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黃章復出與小米支付看兩者的問題在哪裡

近日裡,國產手機兩大扛把子品牌魅族和小米相繼成為瞭媒體頭條,前者的靈魂領袖黃章宣佈年後復出,主導公司業務並開展融資,同時宣佈瞭一系列關於魅族的新規劃;而後者則突然宣佈成立瞭支付公司,雷軍任董事長,總裁林斌、MIUI 產品負責人洪鋒任董事。這兩者看似毫無關聯的舉措,卻讓業界嗅出瞭另一番的味道,魅族和小米這兩傢經常被放在一起討論和對比的公司,正在朝著不同的方向發展過去。

1354062067709

小米

小米的定位從來不止是一傢硬件公司,事實上,小米有可能是目前國內硬軟一體化最成功的公司,移動互聯網的核心被小米發揮的淋漓盡致,這當中很大的原因就在於小米踩上瞭移動互聯網的東風,雷軍所說“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起來”也並不是謙虛,而是事實。雖然魅族也算趕上瞭這樣的機遇,隻不過其更多靠的是移動互聯網的硬件端,也就是智能手機這一塊,無論是體量還是規模都和小米無法相提並論。

但這並不是說魅族弱於小米,實際上,小米比魅族要年輕許多,盡管其不缺資源和資金,但經驗積累和專利儲備一樣十分匱乏,加上所開展和涉獵的業務較為繁雜,不可避免會因為均衡整體導致發展緩慢,這一點魅族就要輕松許多。

小米支付,瞄準的並不是桌面端,而是移動市場,之所以要自己做支付,一方面與京東隔閡支付寶一樣,是為瞭保護自己的數據積累,另一方面則是為瞭閉環自傢旗下的主題售賣、App分發以及移動電商的整個生態鏈。在此之前,小米已經有瞭一套獨立的貨幣體系——米幣,但隨著小米現實與虛擬產品售賣數額的劇增(據小米官方公佈,小米商場中的小米配件及周邊產品 2013 年營收就超過瞭 10 億元人民幣;涵蓋主題、閱讀、應用分發的 MIUI單月流水達 3500 萬元),而往長遠看,移動互聯網將是人類互聯的最大平臺,人們的衣食住行都將會在移動互聯網上尋求和進行解決,但移動互聯網資源的開發目前還隻能稱之為冰山一角(特別在中國大陸),這也就是支付的意義和重要所在。而有瞭支付公司,可以想見小米後續會推出自己的地圖或者LBS服務,甚至所有與地方和服務相關的業務小米都有理由也都有瞭資本去角逐,最終可以在已經閉環的硬軟件結合購買支付環節中,再擴大出一整個移動商業生態,這才是小米的意圖。

而小米手機,其最大的武器在於其定價,這是很有電商范兒的打法,與其它國產品牌有著根本上的不同,這一點確實命中瞭傳統企業的脈門,因為傳統企業必須給經銷商留出利潤空間,且需要做專業化分銷,營銷成本自然省不下來——這種成本結構是硬性的,但小米的優勢並不是唯一的,華為榮耀品牌的獨立以及眾多深圳小廠商的模仿都或多或少從小米的嘴裡分走瞭一杯羹就說明瞭它的模式是可以模仿的,從這一點上看,小米的問題其實十分嚴峻,雷軍和董明珠打賭時候那尷尬的一幕就可以說明問題——當時董明珠問臺下有多少人用小米手機,結果為數寥寥,於是雷軍自嘲稱還有99%的市場沒有開發。這個問題總結起來就是,小米缺乏在精英和中高端人士中的文化傳播和精神積累,因為這些人士看中的是小米的模式和價值,而不是其產品;而另一方面,從普通大眾的角度上來說,小米也很難擺脫低質、屌絲的標簽,這對正在使用小米產品的用戶來說是一種潛在的刺激和影響,這也是一大不穩定因素。

