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宏江:蘋果微軟谷歌三國格局未定

Game2遊戲:


看上去在相對PC市場更廣闊的移動產業大棋盤上,十幾年前一度式微的蘋果已然建立起不易撼動的領先優勢——果斷砍掉Windows Mobile之後,被微軟寄予厚望的Windows Phone並沒能引起產業的轟動與用戶的追捧;而勢頭迅猛的Andr​​oid也由於版本分化、開發者回報率低等痼疾而不被看好。相比之下,蘋果在移動產業的影響力,就如同即將發布Windows 98時的微軟。

事實上,未來的全球移動江山,蘋果、微軟、谷歌的“移動三國”的競爭距離塵埃落定之日還有很久。

iOS平台的App Store是蘋果賴以遏制對手的殺手鐧,這種商業模式的創新確實威力巨大,自2008年隨iPhone 3G問世,它不僅在短短兩三年的時間裡將應用開發商和有才華的程序員綁定到蘋果的戰車上,還大大豐富了蘋果移動產品的用戶體驗,拉大了與微軟、谷歌等對手的距離。

然而App Store的模式並非不能被競爭對手複製和優化——當年微軟和索尼在家庭娛樂市場上展開角逐時,因為節目匱乏,很多專家和遊戲玩家都不看好微軟的Xbox,但經過十餘年堅持,到2012年,Xbox已成為全球最暢銷的遊戲機。客觀地說,微軟在其看好的市場領域有著足夠的資源和耐心——在進入一個已存在領先者的市場,初期微軟總是要承受各個方面弱於對手的事實,但倘若是志在必得,那微軟必然會不吝投入、長期苦戰,時間的積澱會讓微軟的產品變得足夠好,或是讓微軟等到對手犯錯誤的那一刻。

另一個可能影響蘋果未來的變數是決策層。蘋果公司發展史有過前車之鑑——1985年,史蒂夫·喬布斯被“賣糖水的”約翰·斯卡利(John Sculley)夥同一心想多賺幾個錢的董事會趕出了他創建的公司。當沒有了喬布斯這樣的商業天才,蘋果也不過是一家“泯然眾人”的平凡公司,在Wintel聯盟的咄咄攻勢下一再敗退。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1996年喬布斯歸來才畫上句號。如今喬布斯已永遠離開,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曾經鑄成大錯的蘋果董事會不會再度被利欲所驅使。

再看微軟——微軟在移動互聯平台領域很早便有了成熟的技術與產品,iPhone誕生前,Windows Mobile可說是最有價值和潛力的智能手機平台。

2007年,在整合了移動通信功能的PDA市場,Windows Mobile for Pocket PC已確立了顯著的競爭優勢,佔有超過50%的市場份額;而Windows Mobile for Smartphone的市場佔有率也達到25% ,而且可以說微軟已無限接近於成功——圍繞Windows Mobile的產業鏈已經大體形成,在全球範圍內的合作夥伴包括40多個手機製造商、68個移動運營商以及遍布48個國家的應用服務商。對微軟來說,蘋果、Google根本不值一提,Palm已不再是對手,唯一可能製約微軟吞噬移動市場份額的廠商就只有頑固堅持用Symbian的諾基亞。

但iPhone的出世、App store的模式改變了一切。隨後Android的發布也分化了微軟移動陣營的合作夥伴,這使得微軟再也不可能將“先發”的優勢轉化為實實在在的市場佔有率。

其實在移動互聯的技術專利積澱方面,目前產品在市場表現最差的微軟反而是最強的。客觀地說,如果不是前後幾次戰略失誤以及飽受詬病的執行力,微軟的移動平台未必會衰弱到今天這個地步。尤其是Windows Phone 8由於內核採用NT架構與Windows Phone 7不兼容,那些最忠於微軟的移動用戶無法升級,也使人們對Windows Phone的前景產生擔憂。之前微軟的落後主要因為在UI體驗、邊際技術整合以及應用商店模式嘗試等方面反應慢了,但在軟件平台的性能與功能上,與競爭對手的產品相比,其差距並不明顯——Windows 8、Windows Phone 8將有希望幫助微軟在平板電腦和智能手機市場上重整旗鼓,但成功的前提有二:一是用戶能夠接受PC新系統兩種差異巨大的UI(Windows 8風格和傳統風格)並存的事實;二是微軟的應用市場也能被多數用戶所認同。

至於谷歌的Andr​​oid平台,目前已成為全球第一大智能手機操作系統,但其在平板電腦市場的表現卻遠不如蘋果的iOS系統。如果微軟的Surface能夠逐漸被用戶所接受,那麼Android在平板平台之爭中的境遇還可能進一步惡化。另外與蘋果的App Store、微軟的移植PC應用體驗相比,Android的“獨特優勢”未必能夠長期持續。

由此可見,蘋果、微軟、谷歌的移動三國之爭誰將最終勝出還是未知數。

來源:商業價值

遊戲網誌: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