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AI到VR:紮克伯格眼中臉書的“十年計劃”

5

創立十一年、上市三年,Facebook已經從一個校園圖片分享社區成長為一個市值超過兩千億美元的矽谷科技巨頭。然而對紮克伯格來說,過去十一年的業績最重要的是成為下一個十年的跳板。在虛擬現實、人工智能、無人機等新興技術在市場已經重重漣漪之際,紮克伯格同樣瞄準其為Facebook的未來。那麼,一起隨著Fast Company的訪問,來看看紮克伯格是如何帶領Facebook步步為營的吧:

直到2012年,紮克伯格還定下瞭每天寫代碼的目標,也許對於Facebook網站上的某些問題,他會親自重新編寫代碼來進行修正。不過,日前在接受外媒專訪的時候,紮克伯格表示:“Facebook正努力於創造出世界一流的搜索產品、通訊工具、社交網絡,甚至包括人工智能開發、無人機和虛擬現實,那這樣的話,我肯定沒辦法每一行代碼都參與編寫瞭。”

和2012年正式上市時相比,今天和未來的Facebook業務和市場已經獲得大幅擴張。在2012年2月提交IPO前夕,Facebook還隻是一傢擁有一個社交網站和通訊app(Whatsapp)的互聯網公司,分析師們甚至不確定這些產品能否盈利。而3年多以後,Facebook全球用戶達到15億人,而且還呈現明顯的增長趨勢。此外,通訊軟件Whatsapp用戶9億,Instagram用戶則有4億,Messen-ger和Groups的用戶均為7億。

紮克伯格表示,在這些Facebook原有的或是通過並購而來的業務中,其將公司的前途押註在三個主要的技術領域。一是先進的前沿技術人工智能,它能夠幫助Facebook更加瞭解用戶的需求;二是虛擬現實,紮克伯格曾多次表示,虛擬現實是科技發展的下一個重心;第三個便是借助無人機進行全球互聯網普及。在接受訪問過程中,紮克伯格帶領Facebook高管團隊對該公司未來十年的發展計劃作瞭深度的剖析。

在科技行業,一傢公司為自己設立一個如此崇高遠大的目標並沒有奇怪,比如谷歌——從無人駕駛汽車到隱形智能眼鏡。而相比之下,Facebook則顯得比較有的放矢。“你可以醞釀各種各樣的計劃,但不一定要全部保證實現,就像播種種子是為瞭觀察究竟哪一株能夠成長起來。”紮克伯格說道,“而且,這真的不是我們說如何努力就一定能做成的,而是需要經過試驗才能找準我們真正需要做的東西,並且深入地去研究。”紮克伯格透露,為瞭完成讓全世界人民都能接入互聯網的願景,他如今有三分一的時間精力都集中於第三個項目上。

當Facebook從當年的校園項目變身成為矽谷創業公司時,紮克伯格不僅沒有運營過一傢公司,甚至沒有在公司工作的經驗。作為紮克伯格的親密朋友,Facebook董事會成員之一、網景聯合創始人、風險投資人Marc Andreessen表示,在過去的十年中,紮克伯格盡可能地學習一切他所能目及的商業知識,如今已經成為一名出色的CEO。

無論是因為紮克伯格如今才31歲,還是因為他T-shirt牛仔褲的青春行頭,一直以來他和Facebook一起都不被看好。這些看輕Facebook的言論包括:離開哈佛它什麼都不是、它不能離開名校而獨立生存、它不可能在普通民眾中推行、它不可能推翻前社交網站MySpace的地位、它無法賺取足夠的利潤來維持市值、其移動端的表現不可能會令華爾街滿意……

不過如今紮克伯格和Facebook團隊的表現已經讓這些言論不攻自破。15.5億用戶中,有九分之一是至少在某個時段通過移動設備登錄Facebook,而Facebook在2015年第三季度獲得的43億美元廣告收入中國,超過四分之三來自移動端。

“Facebook希望能成為全球人工智能的中心”

席間,Facebook研發人員Fergus展示瞭一款能夠對視頻中的人臉進行識別的軟件。該軟件系統通過PC與攝像頭連接來運作,然而正確率還不是很高。這個產品並不是表明Facebook已經準備好推出人工智能產品,而是他們正在研發這一領域的技術。

如果你曾覺得Facebook的News Feed充斥著那些你根本不感興趣的人或者一些你不希望聽到的言論,那麼這正是Facebook人工智能的用武之地。目前,Facebook的這些識別技術仍然處於收集數據建立分析的階段。先進的人工智能技術能夠幫助Facebook識別出什麼才是真正和用戶個體相關,從而提高用戶的體驗,延長使用時間,並作為廣告投放的依據。“Facebook希望能成為全球人工智能的中心,因為這項技術能影響所有人與人之間的交互方式,也會對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等一切社交工具帶來變革。”

