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銳:月入10萬美金的80後手游創業者

  “創業最開始想的是能有更高的收入,更好的名譽,但現在,我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做最好玩的遊戲。”,84年的張銳很坦誠,做研發出身的他身上具有典型的技術人員氣息:說話直白、不懂得掩飾。半年以前的張銳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還不習慣被人稱作總經理、CEO等,在公司裡他什麼雜事都乾,那個時候他的團隊規模在10人左右。如今團隊規模擴大了3倍,辦公場地從原來的60平公寓樓換成230平商務樓,張銳也已習慣了“總”這個稱呼。

  現在在公司裡,張銳依舊什麼活兒都乾,有一個新來的員工不認識他,把他當成普通同事,電腦一出問題就喊張銳。

  其實,業內對《航空大亨》的熟知度要遠遠大於張銳和他的公司追夢創遊。這家成立於2010年5月份移動遊戲公司,目前僅有一款產品《航空大亨》,是iOS平台上的模擬經營類游戲。據張銳介紹《航空大亨》現在每個月的收入穩定在10萬美金左右,足以張銳養活目前的團隊。

  創業之前:Gameloft與Glu的沉澱

  創辦追夢創遊之前張銳在Gameloft和Glu兩家國際知名的手游公司各待了2年半的時間。

  張銳進入Gameloft源於一個關於手機遊戲的講座,讓從小就愛玩遊戲同時又熱衷程序開發的張銳對手機遊戲萌發了強烈的興趣。講座結束後他託在Gameloft工作的師兄推薦,在不久後順利進入Gameloft。

  那個時候Gameloft在中國的業務正處於快速發展時期,張銳記得2004年他畢業之前Gameloft在知春路的中國工作室只有幾十人,到2005年他畢業Gameloft中國工作室已經從知春路搬到了中關村大街的大華天壇大廈,租下該大廈兩層樓。

  出生在法國的Gameloft血液裡,不可避免地流著法國人的浪漫情懷。在Gameloft工作了一段時間後,張銳漸漸發現自己不太適應法國式的過於“浪漫”的管理,張銳產生了離開Gameloft的念頭,恰巧2007年Glu在北京剛剛成立中國工作室,那時的GLu剛剛在美國上市沒多久,張銳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就果斷辭職去了GLu。

  在GLu張銳感受到了與Gameloft完全不一樣的工作氛圍和管理環境,Glu更加註重商業性,看重投入產出比。在Glu的兩年多里張銳過的很愉快,也對手機遊戲有了進一步的技術積累,並且首次接觸到了蘋果iOS相關開發技術。

  機會:蘋果APP store面世顛覆手游商業模式

  張銳說自己想要創業的想法一直就有,即使是在Gameloft和Glu的5年他也沒有放棄創業的念頭和努力,在那5年間張銳萌生過很多想法和思路,同時也付出了很多行動,包括與投資人見面拉投資等,​​不過這些付出都以失敗告終。

  張銳自己總結的原因是:“手機遊戲行業整體大環境不佳”,彼時手機遊戲行業最主要的商業模式是CP+SP+運營商,CP開發出來的遊戲給SP,SP放到運營商的商店裡去賣,運營商通過扣用戶話費的形式收錢,再將收益返給SP,“由於SP的門檻很高,我們一般只能做CP,而運營商對SP考核只在於量,所以SP對於CP的考核也只在量,你這東西做好做壞它們不關心,只要在規定的時間裡交出一定數量的產品出來就行”,張銳覺得按照這樣的模式去做手機遊戲,第一會做的很辛苦,第二做出來的全是垃圾產品。

  這樣的局面在2008年7月蘋果推出應用商店App Store後徹底被顛覆。說到蘋果App Store的面世張銳顯得有點激動“APP Store出來後我發現整個模式都變了,在這個商業模式裡SP不存在,運營商也不存在,支付和結算都是通過itunes的id,錢是給蘋果的,不是給運營商的,蘋果掌握了整個商業環境,既掌握了渠道又掌握了支付,但是他掌握這2個東西之後,他沒有封閉起來,而是開放的,任何人只要花99美元就可以到這個環境裡來將自己的產品直接交給消費者,然後蘋果從中間收取一定的費用,這樣我們就有機會了,我就不需要管運營商了,不需要求SP了,我只要把產品放在App Store裡,讓消費者自己去看,整個行業都變的開放了”。

