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快科技”到“慢科技”

  科技的發展不一定都為我們的生活加分,也伴隨著其潛在的問題,就像信息技術的進步帶來的過載和乾擾一樣。到最後,也許我們需要的是新的科技來解決舊有科技所帶來的問題。從效率為先的“快科技”到人本為先的“慢科技”,這可能實現嗎?

  幾天前在街上看到一對情侶,在雨中靜靜的打著傘一起坐在路邊的長椅上,這應該是一個很溫馨的場面,如果兩人不是各自拿著手機專心致志的快速輸入著什麼…

  正如下面的微軟Windows Phone 宣傳視頻所展示的,類似場面對大多數人來說應該已經不陌生,在上班路途中、在餐廳飯桌上、在公園裡,隨處可以見到緊盯手機而不是留意身邊實際風景的人。我自己有時也會不自覺有類似的行為,但當看到Cult of Mac 介紹的這款為iPhone 用戶設計的、讓他們能夠更方便隨時使用自己手機的牛仔褲時,我突然意識到這種行為看起來是多麼的滑稽。

從“快科技”到“慢科技”

  拒絕智能手機的技術哲學家Kevin Kelly 也許會這麼想,正處在戒網一年過程中的科技記者Paul Miller 也許也會這麼想,兩度創業公司創始人、著名天使投資人Joe Kraus 顯然也是這麼想。其上月舉行了一場名為“Slow Tech”的主題演講,針對現代科技對我們注意力和創造力的影響表達了自己的擔憂。在他看來,從無以計數的網站、到不斷流動的社交媒體信息流、再到隨身攜帶的手機平板設備的信息推送,日漸氾濫的現代技術給人們帶​​來了前所為有的干擾,這對我們與周圍生活中的人的現實交流產生了不利的影響、也讓人們比過去更難以專注於某件特定的事情,而是不斷尋求新的信息刺激,這對於創造性的工作來說具有毀滅性的後果。

“快科技”的隱憂

  正如人們宣稱手機閱讀充分利用了人們的碎片時間一樣,智能手機的重度使用者往往會有這樣一個習慣- 不斷的拿出手機,查看上面有沒有什麼新的信息,那些原本無聊、閒置的時間在這個時代確實被充分的得到了利用。

  但一方面,這些碎片時間其實並非如人們所認為的毫無價值,回想一下你在什麼時候會最有靈感:不是忙於應付大量無關繁雜信息的時候,而是在那些沒有特定事項的碎片時間裡(洗澡時、等待地鐵時…),碎片時間讓我們的大腦能夠有空閒來處理那些我們平時沒有精力處理的信息,靈感往往從中而生,而無處不在的科技讓這些碎片時間不復存在,多少創意在這其中消失不可不謂可惜。而另一方面,時刻查看新信息的行為帶來的副作用是,我們變得越來越容易被外界信息干擾,更加難以專注在一件事情上。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多任務並行啊,許多人表示。但我們真的可以應付多任務嗎?研究顯示,多任務並不是人腦所擅長的,我們的大腦在進行所謂的多任務時所做的其實僅僅是在不同任務間快速切換。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工作效率不僅降低了40%,智力水平也有顯著下降。

  這些無時無刻的干擾信息對我們造成的影響不僅局限於此,技術如何改變人們之間的關係一直是社會學家和互聯網從業者感興趣的話題。不久前the Atlantic 一篇名為“Facebook 讓我們更孤獨嗎? ”的文章引起了眾多爭議,文章中提到芝加哥大學的約翰-卡西奧波教授的觀點:“網絡只是提供了虛假親密關係,這種關係永遠無法取代真實的人。 ”雖然事實是否如此尚不能確定,但從文首那對情侶的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當我們在他人面前不斷查看手機和其他信息時,這一行為隱含的信息是:“我在手機上查看的東西比你更重要。 ”這一信息會對一段關係造成什麼樣的後果非常顯而易見。

科技的潛力

  技術的進步也許會讓我們慢慢的失去一些東西,但相對應的,其也可能為我們帶來新的機會。美國知名投資者、作家保羅·科德羅斯基表示,我們在使用互聯網和社交媒體時所面對的龐大數據和信息雖然在一些情況下是一種干擾,但它們同樣也可能是我們全新的靈感來源。

科技的進化

  正如圖書的發明徹底變革了我們的社會形態一樣,我們也許也正處於一個類似的變革年代,而前面提到的那些科技帶來的問題也許僅僅是變革過程中的一個過渡。

  一個名為SlowTech 的研究團體認為,現在的信息科技之所以日漸呈現各種問題,​​原因在於信息科技自創始至今的唯一目的在於提高工作環境下,使用者的效率和速度,所謂“快科技”。而在消費科技日趨主流的今天,技術對我們來說不再僅僅意味著工作,而擁有與好友更好的交流和了解、激發更多創造靈感的屬性,這意為著在效率與生活之間的最佳平衡。

  到最後,也許正像微軟廣告裡所說道的,我們需要的是新的科技來把我們從舊有科技所帶來的問題中解救出來。從效率為先的“快科技”到人本為先的“慢科技”,這可能實現嗎?

從“快科技”到“慢科技”

  來源:極客公園投稿,原文地址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