Facebook涉足AI亦有幾個年頭。比如2010年,Facebook推出瞭人臉識別功能。2013年末,紮克伯格表示,堅信AI技術對Facebook未來的發展至關重要,並成立瞭一個專門的AI實驗室,親任紐約大學終身教授、深度學習領域專傢Yann LeCun為實驗室負責人。和Facebook年輕的團隊相比,LeCun顯得頗有權威。在加盟Facebook之前,LeCun在貝爾實驗室工作瞭超過20年,那裡是全世界最著名的計算機研究實驗室,誕生過許多偉大的產品。LeCun在貝爾實驗室工作期間開發瞭一套能夠識別手寫數字的系統,並把它命名為LeNet。

02

紮克伯格為瞭能讓LeCun加入Facebook,選擇在遠離矽谷的曼哈頓建立AI實驗室,因為LeCun不願離開紐約。此外,紮克伯格還允許LeCun保留其教授職位。

由於無法每天都能與LeCun進行交流,而出於學習提升的考慮,紮克伯格還把留在Facebook主要園區辦公的AI研發人員坐在他附近。“我們搬到新的辦公樓時,座位最後的安排是我們大約距離他隻有十碼,”LeCun輕笑著說,“他都覺得遠瞭,他對我們說‘不,這太遠瞭,再挨近一些’。”

這個50人的AI團隊同樣受到紮克伯格關註:目標奇高,更關註團隊的長期發展。紮克伯格表示:“我們接下來5到10年的目標之一是實現人工智能所有的感官水平略高於人類基本水平:視覺、聽覺、語言、認知、味覺和嗅覺。”

某種程度上說,Facebook所有在AI方面的努力都是為瞭通往一個萬物互聯的時代做準備——到那時,腕表會和汽車相連接,手機會和傢居連接等等,那麼Facebook數據中心需要處理的數據將呈現指數級上升。Facebook工程學副總裁Jay Parikh表示:“屆時,有關這個世界正在發生的一切所產生的數據將會大量增加,10倍、20倍甚至50倍,而我們目前擁有的傳統型模式及系統無法支撐。這就需要真正的人工智能來協助處理。”

不過,Fergus和其研發團隊目前可以自由研發小方面的問題,而不至於立即應對海量的數據處理問題。從法國移民至紐約加入這個人工智能團隊的Antoine Bordes正致力於訓練計算機識別某些概念,比如根據圖像認出“約翰在操場上”、“約翰把球撿起來瞭”等,其目的是在於讓計算機的AI系統能夠完成與人的語音交互,回答類似“約翰去哪瞭”等問題。

“這不是大數據,這是超精細數據。”

LeCun給Facebook的實驗室帶來一股濃烈的學院風。這裡的研發人員無需跟進Facebook的產品線條,他們仍然可以盡情揮灑對學術的熱情。“不告訴他們需要完成什麼,他們才能給你帶來有趣的東西。”

在這樣的研發環境下,LeCun培育的團隊已經推出瞭相關的產品,比如Facebook Moments,一款能夠從合照相片中尋找好友並一鍵分享給照片主角的app。“雖然學術上,一個研發人員最大的成果是一紙論文,而事實上,AI實驗室的大多數研發人員確實會關心其研究成果的實際應用。”

有信心讓Oculus成為人們的主要娛樂

對於虛擬現實,紮克伯格表現出其巨大的熱情,在還沒向他提問之前,他就已經迫不及待地介紹起來。

如果說Oculus的誕生隻為瞭遊戲體驗,那麼它明顯與Facebook未來的願景不符。紮克伯格表示,他對VR的興趣源於早年創業經歷過的所有東西,包括手機。當現代型的智能手機誕生之時——2007年的蘋果iPhone和2008年谷歌的安卓手機——而這個時候正是Facebook創業如火如荼的時候,然而他們卻沒有資源來創建自己的移動平臺。

到瞭2013年,Facebook有瞭更大的影響力,該公司在加州發佈瞭第一款Facebook定制手機。Facebook為Andorid手機提供新的體驗是通過Facebook Home程序實現的。該新軟件不僅僅是一款Facebook應用,它能夠改變Android主屏,好比是覆蓋在Android系統上面的一層“皮膚”。Home會替代智能手機的傳統覆蓋屏幕,推廣Facebook內容,如圖片、信息和狀態更新。Home仍然會提供訪問手機其它應用的入口,但其體驗是以Facebook為中心的。

03

不過即便如此,把Facebook基於他傢的平臺上進行創建更加加強瞭限制。“我最大的遺憾是,Facebook沒有一個自己的移動操作平臺來完善應用生態系統。”

Oculus,也許將成為手機的下一個移動設備替代品,像當年手機取代臺式計算機一樣——但人類的本性是不會改變的。“如果你觀察一下人們是如何利用計算機平臺的,包括手機和電腦,就會發現他們其實有40%的時間用於聊天或多媒體等娛樂消遣。”紮克伯格說,“因此經過長期的發展,當Oculus逐漸成為一個成熟的平臺之後,我有理由相信人們同樣會像前者那樣花費40%的娛樂時間在體驗虛擬現實。”

from:雷鋒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