活動,且在一處定居。未來的中國版SNS還需要更多的協作,而不是一家互聯網公司做完所有的事情,分工才能專注,專注才更容易造就極致。

  相信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的SNS會出現新的格局,如果人人網、開心網、新浪微博和騰訊微博不能把用戶在新鮮之外的需求進一步滿足,更多的機會很有可能會轉向正在萌芽的問答社區知乎,輕博客寬途、寬島、點點網和推他,也或者是​​正在孕育的另一些互聯網新鮮元素。

  來源:張昭軼投稿,原文鏈接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