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投資看軟硬件與軟硬件的品牌

回到一年前,本人剛從香港某投行IBD部辭職,這時在某對沖基金做量化交易的朋友談起創業。長期從事投行投資工作正想下水練練手,欣然應允。期間改過選題,正巧趕上這次軟硬件結合創業的浪潮。

我們的公司是Blink Group Holding (HK) Company Limited, 一年,兩個人,做瞭兩款產品Blink Speaker和Blink Locator, 定位中高端,主供高端禮品和海內外零售,淘寶上也有小店。期間經歷許多艱難曲折,被理想設計和代工廠現實的差異深刻教育; 沒有大張旗鼓的宣傳,盈利無法和大傢此前的年薪比,但也過的去;收獲很多新的思路,向外延展的B2B項目獲得深圳南山創業之星大賽第三名,可以說為新的一年打下基礎。

因為遊走於金融和軟硬件之間,經常和金融圈的朋友聊起軟硬件創業,常被問及我們公司要不要投資,這個行業值不值得投資,也會關註軟硬件行業的投融資情況,就有瞭這篇開年的思考。

blink

首先想一個問題,風險投資喜愛什麼樣的公司。大傢都知道是增長率高的,那麼什麼是高,年均100%以上?假如說拿1個億,換取某基礎設施建設如污水處理公司擴充規模一倍,但凈利潤不足10%?這顯然不是風投願意做的買賣。那麼互聯網公司能在無利潤情況下拿1個億,是否因為他們的潛在增長率是500%?是不是500%就是指標?為什麼風投會投一些消費品公司,即使此前銷售的增長率達不到此標準?

風投的生意是看投入產出比的,希望以適量的資金換取超額的回報。從這個角度出發,風投看的是資本回報率,也就是所謂IRR(Internal Rate of Return)。這是個從投資到退出的指標,需要聯系企業實際生產指標才可預測,而這個“連接”指標就是ROE(Return on Equity,股本回報率), 在負債率正常的企業中,可以理解為ROA(Return on Assets),即資產回報率。以動態的眼光看,新增資產就是投資,所以需要考察企業未來收益對於風險投資的敏感性。對於基礎設施建設公司,新的投資帶來的ROA不會和原有項目有很大區別,投資的收益自然有限;而互聯網公司吸收的投資可能為企業帶來爆炸性發展的機遇,敏感性會驚人。

那麼風投看消費品是為瞭什麼?是否投資一成不變的將成為生產投入,如制造和庫存成本,進而換取利潤?如果隻是這樣,資產回報率可能不變,收益對投資敏感性一般。但如果投資能合理的用於模式,渠道,品牌的創新,投資的ROA相對原有ROA的增長和投資敏感性都有質的飛躍,該投資就是畫龍點睛瞭。

軟硬件也屬消費品,研發生產銷售大致流程與普通消費品有許多相似(從業者會強調科技含量,而消費品的設計也是它的“科技含量”)。所以風投需要找能夠實現變革的公司。蘋果谷歌無疑屬此類,小米模式在中國也頗可觀。

而對於軟硬件初創團隊,各傢的渠道難有大差異,模式大同小異,各自能經營的是科技變革和品牌形象。目前來看,科技變革對於國內早期公司難以持續,一來研發成本高周期長風險大,二來巨頭長期奉行拿來主義,依靠成本優勢甩開創業者。這麼看來,品牌,是軟硬件創業者要努力的地方。或許風投在未來將逐漸多看各傢的品牌,考察誰做的好,能換來更高的毛利率和銷售,或許各位創業者該多花時間研究怎麼把產品全方位包裝得高大上,而不是糾結於多加功能和打價格戰,Misfit Shine是近期的一個榜樣。

隻是品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也難像App下載量般突飛猛進;不過事情都有兩面,品牌也不會像許多App那樣一天河東一天河西。品牌是產品服務細節的積累,是持續有針對性營銷活動的水滴石穿,是量變到質變的過程,如何把握和催化這一過程值得每個創業者深入思考勇於嘗試,也是考驗風投眼力的試金石。這裡同樣希望聽到各位創業者對於品牌的認識。

如果要總結全文,軟硬件結合產品該明白自己本質上是消費品,可學習奢侈品與輕奢侈品的品牌意識和運作精髓。而風投也不必糾結於軟硬件公司用戶增長緩慢(相對App)而多觀察品牌價值的提升速度和潛力。希望新年小夥伴們都能拿到該拿的錢哦。

以上僅為本人觀點,不代表公司立場。在此對長期交流的某骨灰級投資大佬表示感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