  創業起步:不發工資的小團隊

  2010年1月份張銳果斷辭職離開GLu,花3000元在北京三元橋附近租了個兩室一廳的房子,一間房辦公,一間房睡覺,正式開始了他的創業之旅。

  他的第一個產品是一款叫做《遊戲月刊》的APP,這是一個類似於定期刊物形式的遊戲應用,靈感來源於當時很火的一款叫做Gamebox的APP應用,張銳稱Gamebox將20多款遊戲打包在一起,用戶花0.99元就可以玩到這全部20多款的遊戲,而張銳的《遊戲月刊》裡只有一款遊戲,每個月點擊更新就變成另一款遊戲,“其實等於你花0.99美元就可以每個月都能玩到一款全新的遊戲”,由於創意新穎,《遊戲月刊》得到了蘋果官方推薦,第一天獲得了1500多下載量,並衝進了美國付費下載的第50名。不過,在推薦榜和熱門榜各呆了一周下來後,《遊戲月刊》的下載量日漸稀少,直至再也沒有新增下載。

  張銳總結經驗“我覺得還是我們的軟件本身吸引力不足,這是它後來不行的主因。”

  《遊戲月刊》為張銳帶來了總共超過5000美金的收入,他至今還記得產品正式上線那天,他做到電腦前盯著看排名的情景,“看著它一個個超過其他大作覺得很興奮。”。

  和張銳一起做這款應用的一共有6個人,這些人都是張銳之前Gameloft和Glu的同事,他們平常各自上各自的班,週末去張銳租住的地方一起研究開發《遊戲月刊》,大家都是自願性質,張銳也不給他們發工資。

  幾個月之後由於產品沒有新增下載用戶,加上部分老用戶的怨氣,張銳和他的團隊扛不住了,“沒有新用戶我們就沒有收入,而且這個模式沒有帶來我們想像中的老用戶的追捧,更新好了他們也不會跟別人宣傳,但是如果更新不及時或質量達不到他們的要求他們就會罵,而且罵的還挺狠,所以我們就很難受,而且當時整個團隊也比較疲憊。”,4個月後張銳停掉了《遊戲月刊》的更新,這個6人的臨時團隊也被解散。

  新的開始:《航空大亨》誕生記

  製作《遊戲月刊》的經驗,讓張銳覺得組建一個穩定的創業團隊很重要,很快他就聯繫到了在GLu的兩個同事田園和王宇輝,這兩人都是《遊戲月刊》6人臨時團隊成員,3個人在國貿萬達的星巴克碰了個面,這件事就正式敲定了。

  辦公地方還是張銳租住的2室一廳,電腦用各自自己的,不需要什麼額外的支出,田園負責美術,張銳和王宇輝2人負責程序開發,3個人就這麼開始了自己的“大事業”。

  張銳和他的團隊商量後決定做一款聯網的手機遊戲,他們覺得聯網游戲的生命力更持久且付費效果更好,此外他們覺得做聯網游戲是個大項目,即使最後沒有成功他們也可以從中積累更多的經驗。

  接下來便是敲定到底做什麼樣的聯網手機遊戲了,這時張銳想起了自己曾經玩過的一款叫做《航空霸業》的遊戲,這是一個偏真實的航空公司模擬經營單機遊戲,遊戲裡玩家的身份是一家航空公司的創辦者,可以在遊戲裡開創自己的航空事業,張銳覺著這個遊戲的創意不錯,而當時的iOS上還沒有這樣類似的遊戲產品,於是他們決定做一款航空模擬類的手機聯網游戲,取名《航空大亨》。與《航空霸業》不同,《航空大亨》走的是非真實模擬路線,且偏社交化。

  自己做產品和給別人做產品是完全不一樣的,沒別人給你定時限,張銳3人就自己給自己劃定了個時間點:2011年1月1日那天不管遊戲做成什麼樣都必須提交給蘋果上線。 “我們5月份準備,7月份人員齊備正式開始做,我們覺得這是一個正常的手機遊戲開週期。”

  2011年1月1日儘管張銳覺得《航空大亨》完成度只有百分之七八十,但是他們還是按照原定計劃向蘋果提交了。

  遊戲正式上線後他們發現效果還不錯,雖然玩家抱怨頗多,但是卻一邊罵一邊玩。由於對市場的不確定性,加上完成度沒達到他們自己的要求,《航空大亨》前期只在澳大利亞等比較小的市場上線,張銳和他的團隊希望能根據這些小市場的反映對全球市場做個評估。

