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火影忍者”看日漫電影在國內市場的劣勢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據報道/上周,gamelook曾在【[火影忍者]票房低於預期 折射二次元囧態】表示對於火影最新大電影的不看好,一周的時間過去瞭,情況究竟怎麼樣呢。根據藝恩的數據,截止2月24日晚上12點,該片在全國各大院線累計票房7908.4萬元,雖然擁有著更多的用戶基數,但是其在國內的票房甚至不如小小的日本市場(26億日元)。

01

誠然,日本動漫一直是好萊塢大片之外對中國影視文化影響最大的娛樂產品,甚至衍生出二次元這一獨特的群體。但就從近來的幾部被引進國內的動畫電影來看,但從票房來看遠遠不及後者。而這也導致瞭一個惡性循環,因為票房低所以沒人引進;因為沒人引進所以關註的人少瞭;因為關註的人少更加沒人引進。

檔期選擇是重點 上線之前盜版橫行

事實上,這次放映的“博人傳”在一定程度上與此前的“名偵探柯南:業火的向日葵”在國內上映的情況很像,兩者同樣都是經典日漫IP的動畫電影。柯南國內上映時,“蟻人”和“夏洛特煩惱”兩部大片持續霸榜,與之相比“火影”的上映時間則更為嚴峻,前有包括“美人魚”在內的一眾賀歲檔大片穩坐排片榜,後有“臥虎藏龍”的續作“青冥寶劍”,加之夢工廠動畫《功夫熊貓3》的攪局。另一方面,“博人傳”上映首日(2月18日)正值全國中小學生開學第一天,這也在一定程度上使這部作品缺少瞭“熊孩子”們的加持。

25

雖然版權方已經多方維權 但是盜版依舊屢禁不絕

除瞭以上這些問題之外,早在去年下半年,“博人傳”就已經在日本地區上映,時隔數月再被引進國內,一方面網上已經盜版滿天飛,一部分泛系列用戶已經被盜版瓜分。而部分“真死忠”則有可能已經在日本上映初期已經被“洗”過一遍。加之此次在國內播映的版本采用的是日語原版配音,雖然相對來講能抓住更多的“核心用戶”,但是對於系列的“泛用戶”來講,特別是那種拖傢帶口的觀眾來講,門檻就相對較高。

成也IP敗也IP 日美打造動畫電影的差異性

繼續來說用戶,我們可以將這類日漫IP作品與歐美的動畫大片做一個對比。從題材來講,日本當紅的IP基本都是選擇熱血冒險類的題材,而歐美的動畫則更崇尚與合傢歡類的題材,2015年上映的“頭腦特工隊”“小黃人”“超能陸戰隊”等作品都是老少咸宜,而且在動畫的劇情之餘,還會附帶一些小道理,也就使得整部影片帶有瞭寓教於樂的屬性。所以相對來說觀影人群多為父母帶上子女一同看片,一來二去就是3張電影票。

而對於日本的動漫電影來說,一方面多改編自已經成功動畫,雖然其本身擁有較強的IP,但是受制於IP,其受眾群也僅僅為該IP的用戶,對於該IP不瞭解的用戶又有多少願意去看其電影版?繼續以博人傳為例,對於那些不是火影的粉絲,有多少知道“鳴佐”,又有多少知道“鳴雛”?而這正恰巧是很多火影擁躉的“痛點”。如果是一個從來沒有接觸過該系列的觀眾看這部片子,究竟能產生多少共鳴?

如果說日本動畫電影是通過,動畫、小說、漫畫的積累,最終反饋到電影的票房上。那麼歐美的動畫電影則是通過打造一個原生的作品,來反哺其他產業。這也是日本和歐美動畫電影最大的區別。

b

貓眼票房:“博人傳”觀眾屬性

這裡還要說一句,根據央視此前的數據,國內核心向二次元用戶大約有6000萬,泛二次元用戶將近2億。但是,“二次元”事實上隻是一個泛指,旗下擁有眾多的細分,而且各個細分市場間的交集並不一定像想象中的那麼頻繁。

此外,在所謂“二次元”用戶中,青少年占到很大的比重,但是這類用戶付費能力相對較低。還是以這次的博人傳為例,雖然“火影”的百度貼吧有著將近378萬的用戶,但是又有多少人願意掏錢進電影院呢?我們也可以從其票房數據中窺得一二,根據貓眼票房的數據,觀看該電影最大的受眾群體是21~25歲的成年人,占到總數的44.94%,26~30歲的觀眾占比也將近1/4,而20歲以下的用戶合計隻占到票房總數的20%。雖然與其IP屬性不無關系,但也折射出泛二次元用戶的付費能力。

說的難聽點,系列泛用戶不願意花錢看片,而那些核心用戶們究竟能貢獻多少票房呢(土豪包場不算,PS.就算是包場又能貢獻多少票房?)就這一方面也值得商榷。

這裡還要說一句,也並非所有日本動畫電影都不如那些歐美大片,藤子·F·不二雄誕辰80周年的電影“哆啦 A 夢:伴我同行”就曾創造瞭一個奇跡,獲得瞭 5.3 億的高票房,超越日本本土票房,同時刷新瞭內地引進日本電影的票房紀錄。而這部作品也同時具有多個元素:本身IP夠強大;題材夠老能喚醒用戶情懷;題材老少咸宜適合全傢觀看;前期營銷肯扔錢。

國內發行商不給力 前期宣傳不到位

受制於國內電影市場的大環境,此次引進的“博人傳”其實依舊采用的是進口買斷的形式。顧名思義,就是國內的發行商將海外電影買斷,所有的上映宣傳的擔子全部由國內的發行商自己挑,日本方面不參與到該片在國內的分成,基本上是與該片一刀兩斷。

as

從營銷的層面來看,皮樂中國對於這部電影基本沒花什麼力氣

事實上,博人傳在國內的發行商為皮樂中國,由火影動畫版的制作方Studio Pierrot(小醜社)和SIG(海納亞洲創投基金)在上海所成立的一傢以授權為主營業務的子公司。對於這樣一傢公司來說,之前並沒有在國內發行電影的經驗,這也導致瞭包括營銷方面的一系列問題。

h

截止目前火影手遊的電影相關專題推送量

同樣是在國內延遲上映的“藍胖子”,在其上映前期,憑借完善的營銷模式,不但與國內眾多一線品牌進行聯動,還積極地推,包括推出“哆啦A夢專題展”,全方位調動用戶的積極性。而此次的“博人傳”在這方面就可以說是拙荊見肘,甚至筆者一直到電影上映前夕才想起這部作品。

結語:

俗話說的好,內容不夠,營銷來湊。對於那些即將被引進國內的日漫電影來說,作品本身是一方面,但是營銷也將占到極大的比重。再看本月26號的《聖鬥士星矢》,一方面是其本身評分相對較低,再者同樣經歷BD盜版等一系列問題,加之缺乏營銷,如果想要取得好成績,目前來看還是非常困難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