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Heads Up成功看手遊融合現實的可能性


可能大傢都在聚會的時候都玩過類似“你表演我猜”這樣的遊戲:玩傢隨機抽出一張寫有各種詞語的卡片,放在額頭或者其他自己看不到的位置,另外的玩傢通過描述或者表演來形容這張卡片上的詞是什麼,但是不能直接提到這個詞;這個玩傢則盡量在有限的時間猜出這個詞,並且輪替或者繼續將遊戲進行下去。華納兄弟發行的手機遊戲《Heads Up!》就是這個遊戲的電子輔助應用:它用手機上的應用代替瞭卡片,這樣聚會的時候就有直接而迅速的方式獲得大量的詞而不需要事前準備瞭。這個遊戲長期在App Store美國付費榜上占據前十的位置,它的成功向我們提出一個問題:融合實體遊戲和手機遊戲的新形式可能是未來的一個新的發展方向?

派對遊戲:把我們從手機導致的社交孤立癥中解救出來吧!

《Heads Up!》為玩傢提供瞭很多的卡片供選擇,操作起來也相當順手,迅速受到歡迎

自從智能手機成為全球超過一半人口的標配,智能手機就從某種根本性的方面改變瞭我們的生活。誠然,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方便,我們能用手機做各種各樣以前不能做的事情,但是手機也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變得更加遠瞭,看看各種公共交通工具上滿車廂低頭盯著屏幕的人就知道。在移動時代剛開始的時候,餐廳會特別掛出招貼指明本店有WiFi可供上網;而到瞭這個移動設備泛濫的時間,風潮則變成瞭特別掛出招貼指明本店沒有WiFi,用餐的顧客可以不受網絡和信息洪水的幹擾,真實的與人交流。我們之間的距離被移動設備拉的無比的近,但同時卻也無比遙遠。

我們都聽過這樣的遊戲(可能也有讀者曾經玩過):在聚會的時候將大傢的手機都聚攏成一堆,誰第一個忍不住想要取回手機的人就請客。這可以算作是對於移動互聯網過於入侵我們生活的一個反動。我們不可能真的扔掉手機,那麼,《Heads Up!》則給我們提供瞭另外一個范例:手機並不是派對的冷場因素,而是派對中的遊戲工具。

國產的派對桌遊已經有很不少瞭,“狼人”、“真心話大冒險”和“誰是臥底”都出現瞭

在App Store上已經有頗多這樣的派對遊戲應用瞭,玩傢可以見到各種各樣的經典的派對遊戲被包裝成瞭手機應用可供下載。除瞭在歐美國傢更加流行的Heads Up和Charade等一系列詞語遊戲之外,中國也有更加中國特色的遊戲存在。比如“誰是臥底”、“真心話大冒險”、“天黑請閉眼”等一系列遊戲都可以在應用商店裡找到。

這些派對遊戲基本上都是需要多人一起遊玩的,有些遊戲還需要多部手機都開啟應用。像“真心話大冒險”這樣的應用,遊戲提供瞭大量的題庫可以供玩傢選擇,這樣相比於傳統的使用卡牌題庫的玩法要多瞭很多變化,同時應用還提供瞭隨機點名、擊鼓傳花和分級別題庫等功能,適合不同的場合。在“狼人殺”應用裡,玩傢的手機則必須鏈接到“主持”的手機上,遊戲才會隨機分配角色給玩傢。這裡手機就是我們在桌面“狼人”遊戲裡看到的身份牌。

這些應用更多的起到的是輔助遊戲順利進行的作用,代替的是棋盤、骰子和卡牌,能夠讓夥伴們更加順利和方便的將遊戲進行下去。

電子化桌遊:桌面遊戲電子化,或者電子遊戲桌面化?

《大富翁》本來就是由桌面遊戲強手棋改編而來

在電子遊戲沒有出現之前,桌遊就是“遊戲”的代名詞。最早的電子RPG遊戲就可以稱之為桌面RPG(TRPG)的一種電子衍生品;而我們司空見慣的很多電子遊戲則完完全全是從桌面遊戲完整的進化而來的:熟悉的《大富翁》系列就是強手棋電子版,而回合戰略遊戲則幹脆保留瞭六角形棋盤。

“卡卡頌”和“卡坦島”這些經典桌遊都有手遊版,但那恐怕並不是我們想要的

桌面遊戲和電子遊戲分道揚鑣之後,兩者走瞭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主流的電子遊戲越來越強調畫面,強調沉浸感,強調聲光效果;而桌面遊戲則強調更加“好玩”,享受純粹的遊戲規則的樂趣。但是移動設備興起,手機的天生形式限制瞭它很大程度上並不能走傳統電子遊戲強調沉浸感的道路,以遊戲機制取勝的遊戲也迅速崛起,這其中就包括瞭很多傳統意義上的桌遊,比如《卡坦島》和《卡卡頌》等,都有移動版,更別提“三國殺”或者“殺人”遊戲瞭。