  《航空大亨》初戰成績不錯,張銳認為那時《航空大亨》的收入已經可以養的起一個團隊了,於是張銳和田園、王宇輝3人開始琢磨擴大團隊規模,2011春節前他們三人共同出資在三元橋附近時間國際公寓樓裡租了60平的2個小房間用來做辦公室,月租6000元,用張銳的話說那時候每月花6000元租房子還是件“挺奢侈的事兒”。

  3個人將辦公的地點從張銳租住的地方搬到新地方後就開始正式招兵買馬了,招來的新成員基本都是各自熟悉的人,或是同事或是經朋友介紹的。

  張銳他們當時的想法是希望在過年前招的人能把這2個小房間裝滿,那個時候《航空大亨》的日活躍用戶已經達到了十幾萬,不久後,在蘋果App Store上中國區排名也闖進了前十。

  團隊變故:核心人員出走

  去年7月份,張銳和他的團隊正在開發一款類似於搶車位的遊戲,這款新遊戲由王宇輝負責。但是就在8月份,王宇輝帶著這個新項目和4個團隊成員離開了追夢創遊另立門戶。

  張銳解釋王宇輝和他之間存在一些理念上的分歧,張銳稱自己比較理想主義,更多考慮的是產品的質量,很少關心商業問題,而王宇輝更注重的是產品的商業性,雙方的分歧從最開始組建團隊那會兒就存在,只不過剛開始大家都奔著《航空大亨》這個項目,即使有分歧最後也都因為有統一的目標而互相妥協,但是隨著團隊的發展進入更高的階段時他們之間的分歧就徹底擴大了,“當它從一個項目團隊變成一個工作室,再從工作室變成一個公司時,每個人對它的認識就會有偏差,我和田園思路更相近些”。

  張銳坦陳,王宇輝的離開的確給追夢創遊帶來了一定的負面影響,不過也幫助追夢創遊解決了一些原本就存在的問題。

  王宇輝離開後張銳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招人,他花了3個月左右時間找齊了核心團隊,現在張銳已經不做開發工作了,“我不做了這個事情還是有人做了,我們公司開發人員是最多了。”

  如今,追夢創遊已經從公寓樓搬到了商務樓,辦公面積也從之前的60平變成230平,在這裡年齡最大的員工是79年的,最小的88年。張銳說現在能放出去的工作盡量放出去讓別人做,沒找到的人的工作他就頂著,包括公司裡的一些日常雜事等。

  困惑:從技術轉型管理

  從一個技術人員變成一個管理者,張銳有著困惑,“在一些點上可以給我幫助的人很缺少,現在很多事情得自己去摸索,要花很多精力,沒有人可以給予經驗的指點”。

  張銳覺得中國的創業還處在一個初級階段,已經明白創業是怎麼回事的人他們自己很可能還在創業中,而西方的創業環境已經很成熟,“扎克伯格今年28歲,我也28歲,而扎克伯格的成功不是靠他一個人的,在他後面有很多創業老兵給他提供幫助。”

  “除了自身的欠缺外,我現在還缺少一些支持和指點。”

  未來:做商業上的Zynga 產品上的蘋果

  對於追夢創遊的未來,張銳有著清晰的規劃:“第一步希望我們能有幾款讓大家耳熟能詳的明星產品,下一步我們會做平台將用戶聚集在一起,給用戶提供一些增值服務,第三部我希望我們變得開放一些,不止做遊戲,我們還希望做遊戲的發行。”

  張銳說他視為偶像的公司只有蘋果一個,“我希望能像蘋果那樣做出有品位的產品。”,不過,遊戲領域的Zynga也是張銳欣賞的公司,“我希望商業上能像zynga一樣的成功,Zynga對數據的分析,商業上運營都是值得學習的,它在短短4年裡就成長為最著名的遊戲公司之一,並成功上市,從商業上來說,我希望我們也能做得像他們一樣好。”

  張銳覺得Zynga依托Facebook平台獲得成功,而Ios平台和Facebook是一個級別的,他覺得既然Zynga能成功,他在ios上也有機會成為第二個Zynga。

聲明:網游戲頻道登載此文出於傳遞信息之目的,絕不意味著公司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game2.tw遊戲網誌提示:文章轉載翻譯自新浪遊戲,若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繫站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