images

魅族

對不同的人來說,小米和魅族代表著不同的取舍甚至是價值觀,但從業界整體看過去,小米和魅族單從定位上的差距並不明顯,其用戶目標更是極為重合,但不可否認的是,由於魅族一直以來定位小眾和精致,因此用戶層次確實和小米拉開瞭不少差距。魅族雖然看似穩中有進,整體呈現健康增長,但實際上,魅族所面臨的考驗也並不輕巧,一來市場的風雲變幻已經容不下魅族現下的市場策略瞭,市場等不瞭緩慢成長的魅族;二來對於蘋果一向以來模仿前提下的創新雖然獲得瞭良好的口碑,但魅族自身的企業文化建設十分薄弱和空洞,而對於黃章個人集權的廣泛爭議更是凸顯瞭魅族從上到下過於封閉自我的現象——不可否認魅族一直是小氣的,最近小米春晚廣告被魅族官翻過去炒作和黃章有意拿格力願意為魅族提供融資說事,都顯得在氣度和層次上,魅族仍舊過於狹窄。

黃章復出和接受融資算是個好的開始,但這並不意味著魅族可以解決上述問題,小眾為魅族帶來的是品位和逼格的提升,魅族融資和擴大產品線的舉措雖然不會影響到設計和情懷,卻可能會使其越來越偏向小米的模式和形態,就好比LV在中國大行其道之後,在大眾眼光裡它就不再高端和頂級,起碼在認知程度上,魅族會丟失掉原本豎立起來的形象優勢。

而且,對有意見的投資人,黃章還能說出“不喜歡就滾”的話嗎?顯然不會,但消費者不會忘記這個代表魅族著個性的標記,如果黃章日後變得沒有瞭棱角,那麼魅族的魅力就少瞭一半——黃章太過於向往和推崇美國科技模式,以至於忽略瞭學到的隻是一個空殼的現實,現在他要改變,對一部分消費者來說是一種背叛。而另一個現實是,不僅限於互聯網領域,大多數產品聲稱的用戶體驗並不真正關聯到具體用戶,而是一個抽象的,來源於個人或團隊的集體意識,由於移動互聯網特別是硬件設備創新空間本就狹窄,因此像黃章這樣把個人思維發揮到極致的做法的確可以獲得不少認可,但這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用戶口碑,在面對更大市場的時候,黃章的極致能否在脫下瞭小眾和低調的標簽之後,繼續獲得用戶認可,目前還很難說。

那麼也許有人會說瞭,喬佈斯這樣的人不也是個人主義麼?的確如此,但喬佈斯成功的因素很大原因是因為美國的科技生態本身就足夠開房和繁榮,況且黃章也根本不具備喬佈斯的美學和營銷能力,甚至在市場和社會認識方面還太過片面,例如黃章在演講中說,如果 魅族早點展開資本運作,如今收購摩托的將不是聯想而是魅族,但實際上,如果、後悔、當初這些詞在歷史上從未得到過任何機會與認可。

筆者作為MX系列的老用戶,本質上對於魅族是十分看好的,其設計、做工、品位和格調全部獨樹一幟,甚至高於國產其它“優秀”產品幾個檔次,但是,小眾的精致與細膩不能填充大眾的眾口難調,魅族想要做大不是虛妄的夢想,但卻是十足十的挑戰,而在營銷方面的短板和劣勢,以及整體轉變時候所面臨的資金和人才的匱乏,也是魅族不太能夠輕易承受的重量。

總結

魅族和小米,其實是最能反映出中國手機行業生態的兩個企業,正如黃章所言,小米能做的魅族也能做,但能不能做到一樣好,並且與此同時還能保證一如既往的優秀,就是一個虛假且遙遠的命題瞭。而就目前來看,小米要如何擺脫自己的定位,以及如何解決前期高通芯片問題折射出其在供應鏈環節上的短板,也是需要一段周期去慢慢拱衛的。但無論如何,這種良性的競爭最終帶來的是用戶的福音,如果用戶可以用一個合理低廉的價格買到優秀的國產手機產品,那麼對整個中國手機行業,甚至是整條供應鏈涉及到的所有相關領域,都是大有裨益的——事實上,這才是國產品牌應該追求的夢想和真諦。

相關:

黃章和他的魅族還有戲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