但是我們之前報道過的專註桌遊的德國桌遊公司Reiner Knizia Games的創始人Knizia博士就說過:“比方說我們可以玩一個很基礎的強手棋遊戲:扔一次骰子,用數字決定你走瞭幾步。如果你把骰子這個元素去掉,隻是讓機器給一個隨機數來決定,那麼這個遊戲立馬就變得非常無聊。遊戲機制完全沒有變化,但是骰子在不在手上,這個變化主要是心理因素。”

將註重規則的桌遊搬到移動設備上玩傢可以跟其他玩傢聯機遊戲,這並不是什麼問題,但是桌面遊戲所承載的堅持面對面交流的精神的喪失才是問題。比方說玩殺人遊戲的時候如果不能看著大傢的臉,通過話語判斷誰是殺手,純粹的看著聊天記錄和對話框以及屏幕裡玩傢的行動來判斷,遊戲的樂趣想必喪失很多。

Dice+結合瞭電子遊戲和桌遊的傳統設備,在移動遊戲配件裡算是很獨特的一種

Dice+就是一個很有趣的移動設備附件。它通過藍牙與移動設備連接,執行骰子的功能,轉出隨機數,但是又不僅於此,它能夠發揮更多的功能,比方說通過內置的傳感器感知玩傢的動作。這個設備才推出沒有多久,能夠配合它進行遊戲的應用非常有限。

GameChanger比傳統的棋盤能夠提供豐富得多的變化

另外一款桌遊神器:GameChanger。這個設備就是一臺偽裝成桌子的大型觸摸顯示屏,可以顯示出地圖,棋盤,還可以識別骰子,與輔助的移動設備端的應用連接進行遊戲。顯然這樣的設備會相當昂貴,可能隻有玩“戰錘40K”系列戰棋的玩傢才能負擔得起(這是一個經典笑話:之所以這個戰棋系列叫40K,是因為玩這個遊戲的玩傢都花瞭那麼多錢),但是它能給玩傢帶來的體驗毫無疑問是傳統的棋盤和紙質地圖所不能比擬的。

單純的將桌面遊戲搬到電子設備上,這種“電子化桌遊”並不能發揮桌遊的全部樂趣。 像上文中所述的融合桌面遊戲和電子遊戲的配件現在並不多見,但可能再過一段時間,所有的桌面遊戲都會提示玩傢去下載相應的應用以獲得更好的遊戲體驗。

增強現實:未來的狂想曲

電子遊戲和傳統遊戲最終極的融合則是增強現實。很多學生恐怕曾經在當年CS流行的時候曾經做過將學校建築加入CS地圖的夢,增強現實可以讓這個夢成真。

Ingress界面十分科幻,其中的地理位置卻都是真實的

Google在增強現實這條道路上毫無疑問是走在前列。Google Glass是可穿戴式增強現實設備的先鋒,在遊戲領域,他們同樣是先鋒:Ingress。

Ingress的戰場並非是手機的小小屏幕,而是真實的現實世界。遊戲的內容與真實世界的地理狀況相結合,玩傢戰鬥的位置就是真實世界中的某個地理位置,遊戲會通過GPS來確定玩傢的方位。玩傢分為兩派,圍繞著真實地理空間裡的虛擬的據點(Portal)進行攻防。這些操作,既是全球范圍的,也是本地的:玩傢所參與的是全世界統一的Ingress遊戲,但同時玩傢所能夠施加影響的卻也隻有玩傢能夠真正到達的那些地理位置。

未來的移動遊戲可能是這個樣子

Ingress的遊戲體驗到目前為止,仍然可以說是比較簡單。但是可穿戴式設備的出現讓增強現實的遊戲在未來有無限可能。結合Google Glass的演進,以及三星要做專屬手機使用的虛擬現實設備的消息,那時可能每個玩傢走在路上,眼中會看到與其他人完全不一樣的遊戲世界。

移動設備和手機遊戲嵌入瞭我們的生活,但同時也將我們從生活本身孤立。我們確實應該時不時的放下手機,去真實的面對世界,與他人交流;但遊戲也在進化,把我們之間的距離拉遠的同時,也拉近。在當下的這個時代,我們能提供的還是傳統的箴言:適度遊戲,謹防沉迷。

From 觸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