廠商得5% 史玉柱押寶第三代網游商業模式

Game2遊戲:


面對著100英寸大屏幕的遊戲測試室,用蘋果電腦打著遊戲,好友阿里巴巴CEO馬雲送的狼狗“奧巴馬”在腳下鑽來鑽去,巨人網絡(GA.NYSE) CEO史玉柱的工作狀態已經不像此前那麼緊張。

而巨人旗下最重要的一款網游《征途2》於4月8日即將開啟第三代商業模式“公平遊戲模式”。這是繼時間收費模式、道具收費模式之後,對於網游商業模式的一次創新嘗試。

史玉柱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有別於時間收費和道具收費模式,“公平遊戲模式”在免費基礎上,取消商城,官方不再出售道具獲利,玩家通過互相交易獲得裝備道具,遊戲官方靠收取5%交易手續費獲利。

所謂“公平”,是指這一模式既沒有時間收費模式進入即要花錢的門檻,又避免了道具收費模式中人民幣玩家與非人民幣玩家不公平的問題。

“如果這模式能讓這款遊戲達到60萬人同時在線,我就辭去CEO。”史玉柱表示,《征途2》及格線是30萬人同時在線,60萬人才算成功。

回顧初創期

史玉柱網游創業是玩出來的。 “巨人網絡算是玩出來的。最初沒有戰略規劃,幾個遊戲業的離職員工出來創業,想找投資人。當時我很喜歡玩遊戲,在一款遊戲中認識了他們。我感覺市面上游戲都有一些不適合我的地方,想自己做一個玩,一聊就聊上了。”史玉柱透露,“初期他們需要人民幣1500萬元,我投了他們2000萬元,剩500萬做預備資金,結果沒想到2000萬元很快就花光了。後來跟團隊評估和溝通後,追加了2000萬元,這時我才開始正式介入遊戲公司的研發和運營工作。”

2006年,遊戲骨灰級玩家史玉柱從保健品轉戰網游業,其率隊研發的《征途》以內測20萬人起步,巔峰時期創下了210萬人在線的紀錄。在《征途》以及盛大《傳奇》系列遊戲成功的推動下,道具收費模式取代時間收費模式成為國內網游市場的主流商業模式,並推動行業持續了5年多的快速增長。

“在看到第二代商業模式問題之後,我們就想著怎麼調整。”史玉柱在解釋為何率先進行模式探索時說。在此前的技術測試階段,《征途2》在幾乎沒有大規模推廣投入的情況下,在線人數維持在20萬人以上,新商業模式的效應初顯。

“以前做《征途》,基本是我決策,學鋒帶著團隊執行;現在做《征途2》,有時給他說十幾條建議,有幾條能被採納就很不錯了。”史玉柱表示,他一度在微博上抱怨稱,有段時間紀學鋒不讓他碰《征途2》,甚至不讓他進遊戲玩。紀學鋒是巨人副總裁,《征途2》的製作人。

公平遊戲模式的風險

2007年前後,道具收費模式存在不夠公平這一缺陷開始逐漸凸顯。史玉柱認為,第三代商業模式中,玩家可以直接感受到的區別在於,玩時間收費遊戲只要上線即需要付費;玩道具收費遊戲,雖然可以免費進入,但需要向官方購買道具裝備,非付費玩家和付費玩家差距巨大;公平遊戲模式則在免費進入基礎上,通過玩家相互交易,遊戲官方只收取5%手續費。

從遊戲設計角度看,公平遊戲模式中官方的立場站在非付費玩家一邊。只有非付費玩家賺到錢,運營商才有收入。史玉柱認為,當年道具收費模式的創新使中國網游市場從幾十億元規模擴大到幾百億元。高速發展了四五年之後這種商業模式的弊端也暴露出來,玩家對遊​​戲的需求也有很大的改變。如果《征途2》獲得成功,更多企業會一起加入,推動公平遊戲模式成為網游下一代主流商業模式。

“在公平遊戲模式中,有錢人花再多錢也不能從官方買東西,幾乎所有東西都是從玩家手裡買,他花的錢95%被不花錢的玩家賺了,而官方只賺5%。所以官方要想賺更多的錢,必須讓不花錢玩家先賺更多的錢。” 史玉柱表示,這樣做的優勢在於,遊戲官方始終站在最多數玩家利益的角度考慮問題,從而保證該遊戲系統的公平性和長期穩定性。

“目前完美時空和盛大也在跟巨人就這一模式有所交流。”史玉柱稱。

暴雨娛樂相關人士表示,史玉柱想出的這個方式具備可行性,但是還需要真正商業運營的檢驗,其他遊戲公司也都觀望快一年了,巨人也一直在進行內部的調整,對此也是態度慎重。模式成了,其實其他廠商學習起來也會很快。

“我逐漸淡出了公司的日常管理工作,公司具體業務是總裁劉偉負責,研發工作是紀學鋒帶隊。我平時抓抓戰略,玩玩遊戲,其實挺輕鬆的。現在除了《征途2 》,玩得最多的就是植物大戰殭屍。”史玉柱透露,辭去CEO職務後,將繼續是一個遊戲宅男,會擔任“首席玩家”或“首席體驗師“的職務,主要精力可能會在投資。

源自:第一財經日報

Comments are closed.